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3.123而她的无名指上,红色宝石璀璨夺目
        傅明烟握着手机,手机那端接通后,她迅速说道,“你好,是秦先生吗?”

         对方没有回应,手机电量所剩无几,傅明烟顾不得太多,将她现在和陈羽的大体方位给对方说了一下,毕竟手机快要关机了悦。

         她给这个人打了电话,必然也是希望能救她们。

         傅明烟一直被关在这里,她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在海上,在澜城需要做轮渡到达的城市最方便也只有——海城搀。

         但是当傅明烟快速的说完,手机那端依然没有声息。

         傅明烟将手机放到眼前,确实是给“a秦哥”打的无疑,只是一瞬,她再次将手机放回耳边,“秦先生,秦先生你在吗?”

         手机已经自动关机了。

         傅明烟看着漆黑的手机屏幕,有些疲惫的捏着眉心。

         她将手机放回陈羽的口袋里,起身的时候胸口突然有些闷窒,像是被谁截住了呼吸一般,她抚着胸口轻轻呼吸了几下。

         还是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很闷的感觉。

         她走到仓库的门前,拍打了几下,原以为回像之前那般没有回应但是没想到,过来几分钟,脚步声响起,仓库的门被从外面打开。

         来人还是那个年纪不大,给她送饭的男生。

         阿南手中拎着医药箱,打开门,看见明亮的光线笼罩着的女子,一身优雅的旗袍,露着纤细白皙的小腿和手臂,精致妖艳的眉眼,笑起来的时候眼底流淌着万里星河,此刻傅明烟却是在笑。

         她的美,从来都是明艳逼人。

         被关在仓库里,光线昏暗,仓库的门打开,一束束光线落在傅明烟白皙的脸上,她下意识的闭上眼睛,感受到投在眼皮上的温暖光线,还有那迎面而来的海风,片刻又睁开。

         她笑着看着站在仓库外面年纪不大的男生,视线落在他手里拎的医药箱上。

         “谢谢。”

         “啊。”阿南反映过来,脸上有抹红色,他低下头挠着头发,“那个……不用谢。”

         眼皮底下映入一只纤细白皙的手,在光线底下,泛着如玉的光泽,而她的无名指上,红色宝石璀璨夺目,阿南怔了一下快速将手中的医药箱放到这一只手上。

         其实,这里的光线并不很强,只是傅明烟所被关的仓库里面光线太过昏暗,所以一到薄薄的光线在她的视线里就格外的明亮。

         傅明烟拿着药箱走进去,简单的给陈羽处理了一下。

         眼前打过一层阴影,在原本光线昏暗的仓库里显得阴沉。

         阿南站在傅明烟身后,并没有走。

         阿南看着傅明烟裸露在外面的手臂,虽然舱内温度并不低,但是这也是冬天,他将自己的风衣脱下来,伸手想要递给傅明烟。

         他犹豫了一下,看着还未苏醒的陈羽,弯下腰将盖在陈羽身上的大衣拿起来,把自己的风衣盖在她身上。

         然后低下头,将那件粉色的大衣,递给傅明烟。

         视线里再次映入那一双白皙的手,即使在昏暗的光线里也是格外的让人无法忽视。

         阿南垂下空荡的手,听见傅明烟问道,“方便告诉我,这是要去哪里吗?”

         “方便……”阿南的声音有些紧,他抬起快速的看了一眼傅明烟,见她穿好大衣,又迅速低下头,“再过两个小时,就到海城了。”

         果然是去海城的。

         傅明烟温声说道,“谢谢。”

         只是,澜城离海城并不远,轮渡的话应该不到一天就到了,从她在会厅门口被打晕之后一直到现在已经过了两天了。。

         光线昏暗,阿南看不清傅明烟的神情,只看见那眼底细细流光。

         …………

         海城,码头。

         女子将覆在脸上的报纸一掀,从摇椅上跳下来,伸了伸胳膊,“哎呦,终于到海城了。”

         阿南走过来,“阿姐,咱去哪啊。”

         “哪也不去,在这等着。”女子说着,拿出手机拨打着电话。

         过了十多分钟。

         一个人影缓缓的走近,出现在船头。

         那女子将脸上的墨镜摘下,走过去,“哎呀,老夏,你怎么才来啊。”

         阿南看见来人,走过去叫了一声,“夏叔。”

         夏叙的视线落在他们二人身上,“傅小姐呢?”

