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二章 洗髓真经
        此时峨眉派掌门司徒玄印和华山派朝阳掌陈正逊二人都失了手中兵器,一个施展“三十六式天罡指穴法”,一个使出“朝阳掌法”,二人又斗在一起。

         峨眉派“三十六式天罡指穴法”,共有三十六个手法姿势,在此基础上又可以衍生出诸多变化,生生化化,端的是威力无穷。

         华山派“朝阳掌法”施展开来,犹如旭日临空,由清冷渐转炙热,运到极致之时,掌力所至犹如万道霞光一般倾泻向对手,也是威猛无比。

         二人斗的是精彩纷呈,看的围观群雄眼花缭乱。

         只见陈正逊以“朝阳掌法”之“灼灼朝阳”攻向司徒玄印。司徒玄印右手食指、中指、无名指和小指四指并联在上,拇指在下,反戳向陈正逊掌心,正是以平指劲激发而出的“平指镇妖”招式。

         陈正逊急忙变招,化为“朝阳掌法”之“鸣凤朝阳”招式封挡住司徒玄印的指穴法。此时司徒玄印五指突然张开,意动气行,念动神到,以鹰爪劲激发“鹰爪乾坤”招式兜头抓向陈正逊。

         陈正逊见状,左拳急忙向上托举,右拳回击,正是“朝阳掌法”的“阊阖朝阳”招式,二人这式比拼又斗了个旗鼓相当。

         陈正逊心中发急,运气调息,使出“朝阳掌法”绝招“霞光万丈”。只见他掌力所至,皎如太阳升朝霞,灼若鞭渠出深波,罩向司徒玄印。

         司徒玄印身陷骄阳灼烧之下,依旧不慌不忙,右手将小指和无名指扣在掌心,又将大指扣压在无名指尖上,中食两指并成剑诀,以“三十六式天罡指穴法”剑诀劲激发“二龙抢珠”招式,反刺向陈正逊。

         司徒玄印这一式剑诀劲,竟生生破开“霞光万丈”笼罩,正刺中陈正逊手掌掌心。陈正逊只觉得右臂一麻,再也无法动弹。

         司徒玄印一招得手,也没有再乘胜追击,反而退开一步抱拳说道:“陈峰主承让了。”

         二人这番比试,从剑法比到拳法,陈正逊输的是无话可说,他脸色灰沉,抱拳回道:“司徒掌门好武功。”说罢悻悻然退了下去。

         五场比罢,少林派掌门福居大师、司空山寨主吴戈矛、丐帮帮主伍飚扬、昆仑派掌门古月上人和峨眉派掌门司徒玄印五人胜出,除了吴戈矛外,其余四人无不是名满江湖之人。

         当下恒山论剑继续进行,五人再次抽签定对手,这次司空山寨主吴戈矛抽到了丐帮帮主伍飚扬,少林派掌门福居大师抽到了峨眉派掌门司徒玄印,昆仑派掌门古月上人本轮却是轮空。

         第六场比试就由伍飚扬对上吴戈矛。

         面对丐帮帮主,吴戈矛哪里还敢掉以轻心,上来即不是使出刀瀑,也不是使出快刀,而是直接使出了那保命四式绝学。

         只见吴戈矛脚踏斜步,刀如闪电,轮转之下,长刀断岩,硬猛无比,刀式未尽之时,突然又变得好似削瓜剥皮一般,轻柔无比,削向伍飚扬,正是四式绝学的第一式“断岩如削瓜”。

         丐帮帮主伍飚扬早在一旁见识过司空山寨主吴戈矛和上清派掌门朱自英比斗时的景况,看到对方上来就使出绝学招式,伍飚扬不慌不忙摆动手中紫熠黑龙鞭,使出“紫熠黑龙”鞭法第四式“且看黑龙戳”,速度奇快,后发先至,直戳吴戈矛的“巨阙”要穴。

         吴戈矛先前在一旁也参详过伍飚扬和括苍派掌门人凝真子对敌时的情状,心知这是伍飚扬以快破精,虽是有心将“断岩如削瓜”招式运到极致,可偏偏还是快不过伍飚扬的“且看黑龙戳”招式。

         吴戈矛无奈之下,只得撤身闪避,接着长刀再次挥出,使出绝学第二式“风光破崖绿”,长刀好似破崖而出直扑伍飚扬。

         伍飚扬见状,依旧不慌不忙,又是一式“且看黑龙戳”后发先至,直戳向吴戈矛“天枢”要穴。吴戈矛空有精妙招式,却无处使力,眼看紫熠黑龙鞭尖头将要及身,只得再次撤掉“风光破崖绿”招式闪避。

