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零一章 五彩瘴气
        盘文英头前带路,上官碧霄紧随其后,阳云汉走在最后,三人向后山摸去。这次走的山间小径就在沼泽泥潭一旁,蜿蜒曲折向上,甚是崎岖难行。

         好在阳云汉和上官碧霄皆身负武功,道路陡峭之时,上官碧霄帮扶一把盘文英,三人上山速度倒也不慢。

         天色微亮之际,三人来到山顶处,映入眼帘的景物令阳云汉和上官碧霄为之一震。

         这是一座高过三丈的硕大牛头木雕,牛角分开约有四丈。牛角两边各有一面巨鼓,鼓面宽过一丈。

         一座牛头,两面巨鼓,看上去气势咄咄逼人。

         阳云汉和上官碧霄没料到瑶寨人在这山顶之上会修建如此宏伟雕塑,一时间猜不透它有何用途。

         盘文英看到牛头巨鼓后,噗通跪倒在地,虔诚叩拜一番。起身之后,盘文英方才冲阳云汉和上官碧霄说道:“阳大侠,上官姑娘,这是我们瑶寨图腾,守护我们瑶人世世代代平平安安。”

         阳云汉和上官碧霄这才明白,原来牛头巨鼓是瑶寨图腾。想到各族中人均有自己崇拜之物,故而修建宏大的民族图腾在各族极为常见,阳云汉和上官碧霄心中释然。

         此时盘文英头前带路,绕过牛头巨鼓,来到一处山洞口。这是一处天然山洞,洞口巨大,宽过三丈,高过两丈。

         盘文英领着阳云汉和上官碧霄走入山洞,顿时习习凉风扑面。

         洞内乱石嶙峋,曲折幽暗,隔开很长一段才燃起一盏长明油灯。三人摸索前行,洞内光线愈发昏暗,少顷再无半分凉风,反倒升起一丝雾气。

         阳云汉内力高深,眼神锐利,扫视洞内,见前方崖壁越来越窄,高度却是不减,崖壁上湿湿漉漉,并无其它异样,于是继续跟在盘文英和上官碧霄身后缓步而行。

         不知不觉中,洞内雾气转浓。雾气之中竟出现五彩之色,混杂着淡淡的香味。以阳云汉武功,竟然也开始看不清前方远处景物。

         阳云汉心生警觉,正待开口示警,不料最前面的盘文英突然身体晃动,作势欲倒。

         上官碧霄吃了一惊,开口喊道:“盘姑娘,你怎么了。”上官碧霄这一张口说话,立刻吸入大口的洞内雾气,顿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身体跟着要扑倒在地。

         阳云汉惊觉身前两人要跌倒,连忙闪身上前伸手分别扶住上官碧霄和盘文英。

         阳云汉知道这雾气大有古怪,一边运气渡入上官碧霄和盘文英体内,一边展开身形带着二人向前奔去。

         山洞内雾气愈浓,渐渐变成滚滚五彩雾霭流岚,异香更是袭人。

         阳云汉屏气凝息,只管发力向前狂奔。他内力高深,虽然左右手各托着一人,身法依旧是迅疾无比。

         突然浓雾之中闪出一柄浑铁禅杖,大开大阖,横扫盘文英。阳云汉一直全神贯注,虽然双目不能远视,但以他的高明武功,早已察觉到身体周遭雾气波动变化。

         浑铁禅杖未及扫到盘文英身上,阳云汉脚下步伐已经一个斜跨,带着盘文英和上官碧霄二人斜刺里冲了出去,那柄浑铁禅杖顿时落在了盘文英身后。

         不等阳云汉三人站稳,雾气之中又是一柄钢枪刺出,直扑上官碧霄咽喉。

         阳云汉早料到雾霭之中还藏有刺客,突然身体向后弯曲,带着上官碧霄和盘文英放低身形。不过阳云汉脚下步伐却没丝毫减缓,向前奔行速度不减,转眼间避开了刺向上官碧霄咽喉的钢枪。

         未等阳云汉站直身体,浓雾之中又闪出一柄劈风刀,狠狠劈向阳云汉身躯。

         此刻阳云汉不仅双手各抱着一人,无法施展“龙甲神诀”神功,而且还需运气调息对抗浓雾之中的毒气,加上他身形向后弯曲,眼看就要被劈风刀砍中。

         然而阳云汉武功绝顶高深,紧要关头,阳云汉足下突然发力,竟带着上官碧霄和盘文英直接拔地而起。

         迫近洞顶之时,阳云汉双足先踏在洞顶岩壁上,赫然倒悬着在洞顶踏足奔行起来。

         躲在浓雾中偷袭的人正是石龑,司师远和祖天觉三人。最后使出劈风刀的祖天觉骤然失去阳云汉踪迹,知道偷袭失败,忙喊了一句:“扯乎。”说罢,转瞬间消失在浓雾中。石龑和司师远两人连忙跟着逃进滚滚浓雾中。

