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19二叔,不好意思,刚刚手劲用大了
        傅长风淡声应了一句,并未看她,走到傅远山面前,声音依然不起波澜,“父亲。”

         “嗯。”傅远山说道,“老二来了,就等你了。”

         “公司有事,来晚了。”

         傅长风淡淡的说道,脱下深灰色的西装,文姨上前要去拿,傅明烟放下茶杯起身笑着上前,“我来吧。”

         接过傅长风的西装,将它挂在衣架上,上面有一股淡淡的香味,是女人用的香水味,傅明烟抿唇轻笑,将西装挂在衣架上。

         文姨惊呼一声,“二爷,你的手怎么了。”

         傅明烟转身看去,傅长风的右手缠着绷带,隐约能看见正慢慢往外渗透着的殷红,她的视线慢慢落在傅明月身上,只见傅明月抿紧嘴唇,眼底划过担忧。

         傅远山皱眉,“怎么回事,老二你手怎么弄的。”

         “没事,昨晚不小心被玻璃划了一下。”

         傅长风轻描淡写的说。

         傅明烟蹙眉,轻声道,”二叔,你怎么不小心一点。“

         傅长风眯眸看了她一眼,随意坐在傅明烟刚刚做的沙发上,目光淡淡的落在她喝过的茶盏上,“明烟,二叔怎么不知道你还喜欢喝庐山云雾。”

         傅明烟惊讶道,“原来这茶是庐山云雾啊,我还不知道呢,只觉得不错。”然后温顺的坐在傅远山身边,“看来啊,爷爷家的茶就是好喝。”

         “哈哈,你这丫头啊。”傅远山笑着摸了摸傅明烟的头顶。

         *

         卧室的窗户没有关上,细细凉凉的将雨丝吹进来,傅长风站在窗前,冰凉的雨丝落在他的温隽的眉眼上。

         他闭上眼睛,将窗户完全打开,让自己整个身体暴露在细雨里。

         傅明烟推门进来,手里拿着药箱。

         她坐在桌前,将药箱打开,把绷带和药水拿出来。

         她并未出声,安静的坐在一侧等着他。

         过了一会儿,傅长风关上窗户,转身来到傅明烟面前,坐下。

         他脸上带着雨雾的痕迹,眼底却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温润如玉。

         傅明烟唇角绽了丝笑,抓起他的手,将染血的绷带一层层解开,解到最后的时候,伤口和绷带凝结在一起,傅明烟突然问了句,“二叔,庐山云雾好喝吗?”

         傅长风倒是明白她什么意思,“三儿说好,那就好吧。”他竟学着傅老的称呼这样喊她,眼底有促狭的笑意。

         傅明烟耸耸肩,报复性的用力一扯,笑道,“凑合。”

         鲜血四溢,傅长风除了眉头轻蹙之外并没有多余的表情,眼底那抹笑意不变。

         傅明烟扶额,抱歉道,“二叔,不好意思,刚刚手劲用大了。”

         “没事,三儿不生二叔的气就好。”

         “……”

         - - - 题外话 - - -

         下一章,当家出现鸟~~~

         亲们看文记得收藏哦,收藏高长则加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