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二章 水滴无痕
        高观音泰吐血之后,仰天摔倒,这回死的通透,再也无法复活。

         众人这才一起离开烈火炎炎的坛城圣殿。待众人来到山坡上,回首看去,八瓣莲花状山谷中原本那美轮美奂的高大宫殿已经毁于一旦。“一宫一殿一门一阁”中的“一殿”再也不复存在。

         一路上,唐门门主“了无痕”唐白羽信守诺言,帮助阳云汉治疗内伤。唐白羽一心想让阳云汉早日康复,好和他比试一番,所以相助之时总是全力以赴。而且一日里不断叫停众人行程,令阳云汉停下疗伤。如此一来,众人竟是走的及慢。

         阳云汉本就修炼有绝世内功“洗髓经”,虽然身负重伤,但靠自身内力,有个百来日也能恢复如初,这一路得到绝世高手“了无痕”唐白羽全力相助,竟然很快就好了个八八九九。

         一行六人中的大理国皇帝段素廉同样身负内伤,沿途也是不断运功调理伤势,不过他的伤势恢复却颇为缓慢。

         这一日,阳云汉,唐白羽,上官碧霄,宁玛拉姆,段素廉和段素隆六人沿着山间小径骑行。道路愈发崎岖,尺把宽的小径忽升忽降,众人只得下马牵行。

         走着走着,山下突然出现一处峡谷。峡谷之中,一条汹涌澎湃的大江骤然出现。那江水狂驰怒号,石乱水激,发出虎咆雷鸣的声响,听上去惊心动魄。

         六人身处在深不可测的悬崖上,耳听谷底震耳欲聋的江水轰鸣,身上呼啸刮过烈烈江风。绝壁之上偶有碎石落下,坠入江中,一瞬间被吞噬无踪。

         六人之中,唯独吐蕃公主宁玛拉姆不会武功,此刻头顶绝壁,脚临激流,身受劲风,不禁耳晕目眩,站立不稳。

         上官碧霄见状,忙将手中马匹缰绳交到阳云汉手中,挤到宁玛拉姆身侧,伸手抓住宁玛拉姆葇荑,帮她稳住身形。

         宁玛拉姆心中感动不已,高声说道:“谢谢上官姐姐相助。”

         不过此刻众人耳边皆是惊涛震天,以上官碧霄内力也听不清宁玛拉姆在说些什么,但上官碧霄却能猜出宁玛拉姆话中含义,于是冲宁玛拉姆微微一笑,牵着她在绝壁小径上缓缓而行。

         六人往前又走了一程,几十丈宽的江面突然收窄成十二丈宽,江心雄踞一块巨石,横卧中流,如一道跌瀑高坎将激流一分为二。

         走在最前面的“了无痕”唐白羽突然回头冲阳云汉说道:“小子,你的武功完全恢复了吧。”

         以唐白羽内力修为,他这几句话压过震耳欲聋的江水轰鸣,在场其它五人全都听的清清楚楚。

         阳云汉闻言点头承认,唐白羽高兴道:“如此甚好,小子,你来看我们脚下江中矗立的那座巨石。此石名为虎跳仙石,倒是一处比武的好所在,不若我们二人就在这块仙石上比试一番如何?”

         听到这话,大理国皇帝段素廉和太子段素隆心中都是一惊。这江水狂涛汹涌,惊涛裂岸,任何东西落进去都会在一瞬间被挤压成齑粉,唐白羽和阳云汉二人若是在这江上巨石上比武,稍有不慎,二人皆有性命之忧。

         上官碧霄和宁玛拉姆虽然对阳云汉武功满怀信心,可也知道“了无痕”唐白羽是当世武林中最顶尖的存在,自然也是忧心忡忡。

         阳云汉却不以为意,微笑颔首道:“好,那就依祖父所议。”

         唐白羽听到阳云汉的回答,点头赞道:“好。”话音未落,已经放开马缰绳,纵身朝悬崖下跃去。

         阳云汉见状,也毫不迟疑松开“龙驹”宝马缰绳,跟着纵身跃下悬崖。

         只见二人在山峦绝壁之上,展开身形,施展轻功,不时借助嵯峨怪石,或盘结古藤减缓下坠之势。

         眼看二人如此行险而为,留在绝壁上四人的心全都提到了嗓子眼。

         唐白羽和阳云汉二人此时也是全神贯注,全力而为,不敢有丝毫大意。二人说是要在江中巨石上比武,其实当二人从这百丈绝壁之上跃下之时起,就已经开始比试轻功。

         二人一前一后,从绝壁之上翩然落下。眼看唐白羽将要落到谷底,只见他猛地脚踏一块嶙峋乱石。

         那乱石在他一踏之力下化为齑粉,而唐白羽却化迅猛下坠之势为横向移动,窜出六丈,恰好越过滚滚江水,飘然落在虎跳仙石上。

         阳云汉跟着落下,也是如法炮制,踏碎一块乱石后,打横飞出,跟着翩然落到虎跳仙石上。

         唐白羽眼看阳云汉紧跟在自己身后,安然落地,心中也是暗赞。

         此时二人身处江心虎跳仙石上,江中水花翻飞,旋涡漫卷,江水轰鸣,响彻云霄。二人身边雾气空蒙,雪白晶莹浪花飞溅到二人身上,很快打湿了二人衣襟。

         “了无痕”唐白羽和阳云汉对面而立。唐白羽自恃身份,不愿抢先动手,向阳云汉挥了挥手,示意他先出手。

         阳云汉见状,内力周流运转,右手射出十几枚金针。

         其实这场比武阳云汉实为被逼无奈,他知道唐白羽怪罪自己连累死如儿,所以要逼自己动手,阳云汉着实不愿和唐白羽一较高低。因此他明知唐白羽暗器功夫卓绝,却还是首先使出“万针神功”攻向唐白羽。

