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七十八章 四谛剑阵
        “阿弥陀佛”话音未落,四位僧者骤然现身于院落之中。

         世事如落叶,心境自空明,在此境界的阳云汉早就察觉到有四位僧者从庙宇中飘然而出。他收摄心魄,离开那无我境界,凝神向对面四位僧者看去。

         只见四位僧者均是约莫八十岁光景,个个背负长剑。第一位老僧面带愁容,第二位面相凶狠,第三位面露喜色,第四位面目和善。

         说话的正是当先那位面带愁容的老僧:“施主何方高人?擒了高施主到无为寺所为何来?”这位老僧一眼看出高观音泰被阳云汉所擒。

         高观音泰正待开口说话,却被阳云汉单指凌空一点封住哑穴。阳云汉稽首回道:“大师,我乃大宋江南阳云汉,到无为寺来寻那大理皇帝段素廉,高丞相是替我引路到无为寺的。”

         此言一出,对面四位老僧虽是修为精深,却也是个个脸色微变。那面带愁容的老僧接道:“不知阳施主找段素廉所为何事?”

         阳云汉微微一笑:“我有一事要当面向大理皇帝段素廉求证,还请喊他出来相见。”

         面相凶狠的老僧插口冷哼道:“大理国的皇帝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阳云汉闻言,又是微微一笑:“今日我一定要见到那段素廉,否则我只能硬闯无为寺了。”

         面相凶狠的老僧听到阳云汉口出狂言,脸现怒色,正待开口接话,却被那面带愁容的老僧摆手制止。

         只听那面带愁容的老僧说道:“阳施主,老衲是本寺住持梵苦,这三位是老衲的师弟,梵集,梵灭和梵道。并非老衲师兄弟四人不让阳施主见段素廉,实在是那段素廉有要事在身,不方便出来见阳施主。还请阳施主留下高施主,早点离去吧。”

         阳云汉摇头回道:“我不远万里从大宋而来,岂能轻易折返。我只求见段素廉一面,若是四位大师一意阻拦,只能先向四位讨教一番。”

         面相凶狠的梵集这回再也忍耐不住,插口喝道:“本寺乃是大理国皇家镇国寺院,你区区一个大宋子民竟然也敢到这里来撒野,让老衲来领教高招。”说罢,梵集就欲闪身上前。

         一旁面目和善的梵道听到梵集所言,摇了摇头,叹口气道:“师兄,修行至今,你如何还心存俗世之念啊。”一直面露喜色的梵灭也跟着摇了摇头。

         梵集听到梵道所言,止住身形,若有所思,脸色渐渐舒缓下来,面相却依旧凶狠狰狞。

         梵苦赞许地扫视一眼梵灭和梵道,方才接着冲阳云汉说道:“阳施主,刚刚老衲看你在院落之中冥想,虽然只是随随便便站在那里,浑身却无丝毫破绽,竟是到了无懈可击的武学境界。

         老衲识人多矣,当世武林中能活着修炼到此境界的恐怕也只有‘东掌西气南器北剑’寥寥数人而已,只是阳施主如此年轻就能达到此等境界当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说到这里,以梵苦静若止水波澜不惊的修为,也是对阳云汉投以不可思议的眼神。只听他接着说道:“阳施主,以你的武学修为,梵集一人断然不是你的对手。”

         听到梵苦这番话,梵集脸上再次浮现不忿之色,不过他旋即想起刚才梵道的劝诫,忙收摄心神,脸色再次缓和下来。

         梵苦接着说道:“老衲师兄弟四人合练了一门佛门四谛剑阵,想向阳施主讨教一二。若是阳施主能胜得过这门剑阵,老衲师兄弟四人自是无法阻止阳施主去见那段素廉。若是阳施主落败的话,就请返回大宋吧。”

         梵苦说罢,冲梵集,梵灭和梵道三人点了点头,四人同时缓缓从背后抽出长剑。阳云汉依旧站在原处,作势说道:“请。”

