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二十一章 诸将伏诛
        昆仑派残月上人这一掌以乾元功为底,以火山掌法为面,威力无比,结结实实打在“火星大将”紫飞焰身上。

         紫飞焰压根就没想到残月上人竟敢不躲避自己的三昧真火,前胸被残月上人一掌击中,顿时凹陷下去,胸内各种器官破碎混杂在一处,身体凌空飞起,坠落地上之时,已然丧命。

         残月上人一掌击毙“火星大将”紫飞焰,却也被三昧真火覆盖了左臂,左臂顿时灼烧起来。

         残月上人修炼的是火系功法“火山掌法”,日积月累之下,身体自然对各类“火”种有免疫力。不过残月上人此番碰到的三昧真火威力太强,连他也克制不住,沿着他的左臂燃烧起来,只是燃烧的速度比常人慢了几分。

         这慢下来的几分却让残月上人有了思考的时间,他感受着烈焰灼烧带来的剧痛,眼看着三昧真火沿着左臂逐渐向上蔓延,残月上人一咬牙,右手挥动长剑,一剑向自己左臂斩落,竟齐肩膀将自己的左臂斩落下来。

         残月上人虽是内力深厚,武功高强,这一下也是一阵剧痛,差点当场晕厥过去。从残月上人击毙“火星大将”紫飞焰,到他自己身负重伤,这一切发生的极快。

         恰好另外一侧的“木星大将”桑青已经腾出手来,看到“火星大将”紫飞焰被击毙,桑青大怒,几个闪身,纵跃到残月上人身边,挥掌攻向残月上人。

         残月上人身负重伤,已是摇摇欲坠,只能强打精神,全力迎敌,转眼之间已经叠遇险情。

         此时的幻清宫殿之中,武林正道尽落下风。正在这时,有一人从幻清宫殿大门处窜了进来,此人满头白发,一脸褶皱,可不正是当年的丐帮叛徒翁蚕么。

         翁蚕闯入大殿之后,四下扫视一圈,看到大殿之内一团混战,目光最后停留在和凌孤帆缠斗的“水星大将”蓝烟雨身上。

         翁蚕略微迟疑了一下,终于眼中寒光闪动,出声呼喝道:“蓝烟雨是个叛徒,她背叛了玄古帮,诸位速速将她拿下。”说着话,就向那边战团扑了过去。

         “水星大将”蓝烟雨一边和凌孤帆游斗,一边早就在留意大殿之中的情形。发现翁蚕闯了进来,蓝烟雨暗暗心惊,再听到翁蚕的呼喝声,哪里还有半分迟疑,脱手飞出两个冰锥暗器飞袭凌孤帆。

         趁着凌孤帆闪身躲避之机,蓝烟雨一个扭身飞扑向一旁盗墓贼温无鬼和“土星上将”昆地目的战团,口中喊道:“土星上将,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凌孤帆闪避开冰锥暗器之后,正待上前追击蓝烟雨,却发现一旁上官碧霄的战团之中,三位峨眉弟子已经战死两人,仅剩下上官碧霄和另外一位峨眉弟子。围攻上官碧霄和那位峨眉弟子的玄古帮喽啰们也死伤了十来人,可剩下十来人更是悍不畏死,拼命抢攻。

         上官碧霄一直在苦苦支撑,那位峨眉弟子更是身上挂彩,二人情状异常吃紧。凌孤帆只得闪身过去,加入了混战之中,顿时上官碧霄和那位峨眉弟子压力骤减。

         “土星上将”昆地目正为刚刚听到翁蚕的呼喝声而迟疑,眼看蓝烟雨飞扑向自己的战团,心中打了一个机灵,幸而他看到蓝烟雨手中的寒冰剑是迅疾无比攻向盗墓贼温无鬼的,这才心中稍定。

