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一章 恩怨了了
        话音刚落,不知道从唐白羽身上哪处射出一枚银针飞扑高观音泰。

         高观音泰见状大惊,他没想到“了无痕”唐白羽说动手就动手,还待开口求饶,那枚银针已经击中他的心脏,将他当场格杀。高观音泰扑尸地上,至死脸上满是不甘和不舍。

         阳云汉还待再追问高观音泰一些事情,没想到唐白羽下手太快,根本不及阻拦,不禁蹙眉说道:“前辈既然答应考虑饶他一条性命,为何又骤施杀手,取他性命?”

         听到阳云汉询问,“了无痕”唐白羽神色倨然道:“小子,你也喊我前辈么?”

         阳云汉听到这话,方才意识到自己用错称呼,忙拱手施礼道:“祖父在上,请受孙女婿一拜。”

         唐白羽依旧神色不善,摆手说道:“你小子的礼我受不起。你问我为何要杀高观音泰,让我来告诉你。”

         唐白羽再次昂头负手而立:“你可知道唐门为何能屹立江湖数百年不倒么?这并非因为唐门暗器天下无敌,想那江湖中代有豪杰,各领风骚,风华绝代者多矣,还不是很快随风而逝么。唐门能长盛不衰在于知道江湖险恶,人心叵测。”

         说到这里,唐白羽神色愈发严峻:“所以身在江湖,对待仁者我们自然是充满仁爱。可对待奸邪小人,你还讲究啥仁义道德,唯有更加冷酷无情,深寒彻骨,才能惩戒那些小人,否则放纵他们就是对其它仁者的无情无义。”

         阳云汉听到唐白羽一番论断,尚在低头沉思,“了无痕”唐白羽已经话锋一转:“小子,下面我们该来算算我们之间的帐了。”

         听到唐白羽这话,阳云汉不禁一愣,忙抬起头来,疑惑地看着唐白羽。

         唐白羽脸上布满怒色:“小子,我将孙女托付于你,没想到你害的她香消玉殒,你可知罪么?”

         阳云汉听到唐白羽质问,触及伤心之事,心中有愧,再次低头不语。

         一旁上官碧霄却抢着回道:“如儿姐姐是被玄古帮害死的,如何怨得哥哥。”

         唐白羽听到这话,脸上怒色更甚:“我那孙女就算是玄古帮害死的,也是被这小子的所作所为拖累致死的。至于你也别喊的那么亲热,什么姐姐哥哥,我早看出来你这峨眉派女弟子对阳小子情有独钟,否则又怎会不远千里独自跑来寻找这小子。”

         上官碧霄被唐白羽道破心事,默然低下头去。原来上官碧霄得知阳云汉从大契丹返回,就想到东京寻他,没想到又得知阳云汉去了大理,于是上官碧霄辞别阳梦溪和掌门诸葛承信,独自一人赶来大理国。

         上官碧霄才到大理境内没多久,就偶遇到“了无痕”唐白羽。上官碧霄的江湖阅历哪里及得上绝世高手唐白羽,很快就被套问出她是专程来寻找阳云汉的。

         唐门掌门此行本来就是要寻阳云汉霉头,于是唐白羽抓了上官碧霄,带着她一起在大理国境内搜寻阳云汉下落。

         “了无痕”唐白羽武功卓绝,下手又极为狠辣,很快查得阳云汉一行前往追踪“时轮金刚”帝洛巴。以唐白羽才智,自然猜测出阳云汉一定会来到这坛城圣殿。

         唐白羽和帝洛巴在江湖并列为“一宫一殿一门一阁”之主,四人互相知根知底,唐白羽知晓神秘的坛城圣殿方位,于是带着上官碧霄一路赶来,没想到恰好救下了负伤的阳云汉,宁玛拉姆,段素廉和段素隆。

         也幸亏上官碧霄跟着唐白羽,方才能找到阳云汉,否则上官碧霄独自一人恐怕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如此隐秘的坛城圣殿。

