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五章 贺江水战
        绿林道好汉中,穿着绣有醒目虎头黑色衣服,手拿虎头大刀的河北路黑虎断刀门,身着各色衣服拿着各式长短兵器的二龙寨,灰衣长剑的幻剑门,这些门派中有人认出阳云汉,纷纷惊呼道:“是阳大侠。”“是阳云汉。”“是阳魁首。”各种呼喊声不一而足。

         绿林道好汉中也有不识得阳云汉的,听到身旁的呼喊声,知道来人是武林魁首阳云汉,都是暗暗心惊。

         不过好汉中也有未曾见识过阳云汉厉害的,清风寨三位当家的赤发黄须、形貌峥嵘和白面郎君就跳将出来。

         赤发黄须者阴恻恻说道:“阳云汉,留下沈知州,我们放你离开。”

         阳云汉摇了摇头道:“沈兄乃是我的至交,今日我必须带走。我劝尔等速速让开,否则莫怪我阳云汉下手不留情面。”

         赤发黄须者闻言,喊道:“上。”

         赤发黄须摆动朴刀,形貌峥嵘晃动长枪,白面郎君展开吴钩剑,三人一齐扑向阳云汉。

         阳云汉见状,有心立威,不欲与三人过多纠缠,于是体内真气骤停骤起,整个人好似猛虎加翼,翱翔四海,掌刀变幻,重若千钧般凌空连斩向三人。

         赤发黄须、形貌峥嵘和白面郎君三人只觉得兵器之上一股巨力传来,虎口发麻之下,手中兵器一齐脱手飞出。三人更被阳云汉掌刀巨力劈的向后连退十几步,跌倒地上,个个口中喷出鲜血,显是受了极重内伤。

         赤发黄须、形貌峥嵘和白面郎君三人,身为清风寨当家的,在绿林道上武功易是不弱,当年虽然败在丐帮帮主伍飚扬手下,却也坚持了十数个回合,没想到被阳云汉轻描淡写一掌击伤。

         在场两百多位绿林道好汉见状,心中骇然,见阳云汉掌劈清风寨三位当家之后,护着沈周走来。绿林道好汉们纷纷闪开,让出一条道路。

         阳云汉和沈周二人走出绿林道好汉们的包围圈子,阳云汉突然停住脚步,回身扫视群雄。

         两百多位绿林道好汉不知道阳云汉意欲何为,被阳云汉眼神扫视,竟是个个遍体生津,心中惴惴。

         只听阳云汉沉声说道:“我奉劝各位莫要再助纣为虐,早早离开这广州城。否则下次再见之时,莫怪我大开杀戒,取了尔等性命。”

         说到这里,阳云汉突然虚空向靠近自己身边的一位幻剑门弟子手中抓去。

         那幻剑门弟子骤然觉得一股巨力吸来,手中长剑竟脱手飞出,落入到阳云汉手中。也不见阳云汉如何运气调息,那柄长剑剑身突然凭空折断为五截。

         阳云汉手掌微动,轻扫向那五截剑身。只见五截剑身飞扑地面石砖,转眼间消失无踪。

         阳云汉先施展空手夺白刃,再以内力生生震断剑身,最后将五截剑身扫入石砖内,无一不是惊世骇俗之功。

         在场两百多位绿林道好汉看在眼中,个个倒吸一口凉气。这些人皆是被许王赵元僖重金利诱而来,自然不是真心为许王卖命。

         也不知道是谁发了一声喊,两百多位绿林道好汉竟是齐齐转头作鸟兽散。

         阳云汉带着沈周离开州院狱,和上官碧霄,樊炙二人汇合,立刻返回丐帮在城中的栖留所。

         四人细细商议一番,才离开分头行动。

         阳云汉独自一人前往州府刺杀许王赵元僖留下镇守广州城的三员大将阎象,阎虎,阎豹。上官碧霄和樊炙,还有丐帮中十来位好手护送沈周离开广州城,到周边八镇,还有乡里地主土司家中募集军兵。其余丐帮弟子则悄悄潜伏到北城门,等待沈周调兵返回之时打开城门。

