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八章 九幽宫主
        “老夫是‘九幽王’上官幽冥。”那黑袍之人接着说道。

         听到此人是九幽宫宫主上官幽冥,以阳云汉的定力,也倒吸了口凉气,惊诧道:“原来你是‘东掌’上官幽冥。那你为何要助异族来入侵我大宋?”

         “九幽王”上官幽冥冷哼一声:“那赵恒帝位不正,许王才是真龙天子。我答应助许王夺回江山社稷,故而受他所托,邀请交趾国皇帝李公蕴出兵相助,何来帮助异族入侵我大宋一说。”

         原来“九幽王”上官幽冥被许王赵元僖笼络,受其委托,独自一人到交趾国搬兵。

         交趾国皇帝李公蕴早有图谋大宋领土之心,不过他顾忌大宋天朝之威,心中犹自犹豫。

         于是“九幽王”上官幽冥显露自己卓绝武功,震慑其心,又允诺以部分商王宝藏重礼相赠,并答应事成之后,割让大宋钦州,廉州,邕州诸地于交趾国。李公蕴方才下定决心,倾全国之兵来相助许王赵元僖。

         听到“九幽王”上官幽冥所说,阳云汉大怒:“上官幽冥,原本我还敬你是前辈绝顶高手,没想到你竟然这般是非不分。似你和许王此等行径,何异于引狼入室,令我大宋生灵涂炭。”

         “九幽王”上官幽冥森然一笑:“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又何错之有。阳云汉,你可敢放了交趾国太子李佛玛,再与我堂堂正正一战?”

         阳云汉昂首回道:“上官幽冥,你既然想和我一战,我自然没有不应战的道理。不过我也有一个条件,你我二人无论谁败了,都不得再插手交趾国一事如何?”

         “九幽王”上官幽冥点头回道:“好,一言为定。”

         阳云汉闻言,一把抓起李佛玛抛下马去,接着人从“龙驹”宝马上飘然而下,飞扑向上官幽冥。

         李公蕴眼看阳云汉放了太子李佛玛,心中大喜,忙低声喝令身边国师万行前去救回李佛玛。

         “九幽王”上官幽冥原本以为阳云汉定然不会放了李佛玛,好令自己投鼠忌器,不敢放手一搏。没想到阳云汉竟真的放过李佛玛,在交趾国八万多大军包围之下,要与自己正大光明一战。

         “九幽王”上官幽冥心中也是赞叹阳云汉好胆气,于是从马背上飘然落下,飞纵向阳云汉。

         以阳云汉身负绝顶内力,奔行速度极快。可“九幽王”上官幽冥展开双臂,黑袍飞舞之下,纵跃飞掠却更加迅疾,竟是不在“风尘四友”盗拓柳玉堂的“追云逐月”,“天龙玄花”龙眠道长的“流星赶月”,或是大契丹萧屈烈的“御风随影”几门绝顶轻功之下。

         原来“九幽王”上官幽冥修炼的轻身功法名唤“幽冥飞蝠”,效仿的是那黑洞之中蝙蝠飞行姿态,最是诡异无比。

         远处交趾国众人看到二人身形如电,都是暗自咋舌。国师万行也是心惊不已,知道自己武功和二人相差太远。

         二人靠近之后,“九幽王”上官幽冥抢先发起攻势,双掌幻化,若有若无一般攻向阳云汉。

         “九幽王”上官幽冥双掌拍出,竟是将阳云汉全身要穴尽皆笼罩起来,正是使出了他内外兼修的“幽冥掌法”。

         这“幽冥掌法”是上官幽冥自创的一路掌法,共有三十二式,几十年前威震天下,比之帝洛巴的大手法印掌法还要厉害几分。

         “九幽王”上官幽冥这一掌拍出,若有若无,若即若离,正是“幽冥掌法”的杀招之一“如骨附蛆”。

         阳云汉感受到自己全身要穴尽在“九幽王”上官幽冥掌力覆盖之下,连忙使出“龙甲神诀”之“鸟翔式”,掌刀忽如雄鹰般刚暴凶狠,忽如雨燕般迅疾无比,又忽如麻雀般轻盈灵巧,护住周身要害。

         “九幽王”上官幽冥眼看自己招式被封,掌式变幻,使出“幽冥掌法”之“视之无形”招式,看似毫不着力,偏偏无形之下,转瞬间竟破开阳云汉“鸟翔式”劲气笼罩,攻向阳云汉胸腹要害。

         阳云汉见“九幽王”上官幽冥掌式精妙,心中暗赞,掌刀划方,追求极致。这极致之方,好似静静的大地一般,收敛静止,恰恰封挡住“九幽王”上官幽冥攻势。

         阳云汉刚以“龙甲神诀”之“地载式”破解掉“九幽王”上官幽冥的“视之无形”招式,未等他变招反攻。“九幽王”上官幽冥已经掌式再变,使出“幽冥掌法”之“听之无声”招式,这次“九幽王”上官幽冥的掌法看上去愈发轻描淡写,不着痕迹。