         四人见阳云汉并不取出兵器,立刻飘然上前,展开四谛剑阵攻向阳云汉。

         阳云汉待四人近前了,方才展开“龙甲神诀”之“蛇蟠式”,身颤步转之间,掌刀若腾蛇逰雾般,行于不得不行,止于不得不止,连攻四人。阳云汉想以“蛇蟠式”一探四谛剑阵的虚实。

         只见梵苦,梵集,梵灭和梵道四位老僧脚下步伐变幻,梵集和梵道双剑齐出,抢先一步封挡住阳云汉的“蛇蟠式”掌刀劲气。梵苦和梵灭则是双剑跟进,反指阳云汉左右两肋。

         阳云汉心中暗赞,掌式轮转,使出“龙甲神诀”之“风扬式”,掌刀如猎蕙微风,去来无迹,封挡住梵苦手中长剑攻势,又如长风破浪,动息有情,再封挡住梵灭手中长剑来袭。

         阳云汉以一式“风扬式”封住梵苦和梵灭攻势,接着将“风扬式”催到极致,身形变幻,好似轻若柳絮随风摆,掌刀砍向梵集。几乎在同一时刻,又舒展身形,犹如大风起兮云飞扬,掌刀再劈梵道。

         此时只听梵集吟唱道:“有漏因者名为集。”

         话音未落时,梵集和梵道竟然丝毫不管阳云汉掌刀攻势,反而各自挥剑疾刺阳云汉,梵集剑指阳云汉面门,梵道剑刺阳云汉小腹。

         而梵苦和梵灭几乎是在同一时刻长剑抖动,变攻为守,梵苦出剑全力封挡阳云汉轻疾的掌刀劲气,梵灭则出剑全力抵抗阳云汉重缓的掌刀劲气。二位老僧合力替自己两位师兄弟守住身体要害。

         四僧施展出的正是四谛剑阵“为集式”,四谛之中苦为果,集是因,由苦集二谛成为世间生死因果。此门四谛剑阵,最为讲究心意相通,全心相信同伴。如此一来好似一人在施展阵法,攻守之间,皆是心有灵犀,如臂使指。

         武林知名阵法之中,诸如少林十八罗汉阵、昆仑七剑阵、崆峒派两仪四象剑阵皆讲究步法变幻,攻守有序,进退有据,有张有弛。但却也做不到四谛剑阵这般,依靠的是修炼之人心意相通。

         这也是梵苦,梵集,梵灭和梵道四位老僧自幼开始一起打坐参禅,习武修炼,方能做到心有灵犀。

         其实四位老僧心意相通之后,完全不用梵集再吟唱剑法歌诀。不过四人多年一起修炼,早些年未达心意相通境界之时,皆是靠歌诀指挥四人一起出招,因而四位老僧依旧是将歌诀吟唱出,不过四人身法在歌诀之前早已发动。

         这一下攻守易位,梵集和梵道出剑攻其不备出其不意,若是换做寻常江湖高手,已然抵挡不住。

         可是阳云汉神功卓绝,内力周流运转,五心相印,陡然全身内力奔腾速度凭空加快三成,好似江河之水奔流速度湍急了三成一般。阳云汉身形骤然拔起,好似借云雾之势而乘游之,宛若飞龙乘云般向后飞纵而去。

         阳云汉竟是以“龙甲神诀”之“龙飞式”内力调息法门,施展出轻功身法,成功避开梵集和梵道的凌厉一击。

         阳云汉这一下避的极快,梵苦,梵集,梵灭和梵道的四谛剑阵未及合拢,若是此时阳云汉想脱困而出,已然逃脱出阵。

         可阳云汉身形凌空变幻,好似腾龙游雾,曲伸之间,化为飞龙在天,向着梵集和梵道凌空一斩。

         阳云汉竟是自投罗网,重新飞跃回到四位老僧的四谛剑阵中,将“龙甲神诀”之“龙飞式”催到极致,一刀劈向梵集和梵道。

         四位老僧心意互通,均在心中震惊阳云汉武功高强。不过四僧修行高深,只听梵灭吟唱道:“无漏果者名为灭。”

