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天罡指穴
        司空山寨主吴戈矛手中长刀和上清派掌门朱自英手中佛尘在空中相交,二人这一式都是倾尽全力。

         吴戈矛的绝学第四式“白云涨川谷”和朱自英的最后一式杀招“天威焕赫”原本不分伯仲,唯一不同的是二人的心境,吴戈矛是以弱搏强,心沉气定,朱自英却是一心求胜,心浮气躁。

         道家武学招式最讲究心境平和,朱自英心浮气躁之下,“天威焕赫”招式难免露出了一丝破绽。

         就这一丝丝破绽,被吴戈矛的“白云涨川谷”乘虚而入,长刀破袭而进,刷地停在朱自英的胸前。

         上清派掌门朱自英没有料到自己使出“天威焕赫”这式杀招后仍然落败,不禁愣在当场。

         司空山寨主吴戈矛却刷地收回长刀,躬身施礼道:“朱掌门,承认了。”

         听到这话,朱自英方才回过神来,虽说他气度雍容,但身为七大门派掌门之一,却败在了名不见经传的司空山寨主手中,他还是面上无光,脸色刷地变得灰暗,也不答话,默然退回群雄之中。

         吴戈矛见状,不慌不忙跟着退了下去。群雄谁也没有料到二人比试会是这样一个结果,都对司空山寨主吴戈矛啧啧称奇。

         这时第三场比武开始,出场的是括苍派掌门凝真子和丐帮帮主伍飚扬。

         伍飚扬侠义满天下,即便是凝真子这样性子孤傲之人,对上伍飚扬之后,也是客客气气施了一礼,伍飚扬大大方方回了一礼。

         两人各自拔出兵器,伍飚扬做了个请的姿势,凝真子也不客气,挥剑而上。

         丐帮帮主伍飚扬见状,微微一笑,摆动手中紫熠黑龙鞭,使出“紫熠黑龙”鞭法第四式“且看黑龙戳”,直戳向凝真子“巨阙”要穴。

         伍飚扬出手看起来慢腾腾的,实则速度奇快,紫熠黑龙鞭后发先至。凝真子一式剑招还未使完,紫熠黑龙鞭尖头已经到了身前,凝真子无奈之下,只得撤招躲避。

         伍飚扬却未乘势反击,凝真子见状,晃动手中长剑,又是一式括苍剑法刺向伍飚扬。

         眼看长剑袭来,伍飚扬不慌不忙,依旧使出“紫熠黑龙”鞭法第四式“且看黑龙戳”,直戳向凝真子“天枢”要穴。

         伍飚扬这一鞭仍然是后发先至,凝真子被逼无奈,只得再次撤剑闪避。伍飚扬依旧没有上前追击,只是持鞭而立。

         括苍派掌门凝真子接连两式无功而返,心中恼怒,全力展开括苍剑法。一时间只见他身形闪动,手中长剑或诡谲多变,或轻柔迅疾,全力猛攻伍飚扬。

         凝真子的括苍剑法让人防不胜防,看得围观群雄无不暗暗叫好,只可惜他对上的是丐帮帮主伍飚扬。

         只见伍飚扬在剑雨之中泰然自若,不论凝真子剑法如何,任他雨打风吹去,一招一式依旧是“紫熠黑龙”鞭法第四式“且看黑龙戳”戳向凝真子身上要穴。

         凝真子每每无功而返,一通猛攻之下,渐渐心浮气躁,伍飚扬却是气定神闲,二人高下立判。

         围观众人中的阳云汉看到这一幕,不禁频频点头,以他眼界之高,心中也是对伍飚扬赞叹不已,能始终以一式鞭法后发先至破敌谈何容易,伍飚扬的武功真是已入化境。

         凝真子称霸两浙路久矣,此刻却在伍飚扬“紫熠黑龙”鞭法一式之下受制,脸上甚是无光,把心一横,使出括苍剑法绝学招式“道人寮灯”。

         伍飚扬看到对面凝真子手中长剑从诡异角度刺来,口中一声暴喝:“来的好!”

         手中突然变招,运足内力使出“紫熠黑龙”鞭法第七式“黑龙狂欲扫”扫向凝真子手中长剑。

         凝真子吃了一惊,想再变招已然来不及,手中长剑正被伍飚扬的紫熠黑龙鞭扫中。凝真子只觉得一股巨力传来,手中长剑脱手飞出,手掌被巨力震动,竟是虎口出血。

         凝真子虽是没受内伤,心中却知道这是伍飚扬手下留情,若是这一下紫熠黑龙鞭扫到自己身上,自己不死也得重伤,想到这里,凝真子一抱拳:“伍帮主真乃神功盖世,在下佩服。”说罢,到一旁捡起自己失落的长剑,退了下去,这第三场比试竟结束的极快。

