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四十六章 天下无双
        项鸣枭只感到心脏一痛,再无其他感觉,忙低头看去,只见自己金臂之上豁然出现一个血洞,再看向自己胸口,“黄龙金甲”同样被刺穿了一个孔。

         项鸣枭心中升起难以置信的感觉,“自己的‘黄龙金甲’竟然被刺穿了,这怎么可能?武功尽失的阳云汉到底用的是什么暗器?”

         阳云汉看到项鸣枭眼中的困惑和不解,缓缓开口说道:“你一直不知道,如儿她本姓唐。唐门暗器,‘天下无双’。”

         原来如儿本姓唐,出生于蜀中唐门。虽然生于武林暗器世家,偏偏如儿自幼因特殊原因并没有学习武艺。成年后她游历中原,方才结识了阳云汉。

         如儿当年也曾想劝说阳云汉远离武林是是非非,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阳云汉终究无法带着她和阳梦溪离开武林世家阳家。

         在二人大婚之时,蜀中唐门门主“了无痕”唐白羽派人送来唐门镇派之宝“天下无双”作为贺礼。

         “天下无双”乃是当今天下暗器之王,任何普通人得之,都可凭借这件绝世暗器击杀当世顶尖高手。

         不过一件“天下无双”暗器却仅能使用一次,制作工艺复杂之极,更令唐门痛心的是“天下无双”暗器制造技艺业已失传,因而整个唐门只剩下区区三具“天下无双”暗器。

         唐如儿得到“天下无双”后,几次在生死关头都没舍得使用,反而偷偷将其藏在阳云汉行囊之中,盼能保得阳云汉周全。

         阳云汉在如儿香消玉殒之后,才在自己包袱中看到“天下无双”,想起爱妻拳拳之心,心中悲痛不已。

         不过阳云汉也从未舍得使用“天下无双”,只到这次山穷水尽之时,阳云汉才将其使将出来,果然一击奏效,就连绝世宝物“黄龙金甲”也难挡其一击。

         若是换做常人,被“天下无双”一击,早已命丧当场,不过“玄黄”项鸣枭有“黄龙金甲”护体,才没被一击致命,但他的心脏依旧被“天下无双”洞穿,此刻只是苟延残喘而已。

         听完阳云汉说话,项鸣枭再也站立不住,摇摇晃晃跌倒在地。

         阳云汉走上前来,一把抱住项鸣枭,眼中泪滴落下。

         频死的项鸣枭双目紧盯着阳云汉说道:“四弟,我做的一切都只是为国尽忠,是我对不起你和大哥,害得你们家破人亡。如今我死在你的手里,也算是报应不爽。”

         说到这里,项鸣枭嘴中涌出一股鲜血,混杂着他破碎的心脏,如同当年被温若水击中的如儿一般,“四弟……四弟……你能原谅我么?”

         看着项鸣枭充满渴望的眼神,阳云汉心中剧痛,他想起惨死的家人,陨落的如儿,还有众多受阳家牵连无辜受难之人,心中大痛,一口鲜血喷出。

         被阳云汉鲜血扑面的项鸣枭,身躯微微颤抖了一下。阳云汉感受到项鸣枭濒临死亡,心神俱颤,好似回到当年大哥杨千山罹难时分,阳云汉的心在泣血。

         自古水火不相容,忠义难两全,所有发生的一切,项鸣枭虽有错,可木之长,流之远,却非项鸣枭一人之错,实乃时也,命也。

         眼看项鸣枭行将毙命,阳云汉心中挣扎再三,方才颤声说道:“我……我……我不再怪你。”

         听到这话,一股狂喜之色从项鸣枭眼中闪现。不过这股喜悦的光芒转瞬即逝,最后只剩下项鸣枭死灰般的眼神。

         项鸣枭艰难地抬起手臂,向着师尊大于越耶律曷质方向招了招。

         大契丹国众人此时早已经被眼前发生的一切惊呆了,个个呆立原地,整个山洞之内鸦雀无声。

         跌坐地上运功疗伤的大于越耶律曷质无法起身,脸上却满是关切焦急之色。

         只听项鸣枭喃喃说道:“师尊,我要去了。我死之前,想求你一件事。大宋和大契丹澶渊之盟后,已不再兵戎相见。今日之局,错的原本是我们。师尊,我们罢手吧?”

