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二章 天地氛氲
        阳云汉要的就是激怒王道乙,令他手中匕首离开盘文英要害。

         眼看王道乙手中匕首晃动,阳云汉运气调息,体内原本行将枯竭的真气再次周流流转。他双掌变幻,左手由方入圆,右手由圆入方,双掌交错之际,左手地方天圆,右手天圆地方,左右双手同时使出“天圆地方”招式。

         在一瞬间,阳云汉将“龙甲神诀”之“天圆地方”招式威力催到极致,无形劲气喷薄而出,充塞天地,笼罩向王道乙。

         王道乙顿时感受到浩然之气袭至,手中匕首竟是难以刺出分毫。

         即便阳云汉为了救治王道乙而耗费大量真气,可王道乙依旧是无法抗衡他使出的左右双手“天圆地方”招式。

         王道乙大骇之下,不待这股至大至刚之气扑至身上,匆忙向后一个翻滚,险险避开阳云汉“天圆地方”劲气笼罩。

         阳云汉一招迫退王道乙,一个闪身来到盘文英身边,一把拉起盘文英道:“文英姑娘,快随我退开。”

         不等阳云汉带着盘文英回到上官碧霄身旁,上官碧霄身侧变故突起。

         在上官碧霄身后三具新棺木的棺材板突然间飞起,从三座棺木中窜出三人,正是祖天觉,司师远和石龑。

         三人早就藏身在棺木之中,等阳云汉离开上官碧霄身侧,才骤起发难。

         祖天觉摆动劈风刀,司师远舞动钢枪,石龑挥动浑铁禅杖成品字形包围向上官碧霄,务求一击拿下上官碧霄。

         以上官碧霄一人之力,已经抵挡不住其中任何二人的攻势,此刻仓促之间被三人夹击,顿时陷入绝境。

         远处阳云汉来不及回身相救,紧要关头,阳云汉忽然大喝一声:“招!”

         话音未落,阳云汉双手之中金光闪动,无数金针脱手飞出,直扑祖天觉,司师远和石龑三人,阳云汉使出了“万针神功”救援上官碧霄。

         祖天觉,司师远和石龑三人看到金光扑面,知道阳云汉撒出暗器袭来。密洞之内,光线昏暗,三人分辨不清暗器方位,不敢托大,只得各自闪身避开,如此一来三人围攻上官碧霄之势顿缓。

         得此间隙,阳云汉拉住盘文英,两个闪身,已然回到上官碧霄身侧,守在二人身前。

         此时王道乙收起匕首,从密洞角落里拾起一把宝剑。此剑光华内敛,剑身雍容清冽,剑刃寒光凛凛,显是一把好剑。

         王道乙长剑在手,立刻和祖天觉,司师远和石龑一起向阳云汉围拢过来。

         如此举动倒是令阳云汉吃了一惊,他知道以这四人之力,即便自己此刻内力消耗甚巨,四人依旧不是自己敌手。此刻四人偷袭不成,理应匆匆逃走,偏偏四人却围了上来。

         阳云汉心中不解,站在原地,静观其变。

         就在这时,一旁的上官碧霄突然身体摇晃几下,咕咚摔倒在地。

         阳云汉吃了一惊,正待将上官碧霄扶起,不料体内突然有一股邪气自丹田始,逆督脉上,沿任脉下,历尾闾、夹脊、玉枕三关,上、中、下三丹田,上下鹊桥,在全身游走起来。

         阳云汉心中暗惊,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毒物所侵,急忙运功相抗。体内真气奔流起来,从足跟沿阴跷脉、阴维脉上行至腰部,再经阳跷脉、阳维脉下至足跟,迅速流转身体的奇经八脉。

         如此一来阳云汉体内真气和倾入体内邪气在身躯内奔腾交战,竟是斗的难分难解。

         若是阳云汉先前没有耗费极多内力救治王道乙,以他内力神功盖世,当还能压制住侵入体内的邪气,偏偏此时只能任由两股气息在自己体内斗的不可开交。阳云汉只觉得头部一痛,身体竟不由自主晃了一晃。

         阳云汉这一微微分神,体内邪气立刻占了上风。他心中吃惊,连忙催动体内真气,自涌泉穴始,经会阴,再经中脉上达头顶,真气冲出头顶,循三阴三阳奇经八脉,下至足跟,周流运转和体内邪气抗衡。

         不过那邪气却甚是霸道,阳云汉体内真气流转增强,那邪气竟也是愈演愈烈。阳云汉只感到气浮于上,填塞心胸,头痛胸闷。

         阳云汉心知侵入体内的毒物异常厉害,连忙将体内真气催到极致,由下丹田以意领至膻中,沿手三阴由胸走手,接着沿手三阳从手背到头,再沿足三阳从头、背而下经足三里至足,然后从足心沿是三阴太溪、三阴交至腹,再从腹到胸,如此循十二正经奔流起来。

