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风波诡秘,四方云动
    ...

     青州城,墨府,议事大厅。

     “什么!我儿子被拍花子的掳走了?你再说一遍!”墨天成脸色有些狰狞的看着跟前瑟瑟发抖的莫管家,嘶吼道。

     “老爷,现在当务之急是赶快将少爷找回来。”莫管家跪在地上感受着老爷的雷霆之怒硬着头皮说道,他感觉在这样下去自己非得被暴怒的老爷一巴掌拍死。

     “废物,既然知道还不快去找。”墨天成一脚将跟前的莫管家踢了一个跟头,大骂道。

     “老爷,现在那拍花子的都已经出城了,我们府中的人手已经不够了,还请老爷去一趟城主府向城主借一点人来帮忙。”莫管教被踢翻在地也不敢有什么表示,赶紧爬起来对着墨天成说道。

     “废物,去把那几个杀千刀的乞丐给我抓过来,我要带着一起去城主府,拍花子拍到我墨家来了,我倒是要看看是哪路毛神,等抓到了我非要活剐了他不成。”墨天成用几乎是咆哮般吩咐道。

     “是。”莫管家应了一声赶忙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议事大厅中的几个墨家族老看着墨天成暴跳如雷的样子,面色皆是一片沉重,但是内地里却是心思各异。

     ...

     “郝仁你怎么了?”正在碎碎念念的唐花鱼突然发现挟持着他的郝仁突然整个人一软整个人就那样往水下沉了下去。

     不过唐花鱼并没有得到回答,有些惊慌的转过头来却是发现郝仁面色苍白宛如一个死人一般往水下沉去,唐花鱼见状赶紧伸手将其抓住捞了起来。

     “喂,你怎么了,不要有事啊。”唐花鱼见着郝仁的样子心中一阵惊慌。

     “咳咳!我好像是脱力了,快点跑,对了,不要丢下我,我不想死,快点带着我一起跑。”郝仁面色苍白有气无力的说道。

     “混蛋。”唐花鱼听到郝仁的话心中一阵大怒差点没一把就将其丢下,不过看着郝仁那副苍白的面孔还是没那样做,银牙一咬,拖着郝仁一齐往对面游了过去。

     郝仁见着唐花鱼那一脸愤然的表情心中一阵苦笑,他何尝不想说不要管我,你自己跑,但是自己终究还是说不出口,他怕死,真的很怕死,碌碌无为被人用鄙夷的目光看了那么久,好不容易有咸鱼翻身的机会,他真的不想死...如果可能他也想举起长剑大杀四方然后潇洒的在美女面前耍帅,赚取美人芳心,但是他不能,他没有那个实力,他明白他上去就会被杀死,所以他不敢,他怕死...

     ...

     幸好两人之前已经游过了大半的河段,不然唐花鱼也不确定已经身受重伤的她是否还能够带着郝仁游到岸上,有些费劲的扶着郝仁,往对岸看了一眼,却是发现对面竟是没人追过来,对面岸边好像还躺着一个人,是谁不太清楚,还有一个笔直的站在河岸上向着这边望过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过来。

     “快走,不要管他们。”郝仁望了两眼没想出来个所以然来,只好催促着唐花鱼快走,现在他和唐花鱼的情况都很糟糕,对面那个人如果过来他们将毫无还手之力。

     “哦。”唐花鱼宛如大梦初醒一般,应了一声搀扶着郝仁慌忙寻了个方向就跑了。

     ...

     陈强往着对面两个人搀扶着就隐没在了黑暗之中,却是没有一点想要动身的样子,他受了点伤,虽然伤的没有刚才在大哥面前表现出来的那么重,毕竟他虽然打不过大哥,但也不会那么不堪,在大哥留手之下还被打的丧失所有抵抗之力,自己没有那么不堪,但是伤势还是挺重的,那断魂斩全力斩下足够将他一刀劈死的,不过大哥留手了。

     也正是受了伤让陈强没了信心,他现在过去或许能将那个女人拿下,但是有阴沟里翻船的危险,更何况他没有把握完好无损的将那个女人夺过来。

     那个小鬼很危险,直觉告诉他如果真的逼急了那个小鬼,那个小鬼真的会将那女人杀了,然后再做那殊死一搏的,他想要彻底的占有那个女人,不想要一个尸体。

     聪明的猎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最完好的皮毛需要先让猎物放松警惕,在猎物最松懈的时候给他致命一击,让猎物瞬间死亡,让猎物完全没有挣扎的机会,因为猎物将死之时的挣扎会把身上的皮毛损坏的。