         说到这里,项鸣枭口中又是一股鲜血涌出。

         不待大于越耶律曷质回答,山洞门口突然出现一片嘈杂之声,山洞内再次涌入大批人马。

         头前带路之人赫然是峨眉派右护法凌孤帆。紧跟在他身后的一人身着紫色公服,头戴硬翅幞头,腰间束着革带,此人正是十几年前阳云汉曾解救过的吴越王钱俶的小儿子钱惟济。

         在他二人身后还跟着一人,年过三旬,广颡丰颐,身着大宋蟒袍,看上去气度非凡。这三人身后又涌入一群如狼似虎的大宋禁军。

         原来凌孤帆和阳云汉在秦岭分手之后,一路赶回峨眉派,将得到的商王宝藏临摹图交给掌门人司徒玄印,又将龙雀宝刀交给阳梦溪。

         只是随后不久凌孤帆就听闻江湖传言商王宝藏藏匿在北岳恒山,于是匆忙离开峨眉,赶往恒山。

         没想到半路上凌孤帆恰好碰到了“风尘四友”无梦道人陈正拨、盗拓柳玉堂和霍双双。听到凌孤帆详细讲述完各大门派在玄古帮幻清宫殿发现商王宝藏图的经过,无梦道人断定其中大有蹊跷。

         凌孤帆恍然大悟之下,几人商定,由无梦道人陈正拨、盗拓柳玉堂和霍双双先行赶往恒山一探虚实。而凌孤帆则独自赶到东京,找到时下担任龙图阁学士的钱惟济。

         大宋皇帝赵恒为了笼络吴越国故人,极为厚待吴越王钱俶后人,加之钱惟济颇有才华,大宋又是以文人治理天下,因而授了钱惟济正三品的龙图阁学士。

         这龙图阁除了收藏太宗皇帝御书诸项外,还秘密训练了一批死士,就是跟在三人身后的几百个大宋禁军武士。

         钱惟济听完凌孤帆所说,不敢擅专,急忙禀报了周王赵元俨。这周王赵元俨可大有来头,他在太宗皇帝诸皇子中排行第八,与大宋皇帝赵恒乃是同胞兄弟。

         周王赵元俨品性端庄,严毅坚强,天下崇惮,名闻外夷,人称“八贤王”,正是紧跟在钱惟济身后那身着蟒袍之人。

         周王赵元俨听闻钱惟济和凌孤帆奏报,当机立断,立刻同二人一起率领龙图阁死士快马加鞭赶到了恒山。

         众人涌入山洞之后,凌孤帆看到阳云汉跌坐地上,怀中抱着一个金甲人,心中诧异,正待上前询问,却听到阳云汉冲着那金甲人高声呼喊道:“三哥……三哥……”

         凌孤帆闻言大吃一惊,方才知道这个金甲人竟是三弟赵破空。

         可惜阳云汉的呼喊声已经是项鸣枭能听到最后的话语了,“四弟他又喊自己三哥了么?”

