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五十五章 完颜部落
        原来那猛虎几次三番被那生女真大汉重击,已然受伤,又被生女真大汉死死钳住,扑腾良久,终于精疲力竭,喘着粗气,动弹不得。

         生女真众人中跑出两人,拿着绳索上前将猛虎捆住。那生女真大汉这才一跃而起,仰天哈哈大笑。

         眼见生女真大汉靠着一身神力生擒猛虎,阳云汉也是心中钦佩,忍不住高声喝彩。

         那生女真大汉听到喝彩声,转头向阳云汉这边看来,却恰好看到跟在阳云汉和项鸣鸴身后的那八位银牌天使。

         生女真大汉眼神中厌恶之色一闪而过,回头冲生女真众人喊了一嗓子,招呼众人抬起猛虎转身就走。

         就在这时,八位银牌天使突然纵马上前,越过阳云汉和项鸣鸴两人。

         银牌天使中挑头那人高喝了一声,项鸣鸴在一旁悄悄给阳云汉通译起来,原来那银牌天使用女真话喊道:“你们这些蛮虏是哪个部落的?见到本天使也不上来叩头请安,为何匆匆离去啊?”

         听到银牌天使喝骂,一众生女真人倒也不好离开,那生女真大汉带头转了回来。

         一众生女真人来到八位银牌天使马前,那生女真大汉躬身施礼,恭敬说道:“天使大人,我等是完颜部人,在下是酋长完颜石鲁,这三位是在下三叔完颜谢库德,四叔完颜谢夷保,和五叔完颜谢里忽。”

         说着,完颜石鲁指了指生女真众人中的三位。

         银牌天使中挑头那人傲然一笑:“原来是小小完颜部落,胆敢轻视我大契丹天使,也不怕我天朝大军来灭了你们完颜部落。”

         听到这话,完颜石鲁这位彪形大汉的头颅垂的更低了,连声说道:“天使大人恕罪,在下等实在有眼无珠,没有看到是天使大人们到来。”

         完颜谢库德,完颜谢夷保,和其他女真人也跟着低下头去,唯有完颜谢里忽头高高昂着,满脸的不忿之色。

         银牌天使中挑头那人原本就飞扬跋扈,扫视众人之时,恰好看到完颜谢里忽的神情,心中大怒,催马上前,挥动手中马鞭抽向完颜谢里忽。

         完颜谢里忽见长鞭袭来,连忙侧身闪避,没想到银牌天使中挑头那人手中长鞭一抖,顿时鞭头好似长了眼睛一般,紧随完颜谢里忽身形,不偏不倚正抽在完颜谢里忽后背上。

         身形高大的完颜谢里忽被这一鞭抽的一个趔趄,差点跌倒。完颜谢里忽大怒之下,就欲拔刀上前拼命,却被完颜石鲁一把拦住。

         完颜石鲁连声告罪道:“都是我五叔不对,天使大人恕罪,天使大人恕罪。”

         银牌天使中挑头那人鞭抽完颜谢里忽之后,更加不可一世:“完颜小子,本天使看你尚算识相,这样吧,今日你把捕获的那头老虎献给本天使,我就饶恕了你五叔。”

         此言一出,完颜谢库德,完颜谢夷保,完颜谢里忽和一众完颜族人个个怒目而视。这头猛虎是完颜部落众人费劲了心机方才捕获的。虎肉不仅可以作为部落中人的食物,那完整的虎皮还可为部落换回更多的食物,没想到银牌天使张口就要夺走。

         项鸣鸴在一旁一边为阳云汉通译,一边补骂了一句:“这帮贼子。”

         众人中唯独完颜石鲁语气依旧四平八稳:“既然天使大人想要这头老虎,那是我们完颜部落的荣幸,就将这头老虎献给天使大人吧。”

         一众完颜族人听到完颜石鲁的话个个忿忿不平,就待上前理论,却被完颜石鲁张开臂膀拦住。

         银牌天使中挑头那人闻言得意洋洋,放声大笑,其他七位银牌天使也跟着大笑不止。

         完颜石鲁拦住众人后,扭头大声吩咐族人将老虎留下后,旋即向银牌天使拱手告辞。没想到完颜族人临行之时,完颜谢里忽依旧愤恨难平,朝地上狠狠吐了一口口水。

         银牌天使们见状大怒,挑头那人用力挥了挥手中马鞭,高声喝道:“慢走,完颜小子,看来你们完颜族人对我大契丹甚是不满啊。”

         完颜石鲁无奈之下,只得停下脚步,再次返身低头谢罪:“天使大人,我等并无半分不敬之意。我们完颜部落对大契丹更是忠心耿耿,哪里有丝毫不满。”

         银牌天使中挑头那人森然说道:“完颜小子,既然你们完颜部忠心耿耿,那么本天使这趟索取海东青的任务就落在你们完颜部头上了。限你们完颜部在一个月内交上一头上等海东青,否则我大契丹军就要夷灭你们全族。”

