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章 二十八宿
        阳云汉临危不乱,体内真气骤停骤起,陡然凭空增加三分,跟着阳云汉身形凌空再次拔高。紧急关头阳云汉使出“龙甲神诀”之“虎翼式”内力调息法门,司师远的钢枪和祖天觉的劈风刀顿时落空。

         阳云汉凌空落下之际,晃动双掌由圆入方,圆则杌棿,方为吝啬,内圆外方,一气呵成嵌套而出,正是使出了“龙甲神诀”之“天圆地方”招式。

         此式一出,顿生一股令人无法抗衡的浩然之气,至大至刚塞于天地之间凌空罩向司师远和祖天觉二人。

         祖天觉在梅岭雄关曾伤在此式之下,怎会不识得其中厉害,急忙以木屐踏在泥潭上,纵身向后跃开。那司师远同样穿着特制木屐,也跟着匆忙向后跃开。

         就在阳云汉破解掉司师远和祖天觉二人合力一击之际,上官碧霄身侧突生变故。在她脚下那株枯树两旁泥潭中,突然窜出两个身穿黑色水靠之人。其中一人手中拿着一条浑铁禅杖,另外一人手中握着一支方天画戟,正是石龑和邓抃二人。

         这二人现身之后,全力突袭上官碧霄。上官碧霄一直在凝神戒备,察觉变故发生,连忙舞动手中长剑,使出“惊鸿剑法”之“翩若惊鸿”和“惊鸿照影”两式,连封石龑和邓抃二人攻势。

         石龑和邓抃二人也各自穿着宽底木屐,踏在泥潭上稳住身形。石龑挥动手中浑铁禅杖参差披拂,邓抃舞动手中方天画戟空游无依,再次攻向上官碧霄。

         上官碧霄只得继续全力施展“惊鸿剑法”的“惊鸿一瞥”和“千里惊鸿”等诸般招式左右封挡。

         不过石龑和邓抃二人以二敌一,武功原本就强过上官碧霄。加上上官碧霄还要闭气凝神防备沼泽毒气,功力打了折扣,而石龑和邓抃二人却是有备而来,鼻子里早就塞上了木塞子。因而转眼之间,上官碧霄叠遇险情。

         阳云汉一招“天圆地方”迫退司师远和祖天觉,已然发现上官碧霄身临险境,顿时明白四位刺客的险恶用心。

         这四人知道即使合众人之力,也难以偷袭成功阳云汉,所以才由司师远和祖天觉二人引诱阳云汉离开上官碧霄,再由石龑和邓抃二人合力擒住上官碧霄,以此要挟阳云汉。

         阳云汉自然要全力救援上官碧霄,不过他心中明白,在这沼泽之地,若是任由自己双足落到泥潭内,将极难借力,休想快速掠回上官碧霄身边。

         好在阳云汉神功盖世,应变迅疾。只见他双掌由方入圆,方为吝啬,圆则杌棿,内方外圆,一气呵成嵌套而出,使出了“龙甲神诀”之“地方天圆”招式。不过此式却非攻向司师远和祖天觉,而是拍向脚下泥潭。

         只听轰然一声炸响,阳云汉脚下泥潭水混合着泥浆四散溅开,正洒在一旁的司师远和祖天觉身上。穿着水靠的司师远原本就满身泥污,倒也没有什么,祖天觉光鲜的单绿罗团花战袍却被沾染的污浊不堪。

