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游戏系统
    郝仁,一个没钱,没脸,没品的三无吊丝青年,和其他吊丝一样,每天做的最多就是窝在某个阴暗的角落盯着电脑屏幕,或是在浏览某些网站,又或者是在打游戏。

     这一天郝仁和往常一样瞪着通红的眼珠子死死的盯着电脑屏幕,手指飞快在键盘上敲击着,他正在打团,一场几乎可以决定这局游戏胜败的团战,团战很激烈,郝仁很投入。

     “草,破电脑去死吧。”突然郝仁爆喝一声,一把将键盘拍成了两截,然后抓着鼠标对着电脑屏幕砸了过去。

     砰!郝仁暴怒之下下手之重可想而知,只见那台电脑瞬间就被砸出了幽蓝色的电火花笨重的机身向后倒去。

     “啊!”郝仁暴怒之下竟是忘了耳机线还缠在自己脑袋上,电脑倒下去的时候郝仁一下没站稳就被拉了过去,一头栽进电脑屏幕里面去了,强大的电流瞬间涌出,郝仁惨叫了两声就没了声息。

     ...

     ...

     仙侠位面的一个小山丘上一个满身血污的少年龇牙咧嘴的在哪里清理着身上的伤势,嘴中犹自在哪里骂骂咧咧的说着些污言秽语。

     “****的赵成,等...轰!”

     少年还未说完狠话,天空中就响起一道惊雷,一道刺目的雷光仿佛长了眼睛一般笔直的轰在少年的身上,直接把少年电的通体雷光四溢,端是恐怖。

     诡异的雷光消散后少年竟然没死,张口吐出一口黑烟,嘴中一张一合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若是有人在其身边并且懂得唇语就能看出少年是在说:“要不是这****的破电脑卡我团战不会输。”

     “嗡,游戏系统出现未知错误,是否修复。”突然郝仁脑海中响起一个奇怪的声音。

     “什么?”郝仁不明所以的问道。

     “我是游戏系统,现在游戏系统出现未知错误,是否修复。”那个奇怪的声音再次响起。

     郝仁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感觉他现在有点乱。

     “宿主长时间不应答,默认为同意修复。”那道声音再次响起,郝仁听到声音有些发蒙。

     “修复失败,请检查你的网络设施。”

     郝仁依旧一脸懵逼...

     “检测到未知信号源,是否连接。”

     ...

     “宿主长时间不应答,以自动连接。”

     ...

     “检测到游戏系统出现未知错误,是否修复...修复失败,是否重启修复。”

     “不重启。”郝仁听到重启修复突然好像想到了什么,打了一个激灵,赶紧说道。

     “宿主拒绝重启修复,游戏系统修复失败,任务系统损坏关闭,交易系统损坏关闭,经验系统损坏关闭,商店系统损坏关闭...”郝仁听着一长串的系统损坏关闭的电子提示音,一脸懵逼,我好像做错了什么...

     ...

     “系统大爷,现在还剩下什么能用的?”好一会那冰冷的电子提示音才停下来,郝仁有些欲哭无泪的问道。

     “回宿主,现在还剩下包裹和鉴定系统功能正常。”游戏系统回答道。

     ...

     “我能反悔么?”郝仁有些欲哭无泪的问道。

     “回宿主,可以的。”游戏系统回答道。

     ...

     “算了,金手指来自不易,不作死就不会死。”郝仁犹豫了好一会才咬着牙说道。

     这个什么鬼游戏系统来得莫名其妙,鬼知道重启一下会不会就没了,现在好歹还剩下两个功能,还是不要作死了。

     “回宿主,重启修复具有不确定性,请谨慎选择。”游戏系统说道。

     ...

     果然,郝仁心中有些无语,他对于这个重启修复一直没什么好观感,毕竟被坑了不知道多少次。

     “对了,我现在是在哪?”郝仁回过神来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竟然出现在一个奇怪的地方。

     “回宿主,之前游戏系统出现某种未知错误好像带着宿主的灵魂降临到一个仙侠位面来了。”游戏系统回答到。

     “仙侠位面,真的有修仙?”郝仁闻言心中一喜,连忙问道。

     “这个位面是有的。”游戏系统老实的回答道。

     郝仁闻言严重不禁露出狂喜,修仙哎,飞天遁地,移山填海,无所不能的修仙哎。

     “提醒宿主,因为系统大部分功能损坏所以暂时无法提供任何修炼功法和修炼资源,望宿主且行且珍惜。”游戏系统突然出声说道。

     “...那我要你何用...”游戏系统的话仿佛是一盆冷水浇在郝仁脑袋上,给郝仁来了个透心凉,心飞扬...

     “宿主可以选择卸载本系统。”游戏系统毫不客气的说道。

     “...”

