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34、我和他可不像。
        宋蔷一直没有挂电话,倒是拉着她和她聊了起来。

         “没想到我们这么有缘啊,都是江大的,当时我记得,他还喜欢一个女学生来着,后来就不知道怎么样了。”

         宋蔷的声音,不轻不重的落在她的耳里,说不出的讽刺,傅明月开口,“我这边还有些事情,你还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我先挂了。”

         “好的,明月,你去忙吧。渤”

         挂了电话,傅明月想起刚刚宋蔷的话,她有种直觉,这个宋蔷一定是知道她和傅长风的事情,也知道大学的事情。

         故意这么说的。

         傅明月心思坠坠的想了一晚上,没有什么困意,脑海间一直翻滚着那天在手机卖场,男人付钱的时候皮夹里面的那一张照片………

         带着青涩的年轻,最单纯的年纪。

         …………

         周末的时候。

         傅明月脚上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顾南决便开车带她来到顾家。

         顾夫人对她的态度简直和之前的两个样子,一脸慈爱的长辈,拉着她的手问她脚上的伤怎么样了,一脸嗔怪的说顾南决没有照顾好她,还问她这几天在华城玩的开不开心。

         傅明月一一笑着回应。

         中午的时候,留在顾家吃饭。

         顾夫人提出来的,“老二最近也来了华城,正好趁着时间让他回来一家人吃顿饭吧,我刚刚已经打电话通知他。”

         顾南决的脸色变了一下。

         傅明月也是怔了一下。

         傅明月记得,他好像和顾家的关系并不好。

         但是此刻,顾夫人是什么意思。

         傅明月看着顾南决,他只是淡笑着对她摇了摇头。

         中午快要用餐的时候。

         傅长风才来。

         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顾家门前,陈元下了车,打开车门。

         傅长风走出来,一身黑色西装笔挺,眉目清冷如画。

         走近客厅的时候,傅长风的事情逡巡了一周,视线先是落在那一道纤细的身影上,只是一瞬又离开,落在顾南决身上。

         “抱歉,路上堵车,来晚了。”

         顾南决站起身,微微的点了一下头,走进从餐厅。

         顾夫人倒是挑眉笑了一下,“不晚,刚刚好。”

         吃饭的时候。

         傅长风坐在傅明月的对面,傅明月只要一抬眼,就能对上男人的视线,对上那一双冷冰冰,如同深渊一般的眼睛。

         这一顿饭,气息冷漠绵长。

         她只是吃了几口饭,就吃不进去,顾南决倒是懂她的心思,往她的碗里夹了菜,让她吃了,然后说自己有文件落在车里了,让她吃完了饭就去拿。

         傅明月几口吃了菜,就离开餐厅。

         跑到顾南决的车里,车上并没有什么文件,他只是借口让他离开。

         她现在又不想去客厅。

         就想着在车上等着顾南决。

         傅明月一个人在车里也是无聊,便打开了音乐。

         听着听着,她渐渐的有些困。

         再加上,午后的阳光。

         温暖明媚。

         透过车窗,刚好打在她的身上。

         再加上音乐舒缓温柔。

         傅明月寻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阖上眼,小憩一会。

         ……………

         傅长风从顾家走出来的时候,抬眸看了一眼灰蓝色的天空,然后迈着长腿往自己的车走去。

         经过那一辆路虎的时候。

         他停下脚步。

         微微眯起眸,看着车内,睡得正甜的那一张脸,,午后温暖的阳光在她的脸上,镀上一层……温柔静谧的颜色……

         …………

         经过两家的商定。

         tang

         傅明月和顾南决的婚期定下来了,五月八号,还有四十二天。

         时间这种东西,真的很快。

         十多天只是在眨眼间的功夫。

         傅明月看着越来越近的日子,心里却越来越慌。

         因为,她一直在想着,要把自己怀孕的事情告诉顾南决,可是……一直没有说……

         退缩。

         迟疑。

         她有写日记的习惯,晚上的时候怎么也睡不着,文姨来敲了门让她快点休息,不要熬夜,她也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

