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28、“傅明月,离婚可以,永远不要见西洲”(要看)
        想必她要回来,顾南决应该已经给爷爷打过电话了,所以,历叔早早的就在门口等着,看到她的时候便几步迎了上来。

         “小姐,你可算是回来了,这几年在英国放假的时候都没回来,就是打几个电话,老爷子可念着你呐。鹊”

         历叔笑眯眯的说完,才看着傅明月身边的顾南决,“多谢顾先生在英国,这几年对我家小姐的照顾。”

         顾南决淡淡一笑,“客气了。”

         跟在历叔后面走着,傅明月有些心不在焉的,连历叔问的话,她也只是浅浅的‘嗯’着或者点头,大多数都是顾南决回答惧。

         历叔也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到了别墅门口,傅明月越发真切的看着停在别墅门口的这一两车,有些慌神,“历叔,今天,傅……二叔回来了吗?”

         历叔回道,“嗯,今天二爷回来了,正在和老爷子下棋的。”

         走到客厅,文姨正端着两盏茶水往阳台的方向走,见到傅明月,怔了一下,然后便提高了嗓音,边走边高兴的喊道,“四小姐回来了。”

         傅明月在英国一呆就是四年,文姨和历叔都是看着她长大的,这次好不容易回来了的,心里当然高兴。

         可是傅明月的心里却是一片阴霾。

         文姨的声音不小,所以正在下棋的两人也听见了,傅远山放下手中的白子,拄着拐杖站起身,看着正在走来的傅明月,拐杖一沉,“你还知道回来,眼里还有我这个爷爷吗?”

         坐在棋桌前,手执黑子的男人,瞳孔一缩,执着棋子的手,也紧紧的攥着。

         目光落在那倒纤细的身影上。

         眼眶一阵温热,傅明月抬手擦了擦,走到老爷子身边挽着傅远山的手臂,努力用一种撒娇的语气,“爷爷,明月知道错了。”

         傅明月扶着老爷子来到沙发前坐下,丝毫未看棋桌边的另一道身影,压了压强烈的心跳声,挽着老爷子的手,“爷爷,你都不知道我在国外可想你了,你别生气了,我保证这次回来就一直陪在爷爷身边。”

         “想我这个老爷子还不会来看看我,放假的时候也不回来,我让管家去接你你也不回来,课业就算再忙,也不能连家也不回啊。”

         傅明月笑嘻嘻的抱着老爷子的手撒娇,“我知道了,我以后啊一直跟在爷爷身边,一步也不走了。”

         也不知道怎么,傅明月看着爷爷布满岁月痕迹的脸,依然的和蔼慈祥,但是心里却一阵阵的发凉。

         尤其是听着爷爷再说她为什么一直不会来。

         还有历叔关切的话语。

         爷爷大小就疼爱她,她在江城上学的时候,每个一两个月必须回家一趟,她若是长时间不回家,爷爷肯定一天几个电话催着她。

         她这次四年没有回来,竟然还瞒过了爷爷。

         傅长风到底是用什么手段,借口,瞒过了爷爷,还是说,爷爷原本就是知情。

         所以,爷爷才不会着急。

         傅明月心里一团乱,抿着唇,不小心打翻了文姨递来的茶盏,文姨惊呼了一声,傅明月才反应过来往后躲了一下。

         但还是晚了,冒着热气的茶水眼看就要落在身上。

         一只手,稳稳的握住了茶盏,尽数的茶水都被男人这一只手挡去了。

         文姨赶紧拿来一条毛巾,“二爷,你没事吧。”

         傅明月侧过脸,看着男人将茶盏放到茶几上,茶叶粘在那只修长好看的手指上,手背一片发红,看起来烫的不轻。

         傅长风接过文姨递来的毛巾,擦了擦手,淡淡道,“我没事,茶水不是很热。”然后看着傅明月,嗓音温润带着长辈应有的关切,“明月,不小心一点,烫到了怎么办。”

         傅明月攥紧手指,抬起脸笑了一下,“谢谢……二叔。”

