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八章 恒山论剑
        这么多人在平台之上吵吵嚷嚷,嘈杂不堪,谁也不愿让其他门派中人先行离开平台去搜寻宝藏,最后大家都拥挤在这平台之上。待最迟抵达的丐帮众人上得平台之后,场面愈发混乱。

         人群中,峨眉派左护法李剑南走到掌门司徒玄印身边,悄悄耳语了几句。随后李剑南踏上一个土坡,运足内力,高声呼喝道:“诸位,请听我一言。”

         尽管平台之上到处都是嘈杂之声,可众人耳边无不传来李剑南清晰的声音。

         平台上诸门派中人皆是一惊,纷纷寻声看去,恰好看到体态匀称样貌风流,身着峨眉弟子装束的李剑南站在土坡上。众人一齐住口,平台上顿时安静了下来。

         李剑南接着朗声说道:“诸位,从地图上看商王宝藏就在这儿附近,大家于其在这里争吵,何不选出几人去寻找商王宝藏所在,待找到藏宝之地之后,我们大伙再一起前去挖宝,也好过在这里白白耗费时日。”

         听了这话,各大门派中人均是觉得极有道理,不禁纷纷点头。

         丐帮帮主伍飚扬缓步走到土坡上,也开口朗声说道:“峨眉派李护法所言极是,不知道诸位是否知道‘风尘四友’中的盗墓贼温大侠也到了恒山之上。温大侠他最擅长点穴摸金之术,我提议由温大侠在这左近寻找藏宝地,不知道大伙意下如何?”

         听了这话,各大门派中均有弟子发出惊呼之声,“风尘四友”在武林中名声极为响亮,听到丐帮帮主伍飚扬说温无鬼也到了恒山顶上,众人纷纷四处找寻。

         温无鬼听伍飚扬点了自己名号,也没犹豫,挤出人群,走上土坡,扫视了一圈众人。武林群雄看到温无鬼其貌不扬,心中都是诧异。

         温无鬼却是坦然自若,开口说道:“既然丐帮伍帮主提议老夫去寻找藏宝地,那老夫自然是责无旁贷。只是老夫需带上二人随我同行,帮老夫打个下手,他们是阳云汉兄弟和他的二哥赵破空。待我们三人找到藏宝地入口之后,自会返回这里,招呼大家一起前去挖掘宝藏。”

         这时人群中突然传来阴阳怪气的声音:“温大侠若是自行取了宝藏,那该当如何是好?”

         听了这人说话,众人纷纷扭头看去,只见一个穿的花里胡哨,明明是个男的,却没有半分胡须之人正在开口说话。

         有认识此人的,悄声和旁边之人说道:“此人是京兆府人,人送外号狼公子,为人阴阳怪气,心底最是狠毒。只是他家境殷实,又靠着华山派,才敢如此嚣张跋扈。”

         温无鬼听到这话,不怒反笑:“我温无鬼行走江湖几十载,盗墓无数,所得财宝不计其数,大家可知道老夫盗得的财宝都去了哪里么?

         这些年来,黄河屡屡决堤,灾民无数,虽有朝廷赈灾,却是杯水车薪。老夫唯将所获之财救济那些饥民而已,虽依旧是无济于事,却也是活人无数。老夫视钱财如粪土尔,不知道诸位还信不信老夫会自行取了宝藏而去?”

         阳云汉原本在绝壁牢笼救下温无鬼只是因曾受“风尘四友”老二说书艺人霍四究和老四盗拓柳玉堂之恩,加之仰慕“风尘四友”之名,且温无鬼与父亲阳凝颇有渊源,方才出手救下温无鬼,此刻听到温无鬼叙说,才知道原来温无鬼曾做过如此惊天动地之事。

         在阳云汉心中,对兄弟义,对国家忠,普济众生,方为真正侠之大者,他不禁感叹自己所救之人不愧是位真正顶天立地的大侠。

         在场的其他武林中人,多有经历过黄河水患之人。自景德元年到大中祥符五年,黄河更是九年五决。大水之后必有大蝗,次次都是飞蝗蔽日,庄稼草木顷刻而尽。

         大灾之下,受灾之地饿殍塞途,饥民遍野。这温无鬼所做之事,虽只是杯水车薪,却是武林正道中人人人敬仰之举。听完温无鬼这席话,在场中人再没人怀疑温无鬼会独自挖掘宝物,即便是狼公子也是低头不语。

