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三章 神兵天降
        就在这时,远处骤然传来连声号炮,又有一路万人大军滚滚而至。

         此路大军犹如天降奇兵一般,头前五千皆是骑兵,踏起漫天灰尘,另有五千步卒紧辍其后,奔行之间,队形极为齐整。再看旗号,来得竟然是大宋军队。

         只见这五千骑兵骤然兵分两路,左侧一位银袍大将率领两千五百骑包抄向大理国叛军右翼。

         这银袍大将手中弓弦连响,叛军士卒接连应声中箭毙命。银袍大将带着两千五百骑犹如旋风一般冲入叛军右翼。

         右侧挑头一位宋将更是出奇,身材略显矮小,偏偏骑术极为精湛,单人独骑奔行在最前面。

         此人发髻散开,披头散发,戴着一副青面獠牙铜面具,遮掩住了本来面目,手握一柄古色重刀。

         这位宋将飞骑到大理国叛军面前,手中重刀犹如猛虎加翼一般,横扫千军。

         挡在此人马前的三个叛军步卒连忙举弯刀迎敌,却被此人手中重刀扫中,兵器竟一齐脱手飞出。没等三个叛军回过神来,已经被此人重刀扫过,竟是一齐当场血溅而亡。

         叛军左翼两个骑兵连忙勒马来战此人。不过还未等这两个骑兵手中兵器砍下,此人手中重刀已经宛若飞龙乘云般扫过两骑,将二人斩落马下。

         此人如入无人之境般,一骑当先,乘风破浪,披荆斩棘,闯入叛军左翼。

         紧随其后的二千五百大宋骑兵嗷嗷叫着,齐齐擒长刀在手,漫天凛冽寒光,冲入大理国叛军阵中,挥刀就砍,所过之处,叛军士卒血肉横飞,左翼顿时大乱。

         大宋这左右两翼五千骑兵,好似两柄重锤,狠狠砸进大理国叛军阵中。

         叛军顿成慌乱之势,杨德忠见状不妙,连忙拔剑在手,高声呼喝道:“诸军不得慌乱,给我奋勇迎敌。若是夺了江山,我与尔等共富贵。”

         这杨德忠内力竟也不弱,一席喊话,传遍大理国叛军。两万叛军军心这才稍定,打起精神,拼死抵抗起来,好在他们人多势众,终于堪堪阻挡住左右两翼大宋骑兵的迅猛冲击。

         这时,身着明光硬甲的五千大宋步卒踏着齐整步伐,气势如虹冲了上来。头前两位骑马战将,一位腰背丰满,鼻准直齐,出刀隐隐带着雷霆之声。只见他身随刀动,如雷奔行,如云翻卷,长刀所过,叛军血肉飞溅。

         另外一位,不过二十岁光景,却穿着大理国铠甲。此子长得皓齿明眸,手中长剑上下翻飞,杀得叛军鬼哭狼嚎。

         跟在二人身后的五千大宋步卒手持刀枪冲入叛军大阵,个个奋勇上前,也呈一往无前之势。

         大理国叛军刚刚才稳定下来的阵型瞬间又被大宋五千步卒冲乱。两万叛军在大宋一万大军攻击之下,竟成颓势。

         城头众人早看得热血沸腾,阳云汉心中犹自疑惑大宋军队为何会神兵天降。

         大理皇帝段素廉高声喊道:“梵苦大师,烦你带三千人马到城内救助清平官。阳壮士,烦你和朕带领剩余人马下城去助大宋官兵一臂之力。”

         众人立刻分头行事,段素廉和阳云汉带着两千禁卫军下得城来,打开南城门,搬开大象尸骸,齐齐呐喊着冲杀向大理国叛军。

         这两千人马虽然不多,却好似最后一根稻草般,彻底压垮了大理国叛军这头骆驼。

         眼看兵败如山倒,杨德忠脸如死灰,冲一旁的“时轮金刚”帝洛巴喊道:“还请国师保我杀出重围,来日我们重拾人马,图谋东山再起。”

