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迷路的唐花鱼
    请输入正文...

     “唐大小姐,你真的认识路么?”郝仁眼看着日头西斜,自己跟着唐花鱼两个人在这荒山野岭,孤男寡女,像个没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转了半天,结果却是连个人影都见不着,出路更是没影的事,不禁有些怀疑的问道。

     “...额,这个,我在这云霄山脉转了三天都有些转糊涂了,等一下,让我想想,应该是往这边走,对一定是往这边走。”唐花鱼最后很肯定的说道。

     “你确定?”郝仁表示他有些怀疑。

     “恩,确定,跟完走,不会错的。”唐花鱼自信满满的说道。

     半个时辰后...

     “你确定我们没走错?”郝仁看着跟前那条有些宽广的小河嘴角抽抽的说道。

     “...这个,哦,我记起来了,上个路口我们不该往右转的,应该往左转的。”唐花鱼有些尴尬的看着跟前的这条有些宽广的小河,一阵尴尬,然后突然一脸懊悔的大声的说道。

     “额,这眼看着天就要黑了,要不我们现在休息一晚,明天再赶路吧。”郝仁见唐花鱼咋咋呼呼的就要往回走赶紧拉住她。

     他可是不想走了,自己穿越过来的这具身体本来就有伤,又被雷劈了一记,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没死,但是身上的伤势可不是说着玩的,先前想着快点走出这个荒山野岭的,免得出什么事所以才强撑着,现在看来想要出去靠跟前这个脑袋缺根弦的的唐花鱼是不太靠谱了。

     想要离开这个什么云霄山脉还是得从长计议,但是自己的身体上的伤却是不能再拖了,再不处理一下就得给身体留下病根了,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得到了哪位盗贼大哥掉落下来的高级迷药制作技能书之后郝仁现在也算是懂些医术的,毕竟迷药也是药的一种,想要成为大师那可不是懂得几份迷药制作方法就行了的,其中也涉及许多药理,和一些对人体的研究,所以郝仁现在也算是懂些医术,虽不是很高明,但是晓得自己身体状况还是没问题的,所以郝仁一看短时间无法离开这荒山野岭的就准备先停下来吧身上的伤给处理一下,省得留下病根。

     “好吧,恩,正好我肚子饿了,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看看能不能打到点猎物做晚餐。”唐花鱼闻言看了看天色,发现的确是不早了,正好自己也饿了,便也没多想,很爽利的就答应下来了。

     ...

     郝仁看着唐花鱼远去的背影,心中念叨一句这脑袋里缺根弦的家伙不要死在外面了,就转过头来看看那条有些宽广的小河。

     原生态啊,这样的河流在之前的那颗蔚蓝色的星球上基本上都已经绝迹了,倒是在这个没有重工业污染的仙侠世界随处可见。

     看着那清澈的河水本来就有些口渴的郝仁没有犹豫一把就趴在河边使劲往嘴里吸了一大口河水,然后使劲的喷了出去,反复几次郝仁才大笑着停了下来。

     “哈哈,没想到这辈子竟然还有机会可以这样做。”郝仁大笑着仿佛回到了那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一般。

     笑的有些累了郝仁才开始将身上已经有些破烂的衣物给脱下来,浸在河水里面开始擦洗身子,顺便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口。

     不得不说现在这具身体要比他之前那具身体要好了不知道多少,看样子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不过身上肌肉的线条却是很清晰,特别是腹部八块小小的腹肌看起来极为漂亮。

     “系统大爷,你那里有我现在这具身体的资料不?”郝仁突然问道。

     “没有,不过这具身体的前主人应该是有修为在身的,鉴定系统鉴定不出来。”游戏系统回答道。

     “...”郝仁现在是对这个鉴定系统绝望了,根本就是一点卵用都没有。

     ...

     不多时郝仁就将身上擦洗了一遍,顺便还将衣服也给洗了一遍在河岸边找了丛芦苇般的植物挂了起来,然后寻了个浅一点的地方趟了进去。

     “咦,居然在这种地方找到几株月澜花,再找到紫钉螺和虎粉虫就可以配出一种效果极为强烈的迷药了。”正在河水里面洗澡的郝仁突然看到河面上飘来两株开着蓝色小花的水草,眼睛一亮有些欢喜的说道。

     得了高级迷药制作技能的郝仁一眼就认出那很可能是一种极为少见的药材,月澜花,眼睛一亮,当下就往那两株水草的方向游了过去。

     ...

     根据那份高级迷药制作技能书的记忆显示,月澜花是一种很奇异的植物,一生要经过三个阶段,一开始是在岸边的淤泥处生根发芽,模样看起来和普通的芦苇没什么区别,经过一个枯荣之后会长出一个蒲公英一般的花朵,哪些蒲公英一样的种子被风一吹就会飞舞起来,如果运气好被吹到一些飞禽身上,哪些种子就会开始寄生在这些飞禽身上汲取飞禽的精血成长,再经过一个枯荣,这些月澜花将会从哪些飞禽身上脱离下来等到被雨水冲刷进河流之后才开始进入第三阶段,变成一种宛如水草般的植物漂在水面上,并很快开出一朵朵米粒般大小的蓝色小花,这些蓝色小花在月光下会映照出一片光辉斑斓的景象,很是美丽,也因此得名。

     ...

