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一十章 北虚南实
        大宋一万铁骑滚滚而来,头前一位面戴青面獠牙铜面具,手挥“千钧”重刀,可不正是狄青。第二位身着峨眉女弟子服饰,手持长剑,正是其素若何,冰清玉润的上官碧霄。

         原来此番大宋军攻城前,狄青就定下计策,李超若不能以巢车、云梯、撞车、轒辒车、猛火油柜等诸般攻城利器敲开桂州北城门,就率领攻城步兵主动后撤,诱敌出城到野外。狄青和上官碧霄则统率一万骑兵和一万五千步兵提前设下埋伏,包围歼灭来敌。

         此刻,狄青和上官碧霄正统率一万铁骑依计而行。很快大宋一万铁骑就包抄到赵令图带领的三万叛军前面,挡住他们回城去路。

         在这平畴之地,最适合骑兵突击。赵令图带来的三万叛军皆是步卒,哪里是大宋如狼似虎般骑兵的对手,顿时成一面倒溃败之势。

         上官碧霄所中之毒看似已经痊愈,她长剑舞动,叛军士卒在她手下难有走过三个回合的。

         狄青更是挥动“千钧”重刀,左扫敌一片,右荡寇一群,杀的叛军鬼哭狼嚎。

         叛军人人皆视狄青为天煞星下凡,避之唯恐不及。

         赵令图更是不敢捋其锋芒,单人独骑仓皇逃去。

         主帅一逃,三万叛军更是乱成一团,成为大宋一万铁骑刀俎下鱼肉一般。不过一个时辰,三万败军士卒或死或降,竟是全军覆没。

         而另外一个战团中祖天觉和王道乙统领一万叛军被近两万大宋步兵包围,反倒是一直在苦苦支撑。

         不过那厢大宋骑兵歼灭三万叛军,腾出手来,在狄青和上官碧霄统领下,毫不停歇,风卷残云般冲了过来。

         这下一万叛军再也支撑不住,成崩溃之势。

         祖天觉和王道乙见势不妙,哪敢继续逗留,慌忙择路想杀出战团。

         再说桂州城内,许王赵元僖正和属下右谏议大夫吕端,职方员外郎陈载诸般人等议事。没想到赵令图慌慌张张冲了进来,噗通跪倒在地,冲着许王赵元僖连连叩头。

         许王赵元僖见状一愣,喝问道:“赵令图,你可将来敌剿灭了?”

         赵令图头磕的更响了,抬头之时,额头上已是鲜血淋漓:“许王,属下误中了敌军埋伏,拼死杀开一条血路,方才独自脱困逃回。”

         许王赵元僖闻言,心中震惊,怒目喝道:“你说什么?中了敌军埋伏?本王给了你三万大军,你却独自一人逃回来。”

         赵令图匍匐在地,颤声说道:“许王明鉴,那敌军足有七八万人马,属下实在是寡不敌众啊。”

         许王赵元僖一听大怒:“胡说,探子早已查明,来犯之敌狄青所部不过三四万之众,哪来的七八万人马。你这是欺君罔上,来人啊,把赵令图给我拖下去斩了。”

         赵令图闻言,吓的魂飞魄散,连声呼叫:“许王饶命……许王饶命……许王饶命……”

         一旁吕端、陈载素来和赵令图休戚与共,连忙跪下向许王赵元僖求情。

         吕端说道:“许王,赵令图一向勇猛可嘉,此番兵败,只怕另有隐情。”

         说着话,吕端侧脸向赵令图连使眼色。

         赵令图恰好抬眼看见,眼珠一转,忙喊道:“许王,那敌军或许真的只有三四万,杀场之上,混乱不堪,属下只是误判而已。不过属下奋勇拼杀之际,那祖天觉和王道乙竟不战而退,惑乱军心,这才令我军崩溃啊。”

         许王赵元僖听到这话,若有所思,追问道:“你是说祖天觉和王道乙临阵脱逃?”

         赵令图慌忙回道:“正是,正是。许王,若不是那祖天觉和王道乙贪生怯敌,带头逃跑,我们四万大军还不至于被敌军三四万人马击败。”

         吕端在一旁插口说道:“许王,这些绿林道人士,皆是草莽之徒,受钱财所诱,实不可靠。”

         许王赵元僖闻言,心中对祖天觉和王道乙二人恼怒不已,冲赵令图摆手说道:“也罢,赵令图,这回本王先饶你一命。不过两次兵败都给你记下来,若再有第三次,本王定取你项上人头。”