         见众人再无异议,温无鬼才招呼阳云汉和赵破空离开平台,攀山而去。

         留在平台上的众人纷纷席地而坐,丐帮帮主伍飚扬吩咐帮中弟子埋锅造饭。东舵头项鸣凫忙带着门下弟子去打了野味,捡了柴火,取出炊具,埋锅造饭。

         丐帮弟子四海为家,最是擅长烹饪一道,尤以一锅菌汤和叫花野鸡为绝。不消多久,平台之上香味四溢。丐帮弟子又取出自带干粮,招待在平台之上的武林群雄。

         温无鬼带着阳云汉和赵破空在山上搜寻半天,不时以独门碓嘴铁锥在岩壁之上探查究竟,如此这般反复多次之后,终于来到一处山壁之前。

         此处山壁杂草丛生,看不出丝毫特别之处,温无鬼的碓嘴铁锥钻入石壁之后,又接连接了两截铁臂管。

         突然温无鬼手上一顿,面露惊喜之色,回头冲阳云汉和赵破空二人说道:“这石壁之后是中空的,当有个山洞存在,恐怕和商王宝藏有些干系。”

         阳云汉和赵破空均是喜出望外,赵破空赞叹道:“此处看不出丝毫特异,若非有温大侠前来查探,我们这些武林中人不知道要耗费多少时日才能找到此处。”

         温无鬼能寻到此处隐蔽山洞,也是心中高兴,连忙吩咐阳云汉回去招呼平台上的武林群雄赶来此地,自己和赵破空留下守候洞口。

         没过多久,武林大队人马蜂拥而至。依照温无鬼提议,各大门派轮番派人在洞口凿掘,足足两个时辰之后,终于凿开石壁,露出一条漆黑的宽大通道。

         通道之内布满苔藓尘埃,显是尘封多年未有人迹。武林群雄点燃火把,鱼贯而入。没想到这条通道竟是极长,蜿蜒曲折通向山腹之中。

         大家一路小心翼翼,沿路碰到的厉害机关,诸如暗板陷坑,连弩机括等,都被在场的众多武林群雄轻松破除。

         不知不觉中,众人在通道中走了良久。终于到了通道尽头,一座巨大无比的山洞出现在众人眼前,这个山洞足以容纳千人。

         最为神奇的是,山洞四壁之上竟是镶嵌了许多闪闪发光的夜明珠,照耀的山洞之内亮如白昼,仅此阵势就足以让人目瞪口呆。

         武林群雄再看山洞正中,豁然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各式宝藏,一件件造型优美工艺精湛的青铜容器、圆雕玉器、骨角器、陶器等不一而足,看得武林群雄眼花缭乱。

         不少武林人士发出啧啧赞叹之声,“这就是商王宝藏啊。”“终于找到恒山宝藏了。”“你看那件短沿方唇的青铜鼎,上面雕有兽面纹,端的是好货色啊。”“快看那座跪坐玉人,应该是黄褐色和田玉雕琢而成,简直是无价之宝啊。”

         武林群雄远远围观了片刻,就有人蠢蠢欲动,按捺不住想要扑上去抢夺宝物。看到情势不对,人群中闪出七个人,挡住了众人去路。

         正是七大门派掌门少林派福居大师、崆峒派掌门飞绥子、峨眉派掌门司徒玄印、昆仑派掌门古月上人、华山派掌门陈景元、上清派掌门朱自英和丐帮帮主伍飚扬一齐出马,拦在了众人身前。

         上清派掌门朱自英身着紫色道袍,头戴元始宝冠,手拿金色手柄佛尘,四十来岁年纪,看上去道骨仙风,风度翩翩。

         只听他朗声说道:“诸位无量观,这里人多手杂,大家若是一拥而上,免不了一场争斗,死伤在所难免。贫道提议由我们七大门派将这里的宝物分门别类,来到这恒山群雄人人有份,不知道诸位意下如何?”

         这上清派自从朱自英当年给皇帝献玄解神丹,让大宋皇帝赵恒诞下一子赵祯之后,所获赏赐极为丰厚。

         不过见到如此多的财宝,朱自英也是难以继续心若止水,只是七大门派中以上清派武功最弱,真是哄抢起来,上清派恐怕得不到什么好处,因此朱自英抢先提议上得恒山群雄对宝藏应该人人有份。

         听了上清派掌门朱自英的提议,华山派那年纪不到三十,玉树临风器宇不凡的年轻掌门陈景元附和道:“上清派朱掌门此议甚好,我华山派附议。”

         华山派在七大门派中实力只是稍强于上清派而已,此次上得恒山的只有陈景元,其父朝阳掌陈正逊,和五云剑北堂轩三位高手而已,自是赞同上清派的提议。

         听完两大掌门提议,山洞之内的武林群雄再次议论纷纷。

         只听身着一身朴素道袍,约莫七十多岁,一缕长须,飘飘欲仙的昆仑派掌门古月上人开口说话:“大家稍安勿躁,且听我一言。”

         古月上人话音不大,却压制住满场的嗡嗡之声,字字句句传入众人耳朵之中。群雄诧异之下,纷纷住口凝神倾听。

         古月上人接着说道:“这商王宝藏,我倒是提议有德者居之。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若是没有实力却得到商王宝藏,恐怕不仅没有好处,反倒是会惹来杀身之祸。既然这次我们武林正道群雄在此,不如我们来场恒山论剑。

         最后由武功最高者得到这商王宝藏,其他武林中人不得再起觊觎之心,不知道诸位意下如何?”

