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九十章 唐门门主
        这两人头前一位年过七旬,身形清瘦,风姿隽爽,湛然若神,头戴束发冠,内穿襦裙,外罩对襟衫,一身文士打扮。

         第二位是个女子,脸蛋微圆,鼻子精巧,其素若何,冰清玉润,一身峨眉派弟子打扮。

         看到她出现在坛城圣殿内,阳云汉和宁玛拉姆二人眼中射出吃惊之色,宁玛拉姆更是高声喊道:“上官姐姐。”

         原来这第二位女子正是上官碧霄。

         上官碧霄看到阳云汉和宁玛拉姆,脸上也浮现激动之色,张中呼喊:“哥哥,宁玛妹妹。”喊罢就待冲向二人。

         那文士鼻子中突然哼了一声:“少安毋躁。”上官碧霄闻言却是不管不顾,依旧展开身形向前跃去。

         没想到她才跨出一步,刚和那文士平齐之时,那文士随手一挥,竟凌空点住上官碧霄穴道,将她定在当场。

         以阳云汉武功眼界,看到那文士如此轻松写意间凌空封人穴道,认穴之准,内力之强都是骇人听闻,阳云汉心中也是暗自钦佩不已。好在阳云汉看出那文士只是封住上官碧霄穴道,并无伤害上官碧霄之意。

         此时那文士转头冲高观音泰说道:“我在外面已经听清事情原委。君臣上下,父子兄弟,非礼不定。高观音泰,宁玛拉姆骂的对,似你这等目无君上的小人,快给我滚。”

         高观音泰听到那文士口出狂言,心中大怒,不过他心机深沉,眼看那文士施展隔空点穴绝学,猜不透那文士来路,也不敢轻易开罪那文士,试探问道:“这位前辈不知道是何方神圣,这是我大理国内事,还请前辈莫要过问为好。若是前辈肯应允,我高观音泰必有厚礼相赠。”

         那文士听到高观音泰这番话,脸上浮现厌恶之色:“高观音泰,让你滚你不滚,现在你必须给我爬着出去,否则莫怪我下手不留情面。”

         高观音泰退让三分,没想到那文士依旧咄咄逼人,心中不禁气恼。他谋划良久方才擒获大理国皇帝段素廉和太子段素隆,又如何能被别人两句话就轻易吓退,于是回道:“前辈如此盛气凌人,莫怪我要升量升量前辈武功了。”

         听到高观音泰这话,那文士仰头看着坛城圣殿垮塌穹顶,满脸不屑:“让你爬出去你不爬,那你们全都给我留下吧。”

         高观音泰此时再无犹豫,高声喝令剩余的六十几个黑衣女子:“给我上。”

         黑衣女子们得到号令,纷纷围拢向那文士,或是挥动手中弯弓,或是从衣袖中洒出三尸蛊毒攻向那文士。

         也不见那文士有何动作,身形晃动,前驱后退,举止之间,浑身上下骤然冒出几十个如意钢珠,飞扑周围的黑衣女子们。

         这些如意钢珠去势极快,急湍甚箭,猛浪若奔,比之当年玄古帮无形魔郝无形的骨锥暗器不知道要快了多少倍。而且这些如意钢珠个个如同长了眼睛一般,直扑周围黑衣女子们要害而去。

         黑衣女子们哪里料到那文士的暗器会如此厉害,躲闪不及,转眼之间竟被击杀了三十来人。

         剩下三十来个位置稍远一些的黑衣女子见状,惊恐之下,连忙辗转腾挪堪堪躲避开如意钢珠。

         殊料那文士举止潇洒,飘然转旋回雪轻,嫣然纵送游龙惊,身上如意钢珠继续层叠射出,转眼间又有十来个黑衣女子被击中毙命。

         剩余十来个黑衣女子见那文士如见鬼魅,吓的四散逃开。

         那文士却没有放过他们的心思,步法莫测,翔鸾舞了却收翅,唳鹤曲终长引声。

         这次射出的如意钢珠四散而开,却又在空中两两撞击,编织成一张珠网一般,罩向散开的十来个黑衣女子。转瞬间剩余的黑衣女子也齐齐毙命在那文士的夺命钢珠之下。

         武功强如阳云汉者,在一旁看到那文士举手投足,挥洒自如之间,将那六十余位高观音泰精心培养的蛊毒杀手悉数击毙,心中也是凛然。

         阳云汉自己虽然也练有“万针神功”,但和眼前那文士使出的暗器功法相比,无论暗器准头,还是暗器巧劲,均是要逊色一筹。况且那文士在一众黑衣女子洒出的三尸蛊毒中胜似闲庭信步,举止之间好似浑然不受任何三尸蛊毒影响,那定是他内功高强,屏气凝神所致。

         就在阳云汉猜测那文士身份之际,高观音泰眼看着那文士缓缓转身面朝自己,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脑子里终于想起一人,颤声问道:“你,你可是来自蜀中唐门么?”