         阳云汉看出单以招式精妙而论,“九幽王”上官幽冥的“幽冥掌法”不在自己“龙甲神诀”刀法中最精妙的“云垂风扬”二式之下,心道这“九幽王”上官幽冥果然不负当世四大绝顶高手称号。

         阳云汉心有所想,身法却无丝毫停滞,掌刀变幻,划极致之圆,好似灵动日月一般,运动变化,使出“龙甲神诀”之“天覆式”,堪堪抵挡住“九幽王”上官幽冥攻势。

         “九幽王”上官幽冥眼看自己接连使出三式“幽冥掌法”杀招皆被阳云汉破解,心中微凛,暗道这阳云汉果然有些门道。于是掌法再变,使出“幽冥掌法”又一式杀招“惨无天日”。

         顿时阳云汉眼前好似出现无数只“九幽王”上官幽冥手掌,从四面八方拍向自己。

         阳云汉只感到自己身形被无形劲气束缚住,知道“九幽王”上官幽冥这式掌法深奥,威力惊人。于是双掌变幻,掌势轮转之下由方入圆,方为吝啬,圆则杌棿,内方外圆,一气呵成嵌套而出,使出了“龙甲神诀”之“天圆地方”招式。

         阳云汉掌中涌出一股令人无法抗衡的浩然之气,正撞在“九幽王”上官幽冥“惨无天日”招式劲气上,阳云汉向后连退三步。

         “九幽王”上官幽冥也是凌空向后飞退,刚刚落地,又复跃起,纵跃之间已经回到阳云汉身前,施展出“幽冥掌法”之“阴魂不散”再次攻向阳云汉。

         阳云汉不欲再多和“九幽王”上官幽冥缠斗,于是左手由方入圆,右手由圆入方,双掌交错,左手地方天圆,右手天圆地方,左右双手同时使出“天圆地方”招式。双掌之上浩然劲气倍增,正轰在“九幽王”上官幽冥来袭掌势上。

         此番阳云汉身形纹丝未动,“九幽王”上官幽冥却再次凌空飞退。

         半空中,“九幽王”上官幽冥脸上闪过一丝潮红色,心中震骇不已,万万没想到阳云汉武功如此高明。

         原来“东掌西气南器北剑”四人中,“东掌”上官幽冥的掌法最为高明精妙,不过他的内力却不及“西气”帝洛巴高深,和阳云汉相比,也是落了下风,故而此番和阳云汉以硬碰硬吃了暗亏。

         “九幽王”上官幽冥却不愿轻易认输,只见他展开双臂,挥动黑袍袍袖,将“幽冥飞蝠”轻功用到极致,绕着阳云汉斗折奔行起来。

         阳云汉左右双手“天圆地方”招式劲气虽然强劲,奈何“九幽王”上官幽冥毫不近身,稍沾即走,只是施展“幽冥飞蝠”轻功四处游走。

         阳云汉也不着急,左右双手“天圆地方”招式不断轮转,层叠而出。

         在远处交趾国众人看来,阳云汉好整以暇,缓缓转动身形,左右双手掌刀变幻,不慌不忙。而那“九幽王”上官幽冥却是四处奔逃,二人高下立判。李公蕴,万行和陶甘沐三人互看一眼,心中均是惶恐不安。太子李佛玛更是勒马后退两步,面露惊恐之色。

         “九幽王”上官幽冥心知阳云汉静,自己动,一静一动之下,自己内力消耗更快。若是一直如此下去,自己难免内力先行耗尽落败。于是一边施展“幽冥飞蝠”轻功,一边使出“幽冥掌法”各种绝学招式攻向阳云汉,希望能趁阳云汉不备,击败阳云汉。

