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33、是你先不要我的。!!
        恍惚间,傅长风已经付了钱,宋蔷在她耳边说了什么她也没听见,那一张青涩熟悉的照片在她的脑海间越来越清晰,不停的翻腾着。

         回过神来的时候,傅长风和宋蔷已经离开了,傅明月看着在拐角处消失的那两道身影,女子的手放在男人的臂弯里…佐…

         是那么般配。

         顾南决神情复杂的看着她,“我们走吧。”

         “嗯,好。渤”

         傅明月淡淡的点头,跟在顾南决身后,上了车,男人贴心的帮她系好安全带,傅明月脸有些发红,不过在夜色掩映中不明显。

         顾南决握着方向盘,专心的看着前方,“后天我妈妈说想要见你,问你有没有时间。”

         今天下午不是才见了吗?

         傅明月浅浅的笑了一下,也不点破,“好啊,我也想见见伯母。”

         她不知道顾南决的妈妈是打的什么算盘,明明今天下午才约了她见面,把她说的一无是处,还又在见她?

         到底要做给顾南决来看。

         ……………

         这天早上,傅明月起的很早,接到顾南决电话的时候,已经准备好了,穿好外套就走出房间。

         她在七楼,她看着电梯门前站了很多人,便走了楼梯。

         走到五楼楼梯的时候,被酒店的工作人员拦住了,“很抱歉,小姐,今天大厅装修,楼道不通,请您穿过这条走廊,走右边的楼梯下去,或者选择乘坐电梯,很抱歉给您带来不愉快。”

         ……

         酒店是环U形设计的,左半部分所有的楼梯都因为装修的原因被封锁了,而右边通道的楼梯大约要跨半个走廊。

         所以,傅明月选择了电梯。

         可是没想到,好巧不巧的,碰见了他。

         电梯门一打开的时候,傅明月的视线,就凝滞了,目光落在男人的脸上,她有一瞬,想要退出出的冲动。

         电梯里面一位打扮的性感妖艳的女子看着她没有进来,“你还进不进来了,别耽误时间啊。”

         傅明月走进来。

         尽量的站在离他较远的角落。

         但是电梯的空间依旧的狭小,再怎么远,还是咫尺的距离。

         可能是因为装修的原因。

         乘坐电梯的人也多了起来。

         每一层都要停下。

         傅明月也被迫的因为人流的原因和傅长风越靠越近,进退之间,也不知道谁踩了她一下,傅明月皱起眉,疼的抿唇。

         脚上尖锐的疼痛……她原本不想在意也变得不得不将视线落在自己身前站着的那位打扮的妖艳性感的女子身上……

         还有她脚下踩着的十厘米的高跟鞋……

         她也被逼着往后退了一下,背脊靠在男人的胸膛,傅明月猛地僵住。

         男人呼吸的气息,落在她的发顶。

         她这么僵硬着身体,一直到电梯停在一楼,所有人抱怨着走出了电梯,傅长风也走了出去,她一下没了支撑,她这才反应过来。

         如果她背后没有靠着他,她根本没法站稳。

         傅明月往前走了一步,刚刚身上所有的弦都紧绷着,根本无暇思考脚上的伤,现在才知道,有多么疼。

         傅明月咬着牙走到大厅的休息处坐下,她记得她的包里有一管消肿的药膏,傅明月打开包包,找了一会也没找到,应该是她忘记带了。

         她想在这里做一会,等到脚不怎么疼了,在走。

         因为,顾南决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刚刚从顾家出来,顾家到这所酒店,她查过,应该有半个小时的车程。

         酒店是侍应生送来一杯橙汁,微笑的味道,“小姐,请问你还有什么需要吗?”

         傅明月从包里拿出钱,递给对方,“你能帮我去最近的药店买一管消肿止痛的药膏吗?”

