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九章 沼泽泥潭
        这一下事起突然,在远处观看的阳云汉虽然武功高强,却也不及出手阻拦,心中不禁暗暗震惊。

         近处的盘文英功力不足,也是阻拦不及,眼睁睁看着盘法胜尸体扑倒在地。

         盘文娇没料到盘法胜会如此刚烈,眼神中惋惜之色一闪而过,嘴角又复微挑。

         王道乙也没想到盘法胜会自戕而亡,脸上情不自禁露出诧异神色。

         片刻之后盘文英方才反应过来,扑到盘法胜尸体上,失声痛哭起来。

         盘文娇见状,冷冷说道:“姐姐,盘法胜明知不是王大哥敌手,所以才畏罪自杀,为了这种人你有啥好哭的。”

         盘文英猛地抬起头,脸上布满泪珠:“妹妹,法胜哥他这是以死明志啊。我悔不该刚刚怀疑法胜哥,你怎么还能相信王道乙呢?”

         说到这里,盘文英转头怒视王道乙:“你害死阿爹,如今又害的法胜哥自杀身亡,王道乙,你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听到盘文英质问,王道乙脸上突然浮现一丝笑意,令他俊美的脸庞陡增魅惑之色,他的声音也变得异常妖魅:“文英,我看你是糊涂了。文娇说的对,盘法胜他这是以死谢罪。文英,我劝你还是乖乖跟我们一起回瑶寨去,免得我用强。”

         听到王道乙强迫自己回瑶寨,盘文英心中更是笃定盘法胜临终之言所说非虚,果断摇头道:“我不会跟你回瑶寨的。”

         王道乙冷哼一声:“敬酒不吃吃罚酒。”说完,挥动手中宝剑就要欺近盘文英。

         恰在此时,一道人影突然闪现,挡在盘文英身前。

         正是阳云汉从“龙驹”宝马上一跃而下,几个纵跃挡住王道乙去路。

         王道乙看到来人身法迅疾无比,吃了一惊,开口喝问道:“来者何人?”

         听到王道乙询问,阳云汉举目看向王道乙。顿时王道乙觉得阳云汉温润深邃的双目从自己身上扫过,竟是遍体生津。王道乙心中大惊,知道来人不仅轻功高明,内力也是异常高深。

         阳云汉打量完王道乙,见他在自己神目扫视之下,依然镇定自若,知道这王道乙武功也是不弱。阳云汉这才回道:“在下江南阳云汉。”

         听到阳云汉回话,王道乙目露骇然之色,情不自禁向后退了三步,方才继续问道:“你……你……你是武林魁首阳云汉?”

         见阳云汉微微颌首,王道乙脸上神色变幻几次,这才接着说道:“我如何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武林魁首阳云汉。”

         听到这话,阳云汉突然挥掌扫向旁白那些被盘法胜鲜血染红的白梅花。

         王道乙,盘文娇和盘文英连忙看向那些白梅花,却没看到丝毫变化。就在三人心存疑惑之际,那些白梅花竟骤然从梅树上飘然落下,偏偏白梅树枝却是纹丝未动。

         看到阳云汉武功如此惊世骇俗,王道乙哪里还有半分怀疑,忙不迭说道:“你果然是阳大侠,以你武林魁首身份,不知道为何要插手小小瑶寨之事。她们二位本是姐妹,莫不如让她们二人自己商量去留如何?”

         说到这里,王道乙向盘文娇递过去眼色。盘文娇连忙接道:“姐姐,你莫要再痴迷不悟,快跟我们回寨子去。”

         盘文英果断摇了摇头:“妹妹,我不会跟你们走的。”

         王道乙眼看阳云汉阻住去路,心知带走盘文英无望,于是冲盘文娇说道:“文娇,文英不相信盘老寨主并非我所害,她既然不愿意跟我们回去,那我们还是自己走吧。”说罢掉头离去。

         盘文娇见状,看也不看盘文英一眼,毫不迟疑转身跟着王道乙离开白梅花林。

         阳云汉见二人远去,也未出手阻拦。盘文英看到二人匆匆离开,继续俯在盘法胜尸身之上哭泣起来。

         这时上官碧霄从白梅花林中牵着两匹马走出,来到盘文英身边,柔声说道:“文英姑娘,莫要再哭了。”

         盘文英抬头看到一位冰清玉润的姑娘站在自己面前,不由得怔了一怔,泪水依旧扑簌而下。

         上官碧霄转头看了看阳云汉,二人心意想通,阳云汉看到上官碧霄神色,已然明白她的心意,微微点了点头。

         于是上官碧霄低头冲盘文英说道:“文英姑娘,我叫上官碧霄,你可有什么需要我和哥哥阳云汉相帮的么?”