         完颜石鲁猛然抬了下头,却又立刻低下头去。只有眼神锐利的阳云汉看到完颜石鲁低头之时,双目之中猛然闪过一道寒光。

         “天使大人,万鹰之神岂是我族这等凡夫俗子能够捕获的,万望天使大人免了我族这条职司。”完颜石鲁连连告饶。

         银牌天使中挑头那人丝毫不为所动,这时完颜石鲁突然返身从身旁五叔完颜谢里忽腰间拔出腰刀。

         银牌天使们见状吓了一跳,以为完颜石鲁要拼命,就待勒马退后准备迎敌。没想到完颜石鲁手起刀落,一刀将完颜谢里忽的左臂砍下。完颜谢里忽哪里料到侄儿会对自己突然下手,剧痛之下昏死过去。

         完颜石鲁从地上捡起完颜谢里忽的断臂,半跪在地上,冲银牌天使说道:“天使大人,刚刚都是我五叔对天使大人们不敬,我已经责罚他了,还望天使大人收回成命,免了我完颜部的海东青职司。”

         银牌天使中挑头那人看了看伸到自己面前的血淋淋断臂,厌恶地摆手说道:“本天使要你这断臂干什么。就算你完颜部缴纳海东青职司可免,但你们还是得给我们八位天使献上八名美貌处子,否则本天使依旧不会放过你们。”

         说罢,挑头那人一阵淫笑,其余七位银牌天使也是个个面露猥琐之色。

         这话一出,不待完颜石鲁有所反应,负责通译的项鸣鸴再也按捺不住,高声喝骂道:“真是不知廉耻,我大契丹的威名都被尔等这些屑小之徒败坏殆尽。”

         银牌天使中挑头那人听到有人出言辱骂,忙兜转马头,来到项鸣鸴马前,上上下下打量了项鸣鸴一番,开口询问道:“你是何人?为何会在这里?”

         项鸣鸴不愿透露自己底细,冷冷回道:“我乃大契丹一商人尔,实在看不惯你们这些银牌天使欺压女真族人,玷污了我大契丹名声。”

         银牌天使中挑头那人原本还担心项鸣鸴颇有来历,听到他只不过是大契丹一介商人,顿时放下心来,也不再答话,面孔上凶光毕露,抽出腰刀,兜头劈向项鸣鸴。

         项鸣鸴只是粗通武功,哪里及得上银牌天使这等军中老人武功高强,又是猝不及防之下,眼看就要被银牌天使中挑头那人一刀劈于马下。

         紧要关头,斜刺里伸过来一只手,手中两指不偏不倚恰好夹住银牌天使中挑头那人劈落的腰刀。出手救下项鸣鸴的正是阳云汉,银牌天使这一刀不可不谓势大力沉,但是落在阳云汉这里,却被阳云汉两根手指头轻轻松松克制住。

         银牌天使中挑头那人没料到在这等荒僻之地还会遇到如此武功高手,心中虽是吃惊,嘴上却不服软:“你又是何人,胆敢管我银牌天使的闲事。”

         阳云汉并不答话,只是默运真气,内力涌出,银牌天使那柄上好的腰刀被两根手指一夹而断。

         银牌天使中挑头那人失了半截兵器,心中震动,连忙拨转马头,口中却大声招呼其余七位银牌天使:“诸位,此人是个强盗,大伙并肩子上,收拾了他。”

         其余七位银牌天使听到招呼,纷纷亮出腰刀,催动马匹围了过来。

         银牌天使这份差使是个大大的肥缺,大契丹贵族子弟趋之若鹜。选拔银牌天使之时除了攀比家世背景,武功强弱倒也是必不可少的标准,因此成为银牌天使的这些家伙虽是品行不端,武功却都不低。

         一时之间,只见七位银牌天使进退有序,将阳云汉团团围住后,手中腰刀刀光霍霍,杀气腾腾。

         一众完颜族人眼看银牌天使们战斗力如此强劲,个个面上变色。唯独完颜石鲁脸上神色不变,眼神之中却出现犹豫之色,挣扎了一番后,终于还是没有招呼族人上前帮助阳云汉。不过就在这转眼之间,战团之中却又出现了变化。

         阳云汉在七人围攻之下毫不慌乱,眼看一位银牌天使挥动腰刀到了自己面门前,阳云汉方才一掌击出。

         阳云汉内力何其强劲,一掌拍过去,银牌天使握刀的手腕立刻如受重击,手中腰刀脱手飞出。

         阳云汉一掌拍完,又是一脚踢出,银牌天使想要躲避,偏偏阳云汉这一脚快若闪电,竟是避无可避,被一脚踹下马匹,摔落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紧接着,阳云汉依法炮制,挨个一拳一脚,七位银牌天使接连落得同样一个满嘴啃泥的下场。

         这一下,一众完颜族人个个看得目瞪口呆,如见神人一般,就连完颜石鲁脸上也浮现不可思议之色,项鸣鸴更是在一旁击掌叫好。

         银牌天使中挑头那人眼看同伴接二连三落地,面色转阴,直到最后一位银牌天使同伴跌落马下,银牌天使中挑头那人不再迟疑,运起劲气,将手中那半截腰刀猛地掷向阳云汉。

         半截腰刀呼啸着飞扑阳云汉后背,一众完颜族人大惊失色,项鸣鸴高声呼叫:“小心。”