         话音未起时,梵苦,梵集,梵灭和梵道四位老僧已然不管阳云汉凌空一刀“飞龙式”,一齐出剑,上下左右飞刺阳云汉。

         四位老僧心有灵犀一点通,同时施展出四谛剑阵鱼死网破的杀招“为灭式”,灭是果,道是因,灭道二谛为出世因果。凭着阳云汉击杀梵集和梵道,却也难以逃脱梵苦和梵灭的全力一击。

         阳云汉眼看四位老僧四谛剑阵这式鱼死网破反击,自然不会与四位老僧以命搏命,急忙以手做刀,使出了“龙甲神诀”之“地载式”,掌刀划方,追求极致。这极致之方,好似静静的大地一般,收敛静止,护住了阳云汉身形。

         梵苦,梵集,梵灭和梵道四剑齐出,竟好似撞到了无形大地一般。刹那间,只见四僧四剑上下左右停滞在阳云汉身前。

         四僧心意相通,并未撤剑,一齐催动内力,想合力刺破阳云汉“地载式”的劲气防御。阳云汉掌刀连动,极致之方层叠而出,“龙甲神诀”之“地载式”劲气连绵不绝。

         四位老僧皆是长年修行隐忍之人,察觉到阳云汉掌刀之上劲气绵绵而至,忙合力催动内力,全力攻向阳云汉。

         阳云汉心知自己虽然内力精深,但纯以一人内力和四位老僧以硬碰硬,还是力有不及,于是双掌掌势变幻,掌势轮转之下由方入圆,方为吝啬,圆则杌棿,内方外圆,一气呵成嵌套而出,正是使出了“龙甲神诀”之“天圆地方”招式。

         身处一旁穴道被封的高观音泰曾在这招下吃过苦头,心知阳云汉这招威力巨大,苦于无法开口呼喊提醒四位老僧留心,只能眨巴着眼睛,替四位老僧暗自着急。

         只听轰然一声响起,阳云汉退后一步,而四位老僧同时后退三步。这招比拼之下,阳云汉占得上风。

         不待四位老僧招式再起,阳云汉已然闪身上前,双掌掌式再变,这次轮转之下由圆入方,圆则杌棿,方为吝啬,内圆外方,一气呵成嵌套而出,一股令人无法抗衡的浩然之气当头罩向对面四位老僧。

         四位老僧心随意动,再次发动四谛剑阵。只听这次梵道吟唱道:“无漏因者名为道。”四僧四剑已然同时使出四谛剑阵“为道式”,灭道二谛因果循环,四剑合力同取守势。

         阳云汉“天圆地方”招式上蕴含劲气虽是至大至刚塞于天地之间,可碰到梵苦,梵集,梵灭和梵道四位老僧“为道式”一心防守的剑网,却也只斗了个势均力敌。

         阳云汉继续催动内力,“天圆地方”层叠而出,双掌不断由方入圆,再由圆入方,无形劲气绵绵不断攻向四位老僧。

         四位老僧心意相通,全然不退,只是全力催动“为道式”剑网一心主守。阳云汉内力高深,内力周流运转好似无穷无尽。四位老僧内力也是不弱,真气流转之下也是未有止境。

         就在双方僵持之际,阳云汉突然撤招变式,体内真气骤停骤起之下,犹如猛虎加翼一般,掌刀兜头劈向四位老僧中的梵集。

         阳云汉这下变招丝毫不着痕迹,浑然天成。原来契丹一行他历经生死之战,早将“龙甲神诀”八式武功融会贯通,此刻信手拈来使出“虎翼式”,招式轮转之间毫无涩滞。

         阳云汉在对敌之时,早已发现四位老僧之中以梵集武功修为最弱,所以在四位老僧全力采取守势之时,突然放弃掌刀攻向其它三僧,而是全力猛攻四僧之中的梵集。

         身处阳云汉掌刀劲气笼罩之中的梵集,顿时感受到阳云汉“虎翼式”刀势威力地动山摇。旁边的参天香杉更是被阳云汉刀势带起狂风卷的摇晃不已,树叶簌簌落下,被携裹着直冲梵集而去。