         “好的,请稍等。”

         傅明月等了一会,侍应生没有来,反倒是之前踩了她一脚的那个打扮妖艳的女子走了过去

         tang,生硬不满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傅明月有些懵?

         那妖艳的女子跺了跺脚,语气依然没有什么诚意,“我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踩到你的。”

         对于这种踩了人还如此蛮横不讲理的人,傅明月也没好说什么,只好淡淡的出声,“我没事。”

         那女子抓到她的话语,“这可是你说没事的,可别再找我。”

         然后扭头,踩着高跟鞋走了。

         傅明月看着那女子的背影,无奈的摇头,真不知道明明心口不服的,为何还要过来给她道歉,这也算是道歉。?

         ………

         那名打扮妖艳的女子还没走出酒店,被一道挺拔冷峻的身影拦住,妖艳的女子刚想不满的出声,就被男人眼底森冷的目光给堵住了。

         ……

         “这位先生,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给她道歉了,你还要做什么。”

         傅长风皱起眉,声线冰冷,“你这也算是道歉,叶国华的女儿就是这么蛮横不讲理的。”

         那女子一听对方说了挑明她的身份,底气也来了,挺了挺胸,“你知道我爸爸是副市长,还敢这么对我,你信不信,我一句话就能让你失去工作。”

         “我只知道,如果你不跟她道歉,估计丢了工作的,是你的父亲。”

         “你……你是什么人……”

         …………

         傅明月有些诧异的看着面前那位打扮的妖艳的女子,没想到对方突然折过来,再次跟她道歉。

         这一次,那个妖艳的女子都快哭出来了,声音里也带着哭腔,眼妆都被晕染了。

         “我真的不是故意踩到你的,只是当时电梯进来的人太多了,我被逼着往后退了一步,没想到踩到你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吧,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傅明月被那句‘大人不记小人过’给逗的有些无奈一笑,没想到,连这一句话都用上了,再加上这个女子哽咽的样子。

         傅明月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刚刚还一副蛮横无理的样子,给她道歉也是冷声冷气的,现在怎么快要哭出来了。

         当然,是已经哭出来了。

         傅明月没有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但是现状容不得她思考,因为大厅里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聚拢起来。

         傅明月连忙摆摆手,“我没事。”

         那女子还不放心,“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踩你的,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你男朋友很厉害,我爸爸混到现在的职位真的很不容易……都是我的错,是我不小心踩到了你,对不起……对不起……”

         傅明月听到这里,似乎明白了什么。

         她看着那名哭的晕染了一脸妆的女子,“你说什么,我男朋友?”

         顾南决肯定不会这么做,听这个女子的言谈话语中,是有人威胁她,要不然她的爸爸就会丢掉工作。

         傅明月想起了,在电梯里,站在她身后的男人……

         是傅长风。

         除了他,谁会这么做。

         只会威胁人。

         用这种卑劣的手段。

         傅明月虽然不喜欢这个女子,踩了她的脚,也不道歉,但是对方此刻哭的梨花带雨的,也顶多是个被家里人惯坏了大小姐而已,心思不坏。

         傅明月出声道,“好了,你别哭了,我没事,我也不会怪你的,你放心的。”

         那妖艳的女子止住了眼泪,“你真的不会怪我了。”

         傅明月点头。

         等那个女子离开之后,傅明月皱着眉拿出手机,犹豫了一下还是拨通了傅长风的号码,响了两声,就接通了。

         她只是喊了他的名字,还没有出声,就被挂断了。

         她看着挂断了的手机,手指慢慢的握紧。

         他挂了她的电话。

         既然不想听,那么为什么还要接通。

         ………</p

         >

         酒店的侍应生终于送来了消肿的药膏。

         傅明月将鞋脱了,看着上面浓重的淤青,难怪这么疼,拿起药膏挤了一点放在手心,突然一只手伸过来——

         从她的手中将药膏拿走,然后……扔进了沙发旁边的垃圾桶里。

         傅明月抬起脸看着来人,咬牙,“傅长风,你什么意思。”

