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四章 江山如画
        王道乙,鹫巢派木萨,黑虎断刀门,幻剑门,二龙寨,清风寨等诸多绿林道好汉正待涌上前,“九幽王”上官幽冥突然横身拦在众人身前。

         鹫巢派木萨见“九幽王”上官幽冥身负重伤,还敢挡在众人身前,心中怒起,挥动双手短刃弯刀,左手短刃弯刀扫向攻向“九幽王”上官幽冥头颅,右手短刃弯刀反转向“九幽王”上官幽冥后背。

         “九幽王”上官幽冥见状,冷哼一声,使出“幽冥掌法”杀招“惨无天日”。无数只“九幽王”上官幽冥手掌,从四面八方反拍向木萨。

         木萨看出自己双手短刃弯刀未及刺中“九幽王”上官幽冥,只怕自己就已经被“九幽王”上官幽冥掌法劲气拍中,急忙变招,猛地将左右双手两把短刃弯刀刀柄柄头串联到一起。

         顿时两把短刃弯刀合二为一,成为一把两头皆是利刃的弯曲长刀。接着木萨运足内力,合双手之力,猛地掷出这柄弯曲长刀。

         长刀飞速旋转,化成一片刀影光圈,竟是破开“九幽王”上官幽冥的“惨无天日”劲气,飞袭向“九幽王”上官幽冥胸腹。

         木萨使出鹫巢派绝学,想一举将“九幽王”上官幽冥斩于刀下。

         “九幽王”上官幽冥见状,心中微凛,骤然变招,使出“幽冥掌法”之“如骨附蛆”招式,正按在飞旋而至的刀影光圈上。

         不过木萨这一式威力极大,“九幽王”上官幽冥又身负重伤,“如骨附蛆”招式劲气竟是不能完全封挡住刀影光圈攻势。

         弯曲长刀旋转着划破“九幽王”上官幽冥胸前衣襟,带起一小抔血花。

         不过此时“九幽王”上官幽冥已经将“幽冥掌法”之“如骨附蛆”招式催到极致,终于止住木萨弯曲长刀的刀影光圈,将它带的斜飞了出去。

         “九幽王”上官幽冥击飞木萨的弯曲长刀后,毫无停歇,身形跃起,展臂之下,好似踏在虚空之上,一步,两步,转眼来到木萨身形上空。

         “九幽王”上官幽冥借“幽冥飞蝠”轻功功法,施展出“幽冥掌法”之“虚无缥缈”招式,挥掌拍向木萨头顶顶门心。

         木萨哪里料到“九幽王”上官幽冥重伤之下,还有此等功力,避之不及,正被“九幽王”上官幽冥一掌拍中,当场*迸裂倒地而亡。

         就在“九幽王”上官幽冥击毙木萨飘然落地之际,一旁王道乙看准时机,也施展出“幽冥飞蝠”轻功,骤然欺近“九幽王”上官幽冥,一掌拍在“九幽王”上官幽冥后背上。

         原本以“九幽王”上官幽冥一身绝世神功,又哪里会被王道乙如此轻易偷袭成功。可惜“九幽王”上官幽冥此刻身负重伤,行动迟缓,被王道乙一掌击中,一口鲜血脱口喷出,身形摇晃几下,扑倒在地。

         王道乙眼看自己立下奇功,兴奋之下,跨步上前,就想补上一掌,击毙“九幽王”上官幽冥。

         孰料“九幽王”上官幽冥突然从地上弹起,长臂舒展,不偏不倚,右手一把抓住王道乙前胸衣襟。

         王道乙哪里料到情形突变,自己反倒中了“九幽王”上官幽冥暗算。在“九幽王”上官幽冥常年积威之下,王道乙一时间竟忘了拼死一搏。

         机会转瞬即逝,“九幽王”上官幽冥左手连点王道乙要穴,接着竟张开大口,一下咬在王道乙咽喉上。

         在场诸多绿林道好汉救之不及,眼睁睁看着“九幽王”上官幽冥拼命吸起王道乙鲜血。

         “定江山”卓笑天眼看王道乙遇险,竟是站在原地,纹丝未动,并没有出手相救之意。

         王道乙身体越来越干瘪,很快停止挣扎,一命呜呼。

         吸足鲜血的“九幽王”上官幽冥原本苍白不见血色的脸孔上泛起一阵潮红,就连惨白的双手上也浮现红潮。

         “九幽王”上官幽冥仰天一阵哈哈大笑,震的大殿顶部灰尘扑簌而下。

         浑身白衣胜雪的“定江山”卓笑天脸上神情严峻,缓缓将白帕收入怀中。

         “九幽王”上官幽冥大笑完毕,一抹嘴角鲜血,冲“定江山”卓笑天说道:“北剑,你也别让这些人再上来送死,你我二人多年未曾交手,再来一战如何?”