         帝洛巴黝黑的面庞愈发阴沉,心中气恼杨德忠不争气,但此刻已是骑虎难下,只得挥手说道:“跟老衲走。”说罢,勒马而行。

         杨德忠连忙催马紧随其后,二人两骑在乱军之中左突右冲。帝洛巴武功卓绝,大宋士卒和大理国禁卫军根本不是其敌手,很快被帝洛巴杀出一条血路。

         这时突然有一人挡住帝洛巴去路,正是那带着铜面具,手握古色重刀的宋将。只见他手中重刀举重若轻,若腾蛇逰雾般,行于不得不行,止于不得不止砍向帝洛巴。

         帝洛巴心中暗赞宋将刀法精妙,不过他艺高人胆大,右手依旧捧着活鱼,左掌化作大手法印“专一上式”拍了过去。

         帝洛巴这一掌“专一上式”讲究化繁为简,不偏不倚正拍在宋将刀背上。那带着铜面具的宋将只感到一股巨力传来,身形一个趔趄,手中重刀差点脱手飞出。

         宋将心中骇然,眼看帝洛巴招式未尽,拍开自己重刀之后,左掌依旧直扑自己,宋将连忙变幻刀势,重刀绕身体飞舞,幻化成无数鸟儿环绕在身体周遭。

         帝洛巴大手法印“专一上式”余势正拍在宋将刀网之上,这回直接那宋将连人带马拍的向后连挫几步。帝洛巴不欲过多纠缠,放过那宋将,催马就要离开。

         不过那宋将却极有血性,明知武功远差于帝洛巴,依旧勒马横身再次挡住帝洛巴去路。手中重刀好似借云雾之势而乘游之,宛若飞龙乘云般凌空斩向帝洛巴。

         帝洛巴有心放过这宋将,没想到他还敢继续上前纠缠自己,心中暗恼,催动时轮密续心法内时轮,使出大手法印“一味上式”。

         帝洛巴这一掌疾如闪电,势若奔雷,竟是比那宋将重刀来势还要快了三分。

         宋将看到帝洛巴掌式奇妙,竟毫无畏惧,凌空变招,刀随身动,犹如猛虎加翼,翱翔四海,内力汹涌喷薄而出,一气整贯,始终不懈,手中重刀力若千钧般砍向帝洛巴。

         两人一掌劲气和一刀劲气在空中相撞,帝洛巴马上身形纹丝不动。那宋将却力有不及,被劲气所逼,从马背上飞起,向后直接摔去。眼看落地之时,宋将就地打滚,连滚了八下,方才稳住身形,站起身来,算是勉强化解了帝洛巴这一掌的劲气。

         不过那宋将虽然勉力握住手中古色重刀,面上青面獠牙铜面具却跌落地上,露出一张异常俊俏的脸庞,看他年龄不过十三岁,可不正是阳云汉传授过武艺的狄青么。

         帝洛巴却没打算放过狄青,踏马跟上,使出大手法印“一味中式”,挥左掌拍向狄青头顶。

         狄青此时内力枯竭,正以“千钧”重刀杵地,支撑住自己身体,大口喘着粗气。眼看帝洛巴单掌拍至,狄青有心躲避,却不料一口真气未能提上来,身体竟然动也未动一下。

         紧急关头,西边和南边同时传来两声大喊:“看箭,李超来也。”“莫伤了我种世衡的兄弟。”

         那西边疾驰而来统率大宋左翼骑兵的银袍大将,正是三都谷大破吐蕃的神射手李超。而南边赶过来统率步卒的那位宋将正是种世衡。

         随着二人喊话,西边李超手中弓弦连响,七箭连珠飞射“时轮金刚”帝洛巴。帝洛巴刚听到远处弓弦声响起,七支羽箭已经飞扑而至。

         帝洛巴左掌掌式微动,大手法印精妙无比,那连珠七箭竟被帝洛巴举重若轻,轻松扫到一旁。七箭连珠竟只能阻挡帝洛巴片刻而已。

         眼看帝洛巴左掌就要再次拍下,西边赶来的银袍大将李超和南边赶到的大将种世衡已经拍马赶到。李超收弓摘枪,挺枪就刺向帝洛巴右肋。种世衡则挥动手中长刀,横扫帝洛巴腰间。

         帝洛巴眼看二人攻了上来,心中恼怒,口中喝道:“找死。”催动时轮密续心法内时轮,使出大手法印“一味下式”,连拍二人。

         李超和种世衡二人各自觉得一股巨力传来,手中长枪和长刀一齐脱手飞出,二人也被震落马下,各自翻滚了十几圈。两位大将合力,依旧不是帝洛巴手下一合之将。

         帝洛巴击退二人,继续催动轮密续心法内时轮和外时轮,使出大手法印“无修上式”,就要再次一举击毙狄青。

         就在此时,一人一骑飞奔而至。正是从羊苴咩城中驰援而出的阳云汉赶到,他人未到,手中金针已经射出。

         另外一边,那位统率步卒身着大理国战袍的年轻将领横马拦住了杨德忠去路。

         杨德忠看到此人,吃了一惊:“段素隆,是你搬来了大宋官兵?”