         傅长风蹲下身,将她的脚放在自己膝上,眼底一暗,看着她脚背上的淤青,差一点就要出血了,高跟鞋的跟本来就尖锐,他皱起眉。

         小心翼翼的将她的脚扶正,傅明月往后缩着,被他的大手牢牢的握住脚踝。

         “你放开我……”

         傅长风腾出另一只手,从兜里拿出一管药膏,声线微沉,“别动。”

         傅明月怔了一下,没有在动。

         男人在掌心里挤了一些药膏,搓热之后贴在她的脚背上。

         傅明月看着他,脚背上一股温暖,这一股温暖,让她忽略了疼痛。

         她慢慢的垂下眸。

         男人的动作,极其的轻。

         涂好之后,帮她穿好鞋,才站起身,将药膏揣进兜里。

         傅明月对上那一双幽深的眸,过了两秒钟侧过脸,然后站起身,想起刚刚那个踩了她的女子,“你能不能不要老是威胁别人,那个女生也只是不小心踩了我一下……”

         男人嗤笑一声,“不小心踩了你一下,傅明月你是真的天真还是傻。”

         “你……”傅明月站起身,脚上一疼,她忍下了疼痛,看着他,“就算她是有意的,她都已经跟我道歉了,你何必还要用她父亲的工作来威胁她,你一定要这么专治霸道吗?”

         “对,我就是这样,你不早就知道了吗?”

         傅明月觉得和他没有必要说太多,拎过包包,就要往酒店外面走,被他给拦下。

         “就这么急着想去见顾南决。”

         傅明月盯着男人冷峻的脸,“对,我就是要去见他,我今天要去顾家,我和顾南决的婚事已经定下来了,麻烦二叔松手。”

         男人薄唇一弯,“我要是不松呢。”

         傅明月努力的想要抽出手,但是男人握着她手腕的力道很大,她越想将手抽出来,他的力道就加大一分。

         她猛地低下头,狠狠的咬住了他的手。

         傅长风松开了手。

         并不是因为疼,而是因为落在手背上的水滴,温热的……滑落在他的手背上。

         让他整个人,都轻轻的一颤。

         傅明月虽然看起来咬的狠,但是并没有用太大的力气,男人的手腕上,也只是有一道深深的齿痕……

         一行泪珠从她的眼眶滑落。

         傅明月抬手擦了擦眼角,睫毛上依然缀着晶莹的泪珠,“傅长风,我真的很讨厌你,你除了威胁别人还会做什么……”

         男人沉默着。

         看着自己手腕上的齿痕。

         傅明月一字一句,嗓音清晰,“是你先不要我的。”

         说完这句话,她转过身忍着脚背上的疼痛走出酒店。

         …………

         如傅明月所想,顾南决早就在门口等了一会了。

         她从包里拿出化妆镜,看着上面眼眶红红的自己,一向素颜的她走进洗手间,画了一个淡妆才出来。

         但是,还是被他一眼看破了。

         顾南决看着她的脸,“哭了?”

         傅明月坐在副驾的位置上,低着头,摇了摇头,知道瞒不过他,又点了点。

         顾南决伸出手,轻轻抬起她的下巴,解开安全带往她身边挪了一下,看清楚了她发红的眼眶,“为什么哭。”

         傅明月还是摇头,因为被他发现了,她也没有在佯装着一副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嗓音里掺了一点哭腔,“没什么。”

         “我问你,为什么要哭。”

         听着他,有些

         冷意的声音。

         傅明月才说道,“我脚疼,忍不住就哭了。”

         这似乎是一个很好的借口。

         顾南决俯下身,握住她的脚踝,头也不抬的问,“左脚还是右脚。”

         “左脚………”