         阳云汉独自一人前去刺杀阎象,阎虎,阎豹。这三人是亲兄弟,以勇武冠绝军中,可惜他们碰到的是武林绝顶高手阳云汉。

         三人在阳云汉手下未走上几个回合,就被取了性命。顿时广州城内叛军群龙无首,乱成一团。不少叛军知道大事不妙,悄悄离开广州城。

         三日后,沈周,上官碧霄和樊炙统领募集到的四千军兵返回。丐帮弟子打开北城门将他们迎入城内。城内叛军虽然仍有六千之众,人数占优,却立刻土崩瓦解,纷纷投降。

         沈周接连颁布命令,收拢叛军,安抚百姓,广州城重新被大宋朝廷控制。

         阳云汉和上官碧霄这才向沈周和樊炙辞别,匆匆赶往桂州。

         贺江,别称桂岭水,发源于蛮子岭,北可上溯湘江,下可抵西江,或经南、北流江出印度洋等地,或直下广州城,通海外诸国。

         贺江之上,两支水军正在殊死鏖战。

         其中一支水军有五十艘蒙冲斗舰大船。船舷上装设半身高的女墙,两舷墙下开有划桨孔,以桨为动力之下,船速颇快。舷内五尺建楼棚,高与女墙齐,棚上周围又设女墙,上无覆盖。开弩窗矛穴,可出击和还击敌船。树幡帜、牙旗,置指挥攻守进退用金鼓。