         老爷子笑道,“好了好了,都没烫到就好,小文啊,你中午多做几道小月喜欢的菜。”

         文姨看了一眼傅长风烫的发红的手背,张了张嘴想要出声,但是听见傅远山的吩咐,也只能点头,“好的,我这就去。”

         客厅里面的气氛陷入了一场诡谲的融洽,老爷子一直在跟顾南决说话,明面上说着

         tang谢谢他在英国一直照顾她。

         偶尔聊到两人婚约的问题上,傅明月脑中的弦紧紧的绷着,心跳迟缓。

         客厅里面的气氛,也并不是尴尬,而是谜一般的融洽,傅长风的唇角一直挂着一抹笑意,偶尔会点点头。

         似乎,一切都很平静。

         中午的时候,老爷子留顾南决在这里吃饭。

         顾南决站起身,语调谦逊自然,“我公司还有些事情,就不打扰了。”

         傅远山也没强留,挥了挥手,“好,有时间再来,反正来日方长,明月,还不去送送南决。”

         傅明月垂下眸点头,“嗯。”

         傅长风坐在她身边的空一格位置上,傅明月往外走的时候刚好经过,也不知道是有意无意,还是她有些紧张。

         走过去的时候差点跌倒。

         被男人的手扶着,包含宠溺的嗓音,“慢点。”

         男人的手指仿佛火焰一般,烫的她赶紧抽回手,感觉在刚刚男人握住手的那一刻,手指上传来‘滋滋’的燃烧的声音。

         冒着白色迷离的烟雾。

         再加上男人温柔的嗓音仿佛真的是一位尽职尽责的好叔叔,但是傅明月却看见男人不达眼底的笑意。

         知道他此刻是有多么生气。

         ……………

         中午吃饭的时候,老爷子很高兴,喝了一点酒,让傅明月说说在英国发生的好玩的有趣的事情。

         过了四年,在英国的记忆已经淡忘了不少,但是也依稀的能想起,她捡着几件有趣的事情说了说。

         餐厅一阵欢声笑语。

         吃完午饭后,傅明月本来是想陪着老爷子多聊一会,因为她并不想单独面对傅长风,但是老爷子上了年纪,要午睡。

         客厅里只剩下傅明月和傅长风两个人。

         漫长的沉默。

         心跳的有些紧,傅明月眨了眨眼睛,睫毛轻颤,“二叔,要是没有什么事,我先上去了。”

         傅长风淡淡一笑,“先别急着上去,你也挺长时间没回来了,老爷子也是新搬到这里,你的卧室还没来及收拾,我已经让文姨去收拾了,过来过来,陪二叔聊聊天。”

         他说着,拍了拍身侧的位置。

         傅明月肯定不会坐在他身侧,避开他都还来不及,咬了咬牙,坐在离他较远的一个沙发。

         此刻,文姨在卧室里面收拾,历叔陪老爷子,客厅里面除了他们没有人。

         所以,她也没有必要装的一副乖巧恭敬的样子。

         “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聊的。”

         “没什么好聊的。”他喃喃的重复了一边,目光从她的脸上落在她纤细的脖颈,他遏制住自己想要掐上去的冲动,最后将目光落在她无名指上。

         那一枚银光闪耀的戒指上。

         从她一进来,他就看见了,还有顾南决手指的那枚,刺眼的很。

         “不跟我聊聊就一晚上的时间,就勾搭上了顾氏的总裁,傅明月,我倒是小看了你。”

         傅明月挺直背脊,端坐的笔直,看着他,“我和顾南决小时候就订了娃娃亲,作为我的二叔,这件事情你都不知道吗?”