         唐白羽呵斥完上官碧霄,转而对阳云汉说道:“小子,听说你夺了大宋武林魁首,你快站起身来,我们比拼一场。如果你能胜过我,那万事就休。若是你输了,那我要抓你回去,关入唐门大牢,终你一生为如儿赎罪。”

         阳云汉闻言,摇头说道:“是我连累死如儿,但你是如儿的祖父,无论如何我也不能和你比武。”

         唐白羽面色如霜:“小子,你是不敢和我比试么?那可由不得你。你若不愿比武,我就先杀了这峨眉派女弟子。”

         阳云汉闻言脸上色变,心中百思不得其解唐白羽为何要对自己苦苦相逼,阳云汉哪里知道这里边别有隐情。

         其实阳云汉妻子唐如儿的父亲名为唐飞絮,正是唐白羽的长子。唐白羽对唐飞絮自幼寄予厚望,希望他将来能继承门主之位。

         这唐飞絮确实也是个习武奇才,对暗器一道更是悟性惊人。若非后来碰到如儿母亲后发生变故,或许唐飞絮真能在武学一道上超越他的父亲“了无痕”唐白羽。

         在唐飞絮二十七岁那年,碰到了一位女子,就是如儿的母亲楚凝儿。楚凝儿出生官宦世家,父亲乃是遂平令楚芝兰,和武林中人并无瓜葛,也从未习得任何武功。

         偏偏唐飞絮对知书达理的楚凝儿一见钟情,而楚凝儿也对丰神俊朗的唐飞絮暗生情愫。

         但唐白羽身为蜀中唐门门主,一直盼望长子唐飞絮能像自己一样,娶一个江湖豪门女子为妻,自然不愿唐飞絮迎娶楚凝儿。

         不过唐飞絮性子执拗,明誓非楚凝儿将终身不娶。父子二人好一场对抗,历经曲折,最后唐飞絮以死相逼,唐白羽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应允楚凝儿嫁入唐门。

         不过自楚凝儿过门后,唐白羽一直对她冷眼相看。唐飞絮在的时候尚自好点,但唐飞絮经常要外出行走江湖,独自一人身处唐门的楚凝儿着实吃了许多苦头。

         唐飞絮和楚凝儿二人成亲后三年,楚凝儿终于怀上身孕。偏偏在怀胎九月之时,唐飞絮行走江湖惹下的仇家不敢到唐门复仇,却暗自突袭楚家,将楚凝儿父母兄弟一家老小悉数杀死。

         楚凝儿闻讯,痛不欲生,惊动胎气,早产生下唐如儿后就香消玉殒。临死之时,楚凝儿告诉唐飞絮,不得教授如儿武艺,未来还要再给如儿找一户不会武功的人家,免得如儿再沾染上江湖血腥。

         再说唐飞絮痛失爱侣,悲愤之下倾尽全力查到行凶仇家,也不央求父亲唐白羽出手相助,独自一人使用淬毒暗器擒拿住凶手,折磨他们足足九九八十一天方才杀死他们。

         不过此役唐飞絮用了淬毒暗器,却犯了唐门门规,即使唐白羽是蜀中唐门门主,也不能有丝毫偏袒。唐飞絮被废了全身武功,一直关押在唐门密牢。唐飞絮为爱妻报了大仇,却也是毫无怨言。

         如儿自小失去父母双亲关爱,唯有祖父“了无痕”唐白羽亲自将她养大。

         一来唐白羽喜爱唐飞絮,对如儿爱屋及乌,二来他也对楚凝儿嫁入唐门后,一直受自己百般刁难心有愧疚。因而唐白羽在诸多后辈之中,格外疼爱这个不会武功的孙女。更是在如儿和阳云汉大婚之时,将整个唐门仅有的三具“天下无双”暗器之一送给如儿作为贺礼。