         这时阳云汉带着上官碧霄和盘文英从洞顶飘然落下,继续向前奔行。

         过了一段,洞内雾气终于开始转淡。阳云汉又疾行了一段,雾气终于彻底散去,借着长明油灯的亮光,山洞重新露出真容。在不知不觉中,山洞内崖壁又变得宽阔起来,足有四五丈宽。

         阳云汉这才驻足,放下上官碧霄和盘文英二人。

         阳云汉伸掌抵在上官碧霄后背,运气调息,体内真气由下丹田以意领至膻中,沿手三阴由胸走手,接着沿手三阳从手背到头,再沿足三阳从头、背而下经足三里至足,然后从足心沿是三阴太溪、三阴交至腹,再从腹到胸,如此循十二正经奔流起来渡入上官碧霄体内。

         阳云汉刚刚在雾气之中奔行,无法全力助上官碧霄驱毒,此刻他的沛然真气输入上官碧霄体内,立刻在上官碧霄身躯奇经八脉循走。

         就在阳云汉真气渡过上官碧霄心脉附近之时,骤然遇到一股若隐若现的抗拒之力。阳云汉正待运功细查,那股抗拒之力却转瞬消失无踪。阳云汉也就不以为意,继续运起内力,助上官碧霄驱除体内毒素。

         过得片刻,阳云汉运气收功,终于将侵入上官碧霄体内的雾气之毒一扫而空。上官碧霄这才悠悠醒转,冲阳云汉点头示意。

         阳云汉转而给盘文英解毒。按理说盘文英武功极弱,中毒应该比上官碧霄更深。不过阳云汉体内真气渡入盘文英身体后,竟很快就将盘文英体内之毒驱除干净,盘文英也跟着醒转过来。

         盘文英知道是阳云汉救了自己,忙不迭开口道谢:“多谢阳大侠救命之恩。没想到我瑶族密洞内竟有如此浓烈的‘五彩瘴气’之毒。”

         听到“五彩瘴气”四个字,阳云汉和上官碧霄脸上也是色变。原来这山洞内非虹非霞,香气逼人的雾气竟然就是传说中的“五彩瘴气”。

         据说瘴气毒性到了极致方才会变为五彩之色,人畜皆无从抵挡,中者莫说九死一生,实是十死无生。不过此毒全是自然之力所造,并无半分人为,却也端的厉害之极,不比当世其它剧毒之物差上分毫。

         今日若不是阳云汉身负绝顶内力,纯以真气克制住“五彩瘴气”,估计三人都要陷落在这瑶寨密洞内。

         阳云汉开口问道:“盘姑娘,这瑶寨密洞中既然有如此厉害瘴气,不知道历代寨主尸身是如何送入洞中的呢?”

         阳云汉没有明言,自己身负绝世内功,方才能安然闯过这浓烈瘴气。瑶寨中人内力远不及自己,如何能对抗得了这滔滔“五彩瘴气”。

         盘文英闻言回道:“阳大侠,我们瑶寨深山四处多有瘴气,所以我们瑶寨自古就有对抗瘴气之法。族人们从深山中采摘那薤叶芸香草,遇到普通瘴气之时,口含一叶,瘴气之害自然化解。不过若是碰到这密洞内的‘五彩瘴气’,却也只能靠服用历代瑶寨寨主亲自制作的薤叶芸香丸,方可保两个时辰内瘴气之毒不侵。”

         说到这里,盘文英神色转黯:“如今阿爹惨死,这薤叶芸香丸制作之法从此失传了啊。”

         说着话,盘文英伸手从怀中取出一个药瓶,从药瓶里倒出三颗药丸,自己先服食了一颗,接着将剩下两颗分别递给阳云汉和上官碧霄。

         盘文英说道:“阳大侠,上官姑娘,这瑶寨密洞未得阿爹许可,我也未曾来过,万万没想到洞内竟会有‘五彩瘴气’。恐怕这密洞之内还会有瘴气之毒,这两颗薤叶芸香丸你们吃了吧,可保两个时辰内无惧瘴气之毒。”

         阳云汉和上官碧霄不疑有他,各自接过薤叶芸香丸服食下去,三人继续向密洞内摸索而行。

         不多时,借着昏暗的长明油灯光亮,三人发现山洞内两侧摆满了长方形棺木,密密麻麻数不胜数。此时洞宽虽有四五丈,却也被这些棺木塞的拥挤不堪。

         阳云汉凝神扫视这些棺木,发现这些棺木两头各自固定在一个井字木框内,棺木之上刻有图案。阳云汉眼神锐利,看出这些图案多是鱼形。

         这些棺木越往里看显得越新一些,阳云汉三人猜出老寨主的棺木只怕放在了最里面,于是穿过棺木群向里找去。

         待到了密洞深处,果然看到三具较新的棺木,其中有一具上面油漆未干,恐怕就是老寨主的棺木。

         就在这具棺木一旁,竟卧倒着两个人,阳云汉,上官碧霄和盘文英三人见状吃了一惊。

         卧倒两人中的一位身上穿着一件粉花色对襟交领长衣,依稀是盘文娇的模样。在她旁边另外一位听到阳云汉三人脚步声响,蠕动了下身体,艰难抬起头来。此人可不正是那齿白唇红,丰神俊朗的王道乙么。

         不过此刻王道乙脸色惨白,嘴角渗血,看起来凄惨不已。

         王道乙看清来人是阳云汉,上官碧霄和盘文英,脸上顿时浮现欣喜若狂神色,颤声说道:“阳大侠,文英,是你们啊,快来救救我。”

         盘文英连忙问道:“王道乙,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旁边可是文娇妹妹?”