         原来古月上人虽是宽厚仁慈,却一直以振兴昆仑派为第一要务。然而昆仑派偏居西域,古月上人虽知道自己武功卓绝,可惜门下弟子再难寻出杰出者。师弟残月上人战死之后,门内除了自己之外再无其他绝顶高手。

         此番若是能独自得到这商王宝藏,昆仑派立刻就可以在中原广招弟子,若干年后称霸武林指日可待。因此古月上人这才倡议恒山论剑,武功最高者得到商王宝藏。

         听了古月上人提议,在场的武林闲散人士和那些小门派中人顿时炸开了锅,或是摇头反对,或是出言反驳,山洞之内再次纷乱起来。

         只听一声断喝传来:“都给我住口。”

         开口呵斥之人正是身着灰旧道袍,满脸褶皱,约莫七十岁年纪的崆峒派掌门飞绥子:“崆峒派赞同昆仑派古月上人所议。想我武林中人本以武功高低论英雄,武功低者实为狗熊,有何资格得到商王宝藏。不仅如此,我崆峒派提议最后武功最高者还可得到我大宋武林魁首之位。”

         崆峒派掌门飞绥子自视门派绝学“阴阳剑”和“番天神印”,辅之内功“灵龟大法”当可在恒山一争长短,况且自己师叔玄鹤童子的“两仪四象神功”更是冠绝江湖,所以飞绥子说出话来才底气十足。飞绥子这一提议,就是想在这恒山论剑之时名利双收。

         说完这番话之后,飞绥子冷冷扫视在场群雄。武林闲散人士和那些小门派中人受他气势所压,竟都住口不语,山洞之内再次安静下来。

         只是六十几位武林闲散人士和小门派中人显然并不服气,只怕若是有人挑头反对,就会再次群情激昂。

         此时昆仑派掌门古月上人再次开口说道:“诸位,且听我说完,此番除了我们七大门派上得恒山外,还有其他门派和武林豪杰上山。我提议七大门派各自选拔一位武功高强者,再从其他门派和武林豪杰中以武功高低选出三人,合计十人在这恒山之上比武论剑。武功最强者居宝藏和大宋武林魁首之位,不知道诸位意下如何?”

         武林中人过惯了刀头舔血的日子,本就是以武功强弱论英雄,此刻听了昆仑派掌门古月上人提议,倒也公平,没人再出声驳斥。

         山洞之内传来一声咳嗽声,年约七旬,慈眉善目的少林派掌门福居大师合十说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老衲也赞同古月上人所言。”

         少林派乃正道武林泰斗,这十几年来一直执正道武林之牛耳和崛起的玄古帮抗衡。此刻玄古帮土崩瓦解,少林派声势更胜。上得恒山的六十几位武林闲散人士和小门派中人倒有一小半和少林派有些渊源。

         听到福居大师附和昆仑派掌门古月上人提议,一众武林闲散人士和小门派中人再无异议。

         七大门派中华山派和上清派虽是不愿以比武定商王宝藏归属,可胳膊拧不过大腿,又怕反对提议坠了自家门派的名头,落入狗熊者行列,也只得默默点头应承。

         福居大师接着说道:“只是我们此番恒山论剑,只允许点到为止,不得伤了人的性命,不知道司徒掌门和伍帮主意下如何?”

         此时只有峨眉派和丐帮两家没有表态,是以少林派掌门福居大师开口询问。

         长须飘飘,年约六旬,看起来精神矍铄的峨眉派掌门司徒玄印微微颌首道:“就依福居大师和古月上人所言。”

         丐帮帮主伍飚扬则是哈哈大笑道:“我丐帮正想和各大门派切磋一番。”伍飚扬顾盼之间,神采飞扬,仿佛有睨视万物般的气势。

         七大门派掌门全都附议,恒山论剑之事就此议定。昆仑派掌门古月上人让门下弟子在商王宝藏之前画了十个圆圈,七大门派掌门各自指派门内一人端坐到其中一个圆圈内。

         结果除了华山派由朝阳掌陈正逊出马之外,其他各大门派都是掌门人自己走入圆圈落座。

         另外空了三个圆圈,先由六十几位武林闲散人士和小门派中人决出三人座到这三个圆圈里。

         比试规则极为简单,大家自愿坐入圆圈,但凡有不服者,均可上前挑战。胜者占有圆圈,直到再无人挑战为止。

         规矩既定,立刻就有三人抢了出来,占了圆圈跌坐下来。这三人分别是万家堡堡主万神明,大别山司空山寨主吴戈矛和那阴阳怪气的京兆府狼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