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七章 梅岭雄关
        岭水争分路转迷,

         桄榔椰叶暗蛮溪。

         愁冲毒雾逢蛇草,

         畏落沙虫避燕泥。

         五月畲田收火米,

         三更津吏报潮鸡。

         不堪肠断思乡处,

         红槿花中越鸟啼。

         越城岭,都庞岭,萌渚岭,骑田岭,大庾岭这五岭之南的地区,称为岭南。

         岭南之地自大唐以来,已然成为重要的流放之地,被贬谪到此的皇亲国戚高官名士络绎不绝。只因岭南天气卑陋,气候蒸溽。秋夏之交,食物皆腐,人非金石,无法久待。加上岭南之地瘴气横行,瘴气发作之时,人畜皆亡,情形可怖。

         而五岭不单是指五个岭名,更是穿越南岭的五条通道,阳云汉和上官碧霄取的是大庾岭这条路线。

         早在唐代开元年间,宰相张九龄亲自主持在大庾岭开凿梅关。历时两年,终于打通一座长二十丈,宽三丈,高十丈的大山凹,开通了一条宽一丈余,长三十多华里的山间大道,成为连通岭南岭北的黄金通道。

         阳云汉和上官碧霄一路催马而行,突然二人鼻息中暗香浮动。就在二人心中诧异时,不经意间转过山脚,骤然看到山道两旁娇艳似火的红梅、洁白如雪的白梅、翠如碧玉的绿梅、白里透黄的腊梅,竟是花海如潮,美不胜收。

         二人心旷神怡之下,放松缰绳,勒马缓缓而行。群梅之中,二人只觉得暗香盈袖沁入心脾。

         此时山间大道在不知不觉中由土路变成青石和鹅卵石铺砌而成,二人座下马匹铁蹄踏在石头路上,发出清脆悦耳的踢踏响声。

         二人虽是骑行良久,却好似白驹过隙,来到一处雄伟的关楼前。此关为太宗年间所建,关高一丈五,宽两丈,东西横卧,紧连山崖,坐北朝南,居高临下。

         阳云汉和上官碧霄正待催马过关,突然关楼门洞内传来杂乱马蹄声。二人抬眼看去,只见关门内奔出三骑。

         头前一位四十有七年岁,身穿一领巴山短褐袍,腰系杂色彩丝绦,身材魁梧,脚踏麻鞋,八字眉,杏子眼,落腮胡须,相貌堂堂,手持一把亮光闪闪的钢枪。

         第二位四十有四光景,皂直裰背穿双袖,青圆绦斜绾双头,身高八尺,腰阔十围,胸脯上露一带盖胆寒毛,看上去凶神恶煞,肩头扛着一条浑铁禅杖。

         第三位年近四十,头戴三义冠,身着镔铁甲,素罗袍光射太阳,银花带色欺明月,凤目疏眉,手握一支方天画戟。

         这三位来到关楼前,胯下马一字排开,恰好挡住阳云汉和上官碧霄二人去路。

         头前那位一摆手中钢枪,高声喝道:“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打此过,留下买路财。”

         阳云汉和上官碧霄对视一眼,没想到会在此地遇到剪径毛贼。阳云汉晒然一笑道:“诸位何许人也?”

         头前那位哈哈笑道:“在下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广南好汉司师远是也。这位是我的四弟石龑。”司师远指了指第二位扛着浑铁禅杖的那位。

         接着他又指了指第三位手握方天画戟的那位:“这位是我的五弟邓抃。”

         阳云汉听对方报了名号,却不曾听说过,于是不急不缓回道:“我等二人并无财宝在身,还望诸位容我二人过关。”

         司师远上上下下打量了二人一番,又是一阵哈哈大笑道:“看你二人也不像大富人家子弟,原本可以放过你们,不过却不能坏了我们不走空的规矩。我看这小娘子姿色出众,巫那汉子,我们放你一条生路,你快快过关去,留下这小娘子做我的压寨夫人。”

         说到这里,司师远,石龑和邓抃三人仰天哈哈大笑。

         阳云汉摇头回道:“三位还是莫要痴心妄想了,我劝三位速速让开去路。”

         司师远,石龑和邓抃没想到阳云汉看起来像是一介书生,却会说出这番话来,又见阳云汉神色坦然,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三人心中惊疑不定,互相看了看。