         赵令图逃得一命,喜出望外,再次叩头不止,连连谢恩。

         经此一役,叛军四万人马全军覆没。许王赵元僖雄心受创,虽仍有六万大军,却命令紧闭城门,专候“九幽王”上官幽冥搬来交趾国救兵,再和大宋军决战。

         三日之后,桂州北城外战鼓声再次震天响起,李超统领近万大宋步兵再次前来攻打北城。

         城头上两万叛军则继续使出床子连弩对城下攻击。

         好在李超早有防备,攻城大宋步兵队形疏散,一时间伤亡倒也不是很大。靠近城墙后,大宋步兵继续攀爬云梯攻城,双方在城北关头上再次厮杀起来。

         另有一路五千人大宋步兵悄然潜伏到铁封山下,准备攻击铁封山两座山腰上的城墙。

         只是叛军早有防备,虽然这两处没有准备床子连弩,却也是集结了叛军近万人马防备。前来攻城的大宋步兵自然难以讨到好处。

         战报如雪片般传到城内,许王赵元僖听到大宋军攻城受阻,心头稍宽。一旁吕端,陈载和赵令图更是不断恭维许王神威,定能退敌。

         此时桂州城南面阳江江面上,突然出现一支船队,正是大宋官兵五艘大型海鳅巨舰和三十余艘蒙冲斗舰大船。

         船队靠近桂州南城后,五艘大型海鳅巨舰上的抛石机一齐发射巨石,直奔南城墙而去。

         那桂州城四面城墙之中,北城墙休憩的最为坚固,南城墙则高不过两丈,被巨石砸中后,立刻有一段摇摇欲坠起来。

         大宋军这两次一直是从北面攻城,所以许王赵元僖下令将所有床子连弩都部署在北城关头,而这南城墙上却是一具床子连弩都没有,故而无法反击大宋战船。

         城内叛军也有三万人马驻守北城,而东西南三城总计不过一万守军而已。分散在这南城墙上的只有区区三千之众,哪里能抵挡住大宋水军的凶猛攻势。

         原来这三日狄青一直没发动攻城之战,就是在等待水军抵达。水军一到,狄青立刻施展声东击西计策,先打北城,再攻南城,攻势实则北为虚,南为实。

         站在一艘大型海鳅巨舰船头的狄青和上官碧霄二人,看到桂州城南城墙有一段出现松动,狄青果断喝令五艘大型海鳅巨舰集中所有抛石机,专攻此处。果然不过三轮,南城墙这段彻底垮塌。

         狄青命战船从此处靠岸,一马当先冲入桂州城内。上官碧霄和战船上运送的一万大宋骑兵,五千大宋步兵紧随其后,杀入城中。

         此时桂州城内尚有两万叛军守军,其中一万更是许王赵元僖多年统领的近卫骑兵,尚有一战之力。若是全力相搏,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不过桂州南城墙被攻破的消息很快传到许王赵元僖临时府邸。许王赵元僖脸色铁青,吕端和陈载二人吓的脸色苍白。反倒是赵令图犹自镇定,上前向许王赵元僖禀报:“属下愿意带兵前去抵挡入城敌军。”

         许王赵元僖闻言大喜,连赞赵令图忠勇可嘉。

         赵令图连忙带领一万叛军前去迎敌,留下一万近卫骑兵护卫许王赵元僖等人。

         许王赵元僖哪里料到赵令图另有图谋。赵令图认定城破,许王大势已去,所以暗下决心投降大宋,好将功赎罪。

         赵令图带领一万叛军迎住狄青和上官碧霄大军后,立刻下马投降。

         狄青心中暗喜,青面獠牙铜面具下神色却纹丝不动,只是喝令赵令图带领一万叛军头前带路,倒戈一击。

         许王赵元僖得知赵令图背叛自己的消息,气的差点一口鲜血喷出。吕端和陈载二人连声向许王赵元僖告罪,责怪自己不该为赵令图求情,没想到和赵令图相识多年,他竟然会是一个反复无常的小人。

         此时城内情势逆转,叛军大势已去。

         吕端和陈载连忙劝许王赵元僖率军突围返回广州,许王赵元僖此时已经是心慌意乱,连忙应允。

         吕端和陈载二人立刻带着一万近卫骑兵保着许王赵元僖匆忙赶往北城。临走之时,许王赵元僖还不忘下令带走剩余的商王宝藏。

         原来这商王宝藏果然是被“九幽王”上官幽冥劫夺,以上官幽冥身负绝世武功,守卫商王宝藏的龙图阁武士自然无法抗衡,被他一人击毙几百人,生生强行掠走了商王宝藏。

         许王赵元僖得到商王宝藏后,命人悄悄运到岭南。一部分用于招兵买马,很快扩军至十万人马。一部分送给绿林道高手,招揽了众多能人异士。还有一部分由“九幽王”上官幽冥带着去贿赂交趾国出兵相助。

         不过商王宝藏何其巨大,如今尚存余一大半。许王赵元僖原本想等平定岭南后,继续北上,这些财富就可以继续用于征兵征粮。不承想在桂州竟是被狄青打的大败,许王赵元僖只得带着商王宝藏逃窜。

         一万近卫骑兵护卫着许王赵元僖,吕端和陈载来到北城关门。城外李超正统领近万大宋步兵攻城,吕端和陈载连忙请命带领五千近卫骑兵出城打开一条通路,许王赵元僖统领余下五千近卫骑兵断后。

         正在这时,赵令图统领一万降兵赶到。

         许王赵元僖气的破口大骂:“赵令图,你这反复无常小人,枉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你以为投降了赵恒,他就会放过你么?”

