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8.38“当家,你尝尝,甜的。”(二更)
        薄寒生停住脚步,低下头,眸光复杂的看着她,沉默片刻淡淡道,“我没生气。”

         曾经也有一个女子,做错事情的时候,就喜欢扯着他的衣服,无助又小声的喊着他。

         ***

         傅明烟挽着薄寒生来到薄老先生面前,薄寒生微微低下头,带了几丝恭敬“爷爷,这是傅明烟。”

         很简洁的一句话,却让周围的人都把视线落在他身边那个女生身上。

         只有傅长风,擎着酒杯,低笑着将视线落在别处。

         傅明烟微微弯腰,态度恭敬,“薄老先生好,我叫明烟。”

         还记得初见薄启衡的时候,盛晚安的局促不安,而那时,薄寒生也是说了这么一句话,“爷爷,这是盛晚安。”

         “嗯。”薄启衡点点头,“好。”

         下午过后,景正辉扶着薄老先生去休息厅休息,虽然薄老先生精神不错,但是毕竟年龄高了,时间长了也容易困倦。

         拿起桌子上一碟精致的糕点,挖起一勺放进嘴里,傅明烟眸子里带了抹促狭,她挖起一勺递到身侧男人的唇边,“当家,你尝尝,甜的。”

         薄寒生轻蹙了眉,片刻后低头含住勺子。

         见他吃下,傅明烟笑道,有一丝得逞的意味,“当家我骗你的,这是酸的。”说着傅明烟放下手中的糕点,从包包里拿出一盒糖,倒出一颗拨开,递给他。

         薄寒生讨厌酸的东西。

         从她认识他的时候,就发现了。

         手捏着糖递在他唇边,见他不动,傅明烟笑的温顺安静,语气轻缓,颇有几分诱哄的意味“当家,糖是甜的,吃了就不酸了。”

         薄寒生敛下眼底的幽深,低头吃下那颗糖。

         “当家,甜不甜,是薄荷味的。”傅明烟扶着他的胳膊,笑眯眯的问道。

         讳莫如深的眼神落在她的脸上,唇齿间还有那股薄荷的甜味儿,想到她包里带了一盒薄荷糖,薄寒生问道,“你喜欢薄荷糖?”

         傅明烟看着他,笑道,“对呀,我喜欢。”

         包里每天都会放着一盒薄荷糖……

         ***

         薄寒生和景正辉站在一起,景正辉从休息厅出来后唤住了薄寒生,两人在一起聊着什么。

         剔透的灯光将他投下的淡淡的影子拉的修长。

         身侧的空气里还残余着薄荷糖的味道。

         傅明烟拨开一颗,扔进自己的嘴里。

         嗯,果然很甜。

         她端起一杯红酒,并没有饮下轻摇酒杯,石榴色的液体带着醉人的色泽。

         眼梢的余光不经意的瞥向他的方向,隔得略远,傅明烟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只看见景正辉笑着拍拍薄寒生的肩膀,然后眼里闪烁着意味不明的笑意,看似不经意的一圈重重打在薄寒生的胸口。

         傅明烟眼角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