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六章 天地玄宗
        围观武林群雄见状,神色各异。上官碧霄已经惊呼出声,不顾一切从人群中跃出。

         “了无痕”唐白羽神色也是一变,就欲起身施救,转念想了想,身形终究未动。

         “定江山”卓笑天脸上亦喜亦忧,喜的是要去除一个劲敌阳云汉,忧的是“时轮金刚”帝洛巴武功精进,自己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眼看阳云汉行将遇险之际,突然阳云汉双眸恢复清澈,温润深邃如故,逼视对面“时轮金刚”帝洛巴。

         “时轮金刚”帝洛巴见阳云汉骤然恢复神智,心中大吃一惊。

         原来阳云汉见到迷幻蜃景之后,灵台之上出现细细缝隙。不过阳云汉历经无数次生死之战,又接连和“时轮金刚”帝洛巴,“了无痕”唐白羽,“九幽王”上官幽冥三位当世绝顶高手交手,“洗髓经”神功不破不立,破而后立,伐毛洗髓,凤凰涅槃,集香木而*,复从死灰中再生,在不知不觉中已然进入到第三重境界。

         阳云汉内体之韧和灵识之强,当世再无人能敌。故而阳云汉灵台上的细细缝隙转瞬即逝,“时轮金刚”帝洛巴时轮密续心法别时轮未曾侵入分毫。

         不过阳云汉却假装中招,好似进入幻境一般,诱得“时轮金刚”帝洛巴近身。

         阳云汉双掌再次交错,左掌由方入圆,右掌由圆入方,左手地方天圆,右手天圆地方。至阴至柔之力中,蕴含着至大至刚之力,而至大至刚之力中,又蕴含着至阴至柔之力,笼罩向“时轮金刚”帝洛巴。

         “时轮金刚”帝洛巴此刻方才知道自己中计,慌忙变招,使出大手法印中威力最强的“无修下式”接招。

         二人劲气相交,轰然炸响。

         只见“时轮金刚”帝洛巴右手中的坛城圣殿雕塑灰飞烟灭。“时轮金刚”帝洛巴身形摇晃,向后连退三步。

         阳云汉不仅身形稳如泰山,还跟着亦步亦趋,连进三步,双掌不离“时轮金刚”帝洛巴胸腹要害,却偏偏没有落下。

         情形如此突变,围观武林群雄无不瞠目结舌。上官碧霄止住身形,内心转忧为喜。

         “了无痕”唐白羽和“定江山”卓笑天却是神色各异。“了无痕”唐白羽眼看阳云汉反败为胜,面上浮现笑容。“定江山”卓笑天神色转为冷峻。

         “时轮金刚”帝洛巴知道阳云汉手下留情,但一时间却仍然无法接受自己败在阳云汉手下,原本黝黑的面庞上更是黯淡无光。

         阳云汉飘然后退,明亮的双眸直视“时轮金刚”帝洛巴。

         “时轮金刚”帝洛巴站在原地,也如先前阳云汉一般,抬头仰天而望。

         围观武林群雄眼看“时轮金刚”帝洛巴落败,却不愿认输,开始议论纷纷。

         “时轮金刚”帝洛巴却不为所动,任由山风呼啸,吹佛袈裟飘扬。

         足足一炷香时间,“时轮金刚”帝洛巴终于垂下头,喃喃说道:“老衲要那坛城圣殿雕塑有何用,坛城圣殿原本就在老衲心中,怪不得此番老衲会再败于阳施主。”

         说完这句话的“时轮金刚”帝洛巴开始低声诵念经文:“若阿罗汉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即为著我、人、众生、寿者。佛说我得无诤三昧,人中最为第一,是第一离欲阿罗汉。我不作是念,我是离欲阿罗汉。我若作是念,我得阿罗汉道,则不说是乐阿兰那行者,以须菩提实无所行,而名须菩提,是乐阿兰那行。”

         诵念完经文,“时轮金刚”帝洛巴双目之中再也无欲无求,冲阳云汉深施一礼道:“这一败,让老衲终悟大道,多谢阳施主。”

         说罢,“时轮金刚”帝洛巴哈哈大笑,也不和众人辞别,转身下山而去。

         “时轮金刚”帝洛巴经此一役,竟大彻大悟,终成一代高僧。

         泰山论道第一场,“东刀”阳云汉击败“西气”帝洛巴。

         “了无痕”唐白羽缓缓站起身来,冲阳云汉说道:“第二场,就由我来挑战阳小子吧。不过阳小子你刚刚经历一场大战,需要好好休养一番,明日一早我们再来比过。”

