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夜袭敌酋
        “英雄都”护卫着李继隆回到澶州城内营地,这个时候李继隆已经是脸色乌黑。高琼召来军医检查,发现箭上染有剧毒“见血封喉”,毒液来自剪刀树,被涂抹在箭头上,李继隆内力深厚,才坚持了这许久。

         军医摇头叹息:“若李将军早点撤回,此毒还可解,此刻已经毒气攻心,抢救不及了。”寇准、高琼、高继勋、慕容德业、杨千山、凌孤帆、阳云汉等众人听到这话,个个暗暗垂泪。

         李继隆抬头看了看众人,长叹道:“诸位不必悲伤,正所谓相看白刃血纷纷,死节从来岂顾勋?黄沙百战穿金甲,不斩楼兰誓不还。”说完这番话,李继隆垂首而逝,一代名将殒于澶州。

         军医此刻才敢拔出羽箭,阳云汉接过来一看,箭身上刻着“耶律谐理”四字,众人这时候才知道是谁暗算了李将军。寇准赶忙安排军士将李继隆阵亡的消息禀报大宋皇帝,赵恒也是大为悲伤,派人赐李继隆谥号“忠武”,接着任命高琼为新的守城统帅。

         杨千山、凌孤帆、阳云汉等一干武林人士离开帅营。众人散开后,阳云汉心绪难平,拉住杨千山、凌孤帆、昆仑派的隐缭、伏威、曲善几个相熟的人道:“李将军老骥伏枥,却马革裹尸。他是被人暗算而死,我辈身为武人,当为此等英雄报仇,我们何不前往刺杀耶律谐理。”

         凌孤帆平日性格清淡,此时却为两个护法师兄阵亡而悲痛莫名,闻言顿时附和。杨千山本就豪气干云,听到阳云汉的主意,也连声称好说道:“我再找少林几位师兄同行。”

         阳云汉提醒道:“此行九死一生,大伙可去可不去。”昆仑派的三位护法急忙回应:“此等事情,哪有不去的道理。”

         杨千山去找少林四位师兄,不一会少林四大金刚和他一起返回。四大金刚听到杨千山说众人计划前去刺杀耶律谐理为李继隆报仇,立刻慨然应允,安排好门下弟子,就随着杨千山来到众人处,大家一起又合计了半天。

         当天夜里十人悄悄潜出城,换下宋军服装,换上战场上扒下的大契丹军军服,分成两路潜入大契丹军大营,阳云汉、杨千山、凌孤帆和少林四大金刚中的灵癫、灵狂一路,灵痴、灵笑和昆仑三护法一路。

         大契丹军新败,主帅阵亡,除大营外围戒备森严外,内营却是士气低落。巡夜的士卒个个没精打采,营帐中还不时传来受伤士卒的哀嚎声。

         阳云汉、杨千山、凌孤帆、灵癫、灵狂顺利摸入营中,五人守候了半个时辰,终于摸清大契丹军巡逻规律,瞅空悄无声息击杀了大契丹军一个巡逻队,只留下一名带队的头目作为活口。

         阳云汉手持龙雀宝刀抵住小头目的咽喉,用学来的几句契丹话沉声问道:“想死还是想活?”龙雀宝刀刀光凛凛刺在咽喉处,小头目吓的浑身发抖,不敢点头,只能拼命眨眼睛表示想活。

         阳云汉又问:“知不知道耶律谐理营帐在哪里?”小头目不停眨眼,表示知道。阳云汉收刀抵住小头目腰部,说道:“带我们去,若敢耍诈,我一刀刺死你,”小头目连连点头,带着众人在大营内曲折而行,偶有大契丹军盘查,都被小头目应付过去。

         跨过重重叠叠的大契丹军营帐,行了足有半个时辰,几人终于来到一座巨大营帐附近。远远看去大帐四周戒备森严,几百名锦衣卫士守候在外。小头目回头表示到了,阳云汉运起内力,挥掌击晕了小头目。