         停留在项鸣枭脑海中的最后意识,“自己真的要死了么?什么国恨家仇,什么霸业江湖,最终只不过是一抔黄土而已。”

         整个山洞之内,无论是大宋武林群雄,还是大契丹国众人,或者是最后赶到的大宋军士无不默然无语。

         陡然一声凄厉尖锐的呼喝声传来:“项大哥……”盲女霍双双从人群中窜了出来,循着阳云汉的声音冲了过来。

         阳云汉不知所措,张口刚说:“霍姑娘……”却被霍双双一把从怀中抢过去项鸣枭的尸身。阳云汉武功全失,竟是阻拦不住霍双双。

         霍双双紧紧抱住项鸣枭,双目泪如雨下,凄婉哭诉:“项大哥,项大哥,你不要丢下我,你不要丢下双双啊。无论你是大宋的赵破空也好,还是大契丹的项鸣枭也好,你都是双双最爱的那个人。在这个世上,除了爷爷外,只有你对我最好。”

         说到这里,霍双双脸上浮现悠然神往之色,仿佛回想起二人相处的点点时光。

         十几年前项鸣枭将双双送回家乡,并未急着离开。那时候双双年岁还小,项鸣枭常牵着她到处游玩,让她渐渐忘了爷爷霍四究惨死之痛。

         后来项鸣枭离开了双双的家乡,可每年的同一时间,无论他在哪里,项鸣枭都会赶回来看望双双。

         再后来,双双渐渐长大,有了少女怀春的心思,只是项鸣枭毫未察觉,只是一味变着法儿哄着她开心。

         再到后来,双双渐渐懂事了,察觉到项鸣枭藏着极重的心思,来到自己身边之时,总是默然无语,双双反过来想着法儿逗项鸣枭开心,每每一曲“将军令”琵琶曲总会令项鸣枭展颜而笑重新振作。

         塞上长风笛声清冷

         大漠落日残月当空

         日夜听驼铃随梦入故里

         手中三尺青锋枕边六封家书

         定斩敌将首级看罢泪涕凋零

         报朝廷!谁人听?

         到如今,双双方才明白项鸣枭的心思,他是孤身一人在大宋独创玄古帮,重压之下心郁难解,唯有到了霍双双这里才能远离江湖喧嚣,得到片刻安宁。

         “项大哥,你答应过每年都要来陪伴双双的,可是你为什么不守诺言独自去了?”霍双双喃喃自语:“项大哥,你既然不能来陪我,那还是让我去陪你吧。”

         说到这里,霍双双猛然从怀中拔出一把匕首,回手正扎在自己心脏处。

         阳云汉武功全失,不及阻拦,无梦道人陈正拨身负重伤,盗拓柳玉堂和盗墓贼温无鬼二人距离尚远,几人救之不及,齐齐大惊失色。

         霍双双声音渐渐低沉:“项大哥,我来了,项大哥,我来了。”只至杳然无声。

         自始至终她的脸上满是甜蜜幸福之色,没有人知道霍双双自戕而亡的匕首正是当年项鸣枭所赠。

         大宋武林群雄,大契丹国众人,和最后赶到的大宋军士短暂震骇之后,方才回过神来。

         大宋援兵即到,大契丹国众人哪里还敢再留后手,乌利、曲利、拂郎、文荣、项鸣凫、萧观音奴、温若水、野利无名、仁多乾刚、没藏坤柔、尊胜陀罗、持世陀罗、大契丹国诸将和近百大契丹国宫帐军一拥而上。

         钱惟济见状,也挥手命手下龙图阁禁军上前抵挡,凌孤帆和温无鬼挑头冲了上去。大宋禁军约有三百人,以三敌一方才堪堪抵挡住大契丹国众人的攻势。

         盗拓柳玉堂这时却没有上前,反而快步走到阳云汉身边,塞给他一个药瓶,轻声嘱咐道:“这是我从项鸣凫那儿偷来的解药,你快去解救我大宋群雄。”

         原来盗拓柳玉堂刚才故意向项鸣凫索战,实则借机施展妙手空空绝学,从项鸣凫身上盗得“乌古软筋散”解药。

         盗拓柳玉堂留下解药之后,返身加入战团。大契丹国众人中乌利、曲利、拂郎、文荣四人眼看盗拓柳玉堂接连击倒几个大契丹国宫帐军,急忙合围过来。

         四人施展出“寒冰烈火神功”和“乾坤日月神功”,团团围困住盗拓柳玉堂。盗拓柳玉堂只得全力展开“追云逐月”轻功躲避,间或以“万针神功”和“弹指绝学”反击乌利、曲利、拂郎、文荣四人,五人斗成一团。