         盘文英刚刚已经知道阳云汉武功卓绝,连王道乙也非其敌手。

         听到上官碧霄的话,盘文英心中燃起希望,忙强忍住泪水道:“多谢上官姑娘好意。阳大侠武功高强,若是阳大侠和上官姑娘肯随我去一趟寨子,探查出阿爹死因,为我阿爹报仇,文英愿意这辈子做牛做马报答阳大侠和上官姑娘的恩德。”

         上官碧霄点了点头回道:“文英姑娘,我和哥哥可以随你走一遭。若能查出真凶,替老寨主报仇,我们兄妹也无需文英姑娘你做牛做马报答。”

         原来上官碧霄感念盘法胜忠烈,比之武林中人犹有过之,因而有意帮他洗刷生前冤屈,所以才答应帮助盘文英报仇。

         盘文英听到上官碧霄一番话,心中感动,泪水更是滚滚而下。

         此时阳云汉接道:“文英姑娘,我们先助你将盘法胜壮士安葬了吧。”

         三人一起动手,在白梅花林中掘了一处深坑,将盘法胜掩埋了,又以树木代替立下墓碑,上刻“盘法胜壮士之墓”。

         盘文英先是丧父,接着失兄,心力憔悴之下,竟是晕厥在坟前。

         上官碧霄忙将盘文英救醒,扶她上了自己的马匹,二人合乘一骑,阳云汉跃上“龙驹”宝马。三人两骑缓缓下山,奔向瑶寨。

         越过七道山丘,傍晚黄昏之际,三人终于来到一处山脚下。

         阳云汉和上官碧霄抬眼看去,半山气势磅礴的梯田骤然出现在二人眼前。这梯田依山层叠而上,从山脚向上绵延了近五百丈。到了半山陡坡,建着一处寨子。寨子里面吊脚楼密密匝匝,依山势错落排列,寨子四周用石头堆砌起一堵墙。

         在落日余晖下,梯田和寨子均笼罩在一层淡淡的金黄色中,山上云雾缭绕,如梦如幻。

         阳云汉和上官碧霄没想到瑶家寨子规模如此宏大,恍若人间仙境,情不自禁互看一眼,心中暗自诧异。

         眼看寨中升起袅袅炊烟,阳云汉略一思討道:“盘姑娘,探查盘老寨主死因的话,我想先去看看盘老寨主尸身。”

         盘文英闻言回道:“阿爹是在屋里被暗杀的,尸身就在他的居室内。我们住的木楼在寨子最上方那处,我这就带你们去。”

         阳云汉摆手说道:“盘姑娘勿急,我们等夜深人静时再入寨子查探,免得惊动了寨中歹人,伤及寨中无辜百姓。”

         盘文英知道阳云汉虽然武功卓绝,但是不想强行闯入寨子,自然没有反对意见,于是三人寻了一处树林,拴好马匹,用过干粮,静静等候。

         待皓月当空之际,阳云汉方才招呼上官碧霄和盘文英悄悄摸向寨子。

         三人越过石墙,入到寨内。寨中族人早已休憩,寨子巷道上空无一人。

         此时近处看瑶排,木质吊脚楼均依山而建,错落有致,往往前面房子屋顶和后面房子地面平高。

         三人穿过寨中横街直巷的石子路,一路向上,沿途倒也没有碰到任何族人。

         到了寨子最后面,一处木楼出现在三人面前。这吊脚楼共有三层,最下层用于圈养家畜,第二层住人,第三层储藏粮食和物品。

         盘文英冲阳云汉和上官碧霄点了点头,示意这里就是自家居住之所。三人悄悄潜入屋内,来到二楼。皓月照耀之下,赫然发现老寨主尸身根本不在居室内。

         就在这时,木楼下突然传来衣袂飘动之声。阳云汉和上官碧霄忙探身向下看去,恰好见到一人匆匆逃离吊脚楼。

         阳云汉内力精深,眼神锐利,借着皓月之光已然看清此人正是梅岭雄关上那个身着单绿罗团花战袍手持劈风刀的刺客。

         阳云汉心中纳罕,没想到刺客也跟着自己来到了瑶寨,不知道是否冲自己而来,忙对上官碧霄说道:“妹妹,是梅岭那位手持劈风刀的刺客,不知道为何混入瑶寨,我们追上去看看。”

         阳云汉转头冲盘文英说道:“盘姑娘,你在此等候我们,少顷我们再来寻你。”

         说罢,阳云汉和上官碧霄从二楼纵身跃下,跟在那劈风刀刺客身后追了上去。那劈风刀刺客轻功竟是极强,阳云汉和上官碧霄在后面紧追不舍。

         只是那劈风刀刺客并未进入瑶寨,反倒是朝着山上奔去。阳云汉顾及上官碧霄,因而并未全力奔行,二人远远坠在那劈风刀刺客身后。

         奔行了一段,远处突然升起腾腾雾气,当空皓月的亮光被雾气遮盖住,劈风刀刺客的身形若隐若现。

         阳云汉和上官碧霄继续施展轻功向前奔行,二人脚下杂草越来越高。突然阳云汉“咦”了一声,骤然停下脚步。

         上官碧霄内力还未到收放自如随心所欲的境界,眼看阳云汉停下,也想止住脚步,身形却还是向前冲去。

         阳云汉轻舒猿臂,一把楼住上官碧霄腰肢,轻声说道:“妹妹,小心脚下。”