         “定江山”卓笑天见“九幽王”上官幽冥身负重伤,还敢向自己挑战,伸左手一捋白须,抑郁的脸上泛起一丝笑意:“好……好……九幽王不愧是九幽王,今日我倒要看看你的‘幽冥掌法’又有何精进。”

         说罢,二人各自迈前一步,对面而峙。

         “定江山”卓笑天轻松写意站在那里,右手圣道古剑斜摆在身前。

         “九幽王”上官幽冥看在眼中,瞳孔收缩的愈发厉害。原来在他的眼中,“定江山”卓笑天虽然只是随随便便站在那里,偏偏浑身上下毫无一丝破绽,一柄圣道古剑已经将可能来袭路线悉数封死。

         “九幽王”上官幽冥将三十二式“幽冥掌法”在脑海中过了一遍,竟发现没有一招能够破解眼前“定江山”卓笑天无懈可击的姿势。

         就在“九幽王”上官幽冥思索之时,“定江山”卓笑天突然开口说话:“九幽王,我有一事相告。”

         “九幽王”上官幽冥不解其意,并未开口反问。

         “定江山”卓笑天接着说道:“你可知道当年杀死九幽君的人正是我么?”

         此话一出,石破天惊,“九幽王”上官幽冥心中掀起惊涛骇浪,脸色铁青,自己苦寻十几年的仇敌原来就是“定江山”卓笑天。

         “定江山”卓笑天晒然一笑:“当年王道乙在江湖作恶,被我所擒。此人贪身怕死,立刻背叛九幽宫,投降于我北剑阁,并告密九幽君行踪。于是我悄然出手拦截九幽君,想要劫夺商王宝藏图。只是没想到你九幽王真是*有方,那九幽君竟能从我手下逃脱。虽然依旧是苟延残喘,最终死于非命,却害得我未能得到商王宝藏图。”

         听到这里,“九幽王”上官幽冥脸上早已是青筋暴露,盛怒之下运足“幽冥血功”,施展出“幽冥飞蝠”轻功,只两个起落,已然飘到“定江山”卓笑天身后,接着使出“幽冥掌法”之“鬼影缠身”招式拍向“定江山”卓笑天后背。

         “九幽王”上官幽冥和“定江山”卓笑天二人,一为“东掌”,一为“北剑”,原本武功就在伯仲之间。不过“九幽王”上官幽冥被混元剑刺中,又被王道乙偷袭一掌,身负重伤,自然落在下风。

         虽然此刻“九幽王”上官幽冥吸食了王道乙鲜血,依靠“幽冥血功”强行提升自身内力,若是和寻常武林高手比斗,尚有一战之力,但和武林绝顶高手“定江山”卓笑相斗,却依旧处在下风。

         不过以“九幽王”上官幽冥神功,即使身负重伤,若是濒死全力一击,威力定然也是惊人无比。

         “定江山”卓笑天自然不愿在击杀“九幽王”上官幽冥之时,自己也身负重伤。因此在二人比斗之时,故意透露“九幽君”上官幽诞毙命之谜。果然“九幽王”上官幽冥被这个消息扰乱心智,忍不住抢先出手,攻向“定江山”卓笑天。

