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四章 日月灵动
        伍飚扬和福居大师二人不愧是当世绝顶高手,察觉到有敌来袭,各自挥左掌迎敌。顿时伍飚扬、福居大师二人单掌分别和来人单掌胶着在一起。

         感受到来人掌心攻来的汹涌内力,伍飚扬、福居大师急忙分出内力回击。就在二人内力回攻之际,来袭之人内力突然回退,转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伍飚扬和福居大师攻向来人的内力犹如泥牛入海一般不见了踪迹。

         伍飚扬和福居大师心中吃惊,匆忙撤下各自注入手中兵器的内力,转而攻向来袭之人。

         如此一来,伍飚扬和福居大师二人互相缠斗的内力渐渐转嫁给了来袭之人,二人已成死局的内力消耗竟生生被来人拆解开来。

         过得片刻,伍飚扬和福居大二人兵器之上内力已经全部撤下,二人一边各自收回手中兵器,一边凝神打量来敌,却看到此人龙眉凤眼,挺身玉立,可不正是阳云汉么。

         伍飚扬和福居大师旋即明白阳云汉上前是为了拆解开二人相争,并非有意偷袭,连忙各自收回左掌。

         阳云汉也撤掌坦然而立,伍飚扬高声赞道:“阳兄弟,多谢你此番援手之恩。真没想到阳兄弟多年不见,内力竟修炼的如此精深,着实令人可敬可佩。”

         福居大师也是连声叹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多谢阳施主相助。”

         说到这里,福居大师略微顿了一顿,方才接着问道:“阳施主能化解老衲和伍帮主内力相抗死局,恐怕是修炼了什么精妙内功法门吧?”

         听到福居大师这样一问,伍飚扬旋即明白,就算阳云汉内力再强,恐怕也无法同时抗衡自己和福居大师二人夹击,况且方才自己内力攻入阳云汉体内后,好似泥牛入海,绝非寻常的内力相抗。想到这里,伍飚扬也是好奇看向阳云汉。

         阳云汉冲二人拱了拱手:“福居大师所料不错,我用的法门学自西州智者阿莫,名唤大禹神功,无论攻来的内力如何强劲,只需原封不动地传给脚下大地即可。伍帮主谬赞了,真正内力高深的其实不是我,而是这无边无际的大地。”

         听完这一说,伍飚扬和福居大师方才恍然大悟,福居大师点头赞道:“好一门大禹神功。”伍飚扬也是面露神往之色。

         只听阳云汉接着说道:“福居大师,伍帮主,在下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福居大师和伍飚扬听到阳云汉开口询问,均是点头应承,福居大师回道:“阳施主但说无妨。”

         阳云汉突然提高声音,亢声说道:“此番恒山论剑福居大师和伍帮主武功不分伯仲,已然是我大宋武林魁首。”

         听到这话,即便是以福居大师修为高深和伍飚扬豪迈气概,也是面露欢喜之色。只是昆仑派掌门古月上人,峨眉派掌门司徒玄印,崆峒派掌门飞绥子,华山派朝阳掌陈正逊,上清派掌门朱自英等围观群雄却是神色各异。

         阳云汉接着说道:“只是这商王宝藏,在下想说,是否能换个分法?”

         听到此话峰回路转,福居大师和伍飚扬均是面露诧异之色。

         “既然二位没能分出胜负,这商王宝藏也就无法决定最终归属,在下想我们是否可以效仿温前辈的侠义之举,将这商王宝藏拿去救济那些遭受黄河水患的饥民。”

         此言一出,举座皆惊,围观群雄中除了丐帮和少林派外,其他几个大门派昆仑、峨眉、崆峒、华山、上清诸派已然没有机会得到商王宝藏,均是纷纷点头应承,更有一人高声为阳云汉喝彩,此人正是“风尘四友”老三温无鬼。

         丐帮和少林派弟子们却是人人吃惊,有人忍不住出声反对。

         福居大师和伍飚扬此时也是色变,福居大师思討片刻,缓缓摇头说道:“阳施主,前番少林派承你相助,此番又承你相救之恩,原本你的提议,老衲无不应承,只是这商王宝藏事关重大,决定了我少林派长久兴衰,老衲无法代少林派应承阳施主的提议。不知道伍帮主意下如何?”

         伍飚扬脸露踌躇之色,抬头仰望山洞半响,方才朗声回道:“阳兄弟,十余年前你就对我帮有过大恩,此番又救我脱难,你所提议又是我武林中人人敬仰的侠义之举,我伍飚扬无法反驳。”

         听到伍飚扬如此回复,阳云汉面露喜色,福居大师却是皱眉不语。

         “只是若想让我丐帮弟子们人人心服口服,我还有个提议,阳兄弟需得和我切磋一番,若阳兄弟能胜过在下手中的紫熠黑龙鞭,不仅这商王宝藏依阳兄弟所言,这武林魁首的名号也非阳兄弟莫属。”

