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9.99此时男人皱眉,是因为她的手指太凉。
        隔了一日,周婶在做早饭的时候,接到电话,说先生要回来了。

         她停下手中的动作,跑上楼想要告诉太太。

         太太一定会高兴的悦。

         卧室的门从里面打开,看着傅明烟脸色苍白,周婶担心道,“太太,你没事吧?”

         “我没事。搀”

         傅明烟揉了揉额头,扯了扯唇角,淡淡的说。

         周婶走到厨房,打算做一道红枣阿胶粥给傅明烟补补血气,才发现自己忘了告诉傅明烟,先生要回来了,想着先生回来了,太太一定会惊喜的,所以也就没有再上去说。

         傅明烟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扯着被子盖住头。

         唉,自作孽,不可活。

         今天早上完全就是被疼醒的。

         心里咬牙切齿的骂了某个男人一顿,才泱泱起身。

         起来后才发现,床单上被她染了一块。

         换了一身衣服,她把床单扯下来,扔在脏衣篓里。

         打开衣橱,拿出一张床单铺好。

         看着床上的两床枕头,她抿着唇,把属于薄寒生的那个枕头给扔在地上,想了想拾起来扔在门口的脏衣篓里,然后把自己的枕头放在最中间。

         反正,他没来。

         ………

         下午的时候,周婶接薄繁希放学回来也一并带了薄念晚。

         傅明烟在花圃,仔细的听着安伯教她怎么样打理兰花,想着傅宅还有一盆,什么时候回去的时候拿过来。

         周婶走到花圃,她怕傅明烟不高兴,今天接小少爷放学的时候,碰见盛小姐了,盛小姐说有点事情,让周婶帮忙接一下,晚点的时候在来盛苑把薄念晚带回去。

         要是在平时,周婶肯定一口应下。

         盛小姐是先生的妹妹,之前经常来瑜山别墅,而且小小姐虽然随着先生的姓氏而且小小姐还叫先生爸爸,但是却不是先生所出。

         现在,先生和太太结婚了,小小姐和盛小姐再来的话,她怕太太不高兴。

         毕竟,没有那个女子可以忍受的。

         “太太……”

         傅明烟拿出皮筋,简单的扎了个马尾,知道周婶要说什么一般,“我看见了,去给两个小家伙做些饼干吃吧。“

         她说完,拿起花铲,学着安伯的样子给兰花松土。

         “好的,太太……”

         周婶离开后,傅明烟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

         片刻,才继续手中的动作。

         下午六点左右。

         周婶在准备晚饭。

         傅明烟走进厨房帮忙,周婶道,“太太,你去客厅休息一会吧。”

         傅明烟笑了笑,“没事,现在也不怎么疼了,我帮你把菜切了吧。”

         傅明烟将衣袖挽了挽,腿上有一阵重量。

         薄念晚跑进了,她的身高只能抱住傅明烟的腿。

         “烟姨,你和我玩插图吧,哥哥说,你可厉害了。”

         周婶说道,“太太,你快去帮小小姐插图吧,这里有我呢。”

         傅明烟看着薄念晚昂起小脑袋,手里拿着一份插图,拉起她的小手,“好,咱们去客厅,烟姨帮你。”

         把插图展开,傅明烟犯了难。

         这简直比那次薄繁希校园活动的那个还要复杂。

         而且上次那个,还是薄寒生弄的。

         但是看着薄念晚一脸高兴的样子,傅明烟又不好说自己也不会,只好看向在一边看电视的薄繁希。

         “繁希,果果还小,你给她找一份简单一点的。”

         薄繁希跑上楼梯,过了一会又下来,手里拿着五六个插图卡,摊在桌前。

         傅明烟一看,捏了捏眉心,将这些插图收起来,拿起果果的那份,开始认命的摆弄着。

         薄繁希还一直对果果说,“烟姨很厉害的,上次我的了第一名,就是烟姨帮我弄的。”