         男人,嗓音深沉,“戒指呢。”

         “什么戒指。”

         傅长风站起身,一步一步的走到她面前,低头看她,阴影压在她的身上,“我给你的戒指。”

         傅明月怔了一下,侧过脸不看他,“扔了。”

         确实扔了,在个顾南决买戒指的是,就随手扔了。

         扔在哪里,她不想去想了。

         他淡淡的冷嗤一声,“扔了,很好,扔的好。”

         傅明月不知道他现在心里想什么,只想赶紧离开,上楼避开他,但是他俯身看着她,阴影将她包裹,这种压迫,她觉得快要喘不动起。

         “二叔,麻烦让一让。”

         男人没动,傅明月从兜里摸出手机,扬着

         手机对他说,“你要是再不让开,我打电话给历叔……”

         傅长风眯眸,嗓音清冽,“都学会威胁我了,傅明月,只要我还活着,你就休想和顾南决在一起。”

         说完,面前的阴影一撤,傅长风的身影已经离开客厅,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傅明月攥了攥衣襟,呼了一口气。

         空气里还残留着男人身上的气息,一阵一阵的刺激着她的鼻腔,傅明月也顾不得文姨是不是已经收拾好了卧室,就往楼上走。

         …………

         一连几天,傅长风都没有来玉溪山别墅,傅明月觉得她的世界,好像在这几天恢复到了以前的样子。

         无忧无虑,闲暇的时候看看书,什么事情都不用理会。

         下午的时候,傅明月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那就是谭妙文,但是她现在的手机没有妙文的手机号,她一直忘了跟她联系。

         记着手机号的那个笔记本在傅宅。

         上面不单单记了手机号,还记了很多东西,而且,她也有很多东西在傅宅,这次老爷子搬到这里的时候,她的东西也没有给带过来。

         无奈之下,傅明月只好跟文姨说了一声,打车去了傅宅。

         毕竟她现在已经回来了,相信傅长风应该不会对她做什么吧。

         而且,她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办,那就是,她和他还没离婚,这可怎么办。

         接过司机找来的零钱,傅明月下了车,庆幸的是,来到傅宅的时候,只有一位阿姨在,阿姨说,二爷还没有回来,三小姐出去逛街去了。

         傅明月上了楼,来到自己的卧室,从抽屉里面找到自己的笔记本,她没想到这么顺利,因为来之前,她心里做了很多会碰见他的准备。

         将笔记本还有一些她以前的小玩意放进包包里,转过身走出卧室的时候停下脚步回头看着自己居住了很久的地方。

         小时候的记忆就在这里。

         一直到上高中。

         傅明月阖上门,下了楼,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平姨将她拦住,“小姐,这是二爷吩咐的,二爷说你这几天可能会回来一趟,让我每天都准备好这个给你。”

         平姨递上前一个保温盒,傅明月犹豫了一下,看着平姨胖胖慈祥的脸,道了声谢谢,接过了,她好像已经知道里面是什么了,所以并没有打开。

         “谢谢,平姨,我先走了。”

         “唉,四小姐,我和你一起吧,我正好也要出去,你回老爷子哪里是不是,我们正好顺路,我要去银湾别墅,刚好顺路一程。”

         傅明烟看着平姨手里拎着的另一个保温桶,问道,“这个是?”

         平姨说道,“是西洲少爷,西洲少爷喜欢喝的玉米虾仁粥,二爷让我做了送过去。”

         听见西洲,傅明月心里一软,但是些疑问,“哪里的阿姨不会做吗?怎么还劳烦你。”

         看样子,平姨应该不知道,西洲是她和傅长风的孩子,而听说,对外,傅长风只是说西洲是他认得干儿子。

         打了一辆出租车,傅明月和平姨坐进去,平姨说道,“是这样,西洲少爷着了凉,昨天发烧,就想喝玉米虾仁粥,但是张姐做的西洲少爷不喜欢吃,所以啊,每天二爷吩咐我每天做了送过去。”

         “他发烧了。”傅明月心里一紧,看着平姨,“严重吗?退烧了吗?”