         可惜此时阳云汉体内真气消耗甚巨,那邪气依旧和阳云汉体内真气死死抗衡,不落下风。阳云汉只觉得邪气深结到脏府,腹胀身重,骨节烦疼,面上不自觉浮现出苍白之色。

         此时王道乙,祖天觉,司师远和石龑四人已经来到阳云汉,上官碧霄和盘文英身旁。不过四人忌惮阳云汉神功无敌,也不敢贸然上前,只是围在一旁。

         王道乙上上下下扫视阳云汉,直到看见阳云汉面色改变,王道乙方才放下心来,绽颜笑道:“阳云汉,你还不知道如何中了我们下的毒吧?此毒厉害无比,就算你阳云汉神功盖世,在此毒面前一样只能束手待毙。”

         说到这里,王道乙仰天哈哈大笑。笑声未落,他跨前一步,来到阳云汉面前,手中宝剑却没刺向阳云汉,反倒是刺向一旁站立的盘文英。

         阳云汉此时正运气调息和侵入体内邪气苦苦相抗,竟是无力阻止王道乙刺出的宝剑。

         王道乙手中宝剑的剑尖“刷”地停在盘文英咽喉前,再没刺上分毫。盘文英眼睁睁看着宝剑刺来,竟是面无惧色,双目直视王道乙。

         王道乙“嗖”地撤回宝剑,扫视阳云汉,又是一阵仰天哈哈大笑:“阳云汉,看来你真的是中毒不浅。”

         王道乙这一剑就是为了试探阳云汉虚实。他看阳云汉没能出手救助盘文英,知道阳云汉自顾不暇,终于是放下心来。

         在一旁的石龑却按捺不住,全身骨骼抖动,挥动浑铁禅杖兜头砸向阳云汉。

         眼看浑铁禅杖就要砸中阳云汉,阳云汉突然身形晃动,犹如猛虎加翼,翱翔四海,手中掌刀力若千钧,刀式所过地动山摇,正砸在浑铁禅杖之上。

         石龑手中浑铁禅杖被阳云汉掌刀之上喷薄而出的内力劲气携裹住,竟是调头反砸向石龑头颅。

         石龑一向以神力自诩,哪里料到会发生如此变故,竟是被自己的浑铁禅杖砸的*迸裂,扑地而忘。

         阳云汉突然出手击毙石龑,吓的王道乙,祖天觉和司师远三人魂飞魄散,连忙闪身后跃,远远躲开。

         阳云汉却没有上前追击,只是站在原地。原来阳云汉看到王道乙出剑刺向盘文英,心中焦急,偏偏无力相救,于是全力催动“龙甲神诀”之“虎翼式”,体内真气骤然停滞住,借机蓄力。

         恰在此时石龑突然袭击阳云汉,阳云汉立刻让体内大坝骤然凭空消失,真气好似江水咆哮翻滚倾泻而下,内力在瞬间增强三分,终于克制住侵入体内的邪气,并一气整贯倾泻而出。

         石龑内力虽强,却还是及不上阳云汉三成内力,立刻被阳云汉使出的“虎翼式”击毙。

         阳云汉击杀石龑后,体内骤然增强的真气旋即退去,刚刚被压制的体内邪气立刻卷土重来。阳云汉只得站在原地,运气调息克制体内邪气。

         王道乙,祖天觉和司师远三人跃开之后,很快察觉阳云汉没有追击上来。三人停住脚步,远远看向阳云汉。

         此时阳云汉体内两股气息斗的愈发厉害。他面上苍白之色更甚,再无丝毫血色,身躯不由自主晃了三晃,差点跌倒在地。不过阳云汉知道自己不能跌倒,勉力站住,以防被王道乙,祖天觉和司师远三人看破虚实。

         孰料就在这时,远处王道乙突然冲盘文英喊道:“你到底有没有给阳云汉下毒?”

         这一喊石破天惊,阳云汉心中诧异,扭头看向盘文英。

         此时盘文英脸上泪痕已干,正回看向阳云汉,嘴角微挑,脸上浮现不屑之色。

         看到盘文英脸上这轻佻之色,阳云汉心头突然闪过一丝亮光,猛然醒悟过来,脱口而出道:“你不是盘文英,你是盘文娇。”

         听到阳云汉的话,那女子一阵咯咯娇笑:“你终于认出我来了。”原来这女子竟真的不是盘文英,而是盘文娇。

         阳云汉心中恍然,猜出定是在他和上官碧霄到泥潭沼泽追击敌踪之时,盘文娇和盘文英互相调换了身份。

         只听盘文娇接着说道:“阳云汉,你已经服用了我给你的药丸。不过这药丸并非是‘五彩瘴气’的解药薤叶芸香丸,反倒是一种剧毒之物,由那‘五彩瘴气’凝结而成,名为天地氛氲丸,是我瑶寨中最为厉害的毒物。寻常人食之入体内,腹胀身重,骨骼尽断而亡。武林中人若是吃了它,也将内力渐消,经脉全废,死的更加惨不忍睹。”