         顾南决抬起她的左脚,小心翼翼的将鞋袜脱了,看着那原本白皙的脚背上,一块浓重的淤青,皱起英俊的眉,“怎么回事,你这是怎么弄的。”

         傅明月往后缩了一下脚,淡淡道,“刚刚在电梯里,没留意被一个女生给踩了一下。”

         然后她弯腰,将鞋袜穿好,然后看着他,“我没事,刚刚疼,现在都好了,我们快走吧,别让伯母等着了。”

         顾南决开动车子,行驶了一会,傅明月发现,这不是往顾家的方向。

         虽然她初来华城,但是她查过去顾家的路,不是这一条。

         “南决,我们去哪?这不是去顾家的?”

         她毕竟不熟悉华城,虽然也有可能是抄近路,但是,她在怎么不熟悉,地图还是看得懂的,她查过了,顾家在华城最出名的红桩区,有钱人的地方。

         顾南决看着前方,红灯的时候停下,“去医院。”

         “我不去,我真的没事。”傅明月怕顾夫人等的时间长了,毕竟怎么能让长辈等着,而且顾夫人本来就不满意她。

         而且,她的脚,真的没关系……

         顾南决的声音沉下来,“没事,没事,你为什么要哭。”

         傅明月看着他,努力的扯了扯唇角,“疼当然会哭,不疼了当然不哭了。”

         绿灯亮了,但是顾南决并没有立刻开车,而是侧过脸,目光深沉的看着她,“傅明月,你听清楚了,我知道你喜欢他,但是以后陪伴你的人是我…”

         ………

         傅明月当天并没去顾家,顾南决将她送到了医院,上好药之后也没有去酒店,他开车将她带到他在华城的别墅。

         “我这几天不回来,你暂且住在这里,我让佣人给你炖了鸡汤,我刚刚已经跟妈说了,过两天等你脚上的伤好一点再去见她,这个你不用担心。”

         傅明月不大习惯在陌生的地方,“我……还是回酒店吧……”

         “你脚上有伤,住在这里方便一般,有佣人照顾你,我已经命人去酒店将你的行李搬过来,等会就到了。”

         傅明月沉默了一会,说道,“那你住在那。”

         “我住在顾宅,之前工作忙的时候偶尔到这里休息,或者一直待在别的城市,这几天回来正好趁着时间在家里住几天。”

         傅明月点头,,“嗯……谢谢。”

         顾南决将搭在臂弯里的西装穿上,看着她,突然凑近了,“你别动。”

         傅明月绷住呼吸,看着渐渐放大在自己面前的一张俊脸,一动也没动。

         男人的手指落在她的额前的发丝上,笑了一下,“有个线绒。”

         傅明月呼吸一松。

         顾南决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她到底还是抗拒他,疏远他,直起身,“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嗯,你路上慢一点。”

         …………

         傅明月没想到,宋蔷会给她打电话。

         她没有存宋蔷的手机号………

         那么给宋蔷她对的手机号的应该是傅长风…

         这是在两天之后。

         晚上的时候,傅明月刚刚洗完澡出来,擦着头发上的水珠,佣人走上来敲了卧室的门,“傅小姐,你的手机响了。”

         傅明月接过手机,看着上面陌生的来电,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

         “喂,你是……”

         “明月,我是宋蔷。”

         比起,宋蔷话语里的娴熟,傅明月的语气明显的淡了一点“哦,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你今天见过你二叔没。”

         “没有。”

         “明月,他在傅家也有一段时间了,你应该比我了解他,你能跟我说说他吗?”

         傅明月很想说不能,但是还是礼貌客气的说,“我一直在英国,几个月前才回来,对于他,我也不是很清楚。”

         “这样啊,我还以为你了解他一点,你知不知道,他以前有没有女朋友啊,你也是江大的对吗,他之前来江大做过讲师……”

         傅明月笑着打断,“不好意思,我忘记了。”

         她怎么会不记得,那一段记忆,她清楚的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