         三场比罢,第四场比试由昆仑派掌门古月上人对崆峒派掌门飞绥子。

         二人都是大派掌门人,昆仑派虽是地处西域,但昆仑派“祖勒剑法”、“火山掌法”和无上内力神功“乾元功”名满江湖。

         崆峒派掌门飞绥子的“阴阳剑”,“番天神功”,以及独门内功心法“灵龟大法”,在江湖中也是声名赫赫,武林群雄对二人这场比试无不翘首以盼。

         两大门派对决,昆仑派掌门古月上人自是不敢掉以轻心,缓缓取出昆仑山万年寒冰锻造而成的“冰魄神剑”。

         崆峒派掌门飞绥子也是右手持剑,左手拿着崆峒派掌门象征的“番天神印”。

         古月上人和飞绥子二人互施一礼之后,各自闪身上前。

         古月上人一抖手中“冰魄神剑”,上来就施展出镇派绝学祖勒剑法,顿时七朵实形剑花凭空出现,罩向对面的飞绥子。

         飞绥子则全力展开阴阳剑法迎敌,以一剑幻阴阳两剑,一阴一阳,一虚一实,扑向古月上人。

         二人斗在一处,古月上人道袍飘飘,宛若神仙,飞绥子进退之间,也是仙风道骨,二人你来我往了十七八个回合,依旧是不分胜负,围观群雄看的是心驰神往。

         眼看古月上人手中“冰魄神剑”抖动,七朵剑花再次出现,点向飞绥子周身七处大穴。飞绥子依旧以阴阳剑法破敌,连封古月上人的七朵剑花。

         只是这次古月上人手中“冰魄神剑”的万年寒冰剑身若隐若现之下,还暗藏着另外一朵剑花,这第八朵剑花悄无声息地点向飞绥子背后的“中枢”要穴。

         这朵剑花若有若无,极难察觉,围观群雄中除了阳云汉和各大门派的顶尖高手看清之外,其他群雄都是浑然不觉,以为古月上人的这式剑招已经被飞绥子封住。

         身在场中的飞绥子却好似背后长了眼睛一般,手中“番天神印”刷地背到身后,恰好挡住了来袭的最后一朵剑花。

         原来飞绥子在和古月上人比斗之时,一直全神贯注,他心知昆仑派“祖勒剑法”厉害,凝神戒备之下,察觉到背后劲风来袭,连忙施展出“番天神功”破掉了古月上人的最后一朵剑花。

         二人这招比试,攻守之间精彩绝伦,围观群雄中绝大部分人直至此时方才看清这最后一朵剑花,不禁轰然叫好。

         飞绥子此时再也按捺不住,暗暗运起崆峒派独门内功心法“灵龟大法”,三次红潮在他脸上一闪而过,体内真气奔流之下,长剑之上陡然泛起约莫一寸半长的剑芒。阴阳剑法在剑芒映衬之下,威力倍增。围观群雄看到如此威力剑芒出现,再次轰然喝彩。

         与之对敌的古月上人虽是压力骤增,却是艺高人胆大,默默运起昆仑派无上内力神功“乾元功”,接着一抖手中长剑,八明一暗九朵剑花凭空出现。

         前八朵剑花依次而上,接连挡向飞绥子阴阳剑法之上的剑芒。直至第八朵剑花闪动之时,才堪堪抵挡住飞绥子剑芒之威。紧接着最后一朵若隐若现的暗花再次飞点飞绥子的“关元”要穴。

         飞绥子剑芒之威被前八朵剑花耗尽,不得不再次施展出“番天神功”封挡住古月上人的第九朵暗花。二人这次交手,又是打了个平手。

         古月上人身法却没有丝毫停歇,激发“乾元功”,手中“冰魄神剑”抖动之下,八明一暗九朵剑花再次浮现罩向飞绥子。

         飞绥子见状,脸上三次红潮再现,全力运起“灵龟大法”,长剑之上一寸半长的剑芒再现,接连封挡住古月上人“祖勒剑法”的前八朵剑花,接着又施展出“番天神功”封挡住古月上人的第九朵暗花。

         就在飞绥子以为自己再次克制住古月上人“祖勒剑法”,准备收回“番天神印”,施展“阴阳剑”之时,已经被封挡的古月上人“祖勒剑法”第九朵暗花之中,骤然再次冒出一朵虚虚实实的剑花。

         飞绥子大惊失色,已然封挡不及。第十朵暗花将要点中飞绥子“鸠尾”穴之时,却又骤然停下。

         原来古月上人用普通长剑之时,“祖勒剑法”的极致不过能使出九朵剑花,但是昆仑派镇派“冰魄神剑”,不仅仅是万年寒冰打造的天下神兵之一,更为奇特的是其和昆仑派“祖勒剑法”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古月上人用“冰魄神剑”之时,“祖勒剑法”就能使出十朵剑花。可别小看了这多出一朵剑花,威力又何止增长一筹而已。

         古月上人在对敌之时,手中“冰魄神剑”快速抖动,冰质的剑身隐没在空中,最后幻化而出的第十朵剑花就躲藏在第九朵暗花之中,令人防不胜防。

         飞绥子若是全神贯注,还有一线可能查探到古月上人的第十朵剑花,或许还能使出“番天神功”封挡,可惜他大意之下,哪里还能及时避开。

         幸而古月上人手下留情,就在第十朵剑花将要点中飞绥子“鸠尾”穴之时,古月上人突然收手,撤剑合掌说道:“承认,承认。”

