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4.54“那位先生你的男朋友吗?对你真好。”(二更)
        傅明烟一只手勾紧了薄寒生的脖颈,笑容在雨雾中徒然朦胧带着娇媚,“当家,你不是一直叫我明烟吗?”

         薄寒生微眯了眼,穿着黑色西裤的腿迈开,往电梯方向走去。

         …………

         护士在为傅明烟脚踝的伤口上药,虽然疼痛但是傅明烟并没有表现出来。

         曾经忍受过的伤痛比现在要比现在这一点小伤疼的太多……

         刚刚薄寒生抱着她的时候,她并没有感受到他微跛的步伐,是没感受到还是忽视了。。

         因为薄寒生刚刚出去接电话的时候,护士八卦的问了一句,“那位先生你的男朋友吗?对你真好。”

         薄寒生虽然是薄家的当家但是他很少回华城,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华城有景正辉那匹老狼,所以华城的人只知道薄家的当家年纪不过三十但是手段铁血,只手遮天,鲜少有人知道他的具体长相。

         所以,护士不知道他也是正常。

         傅明烟摇头,“不是。”

         护士似是很惊讶,“那位先生对你这么好,怎么会不是你的男朋友呢?”顿了顿,护士笑道,“我知道了,不是你男朋友,是你老公对不对?”

         说着,护士像是很肯定的点点头。

         傅明烟淡嘲的笑笑,“你怎么看出来,他对我好?”

         一直喊她傅小姐,这也叫好?

         他对她毫无感情,连厌恶也为数不多,他对任何事情都冷冷淡淡,怎么能说好呢?

         护士上完药再给她包扎伤口,闻言抬起头,说道,“今天的电梯坏了,你男朋友抱着从楼梯一步一步从楼梯上走过来的对吧。”

         傅明烟点点头,电梯却是坏了,然后薄寒生抱着她走了楼梯,这样想着,突然想到了什么,就听见护士继续说,“你男朋友左腿有旧疾吧,虽然这里是七楼也不算高,但是腿上有伤痛的人爬楼梯那股疼痛增加的一倍不止,小姐,你男朋友对你真好。”

         他抱着她上楼梯的时候,步伐平稳,她并未感觉到丝毫的踉跄感,是他在刻意忍耐,他从来都是这个样子,他不会露出一点的软弱内核,外壳永远是冰冷。

         傅明烟淡淡的“哦”了一声,垂下眼眸,轻声却清晰的说,“他不是我男朋友,也不是我老公。”

         护士哂笑,察觉到了话题的尴尬,嘱咐了几句关于伤口的问题后端着药盘离开。

         傅明烟等了一会还不见薄寒生的身影,拿出手机拨下司机陈元的号码,让他来接她。

         刚刚挂了电话,抬头就看见薄寒生推门而进。

         傅明烟的视线下意思的落在他的腿上,丝毫不会有人相信那熨烫平整的黑色西裤下的腿竟然会有严重的旧疾。

         薄寒生走近,傅明烟视线落在他清绝的轮廓上,眉目淡淡疏离,鬓角处有微微的汗意,面色依然苍白透着淡淡的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