         众人正在踌躇如何靠近营帐,远处突然传来喊杀声,阳云汉等人互相看了看,猜测另外一路五人暴露了行踪。这时从大帐内走出两个绯袍大汉,大声招呼外面卫士:“太后大帐方向有敌情,主公令三百卫士随我二人前去查看。”大帐外面一阵骚动,守卫瞬间减少大半。

         待守卫们远去,阳云汉五人运起轻身功夫,悄悄潜到大帐侧面。阳云汉轻轻用龙雀刀在羊皮大帐上割开一个小口子,望了进去,不禁大吃一惊。

         只见大帐内竟然有数人正在议事,居中一人头戴冲天唐巾,身穿黄袍,霍然是大契丹皇帝耶律隆绪。

         在他左右各站着两名文臣和两名武将,头一个文臣是一个六十有三的老者,戴貂蝉冠,火裙朱服,紫绶金章,象简玉带,正是统和十七年(1000年)起就担任大契丹国南北枢密使、大丞相,总揽大契丹国军政大权的韩德让,第二个文臣却是宋朝叛将王继忠。

         两名武将一人是耶律题子,另外一人正是此行要刺杀的耶律谐理。此刻两人都卸了盔甲,髡发长袍,耶律隆绪身后则站着另外两个绯袍大汉。

         阳云汉想来那个大契丹军小头目根本不知道耶律谐理营帐具体位置,但怕被众人杀死,就将众人引到了大契丹国皇帝的大帐外,谁知道阴差阳错耶律谐理确实就在大帐中,真是冥冥中自有天意。

         阳云汉示意众人大帐内情况有变,其余四人上前观察大帐内情形后,眼中都和阳云汉一样露出炙热光芒,此行若能刺杀大契丹皇帝,当可解澶州之危。

         于是五人用手势比划做了分工,阳云汉挥起龙雀刀破开大帐帐篷,杨千山和灵癫两人直扑大契丹皇帝耶律隆绪,阳云汉扑向耶律谐理,凌孤帆扑向耶律题子,灵狂则赶往大帐门口,抵挡外面众多的大契丹国御帐亲军。

         大帐内众人一时错愕,耶律谐理反应最快,大喊一声:“有刺客。”杨千山和灵癫已经扑到大契丹皇帝面前,杨千山此时早换过了一条铁枪,举枪直刺耶律隆绪,灵癫舞动判官笔紧跟而上。

         千钧一发之际,耶律隆绪身后的两名绯袍大汉突然抢出,只见右边一人挥掌迎住杨千山,左边一人挥掌击向灵癫。

         右边绯袍大汉运气自左手劳宫穴,经外关、曲池、肩髁至右臂,一股阴寒之气经肩髁曲池外关、劳宫穴从右掌透出,杨千山感到一股寒冰之气扑面而来。

         而左边绯袍大汉则是运气自右手劳宫穴,经外关、曲池、肩髁至左臂,一股炽热之气经肩髁曲池外关、劳宫穴从左掌透出,灵癫这边则是感到一股炽热之气袭来。

         这两个绯袍大汉竟是分别修炼了寒冰掌和烈火掌。

         杨千山虽然有金刚护体神功,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枪法稍滞,赶忙一边运转内力驱除身体寒意,一边使出少林罗汉夺命枪法中“四夷宾服”招式和右边绯袍大汉战在一起。

         灵癫内力更为深厚一些,他运转内力一边抵挡炽热之气,一边使出双蝶舞花招式点向绯袍大汉身体各处大穴,四人瞬间战在了一起。

         这时凌孤帆已经追杀的耶律题子狼狈逃窜,耶律题子是外家功夫高手,一身武艺都在凤翅镏金镗上,不过大契丹皇帝召集众人在大帐中议事,耶律题子根本没带兵器在身边,被凌孤帆轻灵剑法追杀的只有躲避的份。