         那文士只是静静站在那里,昂头向天,并未搭理高观音泰。

         高观音泰终于确认那文士身份,双膝一软,噗通跪倒在地:“小人不知道前辈是‘了无痕’唐白羽大侠,还请唐大侠饶恕小人有眼无珠。”

         阳云汉也已猜测出那文士身份,原来此人赫然是“东掌西气南器北剑”中的“南器”,蜀中唐门门主“了无痕”唐白羽。

         蜀中唐门,源远流长,传承至今已有几百载,比之九幽宫,坛城圣殿和北剑阁那可是要悠久了太多。

         数百年的传承,使得武林中人对蜀中唐门充满畏惧,皆谓唐门暗器带毒,中者无不死的惨绝人寰。

         其实唐门深受儒家影响,门规铁律只能使用暗器,绝不允许用毒,否则必受重罚,唐门中人自称自己的暗器为“明器”。

         不过蜀中唐门身为暗器世家,拥有的暗器和使用暗器的功法,永远要比武林中人想象的还要可怕。

         阳云汉确认来人是唐门门主“了无痕”唐白羽,心中生起亲近之意。他的妻子如儿出自唐门,唐白羽就是如儿的亲祖父。

         不过当年阳家由阳凝和阳均到唐门提亲,阳云汉并未随行,所以未曾见到唐白羽。以后隔两年如儿都会返回一趟唐门,但每次都不让阳云汉随行,其中也只带阳梦溪回过一次蜀中。

         原来唐门门规极严,除非入赘唐门,否则外姓子弟不得踏足唐门,因而阳云汉竟是不识得唐门门主唐白羽。

         “了无痕”唐白羽眼看高观音泰跪倒在自己面前,背手昂头道:“高观音泰,让你走的时候,你不愿意走,此刻想走已经迟了。我唐白羽岂能言而无信,今日一定要留下你们。不过你既然说自己有眼无珠,那我给你一个选择,若是你肯自废一双招子,我可以让你活着离开。”

         这“了无痕”唐白羽遵从儒道,但他武功奇高,心高气傲,性子偏激,凡事皆好任性而为。他认定高观音泰不遵礼法,不愿放过高观音泰,令其自废双目。

         听到这话,高观音泰脸色变得惨白,眼珠转动,骤然一道又一道五彩斑斓之色接连从脸庞闪过,高观音泰悄然将“金蚕蛊毒大法”运到极致。

         身处在阳云汉脚底金蚕收到高观音泰催促离开阳云汉躯体指令,终于不再继续和阳云汉的“洗髓经”束缚和“大禹神功”导引抗衡。那金蚕悄然掉头,放弃潜回阳云汉体内企图,而是返身冲破阳云汉脚底,成功钻入坛城圣殿地板之内。

         直到此刻阳云汉才算彻底摆脱金蚕蛊毒,体内真气也行将消耗殆尽,连忙跌坐地上,调息运气起来。

         那金蚕在高观音泰“金蚕蛊毒大法”驱使下,很快又从另外一处地板内钻出,悄然扇动翅膀,从背后飞向昂首而立的“了无痕”唐白羽。

         不待阳云汉,上官碧霄,宁玛拉姆,段素廉和段素隆开口提醒。“了无痕”唐白羽身上毫无征兆飞射出一枚如意钢珠,直扑那金蚕而去。

         金蚕察觉到劲风来袭,振翅飞起,险险避开如意钢珠。

         唐白羽没想到金蚕行动如此敏捷,竟能避开自己的钢珠暗器,口中“咦”了一声,轻声说道:“这小玩意倒是有些道行。”

         说罢,唐白羽身形微动,口中接着说道:“天尊地卑,乾坤定矣。”

         话音未落,又是九颗如意钢珠从身上各处激射而出。这九枚如意钢珠或上或下,或左或右,飞扑金蚕而去。

         金蚕吃惊之下,连忙不停振翅躲避。偏偏这九颗如意钢珠在空中互相弹撞,始终编制成一张珠网,将那金蚕困在其中。

         高观音泰眼看“了无痕”唐白羽暗器功夫如此神乎其技,脸上斑斓五彩之色愈发加重,闪烁的也更快,显是又强行将“金蚕蛊毒大法”催到极致。

         恰在此时,坛城圣殿穹顶又有一块点缀了璀璨星群的巨木坠落,不偏不倚正砸向唐白羽。

         高观音泰眼看机不可失,猛地从地上揉身窜起,挥动双掌使出金蚕手法罩向唐白羽。

         唐白羽依旧负手而立,口中突然呼喝:“破!”