         原来伍飚扬乃当世豪杰,行为甚是果敢,转瞬之间已然打定主意,在和阳云汉过招之时,偷偷寻一式不着痕迹输给阳云汉,不仅将那商王宝藏输出去,更是将这恒山论剑的头名让给阳云汉,也好还了阳云汉对丐帮和自己的大恩。

         阳云汉哪里知道伍飚扬所存心思,听完伍飚扬提议,阳云汉心中涌起万丈豪情,亢声回道:“伍帮主既有此提议,在下斗胆讨教一番。”

         伍飚扬听闻回话,仰天哈哈大笑,声震山洞:“阳兄弟果然真英雄也。”

         福居大师趁二人对话之机,已然退到一旁,场中仅留下丐帮帮主伍飚扬和阳云汉二人。

         伍飚扬摆了摆手中紫熠黑龙鞭,冲阳云汉说道:“阳兄弟,快亮出兵器,你我二人好好切磋切磋。”

         没想到这回阳云汉却摇了摇头:“伍帮主,我已经弃刀不用,有刀无刀对我来说已无分别,我就凭这双肉掌向伍帮主讨教一二。”

         听了这话,伍飚扬瞳孔微微收缩,他虽惊诧于阳云汉所说有刀无刀已无分别,心中却不愿相信阳云汉年纪轻轻就能跨入如此武学境界。

         围观的丐帮执法长老吴铁锟,武长老姜皓霸,东京开封府东舵头项鸣凫,以及丐帮三十六名弟子则发出了鼓噪之声,对阳云汉托大之举颇为不满。其他围观群雄也是纷纷摇头,纷纷议论阳云汉过于自不量力。

         伍飚扬这时不再客气,展开“紫熠黑龙”鞭法第一式“黑龙腾跃绞”。

         阳云汉眼看伍飚扬手中紫熠黑龙鞭绞动,好似活龙一般攻向自己,却是不慌不忙,展开身形,以手做刀,追求极致,以刀划方。

         正是阳云汉使出了“龙甲神诀”之“地载式”,这极致之方,好似静静的大地一般,收敛静止。

         伍飚扬紫熠黑龙鞭上的绞动劲气,碰到这极致之方后,竟被无声无息吞噬掉,伍飚扬的“黑龙腾跃绞”转瞬间被阳云汉破掉。

         伍飚扬心中微凛,轻敌之心尽去,全力展开“紫熠黑龙”鞭法,第二式“惊起黑龙撩”,第三式“张展黑龙鳞”,第四式“且看黑龙戳”,第五式“莫使黑龙拨”,第六式“奇似黑龙点”,第七式“黑龙狂欲扫”,第八式“风雨晦暝摆”,第九式“撼若黑龙截”,第十式“何处黑龙转”,一连九式一气呵成攻向阳云汉。

         只见阳云汉在伍飚扬疾风骤雨般攻势之中,化掌为刀,以意驭刀,掌式变化莫测,手中所化方形愈发工整,伍飚扬的凶猛攻势仿佛陷落在无边无际的大地之中,消弭不见,了无痕迹。

         这一来不仅伍飚扬越斗越是心惊,早忘了要有意相让之举,围观群雄更是震慑于阳云汉所使武功神鬼莫测,渐渐安静下来,整个山洞之中,除去伍飚扬和阳云汉打斗之声,竟是静静地悄无声息。

         伍飚扬又接连使出“紫熠黑龙”鞭法第十一式“黑龙云根缠”,第十二式“苍苔黑龙绊”,第十三式“黑龙风雷摔”,第十四式“采得黑龙引”,第十五式“黑龙鳞皴盘”,第十六式“黑龙巨灵挑”攻向阳云汉。

         阳云汉依旧使出无穷无尽般的“地载式”神功,见招拆招,每每在妙到毫巅之处破去伍飚扬如潮水般的攻势。

         伍飚扬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和阳云汉一番比斗会落尽下风,尽管丐帮镇派“紫熠黑龙”鞭法精妙招式迭出,却一直被阳云汉上下翻飞的双掌死死克制住。

         丐帮帮主伍飚扬性格坚忍,一生临敌无数,在一次又一次生死搏命之战中,伍飚扬的武功每每在生死徘徊边缘取得一次又一次突破,一身武艺修炼的卓绝不凡,终于能像今日这般傲视群雄。

         此刻伍飚扬眼见阳云汉武功深不可测,激起争强好胜之心,有意考较一下阳云汉武功深浅。

         间不容发之际,伍飚扬运气调息,只听他一声断喝,使出“紫熠黑龙”鞭法第十七式“黑龙峰峦压”,手中紫熠黑龙鞭带起的劲气好似一座巨大的峰峦一般压向阳云汉。

         阳云汉只觉得一股巨力传来,双手双脚好似被捆绑住,浑身内力运转的速度仿佛也慢了三分。

         危急关头,阳云汉心中反而顿生豪气,气由心生,“龙甲神诀”之“虎翼式”内功运转法门悄然发动,浑身内力运转速度在转瞬间恢复正常,接着阳云汉双掌晃动,再次划出极致之方,“龙甲神诀”之“地载式”已然拍出。

