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章 乾坤日月
        阳云汉扫视一圈四处溅落的血块,冲对面一众契丹人怒目而视,高声呵斥道:“大于越,你们契丹人在他们四人身上施了什么邪术?”

         大于越耶律曷质闻言神色不变,心中却暗叹灵痴、灵笑、隐缭、伏威四人如此自爆威力竟也没能伤到阳云汉分毫。

         温若水在一旁脸色难看之极,她一直处心积虑想要陷害阳云汉,此刻看到阳云汉安然无恙,心中如何能不恼恨。

         大于越耶律曷质不答阳云汉问话,沉声说道:“还有谁上去领教一下阳云汉高招。”

         话音才落,耶律曷质身后四个绯袍汉子闪身而出,正是善使寒冰掌和烈火掌的乌利和曲利,和另外两个善使乾坤圈和乾坤日月刀的汉子。

         四人团团围定阳云汉之后,乌利打了个哈哈:“阳云汉,除了我和曲利师弟外,这两位是我的拂郎师弟和文荣师弟。我们四人同在师尊大于越门下,今日一同向你讨教一二。”

         当年乌利和曲利二人曾和阳云汉比试过武功,合二人之力也没能讨到任何好处,二人如今看到阳云汉武功比在西州回鹘之时还要愈发精进,于是招呼了另外两位师弟一起上前向阳云汉挑战。

         阳云汉向四人摆了摆手:“尽管放马过来。”

         他的话音未落,乌利和曲利已经运功调息攻了上来,乌利使出寒冰掌,曲利使出烈火掌,一边寒气一边炙气左右夹击向阳云汉。

         拂郎和文荣也在同一时间发动,拂郎用的是奇门暗器乾坤圈,状若镯子,四周带刺,脱手而出就是两支乾坤圈上下飞旋攻向阳云汉。文荣手使的乾坤日月刀,狠狠劈向阳云汉。

         拂郎和文荣的攻势后发先至,阳云汉不慌不忙,使出“龙甲神诀”之“鸟翔式”,体内真气奔流不息,掌刀舞动,方圆三丈之内全被掌刀劲气笼罩住。

         阳云汉手中掌刀犹如雨燕般迅疾无比,恰好封住一支飞旋而至的乾坤圈。乾坤圈被阳云汉雨燕般劲气掠过,带的斜飞开去。

         阳云汉手中掌刀又如麻雀般轻盈灵巧,堪堪抵挡住另外一支飞旋而至的乾坤圈。乾坤圈被麻雀般劲气啄中后,倒飞了回去。

         拂郎见自己发出的两个乾坤圈接连失手,急忙闪身两个纵跳,将被击飞的两支乾坤圈重新抓回手中。

         此时文荣的乾坤日月刀却借着乾坤圈破开的劲气趁虚而入。阳云汉手中掌刀突然变得犹如雄鹰般刚暴凶狠,正削在乾坤日月刀的月牙护手之上,生生将文荣击退了回去。

         阳云汉以一招“鸟翔式”击退拂郎和文荣,身形毫无停滞,身颤步转,掌刀变幻,好似腾蛇逰雾般砍向乌利的手腕。

         乌利掌风之上,阴寒之气极重,周遭空气都已经凝结成霜,比之当年比斗之时又有精进,若是换做寻常武林高手,恐怕已经手脚麻痹,不战而败了。

         可阳云汉内力高深,“龙甲神诀”之“蛇蟠式”丝毫不受寒气阻滞,行于不得不行之间,已经砍到乌利手腕边。乌利心中惊骇,只得撤掌闪身而退。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阳云汉长臂弯曲,手掌如刀,犹如灵蛇吐信般砍向曲利的手腕。