         随着这声喊声,那九颗如意钢珠突然一起聚拢,齐齐砸在中间那金蚕身上。

         唐白羽使出的这式暗器神功名为“天地如意”,在此式之下,诡异金蚕竟然也是无从躲避,瞬间被九颗如意钢珠砸的黑血四溅,坠地而亡。

         金蚕和施法者高观音泰血脉相连,金蚕一死,高观音泰只觉得心口一阵剧痛,一口黑血喷出,原本想偷袭唐白羽的招式也难以为继,竟是噗通一声再次跪倒在唐白羽面前。

         此时那块巨木眼看就要落下砸到唐白羽,唐白羽突然伸出负在背后的左手,猛地挥向那块巨木。

         只见唐白羽左手中激射出一枚铁蒺藜,正砸在那块巨木上,将那块巨木带着偏向一旁,恰好落在了唐白羽身侧。

         高观音泰见状,低垂下头,强忍住蛊毒反噬之痛,颤声说道:“唐大侠饶命,唐大侠饶命,小人知错了。”

         说到这里,高观音泰趴倒在地,拜服下来。唐白羽再次昂首负手而立,正待开口训话,不料那高观音泰背后突然激射出一根透骨钉。

         这枚透骨钉长一寸三分,其身三棱,通体绿灿灿的,显是满布蛊毒。透骨钉去势极快,直扑唐白羽面门,想来高观音泰定是在后背上安装了一处机簧。

         唐白羽看到高观音泰诈降后,竟以暗器来偷袭自己,嘲讽笑意忍不住浮上脸孔,口中突然喝道:“去。”

         两枚细小银针自他口中飞射而去,一枚不偏不倚正砸在透骨钉上。虽然透骨钉是以机括催动,势大力沉,不过“了无痕”唐白羽内力深厚,这枚小小银针依旧将那枚透骨钉磕飞开来。

         另外一枚银针则疾如闪电般飞扑高观音泰。

         高观音泰突袭唐白羽后,正好抬起身来,眼睁睁看着唐白羽口中射出两枚银针,一枚击飞自己透骨钉,一枚飞扑向自己。

         高观音泰哪里有唐白羽这等暗器功夫,正被那枚银针射中自己胸前膻中穴,顿时委顿在地。

         “了无痕”唐白羽仰天打了个哈哈:“好,好。没想到你高观音泰竟敢班门弄斧,用暗器偷袭于我,当真是自寻死路。原本我只要你一对招子,这回你把命也留下来吧。”

         此时高观音泰的“金蚕蛊毒大法”已散,五彩斑斓之色在他脸上消失无踪。听到唐白羽一席话,高观音泰脸色转为苍白,强忍住疼痛,勉力磕头道:“小人不知天高地厚,鬼迷心窍偷袭唐大侠,盼唐大侠饶小人一条狗命。”

         高观音泰边说边打量唐白羽,见唐白羽神色丝毫不为所动,赶忙接着说道:“唐大侠,小人愿意以一件秘事来换取一命。这件事倒是和来自大宋的阳云汉大侠有莫大干系,不知道可以否?”

         高观音泰此时为了活命,只能姑且一试。阳云汉听到这话,神色一愣,没想到高观音泰知道与自己有极大关系的机密之事,心中倒是极为好奇。

         唐白羽听到高观音泰所说,“喔”了一声,脸现感兴趣之色。高观音泰一看,心存希望,忙不迭乞怜道:“唐大侠饶命,唐大侠饶命。”

         唐白羽鼻息中冷哼一声道:“也罢,你说来听听是啥秘事,我可以考虑饶你一条狗命。”

         高观音泰闻言大喜过望,连忙说道:“此事和来自大宋的阳大侠有关,其实是这样的。小人一直和大宋朝堂互通声息,他们可都是大宋当朝响当当的权贵,就是王钦若,丁谓,林特几位大人。”

         听到高观音泰和大宋“三鬼”有勾结,盘膝调息运气的阳云汉心中暗惊。大理国皇帝段素廉和太子段素隆也是吃惊不小,没想到高观音泰竟会背着自己和大宋朝堂联络。

         高观音泰接着说道:“阳大侠到大理国寻访商王宝藏一事,小人其实早就得到大宋几位大人知会。那日小人在皇宫中被阳大侠所擒,小人是故意假装不知。

         大宋几位大人告诉小人,他们虽然不知道商王宝藏下落,却要我想办法从中作梗,于是我们秘密商定嫁祸给杨德忠和帝洛巴。

         此举有三得,其一,大宋几位大人想拖延阳大侠找到商王宝藏的时日,挨过半年时限,好让大宋皇帝降罪于几位大人的政敌周王赵元俨和寇准宰相。扳倒这两人后,再将二人党羽一网打尽。”

         听到高观音泰这席话,阳云汉心中怒起,江山社稷皆毁在这些奸邪手中,而自己此番到大理国也的确如“三鬼”所愿,颇是耽搁了些时日。

         只听高观音泰继续说道:“其二,大宋几位大人还说阳大侠是周王赵元俨和寇准宰相一党请来的绝世高手,若是能有机会在大理国铲除阳大侠,那就再好不过了。恰好阳大侠和帝洛巴两大高手在坛城圣殿比拼受伤,于是小人借机出手,想取了阳大侠性命,好向大宋几位大人邀功请赏。

         其三,那就是借助阳大侠之力,铲除杨德忠一党,小人再来个渔翁得利,顺势剿灭段素廉和段素隆,取了大理国锦绣江山。”

         说到这里,高观音泰哭丧着脸道:“没想到小人千算万算,却没料到唐大侠会神兵天降,破了此局啊。”

         “了无痕”唐白羽听完高观音泰的话,鼻息中又是一声冷哼:“原来你说的秘事,只是与那大宋‘三鬼’有些干系。不过这与我又有何干,我岂能饶你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