         另外一支水军有百艘走轲小船。船舷上立女墙,内凿空洞用来弓弩施放。船上设置钲和鼓,树立旌旗。船速极快,往返如飞鸥。

         从幡旗上能看出来,蒙冲斗舰大船上载的是大宋官兵,走轲小船上则是许王赵元僖属下叛军人马。

         大宋官兵仗着蒙冲斗舰大船船身高大,靠近走轲小船后,居高临下,箭如雨下,猛烈攻击叛军人马。

         走轲小船被迫绕着蒙冲斗舰大船四处游走,不敢靠近,顿时就落了下风。

         大宋官兵划动蒙冲斗舰大船步步紧逼,叛军人马走轲小船节节败退,不多久走轲小船被击沉十来艘。

         就在此时,江面上突然又出现一支百艘走轲小船水军。原先那些正在败退的叛军走轲小船也不再逃跑,掉头加入战团。

         原来这支叛军水军的统帅是许王赵元僖手下大将赵令图,他设下这诱敌之策,引诱大宋官兵蒙冲斗舰大船进入到自己走轲小船的伏击圈。

         此时叛军的走轲小船数量四倍于大宋官兵的蒙冲斗舰大船,加之走轲小船机动性又极强,往往是四五条船围困住一艘蒙冲斗舰大船。双方互射箭矢,顿时江面上箭雨如蝗。

         走轲小船从不同角度围攻蒙冲斗舰大船,好似群狼撕扯猎物一般,叛军更是如蝗虫般开始攀爬蒙冲斗舰大船。

         一艘走轲小船上,一个叛军弯弓搭箭,瞄准蒙冲大船上一个正奋力开弓放箭的大宋军兵,一箭射去,那大宋军兵应声倒地。

         不等这个叛军抽出箭壶中的另外一支羽箭,蒙冲大船上飞射下一支箭矢,正中这个叛军面门,将他击杀。

         另外一个叛军正奋力往蒙冲大船上攀爬,冷不防从一个矛穴中刺出一根长枪,正扎在这个叛军的腹部。叛军吃痛之下,手一松,跌落船下,坠入江中,留下一汪鲜血。

         不过他身边还有一个叛军,却乘势攀上女墙。

         守在蒙冲大船的大宋军兵见有人爬上船,忙冲过来两人,一个挥刀,一个挺枪,一左一右围攻上来。

         整个江面之上,喊杀声震天响起,叛军人马却已经稳稳占了上风。

         正在这时,大宋蒙冲斗舰大船上突然响起了退兵的金鼓声。听到号令的蒙冲斗舰大船纷纷努力摆脱叛军走轲小船缠斗,向北徐徐撤退。

         此时叛军阵中也传出激烈鼓点声,走轲小船群得到首领赵令图号令,死死咬住大宋蒙冲斗舰大船。

         江面之上,两支水军一退一追,一起向北驶去。

         在一艘走轲小船上,顶盔掼甲的赵令图眼看己方已经击毁十余艘大宋官兵蒙冲斗舰大船,余下船只也被己方走轲小船死死咬住,不禁对自己的诱敌之策得意洋洋,仰天哈哈大笑起来。

         孰料他的笑声未落,突然北岸缓缓驶来十艘巨舰。这些巨舰上设弩楼,用几十部水车踏动前进,其中断和尾部皆设塔楼。

         赵令图远远看到这些巨舰,心生骇然之意。这些巨舰赫然是沿海作战的大型海鳅船,原本断然不该出现在这江面之上,没想到大宋官兵竟将这些大型海鳅船驶入贺江。

         就在这时,江面上刮起北风。十艘巨舰借助风势,迅速迫近交战的走轲小船和蒙冲斗舰大船。

         未等赵令图有所反应,那十艘巨舰上,突然射出无数巨大石块。这些石块瞄准叛军的走轲小船发射,从天而降飞落而下,砸在走轲小船上。

         顿时有的走轲小船被砸碎,散落到江中,有的被砸出巨洞,江水汩汩而入。走轲小船上叛军官兵除了被当场砸死的外,其余侥幸存活之人连忙弃船而逃。

         只不过在转眼之间,十艘巨舰上射出的巨石已经击沉了四十余艘走轲小船。

         赵令图惊骇之下,仔细看去,才发现巨舰上各自安装了十余具抛石机。这些抛石机皆由毛竹加长固定在船上,专门用于抛射巨石。

         赵令图心中大惊,知道抛石机无法打击近物,连忙传令击鼓。走轲小船们得到号令,纷纷调头,放弃剩余的近四十艘蒙冲斗舰大船,转而围向十艘巨舰。赵令图打定主意再用群狼战术围攻十艘巨舰。