         眼见凌孤帆一剑刺来,耶律题子顺手抄起一个桌案来抵挡,却被凌孤帆凌厉的剑气将桌案刺破,直刺咽喉。眼看耶律题子就要命丧凌孤帆剑下,突然旁边闪过一人,挥袖卷向凌孤帆的长剑。

         凌孤帆感到一股大力撞来,撤剑凝神看去,原来是韩德让在关键时刻挥袖击退凌孤帆,挡在了耶律题子前面。

         韩德让负手微笑而立,凌孤帆此时才知道,韩德让不仅是大契丹丞相,武功也是高强,一手铁袖功内力雄浑。

         凌孤帆碰到强劲对手,却是全然不惧,施展出白猿剑法,身若猿猴,绕韩德让而行,剑招飘逸,却是招招刺向韩德让身体三十六大穴。

         韩德让则是不紧不慢,随着凌孤帆身法移动缓缓转动身形,每当剑招刺来,才运起铁袖功挥袖抵挡,靠着雄浑内力克制凌孤帆的剑招,两人斗在一起,煞是好看。

         阳云汉这边势若猛虎,直接使出荡海刀法威力最大的最后一式“叠浪滔天”,斜劈耶律谐理。

         耶律谐理最早发现有刺客袭击,已经跃出准备迎击刺客,保护大契丹皇帝耶律隆绪。见阳云汉扑向自己,龙雀宝刀刀锋扑面而来,耶律谐理急忙使出白鹤亮翅,闪身避开阳云汉“叠浪滔天”的第一重刀势。

         耶律谐理以为阳云汉力道已尽,紧跟着使出单锋贯耳回击阳云汉,没想到阳云汉刀式根本未尽,第二重刀势又斜劈而下,耶律谐理大吃一惊,知道自己拳头恐怕还没挨到阳云汉,就已经被对方劈成两半,赶忙变招,使出佛祖升天,纵身后跃,再次堪堪避过阳云汉的刀锋。

         耶律谐理正要喘口气回击的时候,阳云汉催动体内所有内力,将“叠浪滔天”运到极致,第三重刀势使出。龙雀宝刀神威之下,直接将耶律谐理身子劈开,鲜血四溅。耶律谐理眼中满是惊恐,至死都不相信自己竟然会被一招毙命。

         阳云汉击毙耶律谐理,替李继隆复仇成功,内心一阵激动,旋即想猱身而上前去刺杀大契丹皇帝耶律隆绪,却发现自己一上来就使出了“叠浪滔天”招式,此刻内力告罄,体内空空,急忙单刀护身,凝神调息,加紧恢复内力。

         大帐外剩余的两百御帐亲军听到耶律谐理呼喊,又听到大帐内的打斗声,赶忙集结想从帐门涌入保护皇帝。

         守在大帐门口的灵狂一声怒喝,使出少林金刚狮子吼,震的前面几位闯入大帐的御帐亲军七窍流血而亡。

         后面御帐亲军继续奋不顾身杀入,纷纷挥刀举枪刺向灵狂,灵狂上下左右舞动手中精钢宝伞,密不透风守在大帐门口。御帐亲军人数虽多,急切之间竟然被灵狂一人阻隔在大帐外。

         杨千山和灵癫此时已经和两名绯袍大汉酣斗多时,杨千山这边是越斗越冷,眉毛胡子都开始凝结冰霜,长枪上更是结成了一层薄薄的白霜。杨千山一边驱动内力,一边舞动长枪力敌绯袍大汉的寒冰掌。

         灵癫这边则是越斗越热,早就敞开了僧袍,不顾大汗淋漓,辗转腾挪,穿挑刺戳,对抗另外一名绯袍大汉的烈火掌。

         两名绯袍大汉越斗越是心急,在皇帝耶律隆绪面前竟然这么久还未拿下刺客,于是互相对望一眼,突然齐声大喝,寒冰掌大汉出左掌,烈火掌大汉出右掌,二人双掌互抵。

         寒冰掌大汉取守势,以右掌封挡住杨千山的长枪,烈火掌大汉则挥出左掌,使出油锤灌顶,直击灵癫。

         灵癫舞动右手判官笔点向烈火掌大汉的太渊穴,却不料烈火掌大汉掌势不变,突然发出雄浑内力,拍打在灵癫判官笔上,巨大的力道远超出灵癫的想象,灵癫手中判官笔脱手飞出,内息翻腾紊乱。