         原来这位长得皓齿明眸的将领正是大理国太子,当今皇帝段素廉的侄儿段素隆。

         段素隆也不回答杨德忠问话,大声喝道:“叛贼,纳命来。”说罢,摆剑刺向杨德忠。

         段素隆使的也是大理段氏亲传的黄龙金戈剑法,这套剑法以变化奇幻见长,招式花巧,千变万化,共有九九八十一路,比之一般剑法招式可要多得多了。

         杨德忠见状,鼻中冷哼一声:“来得好,别以为就你段氏剑法高强,让你见识见识我杨家剑法。”说罢,挥剑刺了回来。

         这杨德忠的剑势也是变幻多端,不过在花巧之余,每每关键时刻却又变招迅急,寻缝倒隙,一击致命,竟是招招式式克制住段素隆的黄龙金戈剑法。

         段素隆越斗越是心惊,忍不住开口喝到:“叛贼,你竟然偷学了黄龙金戈剑法。”

         杨德忠消瘦的脸庞浮现一丝狞笑。原来这杨德忠极有心计,早已偷偷窃得大理段氏黄龙金戈剑谱,不断暗自揣摩,自创了这套克制黄龙金戈剑法的厉害剑法,取名为青龙碧玉剑法,誓要压过大理段氏一头。

         眼看段素隆又一剑刺来,杨德忠摆剑迎敌,封住段素隆剑势之际,突然长剑抖折,直刺段素隆侧肋要害。段素隆不及变招,眼看就要中剑。斜刺里突然伸出一柄长剑,恰好架住杨德忠手中长剑。

         杨德忠定睛看去,却是大理国皇帝段素廉及时赶到,在紧要关头救下自己侄儿段素隆。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段素廉也不搭话,举剑就刺,段素隆连忙跟上。段氏叔侄二人各自施展黄龙金戈剑法共斗杨德忠。

         不过段素廉身负内伤,功力未曾全复,加之杨德忠的青龙碧玉剑法专克黄龙金戈剑法,段素廉和段素隆二人一时间也奈何杨德忠不得。

         这边帝洛巴眼看金针袭来,不及击杀狄青,只得挥掌先击飞金针。帝洛巴瞥见阳云汉飞马赶到,心知若是再继续纠缠下去,恐会脱身不得,于是全力运起时轮密续心法内时轮,外时轮和别时*法,猛地将手中活鱼掷向策马赶来的阳云汉。

         阳云汉见活鱼被帝洛巴当成暗器掷过来,连忙展开“龙甲神诀”之“蛇蟠式”,掌刀若腾蛇逰雾般,想将那活鱼击飞。没想到那活鱼竟凌空一个上旋,飞扑阳云汉顶门。

         阳云汉掌刀上扬,行于不得不行,止于不得不止,掌势依旧罩向来袭活鱼。万万没料到那活鱼竟真的好似在水中一般,又突然一个陡折,这回却不是扑向阳云汉,而是直接砸向阳云汉胯下骏马。

         此时阳云汉的“龙驹”宝马还寄存在“清浊”客栈,骑的是一匹大理国战马。那活鱼不偏不倚正砸在马头上,顿时鲜血四溅,马儿受到重击,哀鸣一声扑倒在地。阳云汉连忙从马背上一跃而下。

         帝洛巴要的就是拖延阳云汉片刻,立刻拨转马头冲向杨德忠所在战团。人还未至,左右双掌已经挥出,分袭大理国皇帝段素廉和太子段素隆。

         段素隆不知“时轮金刚”帝洛巴深浅,还待回剑阻拦。段素廉却是帝洛巴手下败将,深知帝洛巴武功卓绝,连忙喊道:“隆儿速退。”边喊边勒马退开。

         段素隆虽然勇武,却素来遵从段素廉旨意,听到段素廉喊话,立刻撤招拨马避开。

         帝洛巴瞥见阳云汉运起轻功正要扑将过来,又见缓过气的狄青,种世衡,李超三人也正想围拢过来,哪里还顾得上追杀段素廉和段素隆。逼退二人之后,帝洛巴拨马就走,口中喊道:“杨大人快走。”