         就在这个时候,“水星大将”蓝烟雨手中寒冰剑突然脱手飞出,凌空一个转折,竟避过盗墓贼温无鬼,飞扑向“土星上将”昆地目。

         昆地目刚刚放松一丝警惕,哪里料到寒冰剑身竟会飞扑向自己,他和“水星大将”蓝烟雨同门久矣,自是知道寒冰剑的厉害,岂敢以硬碰硬,只是施展轻功,侧身闪避。

         “水星大将”蓝烟雨手中又有四枚冰锥暗器脱手飞出,成上下左右四个方位飞扑向昆地目。

         昆地目在这幻清宫殿中无法遁地躲避,一身武功大打折扣,眼看自己身形被冰锥暗器封死,只得晃动自己右手中的两个铁飞陀和左手中的两个铁飞刺拦截空中的四个冰锥暗器。

         这“土星上将”昆地目的铁飞陀和铁飞刺功夫使得出神入化,凌空将四枚冰锥暗器准确无误击碎。

         不过“水星大将”蓝烟雨早已料到自己的冰锥暗器定然会被“土星上将”昆地目封死,要的就是冰锥暗器凌空被铁飞陀和铁飞刺爆开而已。

         只见千年寒冰之气破裂之后,沿着牵扯铁飞陀和铁飞刺的铁链迅速蔓延过去,转眼间就过了一半的距离。

         “土星上将”昆地目感受到手中铁链上传来的阵阵寒气,眼看着千年寒冰白霜沿着铁链蔓延过来,无计可施之下,只得一声呐喊,手中铁飞陀和铁飞刺脱手飞出,直奔“水星大将”蓝烟雨而去。铁飞陀和铁飞刺出手之后,昆地目立刻返身就逃。

         铁飞陀和铁飞刺离开了“土星上将”昆地目的控制,威力大减。蓝烟雨凌空跃起,轻易躲避开飞袭来的铁飞陀和铁飞刺。人在空中之时,蓝烟雨反手从背后抽出一个冰筒,向“土星上将”昆地目掷去。

         冰筒速度极快,很快飞到逃遁的“土星上将”昆地目上空,凌空爆开。千年寒冰向昆地目兜头罩下,若是在幻清宫殿外,“土星上将”昆地目自可施展出遁地神功逃之夭夭,可此刻他避无可避,只得狼狈不堪扑倒在地,就地几个翻滚。

         “土星上将”昆地目这一下翻滚速度极快,连打了几个滚之后,感受到身后千年寒冰传来的阵阵寒气,昆地目咧着嘴站了起来,心中满是郁闷和庆幸。

         郁闷的是自己堂堂玄古帮十一曜星将竟然会被逼到如此境地,庆幸的是自己终于还是险险滚出了千年寒冰覆盖的边缘,保住了自己这条性命。

         就在昆地目庆幸之际,突然感到琵琶骨一阵剧痛,急忙扭头向右肩看去,只见一只大手正锁死自己的琵琶骨上,接着映入昆地目眼帘的是盗墓贼温无鬼的脸孔。

         只听温无鬼一声怒喝:“去死吧。”昆地目耳边传来自己琵琶骨寸寸断裂的声响,痛的一声惨呼,当场昏厥过去。

         原来盗墓贼温无鬼一直在一旁寻找机会,直到昆地目全力躲避蓝烟雨的千年寒冰冰筒袭击之际,才果断出手,使出自己成名绝技之一的“分筋错骨手”一击而中。

         盗墓贼温无鬼这些年被囚禁在绝壁牢笼之中,一身功夫撂下不少,内力更是受损严重,可这“分筋错骨手”是他用来对付古墓之中的尸魁凶煞所用,此刻使将出来,依旧是厉害无比。温无鬼击晕昆地目之后,又一掌映在昆地目头颅之上,将他当场击杀。