         阿南说道,“在仓库。”

         夏叙拧了眉没有出声由阿南领着来到仓库门口。

         其实夏叙的年龄并不大,看起来不过二十四五的样子,长相斯文,皮肤白净。

         阿南打开仓库的门,夏叙走进去。

         …………

         傅明烟拿出毛巾擦拭着陈羽发髻上凝结的血渍。擦完之后,她将毛巾放下,从医药箱里找出一瓶止痛药。

         到出两粒,喂给陈羽。

         陈羽睁开眼睛,眉目苍白透着一股淡淡的青,她将傅明烟递来的药片咽下,傅明烟端起水杯,还未来得及递给陈羽就听见。

         身后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傅明烟的手指捏紧水杯,看着地面慢慢出现的模糊身影。

         “傅小姐”

         傅明烟一怔,口鼻被人捂住,她没有挣扎,似乎是已经知道了来人。她慢慢阖上眼睛,握在水杯的手指一松。

         水杯没有落在地上,而是被男人修长的手指握住,弯腰平稳的放在地面上。

         仓库里面,空气沉闷,光线模糊昏暗,女子手上的红宝石戒指流淌着妖娆的光泽,夏叙将傅明烟抱起,走了两步转过身,看着躺在地面上,面容苍白虚弱的陈羽。

         片刻,又转过身,走出仓库。

         …………

         傅明烟睁开眼睛的时候,头有点昏沉。

         她揉着太阳穴,看着几米开外坐在沙发上的男子,男子见他醒来,走上前给她倒了一杯水。

         傅明烟接过水杯,她却是有些渴了,喉咙干涩,温热的水入喉,她觉得舒服了些,将玻璃杯递给站在自己身侧的男子。

         她一句话未说,打量着她现在所处的地方。

         傅明烟的视线落在不远处的窗户上上,她站起身走到窗前,从这个角度清晰的看见甲板上的一切。

         夜色渐暗,船停在海城的码头上。

         傅明烟闭了闭眼睛,听见身后传来的微小的声音,从窗户上倒影着她身后站着的男子,她淡淡开口,“小夏,什么时候了。”

         夏虚一笑,低头看了看腕表,“烟姐,晚上八点了。”

         傅明烟点了点头,伸手抚着自己的脖颈,舒展了一下,等到觉得脖颈不是这么酸了才转过头,看向夏叙。

         夏叙似乎知道她要说什么,抢先一步开口,道,“烟姐,这样做,为你好。”

         傅明烟挑了挑眉,“哦,怎么说是为我好。”

         夏叙看着傅明烟站在窗前,身上穿的淡薄,窗户开了一半,海风吹着她的发丝有些凌乱,漆黑的发丝落在白皙精致的脸上,妖艳异常。

         夏虚走到沙发前拿起搭在沙发上的大衣,披在傅明烟的身上,这才开口,“当时陈羽醒了,所以我不得不迷晕你,带走。”

         傅明烟的笑容明艳又苍凉,视线重新落在窗外,夜色暗了,只是今晚没有星星。

         夏叙这样做,却是是对的,她没办法跟陈羽解释绑架自己的是两拨人,一拨是绑架她的,一拨是救她的,与其这样不如让陈羽一直都以为是一拨人罢了。

         这样,也省的麻烦。

         当时陈羽醒了,如果被陈羽看见夏叙带她走,那么陈羽一定会觉得这场绑架是她自导自演或者是她和对方的早有预谋。

         这样,她无法说清。

         傅明烟平静的看着前方,“我睡了多久。”

         “两个小时。”

         傅明烟抿着唇不语,看着窗外,过来十多分钟,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响起,接着是敲门声。

         夏叙打开门,是阿南。

         阿南还未出声,就听见一声枪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