     陈强是个悍匪,同时也是也个优秀的猎人(当然在云霄山脉之中生活久了,每一个幸存下来的生物都是优秀的猎人,包括哪些可爱的食草动物,它们有时候也是会吃肉的),而现在这个优秀的猎人正在窥视着一张极为漂亮的皮毛,为此他已经将一个想要破坏这张美丽的皮毛的该死的家伙杀死了。

     现在就该是收取胜利果实的时刻到了,陈强看着河对岸那一片阴影,伸出猩红的舌头****了一下有些干燥的嘴唇,他有些兴奋。

     ...

     “差不多了吧,累死老娘了。”唐花鱼搀扶着郝仁跑了好一阵终于有些跑不动了,一把将死狗一样的郝仁给丢在地上,毫无形象的坐在一颗枯木上喘着粗气。

     “喂,死了没?”唐花鱼见着郝仁死狗一样躺在地上没个动静,伸出大白腿踢了他一下,问道。

     “没有,不过感觉快死了。”郝仁感觉很是虚弱,甚至感觉生机在从他的体内被抽离,这种感觉很不好,所以他一直咬着牙让自己不要睡着,他怕他这一睡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你怎么了?”唐花鱼见着郝仁的状态有些不对,有些担心问道。

     “不知道,我感觉我要死了,生机在不断的从我体内流逝,快帮我看看我到底是怎么了,我不想死。”郝仁虚弱的说道。

     “你这个混蛋这么怕死,死了算了。”唐花鱼没好气的踢了郝仁一脚,然后站起身来想看看郝仁怎么了。

     郝仁闻言则是心中一阵发苦,算了性命要紧,被鄙视就被鄙视了,自己就是怕死怎么了?怎么了?难不成怕死有错么?郝仁感觉自己已经彻底没节操了。

     “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见,等我把火点起来。”唐花鱼在郝仁身上用手指好奇的戳了几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了,所以转身就去收集柴火准备点个火堆再说。

     ...

     不多时,唐花鱼就将火点起来了,有了火光的帮助,唐花鱼很快就找到了让郝仁虚弱至此的根源所在,那是两个指甲盖大小的虫子趴在郝仁腿上的伤口上给郝仁放血。

     “你腿上被两个虫子咬住了,血一直流。”唐花鱼有些害怕的说道。

     他一向对那些虫子有些害怕,此时见着那两个趴在郝仁腿上放血的虫子也不敢上手去将他们扒下来。

     “为什么不帮我扒下来?”郝仁问道。

     “我怕。”唐花鱼回答道。

     “...我快死了你知不知道。”郝仁感觉眼前一黑,艰难的说道。

     “我知道,你留了好多血。”唐花鱼有些担心的说道。

     “那还不快点把那两个讨厌的虫子从我腿上扒下来。”郝仁有些愤怒的说道。

     “我怕。”唐花鱼说道。

     “...算了,你用剑把它们削下来吧。”郝仁觉得这个女人没救了,不过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在尝试了几次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失败之后,郝仁还是咬着牙对唐花鱼说道。

     “那两个虫子好像钻进肉里面去了,用剑会削掉你腿上的肉的。”唐花鱼抓起剑观察了一阵之后有些担忧的说道。

     郝仁闻言心中一紧,终究还是逃不脱这个命么,算了,自己下不了了手让别人下手,自己咬咬牙就过去了,总比命都丢了好,就当是被狗咬了。

     “没事,你动手吧。”郝仁咬紧牙根说道。

     “那我动手了。”唐花鱼有些紧张,抓着长剑对着郝仁的小腿,紧张的喊道。

     “你动手吧。”郝仁咬着牙说道,没想到自己也有削肉保命的一天。

     “你小心点,不要削太多了。”郝仁突然加了一句。

     “我动手了。”唐花鱼用眼睛看了两眼郝仁的小腿,长吸一口气,眼睛一闭,手中长剑陡然化作一片银光。

     ...