         傅明烟笑着抬头对上薄念晚的星星眼,顿时感觉亚历山大。

         周婶走过来,“太太,吃饭了。”然后领着两个小家伙走到餐厅。

         傅明烟趁机拿出手机开始百度。

         ………

         一辆黑色的幻影行驶在澜城的街道上。

         最后停在盛苑门口。

         周婶收拾好厨房,走出去看见一阵车灯一闪。

         薄寒生从车上下来,黑色手工西装外面套了一件同样颜色的大衣。

         周婶看见来人,“先生回来了。”

         然后周婶迅速来到餐厅,说道,“太太,先生回来了。”

         傅明烟正在给两个小家伙挑鱼刺,听到后手指的力道不由得一用力,鱼刺扎进手里。

         她蹙了眉心,淡淡点头,抽出纸巾擦了擦指尖。

         起身的时候脸色挂着一丝清笑,走到客厅,看着正在走来的身影,“当家,你回来了。”

         然后自然的为他脱下大衣,接过他脱下的西装。

         薄寒生目光深沉,傅明烟将衣服挂在衣架上,转过身撞上的就是这一道目光。

         呼吸不由的放低了几分,傅明烟看着他站在她面前,没有动,走过去替他送了领带。

         视线落在他的脖颈间——

         方才有大衣掩映着,她没有发现,脖颈间的这道伤痕蜿蜒在男人的脖颈间,脖颈间的皮肤最过于细腻敏感,这一道伤痕在男人无暇的皮肤上面,红肿狰狞,结着血色的痂。

         送领带的动作越加的轻和柔。

         傅明烟伸手轻轻碰了一下,触手炽热,像是灼伤了她的指间一般,迅速收回手。

         男人不知道是因为疼痛还是什么,微微拧了眉心。

         傅明烟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此时男人皱眉,是因为她的手指太凉。

         当然,她后来才知道。

         随着薄寒生走到卧室,傅明烟眉心一跳,她忘了,她把他的枕头给扔了。

         薄寒生走进卧室,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床上的双人枕成了一个,捏了捏高挺的鼻梁,他走到床头柜,拿起遥控器将空调的温度调的高一点。

         做完这个动作,薄寒生坐在沙发上阖目小息。

         傅明烟没有问她这道伤怎么了,因为她已经猜出来,这道伤痕一看就像是被鞭子一类的给抽得,敢这么对薄寒生下狠手的,估计只有薄老爷子了。

         不过,这是为什么?

         薄老爷子,为何要打他。

         傅明烟一边想着一边拿出药箱,做到薄寒生身边。

         咬唇犹豫了一下,傅明烟还是拿出药棉蘸了药水轻轻的涂在他脖颈的伤口上。

         薄寒生睁开眼睛,感受着脖颈间的冰凉,他淡淡出声,“等会,先不急上药。”

         卧室的门只是虚掩着,被推开,一个小脑袋探了进来。

         薄念晚瞅了瞅,看见薄寒生高兴的跑进了,“爸爸。”

         长着手,却跑到傅明烟身边,让她抱着。

         “烟姨,抱抱。”

         傅明烟笑着刚刚想伸手,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早已经先她一步,将薄念晚抱起来放到膝上。

         薄念晚摇着小脑袋,“我想要烟姨抱。”

         她很喜欢爸爸,但是爸爸的肩膀太硬,她想要烟姨抱着。

         傅明烟的手顿在空中,僵硬的收回。

         唇角的一抹笑意慢慢加深,她看着薄寒生抱着薄念晚。

         眼底越发的沉静。

         傅明烟慢慢移开视线,落在别处,就听见薄寒生的声音淡淡的飘在空气里。

         “你烟姨身体不舒服,爸爸抱你吧。”

         是这样吗?

         傅明烟一怔。

         片刻,她垂眸,本以为,这是薄寒生说的一个借口,可是没想到他的回答竟然让她有些无措。

         “烟姨哪里不舒服,烟姨生病了吗”

         薄寒生,“她肚子疼……”

         傅明烟听到这三个字,有些惊讶,好几天了,他还记得,而且还这么堂而皇之的跟薄念晚说。

         薄念晚从他膝上跳下来,“我肚子疼的时候妈妈给揉一揉就不疼了,爸爸,你给烟姨揉一揉吧,揉一揉烟姨肚子就不疼了。”

         ---题外话---其实,老薄冷漠但是也闷***。。尤其是对傅明烟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