         感受到自己的“黑龙峰峦压”强烈劲气再次消弭不见,伍飚扬心中一横,口中再次一声暴喝。

         山洞之内回响起嗡嗡之声,一众武林高手中武功稍弱者只觉得脑袋轰然作响,头疼欲裂,人也跟着摇摇欲坠,赶忙纷纷运气调息,方才缓过劲来。武功高强者也是皱眉不止,均感不适。

         就在众人心旌摇荡之时,伍飚扬手中紫熠黑龙鞭陡然脱手飞出,钢鞭凌空跃起后,一个转折,兜头劈向阳云汉。

         这紫熠黑龙鞭宛若蛟龙薄九空,又似蛟龙翻沧海,笼罩向阳云汉。此式正是“紫熠黑龙”鞭法威力最大的第十八式,招式名称就是“紫熠黑龙鞭”。

         此式“紫熠黑龙”鞭法一出,非胜既负,威力之猛,已经超出伍飚扬掌控范围,因此这式武功伍飚扬对敌之时从不轻易使出。即便是刚刚和少林派掌门福居大师比试武功,伍飚扬也未使出这第十八式鞭法。

         只是此时伍飚扬和阳云汉相斗,连出“紫熠黑龙”鞭法十七式,却被阳云汉轻描淡写般抵挡住,情不自禁之下,竟使出了“紫熠黑龙”鞭法威力最盛的第十八式“紫熠黑龙鞭”攻向阳云汉。

         招式一经使出,伍飚扬心中立刻生出悔意,生怕阳云汉会伤在自己这威力无穷的攻势之下。可惜此时紫熠黑龙鞭在伍飚扬雄浑内力灌注下,已如离弦之箭般飞扑阳云汉,钢鞭在山洞空气中带起刺耳的啸叫声,犹如蛟龙呼啸一般。

         围观群雄眼看阳云汉遇险,忍不住齐声惊呼,赵破空和上官碧霄各自踏前一步,想要抢出来相救,却已是鞭长莫及。

         场中阳云汉感受到兜头而至钢鞭破空的强烈劲气,手掌陡然变幻,不知不觉中化方为圆。骤然间一个工致的圆形从阳云汉双掌中蓬勃而出,这极致之圆,好似灵动的日月一般,运动变化之下,恰好封挡住凌空攻至的紫熠黑龙鞭。

         只见那钢鞭仿佛被日月笼罩住,竟是凌空绕着圆圈盘旋起来。正是阳云汉在紧急关头使出了“龙甲神诀”之“天覆式”。

         围观群雄眼看场中阳云汉双掌划动,头顶之上的紫熠黑龙鞭好似一条蛟龙般,在阳云汉头顶环绕盘旋,可偏偏不能落下分毫。此等异景,看得群雄目瞪口呆。

         就在此时,阳云汉双掌划动,又是一个极致之圆从双掌挥出,正叠加在前面一个极致之圆上。那紫熠黑龙鞭在连续两个极致之圆叠加劲气的驱动之下,竟是凌空倒飞而去。

         伍飚扬见状,赶忙跃起接住。可紫熠黑龙鞭才一入手,伍飚扬如受电击,凌空倒跃开去,落地之后,又腾腾腾向后连退了三步方才稳住身形。

         原来,这紫熠黑龙鞭被阳云汉使出的“龙甲神诀”之“天覆式”击退之时,钢鞭上灌注了极强内力,内力强悍如伍飚扬这样的绝顶高手也是承受不起,落地之后一退再退,方才堪堪化解了钢鞭之上的内力。

         二人胜负已分,围观群雄万万没料到阳云汉会胜过堂堂丐帮帮主伍飚扬,个个咂舌不已。

         伍飚扬运功平复紊乱内息之后,方才开口说话:“阳兄弟神功无敌,我输的心服口服。”说到这里,伍飚扬晒然一笑。

         丐帮帮主伍飚扬是个心胸开阔之人,原本就存了相让的心思,此刻看到阳云汉不仅没有伤在第十八式“紫熠黑龙鞭”之下,反而一举破了此招,心中对阳云汉钦佩不已,哪有丝毫的嫉妒之意。

         他接着收鞭搓手说道:“真是万万没料到阳兄弟年纪轻轻,原来武功已然如此卓绝,我丐帮同意商王宝藏就依阳兄弟所言分配。不但如此,我想大宋武林魁首的名号也当归阳兄弟所有,不知道福居大师意下如何?”

         最后一句话,却是问少林派掌门人福居大师的。福居大师听到询问,缓步上前,在阳云汉面前停下:“阳施主如此神功,老衲怎能不讨教一二呢。只是阳施主刚刚和伍帮主比试完一场,但请休憩调息片刻,你我二人再来比试也不迟。”

         阳云汉听到这话,拱手施礼道:“在下也想向福居大师请教高招。休憩倒是不用了,但请福居大师赐教。”

         说着话,阳云汉脚踏丁字步,凝视福居大师。福居大师闻言微微一愣,也不勉强阳云汉,所穿僧袍却无风自动起来,显是福居大师开始运功调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