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章 时轮密续
        阳云汉闻言,毫不迟疑回道:“帝洛巴上师提议,有何不可。”

         听到阳云汉应承的如此爽快,无为寺梵苦,梵集,梵灭和梵道四位老僧心中大急。

         原来退隐江湖多年的“东掌西气南器北剑”四位绝世高手各自都有最为擅长的武功。九幽宫“九幽王”上官幽冥自创幽冥掌法,当年他以此路掌法称霸江湖。

         蜀中唐门暗器功夫了得,“了无痕”唐白羽的暗器功法当年更是冠绝天下。

         北剑阁“定江山”卓笑天擅使长剑,他的一剑定江山剑法当年是技压群雄。

         而坛城圣殿“时轮金刚”帝洛巴,自幼修炼的时轮密续心法,以运气调息,增长内功见长,当年他在内力一道领袖群伦。此刻帝洛巴独独提出要和阳云汉比试内力,显然是占了地利,偏偏阳云汉不知利害,开口应允下来,如何不让无为寺四位老僧心中着急。

         梵集忙道:“阳施主不可。帝洛巴,你枉为一代高手,却独独提出比试内力,不知道是何居心?”

         帝洛巴闻言,却没有理会梵集,冲阳云汉接着说道:“阳云汉,你若是不敢比试内力倒也无妨,我们也可直来直去比斗一番。”

         阳云汉闻言,哈哈一笑:“帝洛巴上师,久仰你的时轮密续心法精妙绝伦,我正想见识一番。”

         听到阳云汉这番回话,梵苦,梵集,梵灭和梵道四位老僧无计可施,不好再出言阻止阳云汉和帝洛巴比试内力。

         “好,阳云汉,有胆魄。”帝洛巴微微颔首道:“你可看到我手中活鱼么,你我二人就以此为凭借来比试一番如何?”

         阳云汉心中好奇,开口问道:“帝洛巴上师,不知道以活鱼为凭借是如何一个比法?”

         帝洛巴回道:“待老衲将活鱼抛起,你我二人同时以劲气相抗,谁能将活鱼推到对方身上,就算谁获胜如何?若是老衲输了,老衲今日就放过段素廉。若是阳云汉你输了,立刻离开大理,莫再管这里的闲事。”

         看到阳云汉点头应承,帝洛巴盘膝坐下。只见他弯曲双膝,脚趾相邻,毫不重叠,臀部落在两边的脚踝之间,稳稳坐定。

         阳云汉见状,也跟着在帝洛巴对面席地而坐,阳云汉的坐姿就随意了许多。

         待阳云汉坐定,帝洛巴猛地将右手中的活鱼抛起。那鱼儿在空中蹦腾着落下,恰好不偏不倚落在二人正中间。

         帝洛巴右手摆动,一股无形劲气凭空而起,向着将要坠地的活鱼扫去。帝洛巴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掌实则在转瞬之间完成了数、随、止、观、还、净六步调息。在此六妙门法力催动之下,帝洛巴体内真气周流全身,强悍的无形劲气应运而生。

         阳云汉反应也是不慢,化掌为刀,划出极致之圆,好似灵动日月一般,运动变化,以日月之辉笼罩向那条活鱼,正是施展出了“龙甲神诀”之“天覆式”。

         刚刚还在空中活蹦乱跳的活鱼,瞬间被两股无形劲气包裹住。活鱼感受到无形压力遍及全身,蹦腾的更凶了,想要拼命挣脱逃开。

         帝洛巴提出的以无形劲气催动活物攻敌比之催动死物,那可是难了数倍。其实也就是帝洛巴和阳云汉二人均是身负绝顶内力,才能束缚住这活鱼。

         此时帝洛巴不断催动六妙门劲气,而阳云汉掌刀之下极致之圆也是层叠而出。二人劲气在空中相较,终究是帝洛巴催动的劲气占了上风,那活鱼朝着阳云汉身前挪动了一分。

         阳云汉连忙变幻掌刀,掌势划圆,轮转之下由圆入方,圆则杌棿,方为吝啬,内圆外方,一气呵成嵌套而出,正是使出了“龙甲神诀”之“天圆地方”招式。此式一出,顿生一股令人无法抗衡的浩然之气,至大至刚塞于天地之间,抵挡住帝洛巴的劲气攻势。

         那蹦腾的活鱼顿时又被这股“天圆地方”劲气逼迫挪回了二人正中间。

         帝洛巴见状,不慌不忙接着运气调息,上气下压,下气上提,有若函盖相扣,气藏其中,历经引息、满息、均息、射气四序,引气入中脉,一股沛然劲气再次蓬勃而出,涌向活鱼。那活鱼周身承受的压力变大,蹦腾的幅度顿时小了一些。

         此时阳云汉的“天圆地方”劲气竟抵挡不住帝洛巴的劲气攻势,那活鱼在空中再次向阳云汉身前挪动过来,不过这次却是挪动了两分。

         阳云汉心中暗凛,凌空左手划方,右手划圆,双掌交错,地方天圆。方为吝啬,是为“地载”,圆则杌棿,是为“天覆”,阳云汉终于将“天圆地方”双手招式使出,雄浑无比的沛然劲气蓬勃而出,涌向那活鱼。