         赵令图哈哈笑道:“我就这样投降,当今皇帝自然难以放过我。不过若是我能送当今皇帝一件厚礼,想来他不仅会放过我,还会赐予我高官厚禄。说到这件厚礼,不知道许王愿意借你项上人头相帮否?”

         许王赵元僖闻言,气的浑身颤抖。原来赵令图知道狄青不信任自己,主动引兵来攻许王赵元僖,想以许王赵元僖性命换回自己一命。

         赵令图挺枪拍马杀向许王赵元僖,他也算是一员猛将,许王赵元僖身边近卫骑兵上前阻拦,纷纷被他刺死。

         眼看赵令图杀到许王赵元僖马前,许王赵元僖无奈之下,只得拔出腰间宝剑。

         赵令图一枪刺来,许王赵元僖舞剑抵挡,二人你来我往斗在一处。

         许王赵元僖武功本就不及赵令图高强,加上他养尊处优,久疏战阵,用的兵器也处在劣势,顿时险象环生。

         眼看赵令图又一枪扎向许王赵元僖左肋,许王赵元僖连忙挥剑阻隔。没想到赵令图这招是个虚招,手抖枪花,长枪斜挑许王赵元僖前胸。

         眼看许王赵元僖遇险,斜刺里突然杀过来两骑。其中一骑马上之人挥刀封挡赵令图长枪,另外一骑马上之人挥剑猛刺赵令图。

         赵令图看到这二人,吓的魂飞魄散,原来这二人正是祖天觉和王道乙。

         祖天觉手中劈风刀势大力沉,直接将赵令图手中长枪磕飞。王道乙手中混元剑迅疾无比,一剑准确无误刺入赵令图心脏。

         赵令图一声惨嚎,坠马而亡。

         祖天觉和王道乙二人联手,一招之内将赵令图击毙。其实若非赵令图心生怯意,他倒是可以多抵挡上几个回合。

         王道乙忙招呼许王赵元僖:“许王,我和大哥率军追杀敌军,没想到中了埋伏。原本我们还有一战之力,不想赵令图竟率军弃我们而去,致我们全军覆没。我二人好不容易杀出重围,回到桂州城外,却不被允许进入城内。我二人猜测定是城内出了变故,于是守在北城门外,借城门打开之际,冲入城内。万没料到看见赵令图向许王动手,情急之下方才出手,不知道这赵令图该不该杀?”

         许王赵元僖指着赵令图的尸体唾骂道:“王壮士杀的对,杀的好。这赵令图狼心狗肺,背叛本王,死不足惜。如今桂州城已被敌军攻陷,盼二位壮士保我杀出重围,回到广州城。”

         祖天觉和王道乙二人互看一眼。祖天觉虽是大哥,但他们众兄弟中王道乙足智多谋,向来都是王道乙拿主意。王道乙冲祖天觉点了点头,祖天觉明白意思,于是冲许王赵元僖回道:“我们兄弟二人愿保许王平安,我们走。”

         说罢,二人头前带路,冲出北城关门。

         此时北城外,吕端和陈载带领五千近卫骑兵已经杀出一条血路,李超带领攻城步兵阻拦不及。

         祖天觉和王道乙二人率领五千近卫骑兵护着许王赵元僖紧随其后冲出重围。

         此时桂州北城外有李超统领一万五千大宋步兵攻打,其它三面水路被大宋水军封锁,城内又是狄青和上官碧霄带领一万大宋骑兵和五千大宋步兵,还有一万投降叛军扫荡。守卫四城的叛军虽然有四万之众,却早已群龙无首,乱成一团。

         不过三个时辰,叛军或死或降,桂州城重新回到大宋管家手中。

         狄青和上官碧霄又专程赶到大牢中救下被王道乙擒住的马遥先生。马遥先生对二人千恩万谢。

         狄青留下步兵和水军继续镇守桂州城,自己和上官碧霄,李超统领一万骑兵急急冲出城外,一路追击逃窜叛军。

         那许王赵元僖,吕端,陈载,祖天觉和王道乙等人原本带着一万近卫骑兵向广州城逃去,可到了半路上,却听到消息,广州城已经重新被大宋军占领。

         许王赵元僖眼前一黑,差点跌下马来。

         王道乙连忙献策,大军何不赶往交趾国边疆,和交趾国大军合兵一处,或许还有反败为胜之机。

         此时许王赵元僖哪里还有其它选择,只得应允,叛军大军掉头赶往邕州。

         率军在后追击的狄青和上官碧霄察觉到叛军突然转向南下,上官碧霄犹自不明白,狄青却深谙兵法,立刻猜出叛军是要逃向邕州和交趾国大军汇合。

         狄青心中着急,喝令手下骑兵昼夜不停,衔枚疾走,一路狂追叛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