     青州城城主府,城主叶衍一道指令下去上百名斥候就被派了出去,同时一张画着一老一小两个人头像的通缉令就发了出去。

     韩二狗本来是个臭乞丐,因为身子骨瘦弱抢不到好地盘被逼到一个小巷子中去乞讨,饥一餐饱一餐的,但是现在却是大不一样了,只是因为自己几天前看到了些不该看的东西,自己多嘴了两句,没过多久就出现了一群凶神恶煞的家伙二话不说就将他给抓了起来给带到城主府来了,本来以为自己马上就要变成死乞丐了,顿时吓得昏了过去,但是没想到没过多久那些凶神恶煞的家伙竟然将他好吃好喝的给供了起来。

     他现在被关在城主府的大牢之中不断的接受着那些官差的盘问,问的是哪个拍花子的外地人的相貌,和一些特征,还让自己帮着一个看起来很是厉害的画师勾画当初那个拍花子的相貌。

     即使是韩二狗一向瞧不起(其实是嫉妒)那些靠着笔杆子和嘴皮子就能锦衣玉食的家伙,但是现在也不得不承认跟前这个画师真的很厉害,当初自己也只是匆匆一瞥,扫了两眼那个拍花子的,连面容都没看清,到现在都过了好几日了,脑海中根本就没留下多少印象,但是这个叫什么华道子的画师竟然从自己含糊不清的话语之中几下就将那个拍花子的画出来个大概,之后随意问了自己几句就将那个拍花子的相貌给画出来了,这让韩二狗甚至有些怀疑这老家伙不会是也看过那个拍花子的,或许是一伙的也说不定,韩二狗恶意的揣测到。

     “各位差爷,那个拍花子的莫不成犯了什么大事不成?”韩二狗见着事情闹这么大,心中一些小心思逐渐的就活络起来了,刚才他看着那张图上的那个拍花子竟有种熟悉的感觉。

     “这不是你该问的事。”一个差爷不耐烦对着韩二狗呵斥一声。

     韩二狗被呵斥了也不以为意,他本来就是贱命一条,乞讨过活的,遭人唾弃乃是常事,不过他也从这些当差的家伙身上察觉到了一个信号,这个拍花子的绝对是犯了大事,很大的事,大到让这些平时高高在上的家伙都焦头烂额的大事。

     “几位差爷,我突然想起来一个事,我好像在云霄山脉见到过那个拍花子的。”韩二狗小心着对着跟前那个当差的说道。

     韩二狗却是不知道,他此刻说的这句话会对他今后的人生造成多大的影响,他这句话一说出来可以说韩二狗,他这一生就因此而·改变了。

     ...

     “感觉怎么样了?”唐花鱼调息完毕,长出了一口气之后对着旁边不知道在鼓捣什么的郝仁问道。

     “其实你不该将那个紫浆果分给我吃的,那两个家伙可能还在追我们。”郝仁低着头,有些心不在焉的鼓捣着手中的东西,闷闷的说道,他现在的心情不是很好,准确的说是很低落,自己那样,对方却还是对自己这么好,这让郝仁情绪很复杂,很低落。

     “对哦,我怎么忘了,坏小子,快点把紫浆果吐出来,不然待会那两个家伙找过来了我可不管你,我自己一个人跑了。”唐花鱼闻言脸上做出恶狠狠的样子对着郝仁威胁到,不过唐花鱼太漂亮的,即使装作凶狠在郝仁看来却是很可爱。

     “不对,那紫浆果是我先发现的,你这个骗子,骗我紫浆果,快点把我的紫浆果还给我。”郝仁心中好笑,低沉的心情陡然好了许多,板着脸对唐花鱼说道。

     “喂,你这个人怎么能这样,都说了那紫浆果送给我了,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唐花鱼闻言脸色一变,怒气冲冲的对着郝仁大声的骂道。

     “呵呵。”郝仁见着唐花鱼俏脸含煞的可爱样子情不自禁的就笑了出来。

     “好啊!你这个坏小子,还敢拿我开刷是吧。”唐花鱼见着郝仁笑出声来哪里还不明白这坏小子又在逗自己,有些气急的扑上上去。

     ...

     陈强在边上看着嬉闹着的两个人眼中闪过一抹冷光,不过很快就将心中的怒意压了下来,他在等,等他们两个睡着,要是有经验的流浪修士自然不会就那样睡过去的,即使睡过去了也是很难有机可趁,不过这两个人愣头青却是不然,完全没有一点在云霄山脉生存的经验,实力不强,竟然敢在云霄山脉大大咧咧的点火,已经吃了一次亏了也不知悔改,这样的白痴,陈强有理由相信待会他们睡着之后一定会有惊喜在等着他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