         伍飚扬依旧没有上前追击,吴戈矛缓下身形,暗吸一口气,晃动手中长刀,使出绝学第三式“天河从中来”。只见他手中长刀好似白瀑悬空,天河决下,涌向伍飚扬。

         丐帮帮主伍飚扬早在凝神观看吴戈矛手中长刀来势,转瞬间寻到破绽之处,又是同样一式“且看黑龙戳”后发先至,直戳向吴戈矛“关元”要穴,生生逼的吴戈矛再次无功而返。

         就在围观群雄以为吴戈矛会使出绝学第四式“白云涨川谷”的时候,没想到吴戈矛突然纵身后跃,收刀抱拳道:“这场比试我认输了。”此话一出,不仅出乎围观群雄意料之外,伍飚扬也颇感意外。

         只听吴戈矛接着说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伍帮主武功盖世,在下自叹弗如。”说罢,吴戈矛又施一礼,方才返身退了下去。

         这司空山寨主吴戈矛先前在江湖中名不见经传,可经此恒山一役,先败玉璧山庄庄主卞璞,再退黄山派掌门程镇西,第三场又击败七大门派上清派掌门人朱自英,已经是名动江湖,此刻主动认输,不仅无损其威名,反而更让武林群雄对其心生钦佩,更何况他输给的还是侠义满天下的丐帮帮主伍飚扬。

         那司空山寨原本在武林中也不过是个不入流的小门派而已,经此恒山一役,也稳稳成为江湖的二流门派。

         第六场胜负即分,第七场比试由少林派掌门福居大师对上峨眉派掌门司徒玄印。

         二人早已熟识,互施一礼,福居大师运起内力,飘然上前,展开“修罗掌法”攻向司徒玄印。

         司徒玄印也不拔剑,使出峨眉派绝学“三十六式天罡指穴法”攻向福居大师。二人犹如穿花蝴蝶般,你来我往,斗在一处。

         只见司徒玄印右手划出剑诀,以“三十六式天罡指穴法”剑诀劲激发“二龙抢珠”招式,刺向福居大师。

         福居大师的“修罗掌法”源自六道轮回之修罗道。阿修罗王,鬼道所摄,魔身饿鬼,三头六臂,有大神通力。

         眼看司徒玄印剑诀劲招式犀利,福居大师运气调息,施展出“修罗掌法”之“破坏诸暗冥”招式,仿佛瞬间化身为阿修罗王,封挡住司徒玄印的剑诀劲。

         司徒玄印见状,变化招式为“三十六式天罡指穴法”平指劲激发“平指镇妖”攻向福居大师。

         福居大师依然不慌不忙,施展出“修罗掌法”之“光明照虚空”招式迎敌。

         司徒玄印一式使完,又是一式“三十六式天罡指穴法”鹤嘴劲激发而出的“白鹤啄食”,啄向福居大师身上要穴。

         福居大师接着使出“修罗掌法”之“今鞞鲁遮那”招式封挡。

         司徒玄印又是一式“三十六式天罡指穴法”鹰爪劲激发“鹰爪乾坤”兜头抓向福居大师。

         福居大师晃动身形,使出“修罗掌法”之“罗睺避虚空”避开来袭鹰爪劲。二人接连交手几个回合,依旧是不分伯仲。

         此时只见司徒玄印手指变幻,豁然又是“三十六式天罡指穴法”平指劲发出。

         福居大师微微一愣,没想到司徒玄印会在此时招式用老,稍稍迟疑后依旧以“修罗掌法”之“光明照虚空”招式迎敌。

         那料到司徒玄印此番未等招式用全,平指劲刚刚激发到一半,突然意守大小两指,顷刻间放开手指,平指劲在瞬间化为鹰爪劲攻向福居大师。

         福居大师猝不及防之下,只得匆忙变招为“罗睺避虚空”躲避。

         眼看福居大师就要避让成功,司徒玄印手势又变,拇指和食指陡然并拢,鹰爪劲在瞬间又转换为鹤嘴劲,正啄在福居大师后背中枢大穴上。

         原来司徒玄印“三十六式天罡指穴法”中,平指劲、鹤嘴劲、鹰爪劲这三式,可以循环攻敌,生生不息之下威力倍增。

         华山派朝阳掌陈正逊在一旁看到司徒玄印使出如此循环三式,方才明白司徒玄印在和自己比试拳法之时,未尽全力之际自己已然落败,拳法之道自己确实是技不如人。

         想到这里,陈正逊不禁看了一眼正在一旁凝神观战的陈景元,心中亦忧亦喜。忧的是今日华山派再无人可以和峨眉派一争长短。喜的是陈景元天赋远胜自己,未来华山复兴有望,假以时日,只要陈景元勤学苦练,哪怕是站在武林之巅,也未尝没有可能。

         司徒玄印鹤嘴劲击中福居大师之时,心中暗喜,以为自己已然获胜,正待撤招回身,没想到福居大师中枢大穴中指之后,却好似浑然无事般,猛地挥出“修罗掌法”之“即舍月而还”招式反罩向司徒玄印。

         原来福居大师武功高深,在对敌之时,已经运起了金刚护体神功护住了全身要穴,所以生生承受了司徒玄印鹤嘴劲一啄之力。

         司徒玄印没有想到福居大师能若无其事般承受自己一招之力,眼看对手掌力罩来,仓促之下,司徒玄印临危不乱,手型变幻,小指、无名指、中指扣在掌心,大拇指尖扣压在中指尖上,食指伸直点向福居大师来袭的掌心,正是“三十六式天罡指穴法”一指禅劲激发“一柱擎天”招式反攻向福居大师。