         唐白羽后来得知如儿死讯,心痛不已,更是对如儿爱上江南武林世家阳云汉,最终逃不过命中劫数,一直耿耿于怀。唐白羽认定如儿正是因为嫁给阳云汉,才会遭了歹人毒手,所以一定要来触阳云汉的霉头,向阳云汉索战。

         不过阳云汉这些年来一直东奔西走,直到今日才被唐白羽访到,唐白羽哪里能轻易放走他。故而“了无痕”唐白羽身为武林绝顶人物般的存在,依旧是以上官碧霄的性命来要挟阳云汉比试武功。

         阳云汉被逼无奈之下,只得说道:“既然祖父苦苦相逼,那我只能向你讨教一二了。”

         上官碧霄和宁玛拉姆听到这话,齐声说道:“不可。”“这不公平。”

         上官碧霄和宁玛拉姆互看一眼,上官碧霄先说道:“哥哥,你大可不必为了我和唐门主比武。唐门主以绝世高手身份,先是诓骗于我,现在又要恃强凌弱,那就由得唐门主杀了我吧。”

         唐白羽闻言,摇了摇头:“你这峨眉派女弟子莫想使啥激将之法,绝世高手身份又如何。今日若是阳小子不答应和我比武,我就以大欺小先杀了你。”

         宁玛拉姆这时插口说道:“唐门主要和阳大哥比武,我们无法阻拦,不过唐门主此时和阳大哥比武却有失公允。阳大哥刚刚和帝洛巴大师比试过一场,身负重伤。唐门主此时再和阳大哥比试,世人皆会议论,当世两大绝顶高手竟是车轮战阳大哥,那岂非胜之不武。”

         听到宁玛拉姆这番话,唐白羽若有所思。宁玛拉姆忙接着说道:“不如大家化干戈为玉帛,罢手息斗吧。”

         唐白羽却摇了摇头:“我和阳小子这场比武是跑不了的,不过我也不能占阳小子的便宜。我看这样,我们一起返回羊苴咩城,沿途之上我助阳小子一臂之力,帮他疗伤。啥时候阳小子伤势痊愈了,我们再来比试。”

         听到唐白羽这番话,宁玛拉姆和上官碧霄都颇感意外,却再也无从辩驳。

         阳云汉接道:“我们比武之事既然已经商定,还请祖父放了在场所有人。”

         “了无痕”唐白羽这回倒没再说什么,身形晃动,转眼之间解了上官碧霄,段素廉,段素隆三人的穴道。

         上官碧霄连忙上前和宁玛拉姆相聚,二人久未相见,自然格外亲切。一番絮叨后,上官碧霄携着宁玛拉姆的手,转向阳云汉说道:“哥哥,我来寻你了。”

         自从阳云汉前往大契丹,女真和高丽,也是许久未曾见到上官碧霄,此刻见她脸上满是风霜之色,显然是为了来找寻自己吃苦不小,不禁心中感动,点头回道:“妹妹,你还好吧。”

         上官碧霄轻点螓首之际,大理国皇帝段素廉也拉着太子段素隆过来和几人见礼。

         段素廉面对阳云汉,脸现愧疚之色,向阳云汉深施一礼道:“阳壮士,朕被奸人蒙蔽,助纣为虐,向阳壮士出手,险些犯下大错,恳请阳壮士原谅则个。”

         阳云汉摆手说道:“这些全都是高观音泰的阴谋诡计,圣上也是被宵小蛊惑,无须挂怀。”阳云汉话虽如此,大理国皇帝段素廉还是脸现讪然之色。

         太子段素隆在一旁也向阳云汉施了一个大礼道:“多谢阳大侠屡次救大理国和圣上于危难之中。”

         接着段素隆又冲宁玛拉姆躬身施礼:“多谢宁玛公主相救之恩。宁玛公主真是深谙说三分啊,刚刚痛斥高观音泰之时当真是酣畅淋漓。”