     “啊!”郝仁正无语着,突然听到一道呻吟。

     这附近还有人?郝仁有些诧异的站起身来,循着声音踉踉跄跄的走了过去。

     郝仁没走几步果然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躺在血泊之中在哪里呻吟。

     “兄弟,你怎么了?需要帮忙不?”郝仁见着那人浑身是血心有不忍的上前问道。

     躺在血泊中的那人似乎听到了郝仁的声音,睁开眼来,就看到浑身焦黑,头发根根竖起,声音沙哑似恶鬼般的郝仁狞笑着向他走来。

     “你...”韩轩见着郝仁那副样子吓得肝胆俱裂,想要说话但是胸口插着一把剑,虽然自己心脏长偏了这一剑没刺穿他的心脏让他当场毙命,但是也让他透不过气来,此时受了惊吓,气息更是不顺,一时间哪里还能说得上话来。

     “吓!兄弟,你胸口怎么插了一柄剑。”郝仁见着那人胸口上插着一柄剑剑身整个没了进去,将那人钉死在了地上,心中一阵发寒,左右打望一圈见没什么人这才放下心来。

     “兄弟我看你也挺难受的,我帮你把剑拔出来吧。”看着躺在地上的那个人眼睛瞪得老大,死死的看着他,嘴巴张着但是说不出话来郝仁心中有些不忍,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上前帮哪位老兄一把。

     郝仁说着就上前,有些颤抖的伸手抓住了剑柄,想要拔出来,但是心底有些发虚,用不出力来。

     “不...”韩轩见着那恶鬼般的少年一步步上前,然后伸出双手抓住了剑柄,顿时吓得他魂飞魄散,挣扎着抬起满是鲜血的手来一把抓住郝仁的裤脚,眼睛瞪得溜圆,想要让对方放过自己。

     “不要虚是吧,我晓得了,兄弟,你放心,马上就好了。”郝仁看着他胯下的那个人眼中满是坚毅之色,满是鲜血的手青筋暴起死死的抓着自己的裤脚,给自己打气,心中一阵感动,感叹一声生命是如此的顽强,然后一咬牙,双手抓着剑柄奋力一拔。

     没拔动,只是扯歪了一点,继续,郝仁猛吸一口气,然后再次奋力一拔,依旧没拔动,一二一,一二一,一二一...

     ...

     最终在郝仁不懈的努力下,韩轩绝望的眼神之中,郝仁终于将那柄长剑给拔了出来。

     长剑一被拔出,郝仁一下没收住力向后摔了个大马趴,韩轩立即往外喷了一大口血,然后两眼一翻白,眼看着就是不活了。

     “恭喜宿主杀死一名盗贼,掉落一本技能书,是否拾取。”郝仁拔出了剑正高兴着突然听到游戏系统的提示音。

     自己杀人了?郝仁有些心虚的往前面看过去,发现那人果然没气了,心中一惊,一把将手中的长剑丢了出去,一把就吓得摊到在地。

     “杀人了,杀人了,我杀人了...”郝仁两眼无神,浑身颤抖的在哪里喃语。

     “宿主杀的是盗贼,对方掉落了一本技能书,是否拾取。”游戏系统继续问道。

     “盗贼,对,是盗贼,盗贼该杀,那个技能书是什么东西?”郝仁闻言,吞咽了几口口水,自我安慰道,然后询问那个神秘技能书是什么东西。

     “是盗贼生前所掌握的一项技能,被宿主杀死之后随机掉落下来的。”游戏系统解释道。

     “对,对,这是游戏,这只是游戏,这些都是NPC,我只是杀了一个NPC罢了,拾取。”郝仁安慰了自己几遍之后忙不失迭的说道。

     说到底郝仁只是一个没品的吊丝,虽然刚开始得知自己杀了人,被吓得有些心惊肉跳的,但是一旦把人和NPC联系起来却是立马就安定下来了,找了几个蹩脚的理由之后就暂时的将心中的负罪感给压下去了,他到底不是一个什么心肠慈善的老好人,只是一个被现实打击的遍体鳞伤,整天混吃等死的臭虫而已。

     “恭喜宿主获得高级迷药制作技能书一份,宿主可选择立刻使用也可选择存放在包裹中。”游戏系统说道。

     “立即使用。”郝仁听到只是一个迷药的制作技能书,心中有些失望,他最想要自然是修仙功法,不过迷药的制作技能也不错,郝仁没有犹豫就直接使用。

     郝仁话音刚落就感觉脑海中涌现出一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那份记忆包含了如何选材,如何处理材料,如何控制火候,等等一系列迷药制作过程当中该注意的,信息量极为庞杂。

     “啊!系统大爷,这是怎么回事。”郝仁掺叫一声就摔倒在地,抱着头满地打滚,郝仁现在是感觉他脑袋一下被塞进来这么多东西,仿佛要爆炸了一般剧痛难忍。

     “你以为技能书那么好消化么,那可是那个盗贼苦心钻研数十年智慧的结晶。”游戏系统毫不在意的说道。

     那个韩轩其实原本是一个淫棍,在心中邪念驱使之下开始四处求学,钻研迷药的制作技巧,在其中浸淫数十年,在迷药方面的造诣已经到了可以称作大师的地步,而其积累的种种经验教训何其之多,一下全都塞进郝仁脑袋里面没把这小子的脑袋撑爆就算是这小子命大了。

     不过这韩轩也是倒霉,本来采花贼做的好好的,突然动了贪念和一伙人去拍花子,结果被一个扮猪吃虎的小鬼头暗算,一剑贯胸而过,钉死在了地上,虽然因为心脏长偏了一时没死,最后竟是被愣头愣脑的郝仁给玩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