         阳云汉拿到“乌古软筋散”解药,忍住身上剧痛,返身走回大宋群雄之中,恰好看到一双明眸始终凝视着自己。正是上官碧霄的眼神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过阳云汉,虽有万千人在眼前,吾眼中唯你一人而已。

         阳云汉走到上官碧霄身侧,取出“乌古软筋散”解药给上官碧霄服下,最后一点剩余的气力终于用尽,气喘吁吁跌坐地上:“妹妹,你快去解救其他人。”说罢将手中药瓶递给了上官碧霄。

         上官碧霄哪里敢片刻耽搁,急忙先解救峨眉派众人。峨眉派掌门司徒玄印和掌门夫人凤晨曦服食解药之后,立刻加入战团之中,替盗拓柳玉堂接下拂郎和文荣二人。

         司徒玄印展开“三十六式天罡指穴法”,凤晨曦施展“三绝针”神功,夫妻二人合力施展分进合击之术,恰好克制住拂郎和文荣二人的“乾坤日月神功”。

         盗拓柳玉堂以一人之力对抗乌利和曲利二人的“寒冰烈火神功”,也是占得先机。

         上官碧霄救完掌门和掌门夫人,接着喂姐姐上官福熙吃下解药,又救下姐夫李剑南。

         李剑南获救之后,吩咐上官碧霄去照看阳云汉,自己接过“乌古软筋散”解药再去解救其他大宋武林群雄。

         双方此番搏杀,初始之时,大契丹国一方高手众多,龙图阁禁军武士虽多,却是落了下风,死伤颇多。可随着大宋群雄逐渐解毒,加入到战团之中,大宋这边势力越来越强,契丹人开始死伤惨重。

         这厢少林寺方丈福居大师服完解药之后,并没有加入战团,反而走到阳云汉身边,冲阳云汉说道:“阳施主,你有一颗无上菩提心。如今虽是琵琶骨被废,可我少林寺有一独特法门,或许有一线机会助阳施主你破而后立,涅槃重生。你且仔细听好法门要诀,老衲再助你一臂之力。”

         说罢,福居大师踱到阳云汉身后,举双掌抵住他的后心。福居大师一边在阳云汉耳边缓缓吟念口诀,一边运功缓缓注入阳云汉体内。

         阳云汉琵琶骨被废,武功尽失,再也无法气运丹田。可阳云汉按照福居大师所说法门要诀调息之时,体内真气竟是略有波动。

         阳云汉心中惊喜,连忙全神贯注,按福居大师所说全力调息。不过阳云汉体内真气因琵琶骨被废而阻隔开来,无法顺畅流淌,旋即销声匿迹。

         就在阳云汉暗暗气馁之时,福居大师注入阳云汉体内的雄浑真气流淌入他的奇经八脉,拨动着阳云汉体内真气再次死灰复燃。阳云汉连忙又按照福居大师传授法门要诀全力运功。

         少林寺的独特法门极为神奇,大异于一般内力法门,阳云汉体内一潭死水般的真气,渐渐被聚拢搅动起来,慢慢地竟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漩涡。

         随着阳云汉全力运功,加之福居大师注入他体内真气越来越强劲,阳云汉体内真气漩涡也愈来愈大,竟逐渐能带动阳云汉全身真气流转起来,即便是琵琶骨断裂之处被阻隔开来,体内真气已然可以流转自如。

         阳云汉心中明白继续按照福居大师所说法门调息下去,定能恢复自己被废的武功。

         只是阳云汉不知道此刻在他身后的福居大师正在逐渐枯萎,原本饱满的身体渐渐干瘪,脸庞也逐渐凹陷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