         二人这次一攻一防,攻防转换之间端的是精彩绝伦,围观群雄看的是齐声喝彩。

         只见司徒玄印退敌之后,手型再变,五指末稍两节猛地屈曲,好似虎爪一般。紧要关头,司徒玄印以“三十六式天罡指穴法”虎爪劲激发绝招“虎爪擒拿”抓向福居大师。司徒玄印此式一出,空气中劲气波动,涌向福居大师。

         只听福居大师大喝一声:“来得好!”陡然变幻身形掌法,不再是阿修罗王,却仿佛化身猛虎,福居大师使出的竟是少林派七十二般绝技中的“虎爪功”。

         少林虎爪功走的是刚猛无比的路子,可以空手入白刃,在当年伏虎罗汉灵丘手中使来,端的是虎虎生风。可此刻在福居大师手中,虎爪功招式虽是不变,却是和风细雨,不带丝毫声响,看起来威力竟是下降不少。

         二人双掌在空中相交,福居大师身形微微晃动,很快稳住身法。司徒玄印却是向后腾腾腾连退三步,脸上潮红一闪而过。

         原来福居大师使出“虎爪功”之时,暗暗以少林派旷世绝学“洗髓经”催动,看似和风细雨,实则比之当年伏虎罗汉灵丘所使虎爪功,不知道强劲了多少。故而两人这番交手,司徒玄印吃了暗亏。

         福居大师并未上前追击,只是微笑合十站在原处。司徒玄印站定之后,运气调息片刻方才缓了过来,心中暗自骇然,没料到福居大师内力如此高深。

         这司徒玄印掌门也是个洒脱之人,高手相争,胜负只在一线之间,此刻二虎相争,自己已经是略逊一筹,司徒玄印也不再上前继续纠缠,微微颌首道:“福居大师果然好武功,老夫技不如人。”说罢,司徒玄印飘然退下。

         至此第七场比试也出了结果,先前获胜的丐帮帮主伍飚扬和轮空进入三甲的昆仑派掌门古月上人迈步走入场中。

         少林派掌门福居大师、丐帮帮主伍飚扬和昆仑派掌门古月上人三人都是武林中顶儿尖的人物,此时站在场地中央,端的是威风凛凛,意气风发。

         三人再次抽签定对手,这次丐帮帮主伍飚扬抽到了昆仑派掌门古月上人,福居大师轮空。

         丐帮帮主伍飚扬前面两阵胜的极是轻松,而昆仑派掌门古月上人险胜崆峒派掌门飞绥子之后,轮空了一阵,两人都是以逸待劳,谁也没占到便宜。二人在场中互施一礼后,各自取出兵器,也不再客套,各自上前抢攻。

         伍飚扬先前两阵对敌之时,均使出后发先至的招数,看破对手破绽之后,再出招逼退敌手。

         可是此轮对阵古月上人,伍飚扬心知昆仑派掌门人武功极为高强,早已挤身武林一流高手行列多年,“祖勒剑法”更是一门武林绝学,想要看出其中破绽极为不易,更别提后发先至而破解之,于是伍飚扬上来就改变招术,使出“紫熠黑龙”鞭法第六式“奇似黑龙点”,先发制人点向古月上人“气海”要穴。

         丐帮帮主伍飚扬这些年来在武林中声名赫赫,对面的昆仑派掌门古月上人自然也不敢大意,“冰魄神剑”抖手之间,七朵剑花凭空显现,反罩向伍飚扬。

         二人在转瞬之间过手一招,不分伯仲。

         只见古月上人手腕再抖,又七朵剑花化为点点寒星洒向伍飚扬。伍飚扬自然也不敢托大,晃动手中紫熠黑龙鞭,使出鞭法第四式“且看黑龙戳”反戳向古月上人“巨阙”要穴,堪堪以一招之力逼退罩向自己的七点寒星。

         两招过后,古月上人再抖手腕,七明一暗八朵剑花笼罩住伍飚扬。伍飚扬早就在一旁观看过古月上人“祖勒剑法”厉害,此时凝神细看之下,顿时看破古月上人手中万年寒冰剑身若隐若现之下暗藏的第八朵剑花。

         伍飚扬连忙快速舞动手中紫熠黑龙鞭,运起“挡”字诀,使出“紫熠黑龙”鞭法第三式“张展黑龙鳞”,顿时紫熠黑龙鞭幻化出一片影壁,挡在伍飚扬身前。

         只听七次兵器相交之声接连响起,伍飚扬的“张展黑龙鳞”接连封挡住古月上人七朵剑花。

         此时最后一朵暗花悄然而至,伍飚扬看似不紧不慢,实则出手快若奔雷,使出“紫熠黑龙”鞭法中威力奇大的第九式“撼若黑龙截”之“截”字口诀,以无法为有法,以无限为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