         借着这股反击之力,阳云汉身形猛地窜起,就要掠向上官碧霄。

         司师远和祖天觉如何肯放他轻易离去,司师远挥枪猛挑向阳云汉小腹,祖天觉刀势更加凌厉,斜劈阳云汉肩膀。

         阳云汉凌空拔起之势不减,身形在空中波谲云诡,变幻莫测之际,掌刀云能晦异,有形不滞,实实挨挨,遮星蔽月般反拍向司师远。

         阳云汉使出“龙甲神诀”之“云垂式”,招式精妙绝伦。司师远顿时察觉阳云汉掌刀破开自己钢枪攻势,行将砍在自己身上,惊骇之下,匆忙跃开躲避。

         阳云汉“云垂式”招式未尽,掌刀云附於天,无形随风,虚虚空空,瞬息天地般再拍向祖天觉。

         祖天觉刀法虽然高明,却依旧被阳云汉变幻莫测“云垂式”刀式一举攻破。祖天觉无奈之下,只得纵身跃开。

         阳云汉一招迫退二人,身形未受丝毫阻碍,继续飞掠向上官碧霄。

         正在围攻上官碧霄的石龑和邓抃二人瞥见阳云汉将要扑至,心中大急,连忙各自使出绝招攻向上官碧霄。

         只见石龑挥动手中浑铁禅杖,使出“明火执杖”招式,大开大阖,横扫上官碧霄。邓抃则舞动手中方天画戟,使出“气吞天戟”招式,腾挪变化,横刺上官碧霄。

         上官碧霄以一柄长剑,左右难支,终被逼入绝境。

         身在空中的阳云汉见状心中焦急,运气调息,施展出“龙甲神诀”之“龙飞式”,体内真气周流运转,五心相印,陡然全身内力奔腾速度加快了三成。

         身在空中的阳云汉飞掠速度陡然加快,好似借云雾之势而乘游之,宛若飞龙乘云,身影虚幻之下,已然欺近上官碧霄身边。

         阳云汉掌刀变幻,好似腾龙游雾,变幻莫测般罩向石龑和邓抃二人。

         石龑和邓抃哪里料到阳云汉身形会陡然凭空加快,转眼间就已经来到自己二人身前,慌乱之下,忙各自撤招迎敌。石龑使出“大杖则走”招式,邓抃使出“剑戟森森”招式封挡。

         不过二人合力却依旧难敌阳云汉飞龙在天凌空一斩之威,石龑和邓抃各自被劈的向后连退七步。

         二人脚上虽然穿着宽底木屐,却依旧陷落入泥潭沼泽中,直没膝盖,石龑和邓抃不禁相顾骇然。

         阳云汉一招劈飞石龑和邓抃二人,飘然落在枯树上,和上官碧霄并肩而立。

         未等上官碧霄开口说话,突然奇变又起。

         阳云汉和上官碧霄脚下枯树突然整个向下塌陷,携裹着二人向下坠落。原来这株枯树下面的沼泽泥潭早已被祖天觉,司师远,石龑和邓抃掏空,提前布下一处巨大的深坑陷阱,直到此刻方才发动。

         阳云汉武功何其高强,下坠之际,一把揽过上官碧霄腰肢,身形上窜。

         深坑之内突然响起机括声,紧接着从深坑四壁污泥之内骤然射出无数羽箭罩向阳云汉和上官碧霄二人。

         这些羽箭和普通羽箭相比,要细小许多,故而射速更快。箭头之上全是乌黑之色,显然涂有剧毒,猝不及防之下极易夺人性命。

         阳云汉虽是护着上官碧霄身在半空中,依旧从容不迫运气调息,舞动掌刀。忽如雄鹰般刚暴凶狠,忽如雨燕般迅疾无比,忽如麻雀般轻盈灵巧,仿佛幻化成无数的鸟儿环绕住阳云汉周遭。正是阳云汉使出“龙甲神诀”之“鸟翔式”将来袭的羽箭悉数挡在身外。

         一阵箭雨之后,深坑内机括声再次响起,突然深坑四壁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同时射出四根钢柱。

         这些钢柱每根皆有大腿般粗细,被机括发射而出,势大力沉。若是被这些钢柱撞上,不死也得重伤。

         这四根钢柱唯一不同的是,东边钢柱被涂抹成青色,北边是黑色,西边是白色,南边则是红色。

         区区四根钢柱自然难不倒阳云汉,阳云汉掌刀舞动,由圆入方,圆则杌棿,方为吝啬,内圆外方,一气呵成嵌套而出,正是使出了“龙甲神诀”之“天圆地方”招式。

         阳云汉掌刀之上发出的浩然之气正要破开来袭的四根钢柱,没想到深坑内机括声不断响起,东南西北四个方位连续激射出钢柱。

         奇的是这些钢柱竟是错落有致,将阳云汉上跃之势紧紧封死。

         若是阳云汉的二哥凌孤帆未死在此的话,以他对阵法的研究,定能看出这些钢柱分别从东方角、亢、氐、房、心、尾、箕七宿,北方斗、牛、女、虚、危、室、壁七宿,西方奎、娄、胃、昴、毕、觜、参七宿,和南方井、鬼、柳、星、张、翼、轸七宿射出。

         深坑内机括射出的钢柱竟然是以二十八宿阵势困住阳云汉和上官碧霄。

         阳云汉不识得二十八宿钢柱大阵奥妙,自然无法查知钢柱来袭规律,只能抱着上官碧霄,全神贯注运气提息,一边施展“天圆地方”招式对抗四面八方钢柱迅猛来袭,一边瞅准时机踩踏在不时飞掠过的钢柱之上,在二十八宿钢柱大阵中左闪右避。

         若是阳云汉能双手齐用,说不定还能凭借双掌“天圆地方”招式威力强行破解阵势脱困。可惜阳云汉此刻一手搂住上官碧霄,只能以单手“天圆地方”招式抵挡二十八宿钢柱大阵,竟是无法破阵而出。

         眼看阳云汉被困阵中,待气力将尽之时,就会和上官碧霄一起坠入深坑坑底。而坑底内密布涂满剧毒的利刃,若是跌落其上,二人定无生机。

         阳云汉当机立断,掌刀舞动,由方入圆,方为吝啬,圆则杌棿,内方外圆,一气呵成嵌套而出。正是以“地方天圆”招式拍开头顶正上方掠过的八根钢柱,接着阳云汉猛地将怀中上官碧霄向上抛起。

         上官碧霄眼看二人被二十八宿钢柱大阵所困,知道是自己拖累了阳云汉,正在心中盘算着要挣脱阳云汉怀抱,自己一人跌落坑底,才能有机会让阳云汉脱困而出。只是上官碧霄没想到阳云汉和自己想到了一处,抢先一步付诸行动。