         宁玛拉姆听到段素隆夸赞,脸色又是一红,连忙回礼道:“宁玛要多谢太子出言相救才对。”

         大理国皇帝段素廉在一旁听到二人互相道谢,摆手说道:“你们二人将来都是一家人了,也无需再你谢我,我谢你这番多礼。”

         听到段素廉这番话,宁玛拉姆脸现怅然之色,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尚在打坐调息的阳云汉。太子段素隆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中不禁暗暗纳罕。

         恰在此时,坛城圣殿主殿火势愈发滔滔,“了无痕”唐白羽在一旁说道:“这坛城圣殿眼看就要全部垮塌了,我等速速离开此地吧。”

         阳云汉听闻此言,缓缓收息,站起身来。

         就在这时,坛城圣殿穹顶又有一块燃火巨木坠下,不偏不倚恰好砸落在那高观音泰尸体旁边。那本已经一动不动的尸体,突然轻轻蠕动了一下。

         旁人也就罢了,唐白羽和阳云汉都是当世绝顶高手,立刻察觉到尸体动静。二人同时“咦”了一声,一齐扫视向高观音泰尸体。

         说时迟那时快,高观音泰“尸体”猛地从地上窜起,扑向此时离他最近的阳云汉。这一下突起诈尸,吓的宁玛拉姆一声尖叫。

         原来这高观音泰心脏天生长在右边,若是他像常人那般心脏长在左边,定然已经被唐白羽的银针真正刺死了,可奇特的心脏位置却救了他一命。不过这高观音泰甚是狡黠,身中银针之后,立刻借机诈死,伏倒在地,想静候众人全都走了他再起身逃离。

         偏偏人算不如天算,燃火巨木坠下,骇的他不由自主轻轻动了一下,终于被唐白羽和阳云汉二人察觉。

         眼看诈尸,大理国皇帝段素廉和太子段素隆一个愣神,不及上前阻拦。而“了无痕”唐白羽者此时正独自一人站的很远,也是阻拦不及。

         高观音泰扑到阳云汉身前,挥掌拍去。他这次是倾尽全力一击,那五彩斑斓之色已经不再是一道道出现在他的脸上,而是密布在高观音泰全身,务求这一击能擒住阳云汉作为人质,救下自己一命。

         阳云汉感受到劲气来袭,体内真气自然而然周流运转,左右双手“天圆地方”招式已然使出。

         不过阳云汉重伤未愈,刚刚调息运气片刻,体内真气也不过积攒了一丝,此时借着“龙甲神诀”之“天圆地方”招式之威,方才勉强挡住高观音泰这全力一击。

         高观音泰却是心急如焚,知道机会稍纵即逝,强烈的求生欲望催使他将“金蚕蛊毒大法”运到极致。若是仔细看,此时高观音泰双眸之中竟也出现了斑斓五彩之色。

         阳云汉感受到压力骤增,“天圆地方”招式竟是难以为续。就在这时,斜刺里突然一柄长剑刺出,正中高观音泰的右胸。

         高观音泰一声惨嚎,看到斜刺里的那柄长剑正握在那位峨眉派女弟子手中。上官碧霄在紧要关头,出剑刺杀高观音泰。

         中剑后的高观音泰浑身五彩斑斓之色,从错杂繁多转而变得黯然失色。他的斑斓双眸之中也跟着蒙上一层死鱼肚皮般的膜层,再也透不出一丝光彩。

         濒死之际,高观音泰咬紧牙关,口中含混着嘣出几个字来:“凡灭我者,必自灭……”话音未落,高观音泰口中狂喷出一抔黑血,直扑上官碧霄而去。

         阳云汉见状忙喝到:“妹妹快闪开。”

         上官碧霄闻言,顾不得拔取长剑,纵身后跃,险险避开高观音泰喷出的这堆黑血。只是谁也没注意到有一滴黑血正溅落在上官碧霄撤回的右手上,迅速隐入皮肤,不见踪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