         从抽屉里拿出日记本,傅明月开始写着。

         关于这个孩子的。

         她实在是睡不着,开始期待腹中宝宝的降临,她甚至想着,荒唐的带着孩子去一个谁都不认识的地方。

         傅明月放下手中的钢笔,掌心贴在自己的腹部,她来到澜城之后,偷偷去过医院,医生说胎儿很健康,就是母体营养要跟上。

         所以,这几天,傅明月的饭量也增加了不少。

         写完日记,傅明月还是睡不着,就想着,给宝宝起个名字,响了好几个都不满意,她竟然闲的拿起字典,一页一页的查。

         没查到一个寓意比较好的字,她都会记下来。

         ……………

         这个春天,对于澜城的傅家来说,是一个美好的季节,不说傅氏在傅长风的手里,迅速的扩大版图。

         商业神话。

         再加上,傅家的这三门喜事。

         一件是傅家三姐嫁给了薄家当家薄寒生,可谓是薄傅两家强强联手,几乎是垄断了澜城的经济命脉。

         二是傅家的四小姐和华城顾氏的婚事临近。

         三是傅家二爷和宋氏财团宋大小姐的亲事。

         一时之间,傅家风头无二。

         ………………

         西洲开始上幼稚园,这样傅明月也只有在周末的时候,才能和西洲多呆一会。

         傅明月觉得时间,太短了。

         于是,她去找傅长风。

         她想每天放学的时候却接西洲。

         她打车去了银滩别墅,张姐告诉她,“二爷今天在傅宅休息。”

         傅明月又打车去了傅宅。

         对于傅宅,她还是比较熟悉的,毕竟这是她的家,她从小居住的地方,这里的一砖一瓦,她都很熟悉。

         上次来拿日记本,她走的匆忙。

         这次来她才发现,傅宅里面的家具一点都没有变化,还是当年那些透着年代复古的格调,连茶桌都是她记忆里的,爷爷最喜欢的柚木手工制作的。

         平姨端了一杯茶水走过来,“四小姐,你先做,二爷好像还没有起身,我这就去看看。”

         傅明月坐在沙发上,端起茶水喝了一口,入喉有些涩,她看了看手腕上的表。

         “先在是十点多了,他还没有起吗?”

         “哦,是这样,二爷昨晚回来的时候很晚,一身酒气,那时候我都已经睡了,听到声音又起来了,当时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

         “好”

         傅明月点头,坐在沙发上等着,平姨从楼下下来,“小姐,二爷还在休息……正好也快中午了,四小姐留在这里吃饭吧,等一会估计二爷就醒了。”

         傅明月犹豫了一下,点头。

         她要等他醒了,商量每天去接西洲的事情,这样,她能多陪陪小家伙。

         既然有求于人家,中午做饭的时候,傅明月跟在平姨身后,也学了几道菜式,她自己也炒了两道菜。

         模样虽然不好看,但是吃起来还好。

         傅明月想起,以前和他在一起的时候,都是他做饭的………

         这一恍惚,她不小心切到了手指,平姨见状,赶紧让她出去,并拿了药箱要给她包扎一下,傅明月笑笑说不用。

         “就切了一道口子,不是什么大事,我贴着创可贴就好了,平姨你去忙吧,锅里还炒着菜呢,你快去看看,别再糊了。”

         平姨还是不放心的嘱咐,“一道小伤口也别不放在心上,可别沾了水,要不然,伤口好的慢。”

         傅明月看着平姨慈祥微胖的脸庞,心里一暖,“我知道,没事的,就一刀小口子。”

         “小姐你啊和二爷的性子倒是像,固执。”

         傅明月淡淡的垂眸,“我怎么固执了,我和他可不像。”

         “怎么不像,我看着怪像,一样的倔,二爷之前手上伤到了,一直不好好的处理,本来几天就能愈合的伤口,硬是大半个月才有了愈合的迹象,伤口化脓了也不知道处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