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八十四章 玉龙雪山
    段素廉忙问道:“阳壮士,我们刚刚大胜,有何不妥么?”

     阳云汉蹙眉道:“北城外还有五千叛军,得速速派人前去收服,免得他们逃走。”

     听到这番话,段素廉才恍然大悟,连忙和众人议定,由太子段素隆,狄青和李超带着五千大宋骑兵赶去降服剩余叛军。段素廉则领着阳云汉,种世衡,清平官高观音泰,无为寺四位老僧返回城内皇宫。

     此时皇宫内一片狼藉,三层重楼内的主殿也已经被叛军焚毁,幸而还有一处偏殿尚算完整。于是众人聚在偏殿中静候太子段素隆,狄青和李超回来。

     过了一个时辰,三人返回,脸上均显颓然之色。太子段素隆禀告道:“圣上,那五千叛军已经退去,不知所踪。”

     段素廉闻言脸色转黯,高观音泰抢着说道:“圣上,那杨德忠一党是百足之虫,至死不僵。定要将他们斩早除根,以除后患。臣请圣上派兵出击,追剿杨德忠和帝洛巴。”

     段素廉听到高观音泰进言,深以为然,点头说道:“清平官所言极是,不过追剿叛军,需请种将军,狄将军,李将军相助。另外,帝洛巴武功高强,除了阳壮士外,无人能够降服,还请阳壮士继续助我大理国一臂之力。”

     种世衡,狄青,李超一行本就是受范仲淹委派前来相助大理皇室,自然没有异议,一齐点头答应。阳云汉答应过帮助大理国,又需要继续追查商王宝藏下落,也是点头应承段素廉提议。

     段素廉见四人应承下来,心中大喜,连忙接着说道:“朕将亲自前往追剿叛军,都城留下太子和清平官守卫。”

     太子段素隆听到这话,躬身施礼道:“圣上龙体欠安,但请圣上留守都城,由我去追剿叛军。”

     段素廉摆手说道:“隆儿勿忧,朕之所以要亲自前去追击叛军,是因为这些叛军皆是我大理国将士,多数是受杨德忠蛊惑,方才谋反作乱。若是朕亲自前往,寻机劝降他们的话,多少能减少一些屠戮。”

     太子段素隆这才明白段素廉心意,躬身回道:“一切声闻、缘觉、菩萨、诸佛如来,所有善根,慈为根本,圣上心意,侄儿明白了。”

     段素廉听到太子段素隆听懂自己教诲,赞许地点点头,方才接着说道:“如今我大理国禁卫军只有不足六千之数,而刚刚归降的叛军却有一万五千之众。万一叛军哗变,大乱又起。得花费些时日慢慢整编这些边军,将禁卫军安逐步插到边军之中,故而我大理国军队无法出城追敌啊。”

     说到这里,段素廉看向种世衡,狄青,李超三位宋将。

     种世衡见状,立刻回道:“圣上无需担忧,这追击叛军之事,就交给我大宋军好了。”

     狄青也慨然说道:“叛军不过五千之数,我军根本无需全军出击,就由我和李将军率领五千骑兵追击即可。骑兵行动迅疾,最适宜追杀敌人,此番出击,定能全歼叛军。况且我们还要留下人马防备叛军趁我们离开,杀个回马枪,偷袭羊苴咩城。”

     种世衡思考一番,点头回道:“也好,本将军统率大宋军步卒协助大理国军队守卫羊苴咩城,就由狄小将军和李将军率领五千骑兵追杀叛军。不过大理国地形复杂,我们大宋军兵对这里情形不熟。此番救援羊苴咩城若非有太子相助,我们也没法行进如此迅疾。这次追杀叛军,依旧需要圣上派人搜寻敌踪。”

     段素廉点头回道:“种将军但请放心,这次追杀叛军,朕将亲自给大宋骑兵做向导。此外,朕会派出大量斥候,在大理国境内四处查探,断然不会失去叛军踪迹。况且梵苦大师擅长追蹑之术,可以跟随朕等一同前往。”