     幸好这河水流的不急,郝仁没飞多大力气就就将其给捞了过来,但是郝仁没高兴多久突然感觉小腿上一痛,低头一看却是一条筷子大小的小蛇在自己小腿上咬了一口。

     “找死。”郝仁见着那条小蛇刚刚得到蓝月花的好心情顿时没了,大手一把就伸进水下将那条不知死活的小蛇给掐住,这具身体的力气不错,拇指和食指一用力瞬间就将那条小蛇的脊椎骨给掐断了。

     将那条咬自己的蛇掐死后抓上来一看却是个不认识的,不过那蛇体表颜色极为鲜艳一看就是有毒的,郝仁脸色有些发青,也不敢再待在水中,赶紧往岸上走。

     “系统大爷,能鉴定出来这是什么蛇不。”郝仁没走几步就感觉脑袋一阵发晕,有些绝望的问道。

     “宿主放心,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毒蛇,只是很普通的一条水蛇而已,毒性也不是很强。”游戏系统回答道。

     “那我不会有什么事吧?”郝仁松了一口气问道。

     “运气好的话,最多落得个半身不遂而已。”游戏系统毫不在意的说道。

     “你妹。”郝仁闻言脸一下就绿了,放心你妹啊,这下可是如何是好。

     “根据鉴定系统鉴定结果显示那毒素扩散不快,只要宿主现在将被毒蛇咬中的那条腿砍掉就没事了。”游戏系统说道。

     “把腿砍掉?”郝仁踉踉跄跄的走上岸,一把瘫坐在岸边,脸上阴晴不定的看着自己被蛇咬中的那条腿,难不成我郝仁刚到这仙侠位面,什么都还没有闯出来就要先丢掉一条腿不成。

     罢了,无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从磨砺出,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郝仁脸色沉重的举着那柄捡来的长剑脸色凝重的看着自己那条被毒蛇咬了的腿,一脸坚毅...

     ...

     “啊!系统大爷,我下不去手啊,还有什么别的办法么?”郝仁最终还是没下得去手,哭丧着脸一把就将手中的长剑丢了出去。

     “回宿主没有。”游戏系统直接说道。

     郝仁闻言脸色凄苦的看着自己那条已经开始麻木的腿,出师未捷生先死啊!算了,砍腿保命这种需要大毅力,大恒心,大变态的事情根本就不是自己这种整天就知道混吃等死的人能做的出来的,早知道就不该去贪那两朵破花了,悔不该当初啊!

     满心懊悔的郝仁就那样光着身子认命般躺在岸边一副等死的样子,看起来要多不雅观就有多不雅观。

     “郝仁,你在干嘛?”唐花鱼一回来就看到郝仁光着身子躺在那里,俏脸一下变得通红通红的,气的大骂一声。

     “我被蛇咬了,我快死了,呜呜呜~~”郝仁见着唐花鱼回来了,看了一眼唐花鱼那漂亮的不像话的脸蛋和傲人的身材,说着说着就呜咽着哭起来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郝仁想到自己这一生碌碌无为,家里没钱,自己没脸,被人轻视,遭人嫌弃,自甘堕落,混吃等死,好不容易天见可怜给了他的咸鱼翻身的机会,结果自己不争气,贪图眼前的蝇头小利,遭一条卑鄙,阴险,下流,无耻的小毒蛇暗算,眼看着就要香消玉殒,啊呸!不对,什么香消玉殒,是英年早逝,唉!真是悲乎哀哉!奇哉壮哉!哉了个哉!

     “什么毒蛇?”唐花鱼闻言也顾不得害羞了,一把将手中提着的猎物丢下,慌忙跑过来问道。

     “诺,就是我手中这条阴险,卑鄙,无耻,下流,肮脏的蛇偷袭了我。”郝仁咬牙切齿的将手中那条咬他的小蛇的尸体举起来给唐花鱼看。

     “切,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毒蛇呢,原来只是一条普通的小清水蛇,张嘴。”唐花鱼见着郝仁手中的那条小蛇没好气的叱骂了一声,说着就从腰间的皮包中摸出一个小瓷瓶。

     “啊!”郝仁闻言乖乖的张嘴。

     “一条小清水蛇就吓成这样,真是丢脸,这是苦莲丹,能解百毒,小小的清水蛇毒修养两天就好了。”唐花鱼一把将那苦莲丹塞进郝仁的嘴中没好气的说道,亏得他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好苦。”郝仁还未来得及细细感受唐花鱼手指的滑腻,那苦莲丹就在他嘴中化开,一股奇苦就在嘴中爆发开来。

     “苦死你算了,一点都不知羞耻。”唐花鱼眼睛瞄到郝仁某些奇怪的地方雪白的脸蛋一下就变红的要滴血一般,叱骂一声就转身离开了。

     郝仁见状有些讪讪的笑了一声,这下丢脸丢大发了,不过此时心中更多的是劫后余生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