         杨德忠不等帝洛巴喊话,早已催马向西奔去。帝洛巴打马追上,二人从乱军中杀出一条血路,策马扬鞭而去。

         阳云汉等人眼看追之不及,忙和大宋军兵及大理国禁卫军一起继续围剿叛军。这几人武功高强,叛军哪里是他们敌手。

         大理皇帝段素廉眼看叛军败局已定,忙高声呼喝道:“诸位大理边军将士,尔等是受那杨德忠唆使,方才行此叛乱之举。若是尔等放下兵器,弃暗投明,朕愿意既往不咎,赦免尔等罪行。”

         叛军眼看主帅杨德忠和帝洛巴逃走,知道大势已去,除了一些杨氏将官外,哪里还会再负隅顽抗,纷纷丢弃兵器投降。剩下负隅顽抗之徒很快都被剿灭,城外两万叛军除了死伤六千外,剩余一万四千人悉数投降。而大宋一万官兵不过阵亡了区区八百人。

         大宋将官种世衡,李超,狄青三人连忙上前来和阳云汉相见。种世衡曾得阳云汉传授雷霆刀法,而李超在三都谷大破吐蕃时曾和阳云汉并肩战斗,二人见到阳云汉自然甚是激动。

         不过最为开心的却是狄青。此时狄青脸上稚气已脱,隐有和年龄不相称的风霜之色。见到阳云汉,他那精光四射的双目之中暗噙泪花,上前一把抱住阳云汉。

         阳云汉心中感动,拍拍狄青后背,以示鼓励。

         众人这才诉说起事情的原委,原来大理皇帝段素廉让太子段素隆躲藏起来,却是令其改换装扮偷偷前往大宋求救,求见之人正是阳云汉认识的故人范仲淹。

         此时不过三年多时间,身为文人的范仲淹已经被提拔为大宋统领西北和西南军务的经略安抚招讨副使。原来寇准重新当政后,一意重振朝纲,虽遇“三鬼”掣肘,却依旧着力提拔像范仲淹这样的能臣干吏,故而范仲淹才得以扶摇直上。而种世衡和昔日曹玮手下李超皆在范仲淹账下任职。

         最奇的是那狄青,一年多前年纪小小的狄青也前来投军,范仲淹原本不想收留于他,耐不住狄青软磨硬泡,央求范仲淹试用于他,若是不行,自己自会离去,范仲淹只得答应下来。

         没想到这一试,竟是一发而不可收拾,狄青尽管年幼,却习得一半“龙甲神诀”上乘武功,武艺极为高强,作战又甚是勇猛,竟在军中屡立战功,已经和李超一样官至偏将。

         经略安抚招讨副使范仲淹收到段素隆所求,立刻请示朝廷,委派种世衡为主帅,李超和狄青为副帅,带着段素隆一起,统领大宋一万边疆精锐前来驰援,这才出现了神兵天降一幕。

         众人刚诉说完事情经过,南城门恰好再次打开。清平官高观音泰,无为寺梵苦和梵集两位老僧率领城内军兵出来接应。

         见到大理皇帝段素廉后,高观音泰连忙细细禀报城内情形。从东边洱海乘船进城的叛军足有三千人之众,他们击溃羊苴咩城东一千水军后,冲入城内,直扑皇宫而去。

         正率领一千禁卫军缉拿城内杨氏余党的高观音泰闻讯连忙带兵回援皇宫,却反被叛军包围。高观音泰只得率军苦苦支撑,好在终于等到梵苦统领三千人马赶到,经过一场血战,终于将叛军剿灭。

         说到这里,高观音泰哭丧着脸:“启禀圣上,请恕臣下无能,未能保护好杨皇后。那叛军冲入后宫,竟把杨皇后给杀了,所幸白贵妃安然无恙。”

         段素廉听到这话,心中大痛,却又无可奈何,只得摆手说道:“也罢,命里一尺,难求一丈,一切皆是因缘造化。”

         就在段素廉唏嘘不已之时,阳云汉突然说道:“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