         飞绥子心知古月上人手下留情,没让自己当众出丑,身为武林七大门派之一的掌门人,他哪里还会再上前纠缠,收剑拱手说道:“古月上人武功高强,钦佩,钦佩,这一仗崆峒派认输了。”

         围观群雄中很多人还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赶忙向一旁高手询问,方才明白飞绥子竟是输了。

         二人比试完毕,只剩下峨眉派掌门司徒玄印和华山派朝阳掌陈正逊的比试。

         陈正逊是上一代华山派掌门,和峨眉派掌门司徒玄印早已熟识,二人也不客气,各自亮出兵器,施礼之后揉身上前。

         陈正逊深知司徒玄印武功高强,不敢掉以轻心,一上来就施展出华山派的镇派剑法“蛰龙剑诀”。

         陈正逊依剑诀要义,剑气合一,以气驭剑,以剑导气,剑气交融,大定真空之际,陡然出剑使出“降龙式”直刺峨眉派掌门司徒玄印。

         司徒玄印除了精研峨眉派通臂拳,白猿剑法和残虹剑法外,更是修炼了峨眉派近身缠斗的顶尖功法“三十六式天罡指穴法”。

         眼看陈正逊长剑来袭,司徒玄印不急不忙,只是展开白猿剑法迎敌。只见他身若猿猴,剑招飘逸,以四两拨千斤之道化解掉陈正逊“降龙式”威压。

         这一式普通白猿剑法在司徒玄印手中使将出来,竟是轻盈无比,威力无穷。上官碧霄和一众峨眉派弟子无不暗暗叫好,原来白猿剑法还可以如此使将出来。

         陈正逊抢得先手之后,手中长剑晃动,心息相忘,神气合一,长剑猛地刺出,正是“蛰龙剑诀”之“见龙式”。

         司徒玄印见状,依旧以白猿剑法应对,只见他晃动身形,身若惊鸿,剑似追魂,堪堪封挡住陈正逊的“见龙式”。

         陈正逊又是一式“蛰龙剑诀”之“亢龙式”斜刺而来,此招一出,犹如狂风扫落叶,劲气直扑司徒玄印面门。

         司徒玄印连守两招,却被陈正逊步步进逼,再以白猿剑法已经无法封挡住陈正逊的“蛰龙剑诀”攻势。

         只见司徒玄印抖动手中长剑,使出残虹剑法的“残虹拂马鞍”招式,反刺向陈正逊,竟是一式两败俱伤的剑招。

         陈正逊心中暗骂,不及将“亢龙式”使全,凌空变招,身形跃起避开司徒玄印攻来长剑,同时手中长剑当头刺下,正是“蛰龙剑诀”之“跃龙式”。

         司徒玄印见状,依旧不管对方来袭长剑,自顾运起手中长剑反刺回去,此招正是残虹剑法的“日气抱残虹”。

         眼看对方又是同归于尽打法,陈正逊只得再次变招,接连使出“蛰龙剑诀”之“惕龙式”和“潜龙式”,司徒玄印却是以攻对攻,接连施展残虹剑法的“斜影照残虹”和“残虹不映天”逼退陈正逊。

         赵破空在一旁看的连连摇头,悄声冲阳云汉说道:“四弟,这华山派镇派蛰龙剑诀也不过尔尔。”

         阳云汉闻言低声回道:“三哥切莫小视这蛰龙剑诀。若论招式精妙,华山派镇派蛰龙剑诀自是胜过峨眉派残虹剑法。只是司徒玄印掌门使出残虹剑法之时气势如虹,一往无前,反观华山派朝阳掌陈正逊却是畏首畏尾,缩手缩脚,剑法之上自是大打折扣,如此二人才斗了个旗鼓相当。”

         就在二人低声议论之上,场上风云突变。陈正逊久攻不下,运气调息,心息相依,神定虚空之际,使出“蛰龙剑诀”绝招“飞龙式”,长剑犹如飞龙翱翔九天般,气势惊人飞扑司徒玄印。

         感受到对方招式上的惊人威力,强如司徒玄印,脸色也是微变。只见他举剑封挡,二人长剑相交之时,司徒玄印手中长剑在陈正逊“飞龙式”威压下竟脱手飞出。这下围观群豪,包括阳云汉在内都看得目瞪口呆。

         此时场上却再次风云变幻,失了兵器的司徒玄印没有一丝慌乱,反倒是趁陈正逊微微分神之际,突然右手手型变化,拇指和食指并拢好似鹤嘴,中指、无名指和小指伸张好似鹤翅,以鹤嘴猛地喙向陈正逊手中长剑剑身。

         陈正逊只觉得一股巨力从长剑之上传来,虎口震动,手中长剑嗖地脱手飞出,竟也跟着失去了手中兵器。

         原来司徒玄印在紧要关头使出了峨眉派“三十六式天罡指穴法”。刚刚这一式正是以鹤嘴劲激发而出的“白鹤啄食”,啄飞了陈正逊手中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