         阳云汉却连头也不回,右手突然猛地往背后一抓,不偏不倚一把将来袭断刀抓在手里,接着又是一把掷出断刀,反袭向银牌天使中挑头那人。

         阳云汉这一抓一掷快如闪电,众人眼中只感到刀光一晃,压根没弄明白怎么回事情,断刀已经飞奔回去。

         银牌天使中挑头那人吓了一跳,眼看断刀奔面而来,连忙缩头躲避。快如奔雷的断刀恰好削断银牌天使的头盔,吓的银牌天使中挑头那人面如死灰,赶忙拨转马头调头就跑,口中大声呼喝:“好强盗,我萧屋室一定会找回场子的。”

         其他七个银牌天使看到头儿落荒而逃,哪里还敢逗留,忍着痛从地上爬将起来,又爬上各自马匹,一起仓皇逃走。

         完颜部落众人这时方才救起断臂的完颜谢里忽,完颜石鲁走到阳云汉和项鸣鸴跟前,双方互通了名姓后,完颜石鲁说道:“阳壮士真是好武功,帮我们打走了恶徒,完颜族人无以为报,我完颜石鲁邀请阳壮士和项小弟到我完颜部落做客,喝上一顿酒,吃上一碗肉。”

         一众完颜族人也跟着嚷嚷,力邀阳云汉和项鸣鸴二人到完颜部落做客。二人盛情难却,只好答应到完颜部落盘桓一宿。

         完颜石鲁和一众族人高兴异常,扛起捕获的猛虎,一路唱着山歌,领着阳云汉和项鸣鸴回到完颜部落的寨子。

         这处寨子虽然不大,却是依山而建,三面环山,一面开阔,地势险峻,易守难攻。完颜部落总共只有千余户人家,却在寨子里分布的错落有致,井井有条。

         阳云汉看到完颜部落寨子,和先前见到的生女真寨子比较一番,不禁产生天差地别之感,心中暗赞这完颜石鲁酋长端的是个人物。

         这时完颜族人得知完颜石鲁带人捕获猛虎归来,整个寨子都沸腾了。

         此时完颜石鲁的父亲老酋长完颜绥可已死,留守寨子的是完颜石鲁的二叔完颜信德,他挑头带着族人们簇拥着完颜石鲁一干人等回到寨子里。

         晚上族人们点起篝火,一边喝酒吃肉,一边载歌载舞。完颜石鲁频频向阳云汉敬酒致意,颇想结交阳云汉这等好汉。

         又是一杯烈酒下肚,完颜石鲁开口问道:“阳壮士,你和项小弟到这里所为何事?”

         不等阳云汉回答,项鸣鸴抢着说道:“完颜酋长,阳大哥和我是生意人,想到你们部落收购上好的北珠、人参、兽皮等诸多物事。”

         听了这话,完颜石鲁皱眉说道:“项小弟,你这话恐怕不实啊,看来没把我完颜石鲁当成朋友。”

         项鸣鸴颇为诧异,好奇回问道:“不知道完颜酋长何出此言?”

         完颜石鲁仰天哈哈大笑:“项小弟,一来阳壮士和你的相貌可不像生意人,二来好似阳壮士这等武功,又哪里会是啥生意人,所以我说项小弟所言有虚。”

         说到这里,完颜石鲁坐正身体:“阳壮士,项小弟,你们打跑银牌天使,对我完颜部落有恩。我完颜石鲁知恩图报,但请二位告知此行真实目的,我完颜石鲁好尽微薄之力。”

         完颜石鲁话说到这个份上,阳云汉冲项鸣鸴点头示意,项鸣鸴无奈说道:“既然被完颜酋长看破,我们也没啥好隐瞒的。其实我和阳大哥此次到生女真地界,是要寻访到孩懒水乌林荅部,找那酋长石显索取一件紧要物事。”

         完颜石鲁听了项鸣鸴的话,面色骤变:“项小弟,你们是要去孩懒水乌林荅部啊。孩懒水乌林荅部可不是什么善茬,酋长石显更是一个狡诈吝啬的老匹夫。

         孩懒水乌林荅部仗着人多势众,一向欺压生女真其它各部。我父亲去世之后,棺木竟被石显老匹夫派人抢走,逼迫我们完颜部缴纳了无数马匹食物,方才换回我父亲的棺木。你们去孩懒水乌林荅部要东西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项鸣鸴笑了笑:“无妨,完颜酋长,有阳大哥在,石显终究会交出那件紧要物事的。”

         完颜石鲁立刻听明白了项鸣鸴的言下之意,哈哈大笑道:“项小弟所言不假,阳壮士武功盖世,那自然是手到擒来。只是从完颜部到孩懒水乌林荅部路途尚远,你们地形不熟,不知道要耽搁多少时日,为了感谢阳壮士和项小弟相助之恩,我派个向导给二位领路。”

         如此提议,阳云汉和项鸣鸴自然不会拒绝,这一夜众人是尽欢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