     众人商议妥当后,阳云汉单独回到“清浊”客栈,骑回自己的“龙驹”宝马,随众人一起出得城来。

     大理国皇帝段素廉一马当先,头前带路。无为寺四僧中,梵集负伤,留在羊苴咩城静养,梵道则留下来相助太子段素隆守城,梵苦和梵灭二人一左一右陪在段素廉身旁。

     银袍大将李超紧随三人之后,狄青则和阳云汉并辔而行,五千大宋骑兵滚滚随行。

     沿途大理国斥候不断回报,叛军残部竟向北岳玉龙雪山方向逃去,大宋军连忙调整方位紧追不舍。

     一路上,阳云汉抓紧时间向狄青细细讲解“龙甲神诀”后四式“云垂”,“风扬”,“地载”,“天覆”。

     狄青也是一个习武奇才,对武学一道悟性极高,加之阳云汉身负绝世武功,讲解起来又毫无保留,狄青很快掌握了“龙甲神诀”后四式武功精要法门。

     每当大军休憩间歇,阳云汉和狄青二人都会去到一旁,狄青详加演练“龙甲神诀”后四式,阳云汉在一旁细细指点,狄青武功再次突飞猛进。

     虽然狄青年岁尚小,内力不足,不过他天生神力,倒能弥补一些。另外他对“龙甲神诀”八式的熟练程度自然还远赶不上阳云汉,不过日后勤加练习,熟加实战,也定能达到新的高度。

     这一日大宋军正在前行之时,大理国斥候回报前方发现敌踪,众人听闻,皆甚是振奋。

     不一会又有大理国斥候来报叛军竟有一万两千之众,大理国皇帝段素廉脸色微变:“诸位,没想到杨德忠沿途又收拢叛军,现在竟有一万两千之众,这可是出乎意料,我们该如何是好?”

     银袍大将李超哈哈大笑道:“圣上何须担忧,前番解羊苴咩城之围,我大宋军就是以少胜多。此刻叛军虽然人多势众,不过他们一路逃窜,士气低落,若是我们追杀上去,定能秋风扫落叶,一举击垮叛军。”

     段素廉听到李超这番话,神色稍缓。不料狄青却摇头说道:“依李将军之策,我们虽能击垮叛军,却很难将其一举全部歼灭,日后少不得仍需四处剿灭叛军残部,如此一来不知拖延到何时才能平定大理国内乱。

     我看不如我们以少部骑兵追击上去,斩杀敌人一番,再假装不敌撤退,诱敌主力追击。另外我们提前设下埋伏,务求将敌一网打尽。”

     听到狄青计策,段素廉心中将信将疑,能以少胜多已是不易,又岂敢奢望能以少全歼敌军。

     阳云汉却是心中赞叹,这狄青年岁虽小,气魄却是惊人。阳云汉久历两军大战,立刻想到狄青计策中关键所在,忍不住开口问道:“狄青兄弟,以少灭多,伏击之地尤为重要,不知道狄青兄弟可想好了这伏击之处么?”

     狄青听到阳云汉询问,异常俊俏的脸庞上露出灿烂笑容:“阳大哥,此地离那玉龙雪山已经不远,料来叛军是想越过雪山往北逃窜。我早已仔细研究过大理国圣上提供的地形图,玉龙雪山脚下就有一处设伏良地,名曰蓝月谷。若是能将叛军引诱至此谷,我们定能全歼叛军。”

     原来狄青从军之后,效力于范仲淹账下。那范仲淹亲自传授他《左氏春秋》,并劝诫他:“将帅不知古今历史,唯匹夫之勇。”因而狄青不仅在阵前杀敌,屡立奇功,闲暇更是刻苦读书,学习秦汉以来将帅兵法。

     这小狄青武有当世绝顶高手阳云汉指点,文有一代大家范仲淹指引,难怪小小年纪就已经文韬武略,此刻献出计策来也是成竹在胸。

     一旁银袍大将李超对小狄青也甚是信服,听闻狄青提议,忙从怀中取出段素廉所赐的大理国地形图。众人下马聚拢到一块,指点地图细细计议起来。

     商议妥当诸般细节之后,李超说道:“狄将军伏击之计中诱敌一环尤为重要,我看这诱敌任务就交给我李超吧。”