         王道乙听到询问,脸上浮现痛苦之色:“文英,我们都错了。杀害老寨主的既不是盘法神,也不是我王道乙啊。害了老寨主性命的原来是广南绿林道的祖天觉,司师远,石龑和邓抃。

         他们几人觊觎瑶寨,企图说服老寨主投靠他们,却被老寨主断然拒绝,这才起了杀心,谋杀了老寨主。还挑拨离间文英你和文娇,害得我们自相残杀。

         从白梅花林回来后,我和文娇方才清醒过来。既然那盘法神以死明志,只怕事有蹊跷,所以我俩才商定要到瑶寨密洞来查看老寨主尸身。没想到在这山洞内被祖天觉,司师远和石龑偷袭,害得我重伤,害得文娇惨死。”

         王道乙说到这里,盘文英厉声喊道:“王道乙,你说什么,文娇她死了?”

         王道乙听到询问,垂下头去,低声说道:“文娇她命丧在祖天觉刀下。我诈死才躲过一劫,可惜也身负内伤,若无人相帮只怕也是命不久矣。”

         盘文英闻言,一声惊叫,猛地扑上前,一把抱住那身着粉花色对襟交领长衣的女子,仔细一看,果然是盘文娇。只是此刻的盘文娇胸前中刀,衣襟被鲜血染红,早已是香消玉殒,魂归九天。盘文英见状悲痛欲绝,忍不住放声痛哭起来。

         一旁的王道乙一阵剧烈咳嗽,又一大口鲜血喷出,沉声乞求道:“阳大侠救我。”

         阳云汉迈步上前,俯身抓住王道乙右手腕,运气渡过去查探起来。那王道乙体内真气果然凌乱无比,显是身负极重内伤。

         阳云汉此时方才相信王道乙说过的话,运转体内真气,继续渡入王道乙体内,开始修复起王道乙体内受伤经脉。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王道乙体内经脉尽复,竟是被阳云汉以绝顶内力神功悉数治好。

         阳云汉运气调息,缓缓收掌。

         就在这时,王道乙右袖内突然滑出一把匕首,落在他的右手。王道乙紧握匕首,猛刺向阳云汉心脏。

         王道乙出剑之快,疾如闪电。

         阳云汉此时尚未挺身站起,不过就在王道乙出剑的那一刻,一股强烈危机感已经涌上阳云汉心尖。

         王道乙武功已达江湖一流高手境界,出剑刺杀既准又快且狠。他的武功虽然和阳云汉相差甚远,却是以有心算无心,不惜自残身体,令自己身负内伤,好耗费阳云汉真气救治自己。又在阳云汉收功的一霎那间骤然发难,二人此刻距离极近,这一剑又岂是轻易可以避开的。

         经历过无数次生死之战的阳云汉此刻迸发出全部潜力,危机感涌上心尖的那一刻,阳云汉已经调集体内剩余真气,奋力展开身形向后跃开。就这么提前一瞬间的动作,令王道乙刺出的匕首只是堪堪刺破他胸前衣襟,却没伤到他的身体。

         王道乙没想到自己费尽心机刺出的一剑还是被阳云汉轻描淡写避开,脸上神色大变,猛地挥动匕首抵在一旁哭泣的盘文英背心,冷冷看着阳云汉。

         阳云汉飘然落回到上官碧霄身边,凝眉怒视王道乙:“你就是梅树花海中的那个绿衣蒙面人吧?”

         原来阳云汉看出王道乙出剑刺杀自己的这一招和在梅树花海中绿衣蒙面人刺杀自己的是同样一式。

         王道乙虽然刺杀阳云汉落空,不过他抓住盘文英作为人质,依旧是有恃无恐,仰天哈哈大笑道:“阳云汉,我正是那绿衣蒙面人,我本就在广南绿林道排行第二。如今盘文英在我手里,阳云汉你若想要救她,必须答应立刻离开广南,返回东京去,莫要再管这广南的闲事。”

         阳云汉闻言,呵呵一笑道:“王道乙,广南的闲事我是管定了。不过今日我倒可以答应,你若是肯放了盘文英,我放你平安离开。否则只怕这瑶寨密洞将是你王道乙的葬身之地,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王道乙没想到阳云汉会如此强硬,一时间怒上心头:“阳云汉,你真的不怕我杀了盘文英么?”

         说着话,王道乙作势比划手中匕首想要恫吓阳云汉,那匕首在不知不觉中稍稍离开盘文英后背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