         曲利掌风之上,炙热之气极浓,周围的空气都已经燃烧起来,寻常武林高手碰到这炙热之气,恐怕手脚都会被灼伤。

         不过阳云汉武功何等高强,手中掌刀破开炙热之气,止于不得不止,恰好砍到曲利手腕侧。曲利震骇之下,连忙缩手后跃。阳云汉又以一招“蛇蟠式”迫退了乌利和曲利二人。

         接连两式之后,阳云汉以掌化刀,使出“龙甲神诀”之“龙飞式”,好似借云雾之势而乘游之,宛若飞龙乘云,飞砍向刚刚站稳身形的文荣。

         文荣以独自一人之力,勘破不了阳云汉精妙招式,只得举手中乾坤日月刀硬架,生生被阳云汉掌刀之力砍的向后又连退几步。

         阳云汉刀式不变,好似腾龙游雾,变幻莫测般砍向刚刚收回两个乾坤圈的拂郎。拂郎不及再放出乾坤圈,只得举圈硬挡,被阳云汉掌刀砍中之后,也是力不能敌,被砍的向后连退几步方才收住脚步。

         此时阳云汉“龙飞式”招式未尽,内力周流运转,五心相印,全身内力奔腾速度凭空加快了三成,好似江河之水奔流速度湍急了三成。

         借着这源源不绝提升的内力,阳云汉人借刀式,曲伸之间,化为飞龙在天,继续凌空一斩向退后的拂郎和文荣二人。

         面对阳云汉“龙飞式”迅疾攻势,若是拂郎和文荣二人分别应招,只怕都要伤在阳云汉攻势之下。这二人不愧是大契丹国大于越耶律曷质的弟子,虽惊不乱,二人侧身贴背而立,各自舞动手中乾坤圈和乾坤日月刀。

         二人手中兵器配合的严丝合缝,终于合二人之力封挡住阳云汉“龙飞式”神龙游空般攻势。

         原来拂郎和文荣修炼的是大于越耶律曷质传授给二人的“乾坤日月神功”,这门神功即可分而使之,又可合二为一,威力更甚。

         这时乌利和曲利从阳云汉身后左右两侧包抄上来,阳云汉看也不看,已经知道身后动静。他突然一个转身,使出“龙甲神诀”之“虎翼式”,好似猛虎出柙,啸傲山林,掌刀大开大合砍向乌利和曲利二人。

         乌利和曲利早就心生警惕,二人眼看阳云汉刀式汹汹,想也不想,乌利出左掌,曲利出右掌,二人双掌互抵。接着乌利出右掌,曲利出左掌一左一右封住阳云汉“虎翼式”攻势。

         双方这下以硬碰硬,乌利和曲利合力使出大于越耶律曷质传授给二人的“寒冰烈火神功”,威力倍增,一右一左两股至阴至阳之气涌向阳云汉,阳云汉“虎翼式”顿时不支。

         阳云汉在西州回鹘之时,已经见识过乌利和曲利二人神功厉害,心中毫不畏惧,不慌不忙运起“虎翼式”独特内力法门。内力犹如滚滚江水陡然被一个大坝阻隔住,滔滔江水蓄势待发,骤然大坝又凭空消失,江水咆哮翻滚倾泻而下。

         阳云汉体内内力汹涌喷薄而出,身形犹如猛虎加翼,翱翔四海,掌刀重若千钧般砍向乌利和曲利。

         乌利和曲利合力使出的“寒冰烈火神功”虽是威猛,却还是被阳云汉“虎翼式”生生破开一道口子,砍向二人。

         乌利和曲利吃惊之下,急忙调动“寒冰烈火神功”内力运转法门,二人至刚烈火和至阴寒冰突然互相转换,乌利攻来的变成了炽热之气,而曲利攻来的变成了阴寒之气。

         阳云汉“虎翼式”虽是威猛,可乌利和曲利接连几次轮转至刚烈火和至阴寒冰劲气之后,阳云汉“虎翼式”终于是后劲不足,一股殷虹之色再次从阳云汉脸庞一闪而过。

         原来阳云汉前番和灵痴、灵笑、隐缭、伏威四人比斗之时,已经被四人自爆的强悍劲气所伤,内力受损不小,此刻接连和拂郎、文荣、乌利、曲利的“乾坤日月神功”、“寒冰烈火神功”以硬碰硬之后,内力又是受损波动。