         “定江山”卓笑天等的就是这一刻,他骤然转身,运气,出剑,一气呵成。

         “定江山”卓笑天手中光华内敛的圣道古剑,在他内力催动下,日月星辰和山川草木仿佛活了一般,放射出耀眼光芒,正刺入“九幽王”上官幽冥双目之中。

         “定江山”卓笑天使出的正是他的绝学“一剑定江山”剑法之“指点江山”招式。这一式尽得剑法攻势要诀,此剑一出,势不可挡,所向披靡。

         “九幽王”上官幽冥原本身负重伤,动作就不如“定江山”卓笑天迅疾,此刻又被圣道古剑晃动双眼,“鬼影缠身”掌法更是一滞。

         “定江山”卓笑天的圣道古剑一剑正中“九幽王”上官幽冥右肋。

         “九幽王”上官幽冥一声惨嚎,“幽冥掌法”之“鬼影缠身”招式再也难以为继。

         “定江山”卓笑天却迅疾收回圣道古剑,带起一抔血花,偏偏圣道古剑上却无一丝一毫血迹。

         二人交手只有一招,“九幽王”上官幽冥已然落败。

         “定江山”卓笑天却毫无留手打算,手中圣道古剑再次刺出,又是一式“一剑定江山”之“指点江山”招式,不过这次却是直扑“九幽王”上官幽冥胸腹而去。

         “九幽王”上官幽冥接连受伤,此时“幽冥血功”也是难以为继。

         眼看“九幽王”上官幽冥就要中剑,斜刺里冲过来一人,口中呼喝:“师尊快逃。”拼命用力将“九幽王”上官幽冥推开。

         来人自己却被“定江山”卓笑天的圣道古剑刺中,当场毙命。拼死救下“九幽王”上官幽冥的正是他另外一个徒弟祖天觉。

         “九幽王”上官幽冥侥幸逃脱,忍痛捂住右肋伤口。

         原本“九幽王”上官幽冥即使身负重伤,也不愿坠了自己名头,定要和“定江山”卓笑天决一死战,拼个鱼死网破,但此刻祖天觉一声“师尊快逃”却惊醒了他,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九幽王”上官幽冥打定主意,强忍住疼痛,将“幽冥血功”催到极致,展开“幽冥飞蝠”轻功冲大殿门口奔去。

         “定江山”卓笑天从祖天觉身上拔出圣道古剑,却不及阻拦“九幽王”上官幽冥。

         眼看“九幽王”上官幽冥就要冲出大殿,不料有一人突然挡住他的去路。

         此人手中宝刀摆动,一股令人无法抗衡的浩然之气,至大至刚塞于天地之间,直扑“九幽王”上官幽冥,拦在大殿门口的正是阳云汉。

         “九幽王”上官幽冥感受到劲气来袭,知道自己再也无法抗衡,只得施展“幽冥飞蝠”轻功飘然后退。

         可是“九幽王”上官幽冥忘了身后还有强敌“定江山”卓笑天。

         “定江山”卓笑天哪里会错过此等良机,手中圣道古剑刺出,正是使出了“一剑定江山”之“江山如画”招式。

         这一剑既快又准且狠,已经将剑法快之一道用到极致,风驰电掣,奔逸绝尘般,正刺入“九幽王”上官幽冥后背中。

         “九幽王”上官幽冥一声惨嚎,就要转过身来。

         “定江山”卓笑天见状,拔出圣道古剑,飘然后退。

         偏偏此时有想在皇后刘娥和太子赵祯面前抢功的人,清风寨三位当家的赤发黄须,形貌峥嵘和白面郎君三人冲了出来。

         赤发黄须摆动朴刀,形貌峥嵘晃动长枪,白面郎君展开吴钩剑,三人一齐扑向“九幽王”上官幽冥。

         “九幽王”上官幽冥眼看三人冲来,竟是不避不让,任凭朴刀,长枪和吴钩剑及身。

         赤发黄须,形貌峥嵘和白面郎君三人喜出望外,没想到一出手就击中堂堂“九幽王”上官幽冥。

         未等三人高兴完,“九幽王”上官幽冥突然一声狂吼:“死。”