         司师远伸手一捋落腮胡须,下定决心,口中喝道:“敬酒不吃吃罚酒。”话音未落,催马挺抢扑了上来。

         石龑和邓抃跟随司师远多年,二人看到司师远发动,毫不迟疑,跟着催马挥动手中兵器冲了上来。

         阳云汉怕上官碧霄有闪失,轻催胯下“龙驹”。

         “龙驹”宝马跟随阳云汉久矣,立刻踏步上前,驮着阳云汉挡在上官碧霄马前。

         司师远,石龑和邓抃三人成品字形围了上来。居中司师远挺枪直刺阳云汉,左边石龑挥动浑铁禅杖兜头砸向阳云汉,右边邓抃则摆方天画戟扎向阳云汉。

         三人一齐联手,威力竟是不小,若是寻常武林高手碰到,恐怕就要伤在三人合力一击之下,可惜此番他们遇到的是当世绝顶高手阳云汉。

         也不见阳云汉在“龙驹”宝马上有何动作,只是身形轻轻晃动了三下,竟轻轻松松避开三人的联手一击。

         按理说这三人碰到此等情形,该大惊失色才对,不过司师远,石龑和邓抃竟齐声呐喊,再次一同出招。

         只见司师远抖动手中钢枪,在瞬间挽了三个枪花,点向阳云汉。石龑舞动手中浑铁禅杖,举重若轻之下,变砸为扫,横扫阳云汉。邓抃手中方天画戟更是变幻多端,转扎为挑。三人在一瞬间封死了阳云汉身形。

         阳云汉没想到三人武功犹自不弱,不过他认定这三人就是普通山贼,也没打算伤了三人性命,于是使出自创“雷霆刀法”迎敌。

         只见他掌刀变幻,以“雷惊电绕”罩向司师远手中钢枪。旋即掌刀横扫,以“雷奔云谲”封住石龑的浑铁禅杖。接着掌刀侧劈,以“雷鸣瓦釜”反击邓抃的方天画戟。

         若司师远,石龑和邓抃三人真是普通毛贼,只怕难以抵挡阳云汉一气呵成毫无凝滞的“雷霆刀法”三式,不过这三人毫无惧意,分别摆动手中兵器。

         司师远全身关节微微抖动,手中钢枪也跟着颤抖起来,枪身一个弹抖,凌空精转圆滑,竟是避开阳云汉“雷惊电绕”的“之”字形掌刀劲气,反扎向阳云汉。

         与此同时,石龑和邓抃二人也是全身骨骼微微抖动,手中浑铁禅杖和方天画戟各自破开阳云汉的“雷奔云谲”和“雷鸣瓦釜”招式,反攻向阳云汉身上要害。

         这下颇有些出乎阳云汉意料之外,没想到这三人虽然用的全是硬兵器,却是各自身怀内家功力,竟都是内外兼修的武功高手,能将手中硬兵器用到意在劲先。

         眼看三人手中兵器将要及身,阳云汉不慌不忙使出“龙甲神诀”之“云垂式”,犹如云能晦异,有形不滞,实实挨挨,遮星蔽月,又好似云附於天,无形随风,虚虚空空,瞬息天地。

         阳云汉以这一式精妙招式尽破司师远,石龑和邓抃三人联手一击。

         司师远,石龑和邓抃三人好似猜到阳云汉能破解三人联手一般,各自身上关节和骨骼继续抖动。

         司师远手中钢枪斗折蛇形,石龑手中浑铁禅杖参差披拂,邓抃手中方天画戟空游无依,三人手中兵器竟在同一时刻达到返璞归真境界,化硬为柔,再次攻向阳云汉。

         这一次三人的攻势威力暴增,竟是想毕其功于一役,一举击杀阳云汉。

         直到此时阳云汉才明白过来这三人定然不是什么普通山贼,先前故意以山贼面貌示己,不过是想迷惑自己而已,此刻方才图穷匕见,使出杀招。

         不过阳云汉经历生死之战多矣,如此小风小浪又如何能难倒阳云汉。

         只见阳云汉舞动掌刀,使出“龙甲神诀”之“地载式”。掌刀划方,追求极致,这极致之方,好似静静的大地一般,收敛静止。司师远,石龑和邓抃三人的绝学杀招看似厉害无比,可在“地载式”面前,竟是一齐被化为无形。