         阳云汉自无异议。

         武林群雄中有人埋锅造饭,众人就在泰山之巅休憩。

         第二日清晨,旭日初升,撕裂黑暗,东方天幕由漆黑依次转为深灰,浅灰和鱼肚白。金黄色的火球踩着云霞缓缓攀升,漫天云海镀上一层金灿灿的亮边。

         不过泰山之巅上,浓雾依旧弥漫,好似混沌初开。霞光透过云海雾霭,照映的天柱峰上斑斑驳驳。

         经过一夜运功调息,阳云汉气力已然尽复,与“了无痕”唐白羽面对面站定。

         二人在虎跳仙石上曾比试过一场,“了无痕”唐白羽落败。不过那次比武之后,“了无痕”唐白羽武功又有精进,故而想借泰山论道之机,再试上一试,看看是否有取胜之机。

         二人站定后,“了无痕”唐白羽也不再客套,身体抖动,全身上下射出无数的暗器。

         一时间,漫天都是铁蒺藜,飞镖,银针,如意钢珠等形形*暗器,好似满天花开,或左或右,或前或后,或上或下,或直或弯,划过各式各样直线弧线飞射向阳云汉。

         阳云汉见“了无痕”唐白羽一上来毫不留手,也全力催动“洗髓经”内力,使出“龙甲神诀”之左右双手“天圆地方”招式。左掌由方入圆,右掌由圆入方,双掌交错,左手地方天圆,右手天圆地方。

         漫天暗器被阳云汉“天圆地方”招式至阴至柔之力阻止,纷纷坠地,而被至大至刚之力扫中者,则四溅而出,无一能够靠近阳云汉身体。

         “了无痕”唐白羽却不断抖动身体,暗器好似无穷无尽一般继续射向阳云汉。

         围观武林群雄看得心驰目眩,暗暗咂舌,试想换成自己,早已经是手忙脚乱身处险境,定然无法像阳云汉一般从容不迫,只是双掌摆动,不断发出“天圆地方”招式劲气,就能将漫天暗器挡于无形。

         “定江山”卓笑天也在心中暗暗赞许,“了无痕”唐白羽的武功果然没有落下,而阳云汉的“龙甲神诀”招式的确威力无穷。

         “了无痕”唐白羽一番暗器攻势,却奈何不得阳云汉分毫。

         “了无痕”唐白羽旋即变换招式,只见他身形骤然转动,如同陀螺一般旋转起来。

         环绕在“了无痕”唐白羽身周的水气雾霭被“了无痕”唐白羽携裹着旋转起来,形成一道银水乳雾环绕在他四周。

         原来“了无痕”唐白羽刻意选择在清晨与阳云汉比斗,就是要借泰山之巅水雾之气最浓之时,好让自己的暗器功夫发挥到极致。

         围观武林群雄见到“了无痕”唐白羽使出如此怪异招式,全都目瞪口呆。

         阳云汉却早已见识过“了无痕”唐白羽此招厉害,连忙凝神戒备。

         这次“了无痕”唐白羽却没有立刻发动攻势,而是继续加速旋转,在他身体周围的银水乳雾愈发浓密。

         围观武林群雄中大多数人已然看不清“了无痕”唐白羽面貌。

         转瞬间,“了无痕”唐白羽转速达到极致。

         “了无痕”唐白羽整个人笼罩进一片银水乳雾之中,悄然消失,了无痕迹。

         在场所有人,包括阳云汉和“定江山”卓笑天在内,再也无人能看清他的面目。

         只听“了无痕”唐白羽断喝一声:“了无痕。”

         数之不尽的水滴从银水乳雾中喷薄而出,如千条蚊龙,似万匹银马,铺天盖地,搅湖闹海般飞扑阳云汉。

         “了无痕”唐白羽终于将自己登峰造极的成名暗器绝学“了无痕”功夫使出。

         阳云汉体内真气按照“洗髓经”法门,集香木而*,复从死灰中再生,周流运转。双掌不断交错,或由圆入方,或由方入圆,天圆地方和地方天圆层叠而出。至大至刚和至阴至柔无形劲气,扑向漫天水滴。

         “了无痕”唐白羽的“了无痕”水滴劲气虽强,却还是被阳云汉的“龙甲神诀”左右双手“天圆地方”招式劲气封挡住,又成焦灼之势。

         这次阳云汉没有闭上双眼,心境却已经进入空明状态,灵识全力感知不着痕迹的漫天水滴。

         万千水滴飞扑而至的情形,在阳云汉脑海中,纤毫毕现。

         阳云汉赫然发现,这次“了无痕”唐白羽飞射而来的万千水滴竟然错落有致,好似排成了一个犬牙交错的水滴大阵,再也不似二人前番交手之时,漫天水滴或多或少,完全不成章法。

         原来“了无痕”唐白羽在二人上次比斗之后,痛定思痛,一番冥思苦想,勤加练习,凭着他的绝顶才智和坚韧毅力,竟是将“了无痕”暗器功夫又提升到一个新的境界。“了无痕”唐白羽有信心自己的绝学招式此番再也不会被阳云汉破解。

         果然一时间阳云汉只能左右双手舞动,“天圆地方”招式不断层叠而出,护住身形,阻挡来袭的漫天水滴无痕暗器。

         二人一个全力施展“了无痕”暗器招式,一个全力施展“龙甲神诀”之“天圆地方”招式,斗了个势均力敌。

         不过二人身处泰山之巅,“了无痕”唐白羽身周的水气雾霭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而阳云汉修炼的“洗髓经”虽是旷世绝学内力功法,运气调息绵延悠长,却终究有匮乏之时。二人若是一直这样比拼下去,阳云汉最终难逃败局。