         这次阳云汉发出的劲气和帝洛巴的劲气旗鼓相当。那活鱼在阳云汉“天圆地方”劲气携裹之下,又缓缓移回到二人中间。

         帝洛巴面上神色静若止水,体内真气流转,丹田火先循中脉而上升至顶,然后熔化顶上白菩提心而从顶、喉、心、脐轮降下丹田,又一股愈发充盈的劲气再次从帝洛巴掌下涌出。

         此时那活鱼竟是动弹不得分毫,完全被帝洛巴发出的无形劲气束缚住,好似一条死鱼一般,被推得又往阳云汉身前挪了过来,此番却是挪了三分。

         二人此刻内力相较,隔物而为,阳云汉学自回鹘智者阿莫的“大禹神功”无从施展。眼看活鱼挪到自己身前,阳云汉掌势再变,左手由方入圆,右手由圆入方,双掌再次交错。左手地方天圆,右手天圆地方,左右双手同时使出“天圆地方”招式。

         顿时“龙甲神诀”威力骤然倍增,阳云汉在一瞬间将“龙甲神诀”催到极致。

         那活鱼在阳云汉左右双手“天圆地方”劲气催动之下,不仅缓缓移回到二人中间,还继续向帝洛巴身前移去。

         帝洛巴神色微动,脐下卒暴之火源源而生,流经奇经八脉,无形劲气浩浩汤汤涌向活鱼。

         此时阳云汉攻势不减,左手由圆入方,右手由方入圆,双掌交错,左手天圆地方,右手地方天圆,左右双手“天圆地方”招式绵绵攻出。那活鱼在阳云汉左右双手“天圆地方”劲气催动之下,缓缓挪向帝洛巴。

         在一旁围观的大理国皇帝段素廉,清平官高观音泰,无为寺梵苦,梵集,梵灭和梵道六人三次看到活鱼挪向阳云汉,三次皆被阳云汉挡回,均是心中惊喜。

         待六人看到阳云汉双掌变幻,活鱼反挪向帝洛巴之时,均是心中骇然,没料到阳云汉年纪轻轻,内力竟然也会如此高深,真不愧大宋武林魁首之名。

         那清平官高观音泰双目之中放出灼热光芒,满脸的艳羡之色。

         眼看活鱼将要欺近帝洛巴,帝洛巴终于催动自己的绝学神功“时轮密续心法”。时轮密续分为内时轮,外时轮和别时轮。内时轮追求人体极致,外时轮追求人体之外大千世界的极致,别时轮追求思维念想极致。

         此刻帝洛巴全力催动起内时轮和外时轮,体内八万四千条脉络皆充盈着真气,体外的八万四千色法也好似全落入了帝洛巴掌控之中。

         帝洛巴穿的袈裟无风自动,那被二人劲气携裹的活鱼,竟凭空调转鱼身,头冲着阳云汉方位,缓缓移动过去,赫然像是鱼儿凭空“游”向阳云汉一般。

         一旁的段素廉,高观音泰,梵苦,梵集,梵灭和梵道六人看得目瞪口呆,没想到帝洛巴的内力竟然如此神乎其技。

         原来帝洛巴的内力掌控已至化境,若是单论内力强弱高低,他并不强过阳云汉,可是若论对内力劲气的掌握操控,当世不作第二人想。在别人眼里内力皆是无色无形,但在帝洛巴时轮密续心法体察之下,在他身体内外的内力好似纤毫毕现,万般皆在掌控之中。

         而此时阳云汉却纯以内力相抗,左右双手“天圆地方”招式不断层叠而出,沛然劲气绵绵不绝涌出,可却依旧阻挡不住那活鱼“游”向自己。帝洛巴脸上泛起微微喜色,加紧掌控内时轮和外时轮。

         身处劣势的阳云汉却依旧气定神闲,暗自催动少林派旷世绝学“洗髓经”真功。此门功法自阳云汉艺成以来极少需要使用,今日面对前辈绝世高手“时轮金刚”帝洛巴,不得不被迫使将出来。