         阳云汉却是以不变应万变,左右双手“天圆地方”招式依旧层叠而出,浩然劲气逼迫的“九幽王”上官幽冥毫无可乘之机。

         “九幽王”上官幽冥心中焦躁,心想自己成名多年,身为四大绝顶高手之一,却连一个后生小辈也拿不下,心中不禁懊恼不已。

         二人缠斗之际,“九幽王”上官幽冥拍出一掌后,突然展臂飞退,竟脱离战团。

         阳云汉颇感意外,没想到“九幽王”上官幽冥会不战而退,于是站在原地并未追击。

         “九幽王”上官幽冥几个纵跃来到交趾国大军阵中,突然伸手抓过一个交趾国士卒。那士卒吃惊之下,正待出口呼叫,不料“九幽王”上官幽冥一张口咬在他的咽喉上。

         那士卒吃痛挣扎,“九幽王”上官幽冥却抓紧他,拼命吸起血来。

         如此一幕,震慑全场,众人皆眼睁睁看着“九幽王”上官幽冥当场施暴。交趾国国师万行正待跨出一步,却被李公蕴摆手制止住。远处阳云汉也是救之不及。

         在“九幽王”上官幽冥暴吸之下,那交趾国士卒身形不断挣扎,却不断萎缩干瘪,很快一动不动,死于非命。

         “九幽王”上官幽冥一把将那交趾国士卒尸体扔在地上。此时他满嘴鲜血,配上雪白的脸,看起来无比阴森恐怖。

         只见他诡异一笑,好似心满意足一般,伸黑袖抹掉嘴角血迹,突然凌空跃起,好似一个游荡幽冥,飘向阳云汉,速度比之先前又快了三分。

         待靠近阳云汉后,“九幽王”上官幽冥猛地使出“幽冥掌法”之“鬼影缠身”招式,罩向阳云汉。

         阳云汉见状,依旧左手由圆入方,右手由方入圆,双掌交错,左手天圆地方,右手地方天圆,左右双手同时使出“天圆地方”招式迎敌。

         二人此番招式劲气相撞,身形各自晃了一晃,竟是斗了个旗鼓相当。这“九幽王”上官幽冥吸血之后,内力竟凭空提升了三成,和阳云汉不相伯仲起来。

         “九幽王”上官幽冥鼻息中冷哼一声,展开身形,再次施展“幽冥飞蝠”轻功功法,绕阳云汉疾行。

         此番“九幽王”上官幽冥再辅之“幽冥掌法”绝学杀招不断攻向阳云汉,顿时将阳云汉逼入下风。

         在交趾国众人眼中,早已看不清“九幽王”上官幽冥身影,唯独看到一团黑影团团包裹住阳云汉。李公蕴,李佛玛,万行和陶甘沐四人知道吸血后的“九幽王”上官幽冥功力大增,已经克制住阳云汉,不禁心花怒放,早忘了“九幽王”上官幽冥吸的是交趾国士卒之血。

         “九幽王”上官幽冥吸食人血,提升内力的法门正是他的另外一门绝学“幽冥血功”。他的内力修为比之“西气南器北剑”三人稍逊半筹,却依然能跻身四大绝世高手之列,除了他的“幽冥掌法”精妙绝伦外,正是靠这门“幽冥血功”强行提升内力,方才令他能和其它三人比肩。

         只见“九幽王”上官幽冥身形再次跃起,展臂之下,好似踏在虚空之上,一步,两步,转眼来到阳云汉身形上空,挥掌拍向阳云汉头顶顶门心。“九幽王”上官幽冥借“幽冥飞蝠”轻功功法,施展出“幽冥掌法”之“虚无缥缈”招式。

         人之头顶是防守最薄弱之处,“九幽王”上官幽冥居高临下,挥掌拍下,气势惊人。

         危急关头,阳云汉终于催动少林派旷世绝学“洗髓经”真功。只见阳云汉的掌法好似没有变化,左手由方入圆,右手由圆入方,双掌交错拍向上方,左手地方天圆,右手天圆地方。

         不过这回阳云汉左手的地方天圆劲气,在至大至刚之力中,却又蕴含着至阴至柔之力。而那右手天圆地方劲气,至阴至柔之力中,却又蕴含着至大至刚之力。

         双掌之上发出的无上劲气顿时拍在“九幽王”上官幽冥的“虚无缥缈”劲气上。“九幽王”上官幽冥只觉得一股汹涌巨力扑至,竟是将自己的精妙招式和蕴含劲气一扫而尽。

         情急之下,“九幽王”上官幽冥身形借着来袭铺天盖地劲气,突然凌空倒挂,使出“幽冥掌法”之“如解倒悬”招式,继续化解阳云汉以“洗髓经”真功催动的左右双手“天圆地方”招式劲气。

         不过“九幽王”上官幽冥怎能料到阳云汉招式劲气会陡然增强如斯,虽然接连施展出“幽冥掌法”之“虚无缥缈”和“如解倒悬”两招,却依旧不敌阳云汉一招之威,人被扫的凌空飞出。

         落地之后,“九幽王”上官幽冥又接连退后十步,方才勉强稳住身形。嘴角一口鲜血溢出,雪白的脸色更加煞白,看上去愈发令人毛骨悚然。

         阳云汉击伤“九幽王”上官幽冥后,站在原地,并未上前追击。

         此时“九幽王”上官幽冥鼻息中不带丝毫活人气息,瞪目看着阳云汉,脸上满是不信和不甘之色。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蛰伏多年,重出江湖之后,竟然会败在一个后生晚辈手下。

         不过“九幽王”上官幽冥毕竟是一代枭雄,犹豫片刻,当机立断,强行压制住内息紊乱翻腾,突然向后飞掠,闯入交趾国大军阵中,反手又抓过一位交趾国士卒,如法炮制,一口咬住那士卒咽喉,吸起血来。

         阳云汉没想到“九幽王”上官幽冥还敢当着自己的面再次施暴,心中大怒,展开身形飞扑过来。

         “九幽王”上官幽冥却抓着那士卒一起凌空跃起,一脚将一位交趾国骑兵从马背上踢飞,抢了马匹,一边继续吸血,一边催马就逃。

         交趾国大军人人视他为幽冥鬼魅,哪里还敢阻拦,纷纷散开,任他逃走。

         阳云汉追之不及,止步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