     狄青闻言接道:“李将军,还是请你和大理国圣上一起统军设下埋伏,就由我带一千儿郎前去诱敌。”

     李超心知诱敌十分凶险,一招不慎就会弄假成真,正待再和狄青争辩,不料小狄青已经催马踏步,开始招呼手下一千军兵集结。

     李超转念一想,狄青得当世绝顶高手阳云汉真传,除了箭法一道外,诸般武功皆在自己之上,由狄青前往诱敌,胜算的确比自己大上几分。

     不过李超依旧担心狄青安危,又开口说道:“由狄将军统兵前往诱敌也可,不过叛军之中有帝洛巴这等绝世高手,狄将军此去恐有危险,能否请阳壮士随行以防万一。”

     未等阳云汉开口应承,狄青已经抢着说道:“不可,不可。此去诱敌,若是叛军首领杨德忠和帝洛巴看到阳大哥身影,必定能猜测出大宋军主力已至,如何还肯上当。就由我一人带一千人马前去,狠狠咬上他们一口。待叛军大军前来追赶之时,我绝不恋战,定会速速撤离。”

     狄青如此一说,阳云汉也觉得甚有道理。李超也就不再继续纠缠,转而和阳云汉,段素廉,梵苦,梵灭一起统领其余四千精兵前往玉龙雪山脚下依计设伏。

     且说狄青带领一千骑兵在大理国斥候带领下,风驰电掣般疾行半日,终于看到前面扬起的尘土,正是一万两千叛军大队人马。

     叛军一路向北逃窜,士气低落,杨德忠和帝洛巴二人亲自在中军压阵,一万两千大军拖拖拉拉,竟绵延了两里地。

     狄青见状,散开发髻,戴上青面獠牙铜面具,拔出腰间“千钧”重刀,口中一声呐喊,一骑当先飞扑向叛军队尾。一千大宋铁骑紧随其后,挥动手中长刀嗷嗷叫着掩杀上去。

     坠在叛军尾部的是三千老弱步卒,骤然遇袭,顿时乱成一团。狄青和一千大宋铁骑如入无人之境般,左冲右突,杀的这三千叛军步卒豕突狼奔。

     就在这时,叛军中军的杨德忠和帝洛巴二人回过神来。杨德忠气急败坏,立刻统率三千中军骑兵杀向后队,帝洛巴则领着四千中军步卒紧随其后。此时叛军前锋两千铁骑也拨转马头,跟在帝洛巴统率的步卒身后回身救援。

     眼看杨德忠率领三千骑兵冲入两军阵中,狄青连忙号令收拢阵型。不过叛军人多势众,很快将大宋一千骑兵包围住。狄青遇险不乱,一声呐喊,头前带路,向外突围。

     杨德忠在逃窜路上正为夺取皇位功亏一篑而气结,此刻又被大宋军偷袭,眼看来敌不过区区一千之众,如何肯让这支大宋军轻易脱身,一马当先拦住狄青去路。

     狄青晃动手中“千钧”重刀,好似腾龙游雾,曲伸之间,化为飞龙在天,凌空斩向杨德忠。

     杨德忠心中吃惊,连忙展开青龙碧玉剑法,手中宝剑变幻多端,堪堪封挡住狄青的“千钧”重刀。

     不等杨德忠变招还击,狄青已经抢先变招,手中“千钧”重刀由“龙甲神诀”之“龙飞式”转化为“风扬式”,重刀好似长风破浪,动息有情般罩向杨德忠。

     杨德忠没料到狄青刀法会如此精妙,急切之间,不得破解之法,只得勒马后退,躲避开狄青来袭重刀。

     狄青逼退杨德忠,不愿恋战,也没再上前追击,口中大声呼喝,召唤大宋骑兵紧随自己身后,一马当先,杀出包围圈。

     杨德忠眼看自己大军后队被大宋军冲的七零八落,死伤七八百人之多,心中怒火燃烧,更不愿轻易放走这支大宋军,立刻号令手下三千骑兵和剩余两千多步卒尾随大宋军骑兵身后追赶。