         眼看无边萧萧落叶直冲自己而来,梵集顿时感觉阳云汉所有攻势全冲自己一人而来,原本应该波澜不惊的心境突然泛起一丝涟漪。明明合师兄弟四人之力使出四谛剑阵依旧可以抵挡住阳云汉这招攻势,偏偏梵集心中生出了一丝丝惧怕之意。

         四僧心意相通,这股意念顿时传递给梵苦,梵灭和梵道三人。四人之中武功修为最高的梵苦顿知不妙,连忙一声断喝:“有漏果者名为苦。”梵苦强行催动了四谛剑阵“为苦式”,苦集二谛因果循环。

         话音未落,梵灭和梵道二人双剑齐出,合力封挡在梵集身前,抵挡住阳云汉“虎翼式”攻势。原本在同一时刻,此“为苦式”应该由梵苦和梵集二人合力反攻,分担梵灭和梵道二人防守压力,此时却偏偏只有梵苦一人挥剑反刺阳云汉左肋。

         阳云汉见机不可失,掌式变幻,左手划圆,右手划方,双掌交错,天圆地方。圆为杌棿,是为“天覆”,方则吝啬,是为“地载”,雄浑无比的沛然劲气汹涌蓬勃而出,至大至刚塞于天地之间。阳云汉使出了双掌交错的“天圆地方”招式。

         随着阳云汉掌势劲气,飘然落下的参天香杉针叶,被阳云汉掌势带起,跟着阳云汉双掌划动,一堆成圆,一堆成方。方者将梵苦手中长剑攻势死死克制住,圆者再趁势反击,轰然扑向梵苦。

         直到此时梵集方才收摄心神,他眼看梵苦遇险,心中生出悔意,急忙挥剑。可惜梵集出招已经迟了一步,化成圆形的参天香杉针叶瞬间冲到梵苦身上,陡然四散落地。

         眼看梵苦中招,梵集,梵灭和梵道三位老僧大惊失色,齐齐垂剑看向梵苦。

         此时阳云汉突然也罢手不斗,闪身退后,傲然而立。

         只见梵苦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脸孔之上愁容更甚,双眸之中无喜无悲。

         良久之后,梵苦方才一声喟叹:“多谢阳施主手下留情。老衲果然没看错,阳施主武功果然卓绝不凡,无为寺四谛剑阵不是阳施主对手,你去殿内见段素廉吧。”

         说到这里,梵苦闪身站开,让出路来。

         原来阳云汉最后攻向梵苦的“天圆”招式手下留情,在即将触碰到梵苦身体前的刹那间,只余其形,不留其神,撤下了蕴含的内力劲气,所以失去真气掌控的参天香杉针叶才会陡然四散,倒并非是冲撞到梵苦身体所致。

         梵集,梵灭和梵道三位老僧听到师兄梵苦话音中气十足,先喜后悲,喜得是师兄安然无恙,悲的是四人合力竟然还是败给了一个后生小辈。

         梵集一脸悔恨之意,冲着师兄梵苦说道:“师兄……”

         不待梵集说完,梵苦说道:“得失从缘,心无增减,喜风不动,冥顺於道。师弟,你又着相了。”

         梵集听了这话,面现愧色,默默退到一旁。梵灭和梵道两位老僧也跟着退开,让出路来。

         阳云汉拱手施礼,说了句:“四位大师承让了。”说罢缓步走入庙宇中。

         梵苦见机上前解开高观音泰被封的穴道。

         梵苦,梵集,梵灭和梵道和那高观音泰五人一起跟在阳云汉身后,走入庙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