         此时一阵炙热之气已经袭到灵癫头顶,灵癫赶忙催动内力,右掌翻出相抗。双掌相接,灵癫感到对方掌上炙热之力滚滚而来,赶忙运起内力相抗。

         正相持间,却不料烈火掌大汉的内力突变,至刚烈火内力对抗灵癫之余,突生一股至阴寒冰内力直袭灵癫。灵癫猝不及防之下,被寒冰内力透体而入,侵入奇经八脉,瞬时血气凝结而亡。

         电闪火石一招之间,少林四大金刚之一的广目金刚灵癫已经身亡,杨千山一见大痛,断喝一声使出“万法归宗”,登山跳步,直刺寒冰掌大汉咽喉。

         寒冰掌大汉见状使出天王托塔式招架,双方内力相交,杨千山感受到的却是至刚炙热之气汹涌而来,刚刚缠斗半日凝结在杨千山眉毛胡子和长枪上的冰霜被一扫而空,杨千山被击的倒飞出去。

         在一旁调息的阳云汉见灵癫身亡,杨千山被击退,顾不得继续调息内力,赶忙提气上步,挥刀而上。杨千山内力受损,却也持枪纵身跃回,和阳云汉合力共斗两个绯袍大汉。

         但两个绯袍大汉功夫极为诡异,至刚烈火和至阴寒冰互相转换,突然炙热,突然寒冷,内力却又生生不息,将阳云汉和杨千山困住。

         一旁的凌孤帆被韩德让缠住,灵狂守在帐门口也渐渐不支,四人都已经是强弩之末,眼睁睁看着大契丹皇帝耶律隆绪、王继忠、耶律题子几人气定神闲战在一旁却又无可奈何。

         正在这时,从阳云汉破帐处再次窜出两人,直扑大契丹皇帝耶律隆绪。当先一人双眼射寒星,一对剑眉,二十六岁年纪,身着窄袖窄身布袍,手持匕首。第二人豁然是昆仑蛇护法曲善,浑身血迹斑斑,可动作仍然很矫捷。

         和曲善同行的少林四金刚中的持国金刚灵痴、增长金刚灵笑,昆仑五护法中的龙护法隐缭、虎护法伏威四人却不见了踪影。

         耶律题子见有人扑过来,赶忙上前欲护住大契丹皇帝,曲善这边使撅迎上,隔开耶律题子。

         当先的布袍汉子乘此机会,欺近大契丹皇帝耶律隆绪,挥匕首抵在耶律隆绪咽喉处,大声喝道:“大契丹皇帝在我手中,诸位停手。”

         大帐中众位大契丹国武士猝不及防,纷纷停手,韩德让和两个绯袍大汉见皇帝被擒,心中大急,就欲舍去阳云汉、杨千山和凌孤帆反身来救。

         布袍汉子手中匕首紧了紧,耶律隆绪大骇,赶忙喝道:“诸卿勿动。”

         众人闻言,赶快停下脚步。此时,大帐外一片纷扰声,前面离开的两个绯袍大汉冲入大帐,见此情形也是大吃一惊,止住脚步。

         阳云汉、杨千山、凌孤帆和灵狂四人乘此机会聚拢到布袍汉子和曲善身边。

         布袍汉子对大契丹皇帝耶律隆绪道:“放我众人平安离去,我不伤你性命。”阳云汉闻言吃了一惊,正欲回话劝阻,布袍汉子连忙摆手示意他不要说话。

         耶律隆绪已忙不迭地点头,连声称好,并向众人道:“朕以大契丹皇帝名义起誓,放你等平安离去。”大契丹国诸将士闻言,只好闪开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