         没想到那十艘巨舰见走轲小船们围拢上来,竟是不躲不闪,反而四处横冲直撞。

         那些靠近巨舰的走轲小船,在巨力撞击之下,要么翻转,要么破损,纷纷沉没,转眼间又折损了四十余艘。

         赵令图此时才明白过来,自己统领的走轲小船无论远攻还是近战皆不是这些大型海鳅巨舰的敌手。

         未等赵令图再次发出号令,一艘巨舰直直冲向赵令图所乘战船。赵令图抬眼看去,见巨舰之上高悬一面硕大的“狄”字帅旗,帅旗之下站着两员大将。

         其中一人手握古色重刀,面上戴着青面獠牙铜面具。另外一人身着银袍,手握长弓。可不正是狄青和李超二人。

         原来二人受经略安抚招讨副使范仲淹大人所遣,以狄青为正,李超为副,统领一万水军,一万骑兵和两万步兵前来驰援沈周。

         只是没想到大宋官兵兵锋未至,已经得知许王赵元僖起兵谋反,主力大军已经进入广南西路。狄青当机立断,要剿灭许王主力叛军,于是统领大军尾随叛军之后,抵达贺江。

         双方水军在贺正面交锋,先是赵令图以诱敌之策击退大宋官兵战舰,没想到这其实也是狄青的诱敌之计。

         狄青等的就是全部叛军走轲小船蜂拥而至之际,借骤起北风,尽遣自己带来的杀手锏,十艘大型海鳅巨舰给予叛军致命一击。果然这一轮两边水军交战,叛军人马损失惨重。

         赵令图眼看狄青主舰直扑自己的座舰而来,心中惊恐,连忙下令全军撤退。

         不过此时大宋官兵近四十艘蒙冲斗舰大船从后面围拢上来,和十艘大型海鳅巨舰一起前后夹击剩下的一百一十多条叛军走轲小船。

         赵令图心知自己统率的叛军水军已经陷入绝境,长叹一声,正待下令分头逃窜。不料江北突然又驶来近百条轻便小船。

         这些轻便小船比叛军那些走轲小船还要小上许多,行进速度也快上许多。看那旗号,竟是水盗模样。

         狄青见状,心知有异,忙下令十艘巨舰以投石机攻击这些突然出现的轻便小船。

         一时间巨石纷纷落下,只是没想到那些水盗船只,船小而异常灵活机动,竟是纷纷成功避开巨石攻击,继续全力驶向巨舰。

         眼看轻便小船驶近,狄青下令巨舰撞击轻便小船,没想到此番这些轻便小船却是不闪不避,直接撞了上来。

         只见一艘轻便小船撞上一艘巨舰后,突然燃起滔滔大火。若是一艘轻便小船也就罢了,点燃的大火,巨舰上的大宋官兵尚能勉力扑灭,偏偏接连有五六艘轻便小船连续撞上这艘巨舰,个个都燃起大火,顿时这艘巨舰陷入火海之中。

         站在主舰舰头的狄青见状脸上色变,不过他戴着青面獠牙铜面具,旁人倒是看不出来。一旁李超焦急喊道:“不好,这些小船上藏有火油。”

         狄青和李超二人都猜出来这些水盗的轻便小船上载有燥荻枯柴,灌油其中,又裹以帷幕,待靠近自己这边的巨舰之后,立刻点燃起来,就是要火烧巨舰。

         狄青和李超二人虽然猜测出敌人诡计,可偏偏大型海鳅巨舰机动性远远不及这些轻便小船,好似大象碰到蚂蚁一般,竟是避无可避。

         没过多久,又有四艘巨舰被这些轻便小船点燃,燃起滔天火焰。船上官兵纷纷弃船而逃,跳入江中,溺水而死者不计其数。

         赵令图眼看战局再度逆转,不禁喜出望外。他哪里料到这是许王赵元僖偷偷留下的一支伏兵,来得这些人正是横行江河的娄氏四兄弟娄方心,娄方腹,娄方志,娄方骨手下水盗。

         娄氏四兄弟不知生在何方,却个个都有一身极佳水上功夫,带着两千来个属下,一直横行广南东路和广南西路水路。

         娄氏四兄弟被许王赵元僖重金收买后,答应暗中相助叛军。四人带着属下一直暗中躲藏在贺江上游,直到叛军人马将要落败,方才冲出向大宋官兵发起致命一击。

         赵令图眼看剩余的五艘大型海鳅巨舰被娄氏四兄弟手下的轻便小船围困住,忙喝令自己属下剩余的走轲小船继续围攻大宋官兵近四十艘蒙冲斗舰大船。

         再说狄青眼看自己的五艘巨舰着火沉没,心中悲愤,又见七八艘轻便小船向自己主舰围拢过来,口中爆喝一声:“李将军代我指挥,我下去阻拦他们。”

         不等李超回话,狄青一挽手中“千钧”重刀,纵身跃下巨舰,跳向一艘抢先靠近的轻便小船。

         站在那轻便小船船头的正是手持龙王刺的娄氏四兄弟老四娄方骨。这娄方骨三十有八年岁,坦胸露乳,浑身腱子肉,眼看戴着青面獠牙铜面的狄青从天而降,心中吃惊,连忙一摆手中龙王刺向上封挡。

         狄青手中“千钧”重刀好似猛虎出柙,啸傲山林,大开大合,声势惊人。娄方骨手中龙王刺哪里能抵挡住狄青“龙甲神诀”之“虎翼式”攻势,被狄青的“千钧”重刀一劈两段。

         幸而娄方骨早有准备,龙王刺虽断,人已经闪身向后跃开,恰好避开狄青手中“千钧”重刀刀锋。

         此时狄青正落到轻便小船上,整个小船重重摇晃一下。狄青晃动身形,犹如猛虎加翼,翱翔四海,刀随身动,重若千钧般再次砍向娄方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