         听完盘文娇这番话,阳云汉身躯不由自主又晃了三晃,“噗通”跌坐地上。

         看到阳云汉跌倒,王道乙,祖天觉和司师远方才确信阳云汉身中天地氛氲丸之毒。三人互相看了看后,一齐缓缓走回。

         王道乙认为阳云汉已是囊中之物,不禁志得意满,冲阳云汉说道:“阳云汉,你可知道为了布下这个陷阱擒拿住你,我们花费了多少心血。梅岭雄关伏击只是第一步,功败垂成之后,我们立刻启动瑶寨计策。我王道乙早已提前到这瑶寨,凭借风流才貌,获得文娇青睐。可惜那盘文英不知好歹,竟是对我丝毫不假以辞色。”

         听王道乙提到盘文英,一旁盘文娇忍不住插口问道:“道乙,你答应过我,不会害了姐姐性命,为何你要违背诺言对姐姐痛下杀手?”

         王道乙听到盘文娇质问,若无其事般回道:“文娇,盘文英不愿助我们擒拿阳云汉,自然是死有余辜。”

         盘文娇没想到王道乙会如此直言不讳,虽然她对王道乙情根深种,不过和盘文英也是姐妹情深,知道是自己心爱之人杀了姐姐,如何能不令她心旌摇荡:“姐姐是我至亲之人,你竟然都痛下杀手。”

         王道乙脸上丝毫不见任何愧色,反倒是诡魅一笑。

         盘文娇看在眼中,突然觉得王道乙俊美的面庞是那样陌生。猛然间她想起一事,颤声问道:“道乙,我……我再问你一事。阿爹他到底是盘法胜杀的,还是你刚刚说的,他是被祖天觉,司师远,石龑和邓抃几人杀的?”

         王道乙听到盘文娇这番问话,脸上浮现不耐之色:“文娇,盘老寨主不接受我们兄弟几人提议入伙相助许王,也不愿助我等设计伏击阳云汉,自然也是死不足惜,他就是被我亲手杀死的。”

         听到这话,盘文娇只觉得五雷轰顶,眼中泪珠滑落,脸上轻佻之色尽去,只剩下无尽悔意,厉声喊道:“法胜哥说的原来是真的,真的是你杀了阿爹。”

         王道乙鼻息中冷哼一声:“盘老寨主是我杀的又如何?不仅如此,偷窥你洗浴的那人也是我。只是我穿了盘法胜衣服,让你误以为是他偷窥于你,好将一切罪责都推给盘法胜。另外,我杀盘老寨主的时候,故意让盘法胜看到。

         果然盘法胜去禀告了盘文英,我再出手逼迫他二人离开,为的就是让他们凑巧碰到阳云汉,好引诱阳云汉到瑶寨来探查。只是没想到盘法胜倒有血性,甘愿自杀以证清白。”

         盘文娇听完这番话,眼中泪如雨下:“王道乙,我……我万万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你……你到底对我是否动过真心?还是……还是仅仅利用于我?”

         王道乙冷冷看了盘文娇一眼:“盘文娇,似你这等女子多矣,我王道乙又岂会对你动啥真心。如今你已经帮我们擒拿住阳云汉,于我再无半分用处。”

         听到这番话,盘文娇眼中全是绝望之色:“原来我只是被你王道乙利用的傀儡而已,枉我害死阿爹,姐姐和法胜哥,如今腹中还怀了你王道乙的孽种。”说到这里,盘文娇伸手摸了摸自己那尚未隆起的小腹。

         王道乙听到盘文娇最后一句话,神色微微一动后,再无任何表情。

         盘文娇看到王道乙表情变化,心中终于彻底绝望,失声喊道:“我盘文娇还有何面目活在这个世上。我杀不了你王道乙为阿爹,姐姐和法胜哥他们报仇,我却能杀了你的孽种。”

         说到这里,盘文娇猛地从腰间拔出匕首。

         阳云汉见状大惊,高声喊道:“不可。”

         可盘文娇手中匕首已经狠狠落下,正插入胸口心脏,竟是当场自戕倒地而亡。

         眼看盘文娇血溅当场,王道乙脸上神色毫无变化,丝毫不见怜悯之意。

         跌坐地上的阳云汉眼看盘文娇自杀,不及出手相救,再看到王道乙如此绝情绝义,阳云汉心中气愤,开口喝斥道:“王道乙,你真是个薄情寡性的无耻小人。”

         王道乙听到阳云汉出言呵斥,不怒反笑:“阳云汉,你如今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还来斥责于我。”

         此时阳云汉突然微蹙眉头,话锋一转道:“王道乙,你们逼迫瑶寨老寨主为许王效力,看来你们都是许王手下爪牙。姑且不论你们在瑶寨的所作所为,我倒是有一事相询。我看你们武功都是不弱,不知道你们武功学自何门何派?”

         听到阳云汉夸赞自己几人武功,祖天觉在一旁忍不住哈哈笑道:“阳云汉,你倒有些眼力,看出我们几人武功高强。我和二弟王道乙的师尊就是‘东掌西气南器北剑’中的九幽宫‘九幽王’上官幽冥。”

         此话一出,即便是阳云汉,脸上也浮现震惊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