         也不见唐白羽有何动作,从他身上各处骤然激射出十几枚银针。在这水雾弥漫之地,阳云汉射出的金针难以看的清楚,可唐白羽修炼暗器神功,眼力异于常人,射出的银针根根封挡住金针。

         阳云汉见这波金针被挡,左右双手齐动,又是几十枚金针齐射而出。

         唐白羽见状,微微晃动身形,几十枚银针从他身上四处射出,依旧在空中准确击落阳云汉飞射出的金针。

         唐白羽破解掉阳云汉的“万针神功”后,脸现不屑之色:“小子,你就这么点斤两么?”

         话音未落,唐白羽身形又是微颤,又有几十枚银针从唐白羽身上射出,直扑阳云汉而去。

         在这雾霭升腾之地,阳云汉可不敢像唐白羽那样以暗器破暗器,连忙展开“龙甲神诀”之“鸟翔式”。双掌绕身体飞舞,幻化成无数鸟儿环绕在身体周遭,形成无数道劲气密布四周,将那些飞扑而至的银针带飞。

         唐白羽见状冷冷一笑,口中喝道:“天尊地卑,乾坤定矣。”话音未落,九颗如意钢珠从唐白羽身上各处激射而出。这九枚如意钢珠或上或下,或左或右,飞扑阳云汉。

         当日在坛城圣殿,唐白羽就曾使出这招“天地如意”击杀金蚕,此刻又使出这招攻向阳云汉。

         阳云汉见状不敢怠慢,连忙使出“龙甲神诀”之“地载式”,掌刀划方,追求极致。这极致之方,好似静静的大地一般,收敛静止,护住阳云汉身形。

         唐白羽射出的九颗如意钢珠在空中互相弹撞,编制成一张珠网,罩向阳云汉,偏偏始终无法突破阳云汉“地载式”极致之方劲气。

         这时只见阳云汉变幻掌式,又施展出“龙甲神诀”之“天覆式”,以掌刀划极致之圆,好似灵动日月一般,运动变化,以日月之辉罩向那九颗如意钢珠。

         顿时那九颗如意钢珠组成的珠网被破,九颗如意钢珠四散飞开,坠入江水之中,转眼消失无踪。

         唐白羽见状微微一笑:“小子,还算不错,你再看我这招。”

         话音未落,唐白羽晃动身形,在光滑的巨石上如履平地,身上不断射出如意钢珠,铺天盖般罩向阳云汉。此时如果有人在一旁细细去数,就会发现这些钢珠竟然有九九八十一颗之多。

         这九九八十一颗如意钢珠,以九个为一组,分为九组,每组皆成一张珠网。九张珠网连在一起又形成一张大珠网,从天而降罩向阳云汉。

         这唐门门主“了无痕”唐白羽对暗器的掌控,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珠网当头罩下,根本令人无法防备。

         若是在平地之上,阳云汉或许还有一线可能施展轻身功法躲避,不过此刻在这江心巨石上,却是避无可避,唯有奋力一搏。

         阳云汉掌势向上划圆,轮转之下由圆入方,圆则杌棿,方为吝啬,内圆外方,一气呵成嵌套而出,正是使出了“龙甲神诀”之“天圆地方”招式。一股浩然之气自阳云汉掌下涌出,至大至刚塞于天地之间,托向那张如意钢珠大网。

         阳云汉纯以劲气封挡飞速落下的小小钢珠,显然落在下风。那些如意钢珠下落速度虽然减缓,却依旧向下落来。

         阳云汉心中暗凛,凌空变幻掌式,左手划圆,右手划方,双掌交错,天圆地方。圆为杌棿,方则吝啬,雄浑无比的沛然劲气蓬勃而出。阳云汉使出“天圆地方”双手招式,再托向如意钢珠大网。

         这回那张如意钢珠大网,被阳云汉劲气所迫,竟凌空停滞了下来。唯见这些细小钢珠依旧在飞快自转着,却是无法再前进分毫。

         唐白羽眼看自己的九九八十一颗“天地如意”钢珠大网受阻,颇有些出乎意料,口中呼喝道:“破!”