         上官碧霄口中呼喊:“哥哥不可。”反手想抓住阳云汉时,却为时已晚。

         上官碧霄身躯向上跃起,眼看要从八根钢柱的缝隙中一跃而出,可二十八宿钢柱大阵威力惊人,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又是二十根钢柱飞扑而至,生生要将上官碧霄夹击至死。

         抛出上官碧霄后,阳云汉身形下坠,却终于能腾出左右双手。只见阳云汉掌势变幻,左手由方入圆,右手由圆入方,双掌交错。左手地方天圆,右手天圆地方,左右双手同时使出“天圆地方”招式。顿时“龙甲神诀”威力倍增,生生将二十根钢柱逼迫住片刻。

         就在这眨眼间功夫,上官碧霄终于从二十八宿钢柱大阵中退困而出,恰好跌落到深坑旁的泥潭沼泽地上。

         阳云汉此时下坠之势更快,再也无力从深坑内纵身跃起。

         恰在此时,突然有一支方天画戟刺向阳云汉。绝境中的阳云汉仿佛溺水之人抓住一根稻草般,立刻使出“龙甲神诀”之“风扬式”,掌刀如猎蕙微风,去来无迹般,一把抓住了方天画戟的戟头。

         那使方天画戟的人正是早已窜回到深坑边的邓抃,他眼看上官碧霄脱困而出,未料到阳云汉已是强弩之末,以为阳云汉还有后招,连忙刺出方天画戟想逼退阳云汉。只是邓抃万万没想到他多此一举,却恰好救了阳云汉一命。

         阳云汉一把抓住戟头后,邓抃本能地想抽回方天画戟,忘了撒手扔掉兵器。如此一来,方天画戟恰好带着阳云汉身形脱离深坑。

         阳云汉一手抓牢戟头,一手层叠使出“天圆地方”招式,抵挡住周身二十八宿钢柱攻势,跟着方天画戟向上冉冉升起。

         邓抃却依旧以为阳云汉是要夺走自己兵器,他力大无比,方天画戟上虽挂着一人,对他却毫无影响,收回方天画戟的速度反倒是更快了。

         远处祖天觉看清形势,急忙开口喊道:“五弟快撤手。”

         邓抃听到大哥祖天觉喊话,终于醒悟过来,心中暗骂自己,连忙撒手扔掉手中方天画戟。不过此时为时已晚,阳云汉已经跟着方天画戟从二十八宿阵势中退困而出。

         邓抃见状大惊之色,连忙返身就逃。

         阳云汉纵身落在深坑边,口中呼喝道:“招。”话音未落,阳云汉手中的方天画戟已经脱手飞出,直扑转身逃遁的邓抃而去。

         邓抃一心逃跑,哪里料到阳云汉会掷出方天画戟,正被方天画戟的戟柄撞在后背上。

         阳云汉这一掷之力何其巨大,邓抃一口鲜血喷出,扑倒在泥潭沼泽中,眼看不活了。

         祖天觉,司师远,石龑三人眼看自己在沼泽泥潭精心布置的二十八宿钢柱大阵依然无法困住阳云汉,早已心惊,再看到退困而出的阳云汉一举击杀邓抃,更是吓的魂飞魄散。

         祖天觉高喝一声:“扯乎。”三人各自调头就跑。

         阳云汉此时内息不稳,加之担心上官碧霄安危,也未上前追赶,任由三人逃遁而去。

         阳云汉稍稍平复了下紊乱的内息,旋即施展轻功来到上官碧霄身侧。

         上官碧霄伸出柔荑一把抓住阳云汉手掌,双目之中泪花闪动。

         刚刚生死之间,差点阴阳相隔,上官碧霄情动不已:“哥哥,要生,要死,我们都在一起。以后你再也不能独自弃我而去,留我一人,生有何恋。”

         话音未落,上官碧霄眼中泪珠滴落。

         阳云汉听到上官碧霄真情流露,心中掀起滚滚波涛,不知不觉伸出另外一只手,拍了拍上官碧霄手背,轻声说道:“妹妹,哥哥知道了。”

         上官碧霄泪如泉涌。

         二人在泥潭沼泽中耽搁良久,方才一起离开沼泽地,下山返回瑶寨。

         阳云汉和上官碧霄一路折返回到老寨主的吊脚楼。盘文英见到二人安然返回,娇美的面孔上露出欣喜之色,冲二人问道:“阳大侠,上官姑娘,你们可回来了。那潜入瑶寨的是什么人?阳大侠和上官姑娘可曾抓住他么?”

         阳云汉摇头回道:“那些人是寻我而来的刺客,可惜被他们在沼泽泥潭中逃了。姑且不管他们,我们还是尽快先帮盘姑娘查明老寨主之死真相要紧。”

         盘文英脸上露出感激之色,忙接着说道:“阿爹尸身不在这里,一定是被送到了瑶寨密洞内。那里是存放历代瑶寨寨主骸骨的地方,瑶寨族人不得擅入,我们何不去那里找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