     狄青统率一千骑兵奔逃了一段后,突然齐齐驻足,一起以弓箭招呼身后紧追不舍的五千多叛军。待叛军躲避箭矢之时,狄青又领着一千骑兵返身再逃。等叛军再次集结追赶上来时,狄青和一千骑兵又是一阵箭雨伺候。

     如此三番,杨德忠气的嗷嗷直叫,更是催动大军穷追不舍。而他身后帝洛巴统领着两千骑兵和四千步卒,合计六千人马也追了上来,和杨德忠合兵一处。

     恰在此时,狄青和一千骑兵又返身射出一阵箭雨,接着拨马转身再逃。

     帝洛巴见状,催马来到杨德忠身侧,开口说道:“杨大人,老衲观这支宋军并非像是溃败之势。你看他们队形齐整,而且去势不急不缓,反倒是像故意引诱我们追击一般。”

     帝洛巴此言一出,杨德忠倒吸了一口凉气:“上师所言极是,那我们别再追击,速速离去。”

     帝洛巴鼻息中冷哼了一声:“那倒不必,若是我们能剿灭眼前这支宋军,当能振奋我军士气,一举挽回颓势。况且此地地势开阔,除非有五万之众,他们也休想设下埋伏。我们追击之时小心谨慎一些就好,不要全军急急追赶。老衲倒想看看他们能有什么花招。”

     杨德忠闻言连连点头称是,挥剑喝令大军小心追击。叛军得到号令,五千骑兵在前,六千多步卒在后,不急不缓坠在大宋军身后。

     前面疾行的狄青发现身后叛军追赶之势突然减缓,心知叛军发现端倪。好在他早已成竹在胸,继续带着一千骑兵一边开弓放箭,一边向玉龙雪山脚下退去。

     远处玉龙雪山在万里碧空之下,群峰如洗,闪烁着晶莹光彩,竟好似近在众人眼前一般。

     此时大宋骑兵携带箭矢越来越少,箭雨逐渐稀疏起来,已经无法阻拦叛军追兵。而大宋骑兵阵形此刻也逐渐散乱起来,不复当初齐整之势。

     在后面追赶的帝洛巴看清大宋骑兵阵形变化,连忙向杨德忠示意。两千叛军骑兵得到杨德忠号令,立刻脱离大队人马,加速疾行,杀向大宋骑兵。

     大宋骑兵一路奔逃,早呈疲势,很快被两千叛军追近,阵形愈发散乱。

     帝洛巴看清两千叛军骑兵转瞬间斩杀了十来位拖后的大宋骑兵,其它大宋骑兵已然不成阵形,只顾各自埋头逃窜,原本高高飘扬的“狄”字战旗也已看不到踪影。

     端坐马背上的帝洛巴忍不住哈哈大笑:“看来老衲多虑了,这支大宋骑兵并非诱敌之兵。他们倒是一支精兵,能拖延我们这么久,此刻才现败相。杨大人,还请火速下令全军追击,这次务必全歼这支大宋骑兵。”

     杨德忠闻言,也是心情振奋,高高举起手中宝剑,喝令全军加速追击。顿时,叛军主力三千骑兵和六千多步卒一拥而上。

     此时,狄青统率的近千大宋骑兵正奔行在玉龙雪山东面的开阔草甸上,四散着向玉龙雪山逃去。

     此地地势极为舒坦,叛军大队人马也四散开,纷纷冲上前来。狄青只得率领大宋骑兵且战且退,却又留下了几十具大宋骑兵尸身。

     在不知不觉中,宽广的草甸口突然收拢,一条幽深的山谷乍然出现。不过这道山谷开口甚大,谷内林木森森,另有一条清泉长流。

     狄青和九百余骑兵很快退入谷内,叛军人马嗷嗷叫着跟着冲进谷中。

     帝洛巴和