         随着这声大喝,那如意钢珠大网突然散开,九九八十一颗如意钢珠互相碰撞着,交错着,从四面八方飞袭阳云汉。这些如意钢珠有快有慢,方位各自不同,竟是攻向阳云汉周身八十一处要害。

         阳云汉见状,心神不乱,运气调息,掌势再变,左手由圆入方,右手由方入圆,双掌再次交错,左手天圆地方,右手地方天圆,左右双手同时使出“天圆地方”招式。顿时“龙甲神诀”威力骤然倍增,罩向飞袭而至的如意钢珠。

         这九九八十一颗如意钢珠在阳云汉“龙甲神诀”威力之下,不论快慢,不论方位,悉数被阳云汉左右双手“天圆地方”劲气横扫,四散而飞。

         眼看阳云汉破解掉九九八十一颗“天地如意”钢珠大网,唐白羽哈哈一笑:“小子,有些门道,怪不得当年如儿会喜欢上你。让老夫真正升量升量你的斤两,小子,看好这招。”

         话音刚落,唐白羽身形骤然转动,如同陀螺一般旋转起来。环绕在唐白羽身周的水雾被唐白羽携裹着旋转起来,形成一道银水乳雾环绕在唐白羽四周。

         阳云汉眼看这番奇景,忙暗自凝神戒备。

         就在这时,旋转中的唐白羽突然挥动袍袖和衣襟,顿时那银水乳雾化作点点水滴,如千条蚊龙,似万匹银马,飞扑向阳云汉。

         阳云汉不知唐白羽这式武功虚实,不敢怠慢,依旧全力使出左右双手“天圆地方”招式迎战。只见他左手由方入圆,右手由圆入方,双掌再次交错,左手地方天圆,右手天圆地方,沛然劲气绵绵不绝涌出。

         那万点水滴却好似搅湖闹海一般,和阳云汉左右双手“天圆地方”劲气轰然相撞。

         这次以阳云汉“龙甲神诀”威力,虽然封挡住绝大部分水滴,可依旧有一些水滴撞破阳云汉劲气笼罩,飞扑向阳云汉身体。

         阳云汉心中骇然,方才明白这些水滴中蕴含的劲气竟是比先前那些如意钢珠还要强劲。紧要关头,阳云汉骤然一跺脚,从光滑的虎跳仙石上凌空拔起身形。

         那些突破“天圆地方”劲气的水滴堪堪从阳云汉脚下扫过,其中恰好有一滴击中阳云汉脚下马靴底,竟生生将阳云汉鞋底的一块皮革削去。

         阳云汉行险方才避过唐白羽这招攻势,从空中飘然落下,心中甚是震骇,没想到唐白羽暗器功夫如此神乎其技。

         而此时唐白羽旋转的愈发快了,若是寻常武林高手看去,已然看不清唐白羽身形面貌。

         唐白羽旋转之间,围绕在其身体周围又形成一道道银水乳雾。

         只听唐白羽再喝一声:“去!”环绕在其身周的水雾再次化作万千水滴飞扑向阳云汉。

         这次阳云汉不敢怠慢,运气调息,全力催动“洗髓经”真气,方才使出左右双手“天圆地方”招式,发出天圆地方和地方天圆劲气罩向点点水滴。

         阳云汉掌力所至,至阴至柔之力中,蕴含着至大至刚之力,而至大至刚之力中,又蕴含着至阴至柔之力。

         顿时那些水滴好似碰到一堵无形的墙,纷纷四散溅落开来。

         唐白羽见到这番情形,一直挂在脸上的微笑敛去,口中轻“咦”了一声。

         唐白羽原本以为在自己上一轮攻势之下,阳云汉已经不敌,只能勉强跃起躲避开水滴攻势。此轮自己加强攻势,阳云汉定然招架不住,却万万没料到,阳云汉竟还有后招,成功封挡住自己这一轮更强的水滴攻势。

         尽管唐白羽心中诧异,攻势却无丝毫停滞。只见他如陀螺般旋转,速度转瞬达到极致。此时就算是以阳云汉的功力,也已全然看不清唐白羽面目。

         唐白羽整个人笼罩进一片银水乳雾之中,悄然消失,了无痕迹。唯独听到唐白羽呼喝一声:“了无痕。”

         伴随着这声呼喝,数之不尽的水滴从银水乳雾之中洒出。唐白羽这式暗器绝招,名唤“了无痕”。水滴之多,数之不尽,用之不竭,铺天盖地攻向阳云汉,偏偏又不着痕迹,令人防不胜防,此等暗器功夫已达登峰造极境界。

         阳云汉见状,不敢怠慢,全力将“洗髓经”催到极致,集香木而*,复从死灰中再生,左右双手“天圆地方”招式不断层叠而出,护住身形,阻挡来袭的漫天水滴无痕暗器。

         一时之间,二人一个全力施展“了无痕”暗器招式,一个全力施展“龙甲神诀”之“天圆地方”招式,竟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不过二人身处滔滔江水之中,唐白羽的暗器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而阳云汉修炼的“洗髓经”虽是旷世绝学内力功法,运气调息绵延悠长,却终究有匮乏之时。二人若是这样一直比拼下去,终有一时阳云汉要落在下风。

         阳云汉也察觉到二人比武情形,眼看唐白羽依旧如陀螺般飞速旋转,不见踪迹,阳云汉突然闭上双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