         只见阳云汉的掌法好似没有变化,左掌由方入圆,右掌由圆入方,双掌交错,左手地方天圆,右手天圆地方。

         不过这回阳云汉左手的地方天圆劲气,在至大至刚之力中,却又蕴含着至阴至柔之力。而那右手天圆地方劲气,至阴至柔之力中,却又蕴含着至大至刚之力。

         以“洗髓经”催动的左手地方天圆劲气,转眼间就将那“游动”的活鱼再次束缚住。而以“洗髓经”催动的右手天圆地方劲气更是将活鱼反推向帝洛巴。

         帝洛巴骤然感到自己失去了对活鱼的掌控力,时轮密续心法内时轮和外时轮劲气被阳云汉充塞于天地间劲气消弭的干干净净。

         帝洛巴心中暗暗惊诧,万万没料到阳云汉不过三十来岁,内力却如此卓绝。不得已之下,帝洛巴不得不将时轮密续心法的内时轮和外时*法提到极致。

         不过阳云汉此时以“洗髓经”不断催动左右双手“天圆地方”招式,那活鱼竟是向着帝洛巴势不可挡反扑而回。

         帝洛巴第一次脸上变色,自从上一次“东掌西气南器北剑”泰山论道以来,帝洛巴就再也没有将时轮密续心法使全过,没想到今日竟会被阳云汉逼着要使出自己看家本领。

         帝洛巴心中默念时轮密续心咒“嗡哈恰玛拉瓦热洋娑哈”,催动起时轮密续心法的别时轮。

         瞬间时轮密续心法的内时轮,外时轮和别时轮三者齐转,帝洛巴穿的袈裟被劲气所逼,鼓成球状。

         这别时轮追求思绪念想极致,可扰人意念。比之玄古帮无心魔郝无心以双眸摄人心魄的功法要高明太多,就是比“天龙玄花”花神仙子令人坠入幻境的花神美境,也要高深的多。

         正在全力催动“洗髓经”的阳云汉猛然感到脑袋一阵刺痛,身体好似往地下沉去,眼前视线开始变得模糊不清起来,脑海中竟莫名升起一丝幻觉。

         阳云汉只觉得周遭景色骤变,赫然不在无为寺庙宇内,而是身处一处码头之上。天际陡然传来滚滚雷声,苍穹中风云变幻,一幅山雨欲来风满楼的阵势。

         阳云汉低头看时,怀中竟然抱着一个女子,鹅蛋脸,浅梨涡,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可不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妻子如儿么。

         此刻如儿也正痴痴看着自己,她的眼神是那样的凄迷、不舍和牵挂。

         阳云汉心中一阵狂喜,真的是如儿啊,真的是自己魂移梦牵的妻子唐如儿。

         陷入狂喜中的阳云汉用尽全身力气,死死搂住如儿,生恐再失去她。

         阳云汉用的力气如此巨大,只感到自己体内真气迅速消逝枯竭。自他在保叔塔顶打通任督二脉之后,就再也没出现过此等情形。然而此刻的阳云汉全然顾不上这些,一心只求能抱紧怀中的如儿。

         片刻之后,阳云汉体内真气终于枯竭殆尽,空空荡荡的,眼前景象也变得愈发模糊起来,搂住如儿的手竟然开始颤抖起来,好似再也抱不紧如儿一般。

         阳云汉的内心无比焦灼。就在这时,怀中如儿口中突然喷出一股鲜血。那刺目的鲜血在瞬间染红了如儿和阳云汉的衣襟,阳云汉的心也在霎那间跌到谷底。

         天空中突然划过一道耀眼的闪电,山崩地裂般的雷声滚滚而至,倾盆大雨终于从天而降,转眼间将阳云汉浇了个透湿。

         阳云汉的身体冷起来,却冷不过他的心。

         大雨遮住了他的双眼,眼前如儿的身影开始模糊起来。狂风骤雨中的阳云汉心早已乱了,他猛然想起如儿想听的“蝶恋花儿”来,于是拼尽全力,低声吟唱道:

         “雷声滚滚兮,细雨蒙蒙。

         猿鸣啾啾兮,夜色沉沉。

         风声飒飒兮,落木萧萧。

         行行行行兮,与君别离。

         远去天涯兮,衣带渐缓。

         不得於飞兮,毒我心肠。

         今生不见兮,思之若狂。

         ……”

         唱着唱着,阳云汉竟然发现自己怎么也记不起最后一句词曲。

         阳云汉头疼欲裂,努力想再看清如儿,却发现怀中妻子已经杳然无踪。

         阳云汉只觉得自己的心仿佛不再跳动,呼吸也仿佛停止了,眼前所见只剩下一团红光。

         天地虽大,阳云汉却感受不到自己肉身的存在,唯独只剩下一丝丝痛、恨、念、惘交织在一起。

         阳云汉没有意识到此刻的自己已经陷入死地。“时轮金刚”帝洛巴催动时轮密续心法的内时轮,外时轮和别时轮,三者齐转攻向阳云汉。阳云汉空有绝世内力,甚至胜过“时轮金刚”帝洛巴的内时轮和外时轮攻势,可惜却被别时轮念想入侵脑海,濒临绝境。

         阳云汉在恒山论剑时,也不过是被三哥项鸣枭捏碎琵琶骨,废了武功,却从未如此接近死亡。

         就在此时,阳云汉刚刚进入无为寺感悟到的那一丝丝空明突然浮现在他的灵台。与此同时,阳云汉体内真气骤然波动,少林派当世绝学“洗髓经”再次悄然而动。

         真经神功,不破不立,破而后立,伐毛洗髓,凤凰涅槃,集香木而自焚,复从死灰中再生。

         随着体内真气的复苏,阳云汉慢慢感觉到自己肉身的存在,眼前那团红光渐渐消失,近前景物也逐渐清晰起来。

         映入眼帘的正是那条近在咫尺的活鱼,阳云汉心中吃惊,神志终于回复。方才发现自己浑身已经湿透,脸上大汗淋漓,真的仿佛经历过一场倾盆大雨一般。而那条活鱼已经临近阳云汉胸前,眼看就要触碰到阳云汉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