         “九幽王”上官幽冥集齐残存“幽冥血功”,拼尽最后一丝气力,猛地使出“幽冥掌法”杀招“通幽洞灵”,双掌挥出,拍向赤发黄须,形貌峥嵘和白面郎君三人。

         赤发黄须,形貌峥嵘和白面郎君三人手握兵器,竟没想到放弃兵器逃开,各自拼命想拔回手中兵器抵挡,却正被“九幽王”上官幽冥的“通幽洞灵”拍中。

         赤发黄须,形貌峥嵘和白面郎君三人觉得一股巨力传来,竟是一齐被震断心脉,倒地而亡。

         “九幽王”上官幽冥濒死之际击毙三人,却也耗尽了最后一丝气力,“幽冥血功”终于崩塌散去。

         “九幽王”上官幽冥身体摇晃几下,最后一眼看向上官碧霄后,轰然倒下。

         上官碧霄眼看“九幽王”上官幽冥毙命,心中五味杂陈,突然心脏又一阵绞痛。

         阳云汉此时已经回到她的身旁,察觉到她心情波动,忙伸手按在她的肩头,运功渡了过去,助上官碧霄和金蚕蛊毒相抗。

         许王赵元僖和丁谓,王钦若,林特,钱惟演,雷允恭,吕端,陈载一干人等失去“九幽王”上官幽冥这个靠山,个个面如死灰。其中丁谓,王钦若,林特,钱惟演,雷允恭五人慌忙噗通跪倒在地,冲着皇后刘娥磕头如捣蒜一般。

         许王赵元僖倒还有些骨气,扫视一眼丁谓,王钦若,林特,钱惟演,雷允恭五人:“如今磕头又有何用,成王败寇,最多一死尔。”

         皇后刘娥看也不看丁谓,王钦若,林特,钱惟演,雷允恭五人,反倒是看了一眼许王赵元僖,方才喝令绿林道好汉将许王赵元僖,丁谓,王钦若,林特,钱惟演,吕端,陈载一干人等全部压入死牢。

         此时大殿内只剩下皇帝赵恒,皇后刘娥,太子赵祯,周王赵元俨,王旦,向敏中,阳云汉,上官碧霄,狄青,李超,钱惟济和“定江山”卓笑天。

         皇后刘娥和太子赵祯护驾有功,特被赐座。

         周王赵元俨再次跪请启用寇准,不等皇帝赵恒回复,钱惟济上前叩拜道:“陛下,臣有要事启奏。臣随那寇准外放,一直陪伴在他身侧。没想到寇准名为忠臣,实则对朝廷,对陛下颇有怨言。并扬言若得重掌朝纲,定要彻底打压其它派系良臣,好让自己一人独断乾纲。臣为此对寇准心灰意冷,悄然离开他返回东京。如此之人,陛下如何能够用得?”

         这钱惟济一向和寇准交好,说出来这番话令皇帝赵恒心惊胆战。

         阳云汉却是大吃一惊,厉声喝道:“钱惟济,你为何要污蔑寇大人?”说罢,作势要欺近钱惟济。

         “定江山”卓笑天跨前一步,挡在钱惟济身前。

         皇后刘娥见状,忙开口说道:“阳壮士,难道你想在陛下面前用强不成?”

         阳云汉止住脚步,冷眼扫视皇后刘娥和“定江山”卓笑天。

         钱惟济拼命叩首道:“陛下,臣所言句句属实,哪里会有半分污蔑寇准。若臣有半句虚言,让臣五雷轰顶,不得好死。那寇准的确不能再启用,望陛下三思。”

         听到钱惟济如此赌咒发誓,不由得皇帝赵恒不信。

         一旁周王赵元俨,王旦,向敏中,狄青和李超闻言,也是心中吃惊,齐齐跪倒,恳请皇帝赵恒顾念寇准之才,再次起复寇准为相。

         皇后刘娥此时缓缓说道:“陛下,如今大宋内乱已消,‘三鬼’一党悉数被擒。外患也除,许王叛乱被彻底镇压。此等情形下,启用寇准又有何用?反倒是陛下身患疾病,无法视朝,莫不如传位于太子,振我大宋朝纲。”

         皇帝赵恒闻言,颓然靠倒在龙椅上,一声喟叹:“朕老了,皇后说的对,朕该将皇位传于太子。用何人为相,就交由太子来定夺,你们都退下吧。”

         太子赵祯闻言,连忙起身跪倒在地:“多谢父皇厚爱,儿臣定不负父皇所托,让我大宋江山社稷继续稳如泰山。”

         事已至此,阳云汉空有一身绝世武功,却也无法挽回皇帝赵恒心意,心中愤懑之极,无意中抬头看时,恰好看到皇后刘娥,太子赵祯和钱惟济三人正相视而笑。一道闪电划过阳云汉心头,他忽然明白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