         从“水星大将”蓝烟雨出手偷袭“土星上将”昆地目,到昆地目被盗墓贼温无鬼击杀,这一切发生在转瞬之间。翁蚕此时方才来到战团近前,吃惊之下,不禁停住了脚步。

         在另外一个战团之中,“木星大将”桑青正全力攻击重伤的昆仑派残月上人,他突然听到“土星上将”昆地目发出的惨叫之声,心中惊怒。

         玄古帮十一曜星将之中,桑青和昆地目相交最厚,瞥见自己好友被杀,桑青急忙一轮拳脚猛攻,逼退残月上人,接着一个闪身窜向“水星大将”蓝烟雨那边战团。

         残月上人此刻已经是樯橹之末,没有上前追赶桑青,而是伸出右手连点自己左肩穴道,止住流血之后一跤跌坐地上,运功调息起来。

         桑青掠近蓝烟雨之后,手中飞出一枚天珠暗器,飞扑蓝烟雨前胸。紧接着,又是一枚天珠暗器毫不停留飞出,这枚天珠暗器成抛物状,向空中激射而去,然后迅速下坠,兜头罩向蓝烟雨。再接着桑青就地三百六十度旋转,第三枚天珠暗器脱手飞出,飞扑蓝烟雨。

         “木星大将”桑青又一次使出自己必杀技“天珠三变”准备袭杀“水星大将”蓝烟雨。

         蓝烟雨听到旁边劲风袭来,瞅见自己颇为忌惮的桑青飞扑而来,二人同为玄古帮十一曜星将,蓝烟雨自是对桑青的绝学知根知底。

         眼看三枚天珠暗器袭来,蓝烟雨急忙反手从后背抽出冰筒,这次她抽出来的不再是一根冰筒,而是一次性抽出了三根冰筒,冲着天珠暗器激射而去。

         此时桑青最后射出的那枚天珠暗器陡然凌空加速,在转瞬间追上第一枚天珠暗器,二珠成并驾齐驱之势飞扑而至。

         蓝烟雨对桑青“天珠三变”极为熟悉,三根冰筒射出之时,暗暗用了巧劲,其中两根冰筒先行出手,冲着来袭两枚天珠暗器封挡过去。

         转眼间四件暗器在空中准确相交,各自爆开,天珠暗器的绿色粘稠液体眼看就要铺天盖地四散开来,却被冰筒之中的千年寒冰在一瞬间冰封住。千年寒冰封冻住天珠液体之后,也失去了它的威力,携裹着天珠液体齐齐洒落到地面上。

         这时,桑青射出的第二枚天珠暗器凌空落下,朝蓝烟雨兜头罩来。若是换了其他人,出其不意之下极易中招,先前峨眉派长老圣云禅师就是这样倒在了“天珠三变”之下,不过蓝烟雨的第三根冰筒却一早就朝着空中激射而去,恰好迎上第二枚天珠暗器凌空爆开。千年寒冰和天珠液体同样在半空中携裹着落下。

         蓝烟雨破了桑青的“天珠三变”之后,又反手抽出冰筒,朝桑青射去。桑青也不甘示弱,连珠箭般射出天珠暗器。

         一时间,二人针尖对麦芒,各自的成名暗器在空中不断爆裂开来。在很短的时间里,二人互相对射了十余件暗器,顿时二人所在幻清宫殿的角落里充斥着冰冷和粘稠的味道。

         蓝烟雨一心想要逃遁,刚刚出手偷袭“土星上将”昆地目就是想借机逃遁,此刻却被“木星大将”桑青死死缠住,蓝烟雨心中恼怒,发了疯般不停向背后捞去,一个个千年寒冰冰筒被她激射而出。

         就在她再一次向背后捞去之时,却掏了个空。蓝烟雨心中一怔,原来不知不觉中,她的千年寒冰冰筒已经用罄,可对面桑青的手却没有停下,又一枚天珠暗器射来,凌空爆开。

         此时的蓝烟雨已经不得不退,闪身就要向后逃窜。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的翁蚕,眼看蓝烟雨想要逃遁,毫不犹豫地出手了。