         上官碧霄闻言低头看去,见前方脚下杂草丛生,四处皆是浅浅积水。

         上官碧霄看不出前方有何异样,不明白阳云汉为何会突然停下,于是开口问道:“哥哥,为何不追了。”

         阳云汉回道:“妹妹,这片是沼泽地,那劈风刀刺客竟直接闯了进去。”

         听到阳云汉解释,上官碧霄方才恍然大悟,原来眼前这波澜不惊之地,竟然是令人色变的沼泽泥潭。

         只听阳云汉接着说道:“妹妹,那劈风刀刺客既然进了沼泽地,前方哪怕是龙潭虎穴,我们也一定要跟进去看看。妹妹你可要屏住呼吸,免得被沼泽之气所侵,我们走。”

         话音未落,阳云汉轻楼住上官碧霄腰肢,展开身形,疾如闪电一般跃入沼泽地内。阳云汉武功卓绝,虽是带着一人,在沼泽地中奔行速度竟是不减分毫。

         不过二人均没想到这沼泽地竟极为宽广,到了后来,草木愈发杂乱,积水也越来越大,泥潭更是越来越深。

         空气之中皆是咕咕气泡泛起的沼泽之气,上官碧霄只得运功调息屏住呼吸。她感受到阳云汉臂膀紧搂住自己,心念之中百转千回,倒是期盼这污浊的沼泽泥潭永远到不了尽头。

         二人又往前奔行了一段,突然看到那劈风刀刺客站在一处泥潭边的枯树上,竟似好整以暇等着二人一般。

         阳云汉心中奇怪,身形却没丝毫停滞,继续掠向那劈风刀刺客。

         待到近处看那劈风刀刺客身着打扮,和在梅关之上并无二致,唯独脚上穿着一双特别的木屐。

         那木屐鞋底极为宽大,阳云汉旋即明白,这是特意为在沼泽地行进制作的鞋子,难怪那劈风刀刺客在这沼泽泥潭中奔跑能不受任何影响。

         阳云汉心念一动,那劈风刀刺客既然提前准备好沼泽地木屐,定是提前有备而来,看来是有意将自己引到这沼泽泥潭之中。

         阳云汉虽然猜测出那劈风刀刺客心意,可他艺高人胆大,丝毫不以为怵,依旧揽着上官碧霄欺近那劈风刀刺客。

         阳云汉身形飞掠之际,恰好看到那劈风刀刺客站立的枯树前四丈处另有一株枯树。阳云汉轻揽上官碧霄腰肢,凌空一个纵跃,堪堪落在那株枯树上。

         那劈风刀刺客看到阳云汉和上官碧霄站稳,突然仰天打了个哈哈道:“阳云汉,没想到你竟然真敢追上来。”

         阳云汉面色不变,回问道:“你是何人?为何要引诱我到此?”

         那劈风刀刺客又仰天打了个哈哈:“在下广南好汉祖天觉,排行老大。先前偷袭过你的司师远,石龑和邓抃三人皆是我的兄弟。”

         听到这话,阳云汉心中暗暗纳罕,原来他看司师远,石龑和邓抃三人年岁都比祖天觉为长,却尊祖天觉为大哥,想来是因为这祖天觉的武功更为高强。

         只听祖天觉接着说道:“阳云汉,我奉劝你一句,莫要再趟广南这滩浑水。你若不听的话,只怕会招来杀身之祸。”

         听到这话,阳云汉晒然一笑:“祖天觉,你们怕是受那许王赵元僖指使,前来截杀于我。只可惜你们越是如此,越证明许王心中有鬼,定是与那商王宝藏被劫一案脱不了干系,这广州我更是要去走一遭。”

         祖天觉闻言,脸现怒色:“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说着话,祖天觉一摆手中劈风刀:“阳云汉,上来受死。”

         阳云汉放下揽住上官碧霄腰肢的臂膀,轻声说道:“妹妹,你在这里等我,自己当心。”

         上官碧霄点头应承:“哥哥尽管放心。”说着话,上官碧霄拔出腰间长剑,在枯树上站稳身形,凝神戒备。

         阳云汉则从枯树上纵身跃起,以他的绝顶内力,平地之上一纵之下,可以掠出去三丈远,不过在这沼泽之地,阳云汉留下余力,这一跃他只飘过两丈距离。

         身形下坠之时,阳云汉凝神运气,踏足点向泥潭中一处水草。

         就在这时,奇变突起。那处水草突然凌空跃起,紧接着一个全身穿着黑色水靠之人,跟着从泥潭中跃出。

         此人手持一把亮光闪闪的钢枪,挺枪直刺阳云汉脚底。此人手中钢枪斗折蛇形,招式凌厉无比,可不正是司师远么。

         站立枯树上的上官碧霄见状,忍不住失声惊呼起来。

         阳云汉却是临危不乱,运功调息,一气贯通,身形一个转折,继续向前窜去。

         司师远虽未料到阳云汉尚有余力,但他变招极快,身形上窜之际,一摆手中钢枪,猛刺向阳云汉后背。

         此时祖天觉也已发动,只见他从枯树上一跃而起,掠过一丈半远,挥动手中劈风刀兜头劈向阳云汉。二人一前一后封死阳云汉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