•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对峙
        沐城北盛区——林家老宅

         “妈,德国好玩吗?我听说那里的有许多美丽的旅游景点,不知道您在德国都去了哪些地方?”林惠清一脸讨好的看向坐在沙发正中央不知道在和她身旁坐着的林齐耳语些什么的谢玉芬道。

         “其实也没有去哪里。”谢玉芬看也没看林惠清,就直接回答道。因为,在她的眼中嫁出去的女儿就像泼出去的水一般,现在她所能依靠的只有她唯一的孙子的林齐,所以别人怎么她根本不屑于去管。

         就在这时,只见一直坐在谢玉芬身旁充当着乖乖女的沈书画突然一脸淡笑的说道:“小姑,因为奶奶年纪大了,不适合在外经常奔波,所以我们在德国只去了罗马广场还有莱茵河游玩了一番。其实,国外那些景区跟我们国内的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不同,去德国最主要还是陪奶奶散心去了。”

         “是啊,小妹你是不知道,自从妈去德国走了一遭以后,整个人都变得容光焕发了,好像一下子就年轻了十来岁。”沈书画的生母也就是林国栋的大女儿林雪竹这时也恰好从厨房走了出来,将手里拿着的一杯热茶放在谢玉芬的面前后,也适时的偏过头看向林惠清开口道。

         “呵呵,是吗?”林惠清干笑了两声道。与此同时,她的眼中也快速闪过一道暗光。该死的林雪竹,就你知道。你和女儿去过德国,了不起啊,说到底还不是两个狗腿子。用不了多久,你的下场很快就会变得和我一样了。

         想当初,她还没有嫁人的时候,她可是老太太身边最受她喜爱的人,没有之一,因为那个时候还没有林齐这个独得恩宠的小崽子呢。但是,自从她被迫嫁给了李金宝那个暴发户以后,她就变得愈发的不待见她了。林惠清的双手微微握紧,说到底,还是鱼柔那个小贱人毁了她的一生。

         “爷爷,奶奶晚上好。”这时,一脸倦态的鱼柔也慢悠悠的走进了老宅。

         “小柔回来了,快来爷爷这里坐。”在看见鱼柔的那一瞬间,只见林国栋原本暗淡的双眼立刻亮了起来。因为,现在的鱼柔可是他林家往上爬的绝对助力,他必须把她给哄好了。

         “嗯嗯。”鱼柔对着林国栋灿然一笑,然后无视林家其他人投射过来的各种审视目光,走到林国栋的身旁就一脸自得的挺直了身子坐了下来。

         “李嫂,我让你准备的鸡汤呢?”林国栋对着厨房里的李嫂喊道。

         “老爷,来了。”只见,脸上带着讨好笑容的李嫂端着热腾腾的鸡汤快步从厨房走了出来。

         “鱼柔小姐,这碗鸡汤我可是熬了一下午呢,你赶紧尝尝,看看李嫂我的手艺退步了没有。”

         “哈,李嫂,您的手艺一直就很赞,怎么会退步呢。”鱼柔双手接过李嫂递过来的鸡汤,看向她称赞道。

         就在这时,一直咬牙切齿的坐在一旁的林惠清不甘寂寞的再次开口了,“李嫂,我让你给妈熬的银耳莲子汤,你熬好了没有?”

         只见,李嫂脸上的笑容顿时凝住了,有些幽怨的撇嘴道:“惠清小姐,您五分钟之前才告诉我要给老太太准备银耳莲子汤,现在火才刚刚烧开,可能还要再等上一会儿了。”

         “那你不知道把火开大一点儿吗?”林惠清双眼喷火的看向李嫂道。今天怎么所有人都要来给她添堵。

         注意到林惠清想要杀人一般的眼神,李嫂的身体不禁一抖,但仍是挺直了身子站到了一旁。

         “好了,我也不是很想喝那什么银耳莲子汤。”谢玉芬一脸不耐的抬起头道。

         见谢玉芬都发话了,林惠清最后恨恨的看了一眼李嫂,偏过头就不再说话了。

         “对了,鱼柔,你是什么时候从国外回来的?为什么我提前没有消息?”谢玉芬喝了一口由坐在她身旁的沈书画双手递过来的热茶,一脸意味不明的看向坐在她对面好不畅快的用汤匙小口喝着鸡汤的鱼柔道。

         只见,鱼柔很是自然的将手中端着的汤碗替给站在一旁的家佣,然后一脸淡笑的看向谢玉芬道:“我回国有一段时间了。因为当初是临时决定回国的,所以没来及的通知您。”

         “有一段时间了?”谢玉芬的嘴角慢慢勾起一抹冷笑,“我记得我当初好像告诉过你,如果没有我的允许,你是不能回我们林家的,你难道忘了么?”

         “呵呵,奶奶说过的话,我怎么敢忘。”鱼柔的目光微闪,毫不畏惧的直视谢玉芬的双眼道,“不过,事发突然,我也是迫不得已才回国的。”

         “迫不得已?”谢玉芬浑浊的双眼顿时眯了眯,显然很是不相信鱼柔所说的话,“既然如此,那你倒是说说,怎样的一个迫不得已?”

         听出了谢玉芬语气里的一丝危险,鱼柔满不在乎的摸了摸她左手无名指上骷髅头银戒,略带讽刺意味的说道:“因为奶奶你断了我的金钱来源,断了我的一切后路,还有您的好孙女林慕涵断了我一生的幸福,这些的理由足够证明我的迫不得已了吗?”

         只见,谢玉芬微微一怔,她显然没有想到鱼柔这么敢说,不过,很快她就反应了过来,瞪圆了双眼,一脸刻薄的对鱼柔指责道:“那又如何,你本就不是我林家人,我不给你金钱支援也在情理之中,而且,你自己有手有脚,没钱你难道不会自己去赚吗?”

         “呵,是啊。没钱我是能够自己去赚,否则我又怎么能安然的活到现在呢?”鱼柔状似自嘲的笑道。要知道在她十八岁被送出国门的那一刻,她就没有再得到过他们林家一分一毫的帮助了。

         “不过,你刚刚说慕涵断了你一生的幸福,这又是怎么一回事?”谢玉芬语气有些冷的继续道。

         “奶奶,您真的想知道吗?”鱼柔眨巴了两下眼睛,一脸天真的故意卖了一个关子,“不过,这件事情您还是抽时间去问您的好孙女吧。”

         “你——”谢玉芬顿时被气的满脸涨红,她刚刚是被她给无视了吗?

         “爷爷,我现在有点累了,明天我还要去医院上班,所以现在就先上楼休息了。”说完,不等林国栋发话,鱼柔起身就向着楼梯间走去了。

         从这一刻开始,鱼柔知道,她本就不平静的生活注定要变得更加的精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