         原本在翁蚕身边还站着虎视眈眈的盗墓贼温无鬼,可看到翁蚕出手,温无鬼却动也未动,身为“风尘四友”之一的温无鬼岂是那种迂腐之辈,自是乐于见到玄古帮窝里内斗。

         翁蚕的武器是一把匕首,恶狠狠砍向蓝烟雨后背。正在后退的蓝烟雨察觉到身后劲风来袭,吃惊之下,急忙扭身迎敌。

         此时短刀已经到了蓝烟雨身前,蓝烟雨看清偷袭自己的人是翁蚕,苍白的脸上更加没有血色,面孔上那道两寸长的刀疤扯动着,令她看上去愈发诡异,显是心中气愤之极。

         尽管蓝烟雨心情波动,但她的出手速度却丝毫不慢,没有寒冰剑在手,她的右手却如闪电般探出,恰好一把抓住翁蚕刺来的匕首利刃端,翁蚕的匕首再也难以向前刺出分毫。

         翁蚕眼睁睁看着蓝烟雨手上鲜血渗出,很快将匕首染红,翁蚕心中发虚,脸色止不住变得惨白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木星大将”桑青的呼喝声:“爆!”一片天珠暗器的绿色粘稠液体凌空向蓝烟雨和翁蚕二人罩了下来。

         原来守候在一旁的桑青眼看蓝烟雨竟然扭转身子去封挡翁蚕的偷袭,将整个后背露给了自己,岂会错过此等良机,一枚天珠暗器悄悄从手中飞出,凌空攻向蓝烟雨。

         猝不及防的蓝烟雨身陷绝境,被天珠液体洒落脸上身上,顿时全身迅速开始腐烂开来,蓝烟雨忍不住一阵痛嚎。

         翁蚕却在“爆”字传来之际,脱手放弃自己的匕首兵器,想向后纵跃逃出天珠暗器笼罩范围。

         就在这个时候,已经中招的“水星大将”蓝烟雨突然做出了一个惊人举动。在天珠液体笼罩之中的她猛然向前滑动一步,丢弃掉匕首之后,右手伸出,一把扣住想要逃跑的翁蚕右腕。接着蓝烟雨扯着翁蚕向后倒退,两人一起冲入天珠液体最浓稠的地方。

         弥漫在空气中的天珠液体立刻将两人包裹住。幻清宫殿中传来翁蚕凄厉的惨嚎声,蓝烟雨此时却不再痛嚎,反而仰天哈哈大笑道:“你这个负心汉,给我陪葬吧。”很快她的笑声和翁蚕的惨嚎声越来越小,直至了无声息,唯独剩下两堆腐烂的尸体。

         “木星大将”桑青先毙峨眉派长老圣云禅师,再杀玄古帮叛徒“水星大将”蓝烟雨,不禁有些洋洋得意,站在那里欣赏着蓝烟雨和翁蚕的凄惨死状。

         就在这个时候,盗墓贼温无鬼从一旁掠了过来,挥拳攻向桑青。桑青冷哼一声:“找死。”说着就想从怀中掏出天珠暗器攻向盗墓贼温无鬼。不过他的脸色变了一变,天珠暗器却没有扔出手,只是举掌封挡住盗墓贼温无鬼的攻势。

         二人你来我往交手了几个回合,“木星大将”桑青武功强在天珠暗器和隐遁树木之术,此时他没有使出天珠暗器,在幻清宫殿中隐遁树木之术也无法施展,武功自是大打折扣,竟是和盗墓贼温无鬼斗了个难分难解。

         不过桑青的内力却强过武功受损的盗墓贼温无鬼,加紧施展拳脚之下,温无鬼只感到压力渐增,拳脚渐渐施展不开。

         桑青又是一声冷哼,挥拳直扑温无鬼面门而去,同时腿部摆动,竟同时使出撩阴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