         幸而此时阳云汉武功已至化境,眼看“虎翼式”不敌之时,阳云汉身形波谲云诡,变幻莫测之际,掌刀舒卷写意,萦流带空般攻向乌利和曲利二人。紧要关头,阳云汉使出了“龙甲神诀”之“云垂式”。

         “龙甲神诀”之“云垂风扬”两式不以内力强弱论高低,讲究的是以招式精妙破敌,云始无形,千变万化,风无正形,万物绕焉。阳云汉此时使出“云垂式”,正是要以精妙招式破解乌利和曲利“寒冰烈火神功”强悍攻势。

         果然阳云汉身形变幻,掌刀犹如云能晦异,有形不滞,实实挨挨,遮星蔽月般罩向乌利和曲利二人,顿时破开乌利和曲利“寒冰烈火神功”轮转攻势。

         乌利和曲利万万没料到阳云汉招式骤然变的如此精妙绝伦,被逼无奈之下,乌利和曲利只得继续催动“寒冰烈火神功”。

         乌利掌中的至阴之气,凝结成冰,犹如一把寒冰剑般刺向阳云汉掌刀。曲利掌中的至刚之气,灼热成火,好似一把烈火刀般砍向阳云汉身体。

         阳云汉心中暗赞,“云垂式”却无丝毫停滞,身形再次变幻,掌刀犹如云附於天,无形随风,虚虚空空,瞬息天地般破开乌利和曲利掌式。

         就在乌利和曲利将要落败之时,拂郎和文荣包抄上来,这二人眼看乌利和曲利遇险,赶忙使出“乾坤日月神功”绝学招式攻向阳云汉。

         只见拂郎手中接连掷出几支乾坤圈,却并非飞旋攻向阳云汉,反而全速飞扑向文荣。

         那文荣见乾坤圈飞来,不慌不忙舞动手中乾坤日月刀。几支飞扑而至的乾坤圈不偏不倚触碰到乾坤日月刀的日月边缘,之后齐齐转折猛扑阳云汉而去,力道和速度比拂郎独自掷出的还要大出几分。

         原来拂郎的乾坤圈不仅被文荣的乾坤日月刀改变方向,还被文荣附着的内力加速,更快更狠扑向阳云汉。

         阳云汉察觉到乾坤圈来势汹汹,只得放过乌利和曲利,展开“龙甲神诀”之“风扬式”,身形犹如风卷残云,掌刀好似长风破浪,动息有情之间飞斩来袭的几支乾坤圈。

         阳云汉掌刀在毫厘之巅劈在乾坤圈的边缘,好似大风起兮云飞扬,将几支乾坤圈带的斜飞出去,竟在瞬间破掉了拂郎和文荣的“乾坤日月神功”绝学招式。

         不过拂郎和文荣此时已经欺近到阳云汉身前,拂郎舞动手中乾坤圈,文荣晃动手中乾坤日月刀,一左一右,一上一下全力攻向阳云汉。

         阳云汉“风扬式”招式未尽,身形忽而变得风轻云淡,掌刀犹如猎蕙微风,去来无迹之际,反劈向来袭的拂郎和文荣二人。

         拂郎和文荣原本气势汹汹,没想到阳云汉身如柳絮随风摆,招似风轻了无痕,转瞬就到了二人面门之前。拂郎和文荣吓的不进反退,仓惶避开。

         乌利和曲利看到拂郎和文荣落败,连忙重整旗鼓,攻了上来,转瞬间又成了四人合力共斗阳云汉之势。

         不过阳云汉此时全力展开“云垂风扬”式,身形变幻,掌刀舞动,或舒卷写意,或萦流带空,变幻莫测,精妙绝伦,或来时无迹,或去时无踪,变化多端,妙到极处。反倒是以一人之力,将乌利、曲利、拂郎、文荣四人围困住。