         平姨说道,“还没呢,上午的时候张姐打电话来说还烧着呢,三十八度多,小孩子感冒啊,一阵一阵的。”

         他还这么小,一定很难受吧,傅明月觉得胸闷的厉害,手指攥紧了保温盒,似乎想找一点力量。

         出租车停在玉溪山别墅的山脚,傅明月没有下车,而是对司机师傅说,“开车吧,去银滩别墅。”

         然后,对平姨说,“我正好,想去看看西洲。”

         而且,她要和他离婚。

         即使她回到了傅家,但是她却在没有记忆的时候嫁给了她,她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他所说她是失忆了所以嫁给他了还是其他的原因。

         但是她现在关于这四年的事情,一点都想不起来。

         就像是

         一张白纸。

         “唉,好的,正好一起,二爷应该也在,这几天,二爷都在银滩别墅休息。”

         他也在。

         傅明月皱眉,沉默着,一路一直听平姨在说着。

         车子到了银滩别墅。

         下了车,傅明月跟在平姨身后,她想见西洲,他这么小,烧的这么厉害,她不过是离开他才几天,她心里真的是担心极了。

         在这里见到傅长风就见到了吧,只要能见到西洲就好。

         但是没想到,别墅门口的两个保镖将她拦住,只让平姨进去。

         平姨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只当傅四小姐海外留学归来,这里的人不认识,所以对保镖解释道,“这是傅四小姐,二爷的侄女。”

         但是保镖还是不让她进去。

         傅明月心里知道,一定不是什么不认的她,就是傅长风下的命令,不让她进去。

         她对平姨笑了笑,“平姨,你先进去,我给二叔打个电话就好,,”

         “好的。”

         傅明月看着保镖,“我要见傅长风。”

         保镖道,“抱歉,四小姐,二爷不在。”

         傅明月拿出手机,找出陈元的号码,拨过去。

         不一会,就接通了。

         “四小姐,有什么事情吗?”

         “我要见傅长风。”

         “这个………二爷在夜都。”陈元说了包厢号,然后就挂了线。

         …………

         傅明月没有犹豫,打了车去了夜都。

         但是到了包厢门前的时候,她又不敢进去了。

         要不是陈元从包厢里面走出来看见她,傅明月估计还有在磨蹭一会。

         想起男人昨天说的那句话,“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和顾南决在一起。”

         陈元恭敬道,“小姐,二爷让你进去。”

         听着话的意思,早就知道她站在门口好久了。

         傅明月咬了咬唇,走进去。

         明明还是下午四点左右,还是白天,但是包厢里面所有的窗帘都拉上了,一片昏暗。

         她往前走了几步,昏暗的视线里,努力想要看清男人的身影,皱着眉出声,“傅长风?”

         她唤了两声,都没有人回应。

         傅明月想走,但是她知道,男人肯定在包厢里,她想见西洲,所以,又往里面走了几步,膝盖碰到一处冰冷的东西,她知道应该是茶几一类的。

         “傅长风,我知道你在,我想见西洲,你让我见见西洲好吗?他这么小,从昨天烧到现在都没有退,为什么不带他去医院呢?是不是他不听话啊,我想去见见他,保镖拦着我不让我进去,我就进去看他一眼好不好,他是我的儿子,你让我进去看看他吧。”

         男人终于出声,“你的儿子?傅小姐不都要和顾南决结婚了,怎么会有儿子。”

         傅明月循着声音走进,“傅长风,我求你了,让我见见西洲吧。”

         男人喝了一口红酒,出声道,“明月啊,你说的真好笑,我的儿子,为什么让你见?”

         傅明月无力和他纠缠这个话题,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傅长风,你说吧,要什么条件,才让我见他。”

         男人将酒杯放下,站起身,指尖从她的脸颊轻点到白皙纤细的颈部,他离她很近,傅明月能清晰的闻到,他身上酒精的味道。

         她下意识的向往后多,却被男人的手捏住后颈,并没有用力,但是轻而易举的让她后退不得。

         男人的声音,低冷的压迫在耳边,“他碰过你了吗?”

         她摇头,心里涌上一股屈辱,咬着唇瓣说,“没有……没。”

         男人的手松开,捧着她的脸颊,声音温柔低沉,“好,乖明月,我知道你想跟我离婚,可以,只要你答应永远不见西洲,我就跟你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