         “了无痕”唐白羽知道自己此番取胜有望,心中高兴之下,继续快速旋转,全力施为。

         不过“了无痕”唐白羽的心境略微波动,原本有条不紊的万千水滴大阵竟出现了一丝小小缝隙。

         阳云汉的“洗髓经”神功已经进入第三重境界,心境空明,强大灵识立刻感知到水滴无痕这一丝丝变化。

         机会稍纵即逝,仿若昙花一现。阳云汉全力催动“洗髓经”真气,使出左右双手“天圆地方”招式。至大至刚和至阴至柔无形劲气正破开万千水滴大阵中的这一丝丝缝隙,扑向唐白羽旋转的身形。

         “了无痕”唐白羽高速转动的身形被阳云汉“龙甲神诀”劲气侵扰,身形微滞,如陀螺般快速旋转速度被迫减缓,漫天水滴无痕暗器攻势瞬间减弱。

         此消彼长之下,阳云汉全力施展的“龙甲神诀”劲气,突破万千水滴大阵中一丝丝缝隙之处的愈发多了。“了无痕”唐白羽身形遇阻更大,旋转愈发凝滞。

         一时间“了无痕”唐白羽心中懊恼不已,暗暗责怪自己若是一直能保持心境平和,万千水滴大阵始终错落有致,定能击败阳云汉。

         不过“了无痕”唐白羽却没有想到,两大绝世高手比拼,想一直保持心境波澜不惊又岂是易事,当真难于上青天。更何况他碰到的又是内体之韧和灵识之强均冠绝江湖的阳云汉,心情更是难免起伏。

         眼看自己水滴无痕功法被破,“了无痕”唐白羽无奈之下,身形旋转着向后飞退,想全力避开阳云汉“龙甲神诀”劲气。

         阳云汉见“了无痕”唐白羽退开,并未上前追击穷追猛打,反倒是内力周流运转,收住“龙甲神诀”劲气。

         止住旋转飘然落地的“了无痕”唐白羽眼看阳云汉没有迫近,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在天下武林群雄面前落败,一时间心中气恼,瞬间忘了自己是阳云汉祖父身份。

         只见“了无痕”唐白羽一抬胳膊, 一道金光从他的袖中升起。

         这道金光一现,整个泰山之巅武林群雄眼前再无它物。

         天地玄宗,万炁本根,三界内外,惟见金光。

         包罗天地,五炁腾腾,鬼妖丧胆,精怪忘形。

         武林群雄尽皆大惊失色,上官碧霄更是惊呼出声。就算是“定江山”卓笑天脸上也是浮现震惊之色,万万没想到“了无痕”唐白羽竟会祭出此等绝世杀器。

         阳云汉认出这正是蜀中唐门最厉害的“天下无双”暗器。当年武功尽失的阳云汉也曾以如儿留给自己的一具“天下无双”暗器击杀身穿黄龙金甲的超一流高手项鸣枭。如今唐门门主“了无痕”唐白羽竟在泰山之巅再次使出“天下无双”暗器。

         金光刺破苍穹,速度之快,神鬼莫测,直扑阳云汉心脏要害。

         暗器才一出手,“了无痕”唐白羽就心生悔意,没想到自己鬼使神差,竟然会使出这无人能敌的“天下无双”绝世暗器。

         “了无痕”唐白羽之所以后悔倒不是因为唐门从此只剩下最后一具“天下无双”暗器,而是因为他直到此时方才想起对面之人是自己的孙女婿,却眼看就要毙命在自己的暗器之下。

         面临绝境的阳云汉灵肉归一,心心入空,念念归静,仿佛又回到无为寺中。

         “天下无双”金光落在阳云汉眼中,好似那片飘忽飞舞悠然自得的落叶一般,速度骤然慢了下来。

         阳云汉旋即出手,双手之中激射而出无数金针,正是使出“万针神功”飞射“天下无双”金光。

         不过阳云汉射出的金针转瞬间就被“天下无双”金光吞噬掉,竟是不能抵挡“天下无双”金光分毫。

         射出金针的阳云汉迅疾伸手从腰间抽出“绕指柔”宝刀,全力催动“洗髓经”真气,将“龙甲神诀”之“天圆地方”招式用到极致。“绕指柔”宝刀脱手飞出,直扑“天下无双”金光而去。

         姜试前辈留下的绝世神兵“绕指柔”宝刀碰到天地玄宗金光,竟是从刀头开始一寸一寸断裂,逐段化为齑粉。

         不过“天下无双”暗器被蕴含“龙甲神诀”劲气的“绕指柔”宝刀阻隔,金光竟也逐渐黯淡。

         待整个“绕指柔”宝刀悉数化为齑粉,烟消云灭,从此不复存在于尘世间之时,“天下无双”金光已然不再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