         乌利、曲利、拂郎、文荣四人拼尽全力却让阳云汉占了上风,四人身为大于越耶律曷质的嫡传弟子,在大契丹国不仅位高权重,更是武功高强,睨视群豪,几曾如此狼狈过。

         四人中的老大乌利边斗边偷偷向其他三人使了个眼色,眼看被逼入绝境的四人骤然一起发动。

         乌利和曲利的“寒冰烈火神功”再次转换,乌利掌中拍出炙热的烈火刀气砍向阳云汉,只是这股炙热之气中还带着丝丝阴森寒意,曲利掌中则拍出阴寒的寒冰剑气刺向阳云汉,在阴寒之气中隐隐掺杂着灼热气息。

         乌利和曲利将二人合修的“寒冰烈火神功”运到了极致,愈发让人防不胜防,攻势威力剧增。

         拂郎和文荣的“乾坤日月神功”也同时攻出,拂郎接连脱手射出几支乾坤圈飞扑阳云汉下三路,接着又是几支乾坤圈狠狠掷向身侧的文荣。

         在文荣手中乾坤日月刀的转折加力之下,这后发的几支乾坤圈瞬间后发先至,超越前面的乾坤圈扑向阳云汉上三路。

         拂郎和文荣二人紧随在这些飞旋的乾坤圈之后,各自挥动手中兵器扑向阳云汉。拂郎和文荣将“乾坤日月神功”也催动到了极致。

         阳云汉的“云垂风扬”式虽是精妙,可在乌利、曲利、拂郎、文荣搏命围攻之下,再也无法压制四人,一股殷虹之色再次从他脸上一闪而过,阳云汉内伤又加重了一分。

         紧要关头,阳云汉终于不再留手,展开身形,以手做刀,使出了“龙甲神诀”之“地载式”,以刀划方,追求极致。这极致之方,好似静静的大地一般,收敛静止。

         乌利和曲利的“寒冰烈火神功”攻势火中带冰,冰中含火,拂郎和文荣的“乾坤日月神功”乾坤圈暗攻和乾坤日月刀明攻。可这些攻势在碰到极致之方后,转瞬间被无声无息吞噬掉。

         乌利、曲利、拂郎、文荣四人惊骇之下,连忙催动体内真气,竟在同一瞬间各自突破“寒冰烈火神功”和“乾坤日月神功”极限。四人在面对强敌生死之战时,武功竟然又有突破。

         只是四人还来不及高兴,对面阳云汉掌刀接连划动,极致之方不断层叠而出。四人的“寒冰烈火神功”和“乾坤日月神功”威力虽是剧增,却依旧突破不了阳云汉“地载式”大地无形的守势。

         此时乌利、曲利、拂郎、文荣四人攻势已到强弩之末境地,阳云汉却依旧是后劲十足。只见骤然间一个工致圆形从阳云汉双掌中蓬勃而出,阳云汉使出了“龙甲神诀”之“天覆式”。

         这极致之圆,好似灵动日月一般,一股凌冽刀气蓬勃而出,铺天盖地罩向乌利、曲利、拂郎、文荣四人。

         四人只感到自己好似被日月笼罩住,心中生出无法抵抗的感觉,只得各自施展功夫绝学拼命抵抗。

         山洞之内,只听到“砰”地一声巨响,乌利、曲利、拂郎、文荣四人被阳云汉日月灵动劲气扫中,乌利和曲利原本双掌相抵,却再也把持不住,两人各自斜飞了出去。

         拂郎和文荣也好不到哪里去,二人手中乾坤圈和乾坤日月刀也飞的不见了踪影,人也跟着倒飞了开去。

         眼看乌利、曲利、拂郎、文荣四人就要摔落地上,只见契丹人中闪出一道身影,快如闪电般从四人身边掠过,在眨眼间将四人一一扶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