         就在这时,奇变突起。梅岭雄关之上,突然有一人现身。此人年约三十有八,身穿一领单绿罗团花战袍,脑后两个白玉圈连珠鬓环,豹头环眼,燕颔虎须,手握一把劈风刀。

         只听此人暴喝一声:“断。”手中劈风刀往旁边一个木制奇形机括的绳索砍去。

         那木制奇形机括上张着一幅巨大钢网。这钢网原本被机括上绳索束缚住,此刻那绳索既断,巨大钢网顿时从那奇形机括上腾空跃起,从关岭上飞射而下,朝关岭下的阳云汉兜头罩下。

         阳云汉身负绝世武功,内力绵绵不绝,虽是刚刚使完“龙甲神诀”之“地载式”击退司师远,石龑和邓抃三人,却依旧是游刃有余,若是施展轻功避开钢网自然可以轻易办到。

         可阳云汉看到钢网之上,布满利刃,若是自己避开,胯下“龙驹”宝马断无幸存之机。

         阳云汉想也没想,陡然从“龙驹”宝马上跃起。身形拔起之时,阳云汉已经伸手从腰间一把拔出“绕指柔”宝刀。

         宝刀在手,阳云汉毫不迟疑,使出“龙甲神诀”之“天覆式”。“绕指柔”宝刀划极致之圆,好似灵动日月一般,运动变化,正破开那张巨大的钢网。

         原来阳云汉料定若是纯以自己掌刀劲气,怕还难以破开这张钢网,因而才抽出久未使用过的“绕指柔”宝刀。果然钢网被一破为二,坠落到“龙驹”宝马两侧。

         就在钢网激射而出之时,关岭上那人已经跟着跃下。就在阳云汉破开钢网之时,那人恰好挥动手中劈风刀兜头砍向身在半空中的阳云汉。

         凌空跃起的阳云汉无法借力,眼看劈风刀落到头顶。阳云汉毫不慌张,手中“绕指柔”宝刀由圆入方,圆则杌棿,方为吝啬,内圆外方,一气呵成嵌套而出,正是使出了“龙甲神诀”之“天圆地方”招式。

         此式一出,顿生一股令人无法抗衡的浩然之气,至大至刚塞于天地之间,恰好迎上关岭上跃下那人的劈风刀攻势。

         阳云汉“绕指柔”宝刀上劲气之强,令人无法抗衡。双刀相交之下,那人一口鲜血喷出,人跟着不断旋转,竟是被击飞回梅岭雄关之上。那人借着这旋转之力,方才化解掉阳云汉“天圆地方”招式劲气。

         那人显然没料到阳云汉刚刚击退司师远,石龑和邓抃三人合力攻势,接着又破开钢网偷袭,此刻却依旧是如此游刃有余,脸上不禁浮现一片骇然之色。

         只见阳云汉在双刀相交反挫之力下,身形也从半空中骤然落下,恰好跌落回“龙驹”宝马上。

         别看来袭那人来的快,去的更快,只在一招内就被阳云汉击退,且身负内伤。其实此人武功远胜司师远,石龑和邓抃三人,如此凌空一击,更是势大力沉。以阳云汉之能,胯下“龙驹”宝马依旧是“腾腾腾”向后连挫三步。

         就在“龙驹”宝马立足未稳之时,山间大道一旁的梅树花海中,突然又听到一阵机括声响起。只见一架精巧的床子弩悄然从梅树花海丛中现身,接连射出九支长箭。

         这连珠九箭,每箭的箭头均是圆形铁球,射出之后,先飞向高空,方才从空中坠下,接连冲向阳云汉胯下“龙驹”,九箭目标赫然都是“龙驹”宝马。

         阳云汉见眼前这床子弩比十几年前澶渊之战时马遥先生制作的床子弩威力还要巨大,竟能射出连珠九箭,且箭箭势大力沉,心中不禁暗自诧异。

         那偷袭之人算准阳云汉不会舍弃“龙驹”宝马自行逃离,正所谓射人先射马,所以箭箭都以“龙驹”宝马为目标。

         果然阳云汉不愿“龙驹”宝马遇险,没有闪身避开,依旧端坐马上,手中“绕指柔”宝刀不断由方入圆,或是由圆入方,“龙甲神诀”之“天圆地方”招式层叠而出,封挡向九支长箭。

         这九支射来的长箭依靠两军阵上的床子弩机括发射,从天而降,威力骇人听闻,远超人力所及。即便以阳云汉神功盖世,施展“天圆地方”招式连挡九下,也是血气上涌,内息略微不稳。

         阳云汉胯下“龙驹”宝马情形更加糟糕,一来在先前关岭上那人偷袭之下,“龙驹”宝马已经立足未稳,二来床子弩的连珠九箭威力实在惊人,阳云汉施展出“天圆地方”招式虽然抵挡住,但巨大冲击力却渐次波及到“龙驹”宝马躯体上。

         到第九箭落下之时,“龙驹”宝马终于不堪重负,“腾”地前膝弯曲,“噗通”跪倒在鹅卵石路上。

         “龙驹”宝马这一倒,顿时将阳云汉抛下马来,阳云汉连忙闪身落地。

         就在这时,梅树花海中飘然闪出一个绿衣蒙面人,挥动手中长剑猛刺向阳云汉咽喉。

         来人这一剑,既准又快且狠,比之当年玄古帮“十六魔”三护法之一无影魔郝无影的刺杀可是要凌厉上太多倍。

         身形未稳的阳云汉舞动手中“绕指柔”宝刀,再次由方入圆。

         只是阳云汉先退司师远,石龑和邓抃三人,再破钢网击退关岭上那人,又连挡九支床子弩射出的长箭,内力调息有些不畅。加之他从马上摔落,正是立足未稳之时,此时使出的“天圆地方”招式,由方入圆之际,威力虽然依旧惊人,却难免未到极致之圆境界。

         若是换做寻常武林高手,自然难以察觉到阳云汉“天圆地方”招式中的细小破绽,可那绿衣蒙面人不仅身法迅疾,剑法凌厉,眼光竟然也是奇高无比,转瞬之间竟然已经看出阳云汉招式中的这一丝丝小小破绽,长剑猛地透过阳云汉“天圆地方”招式未到极致之圆的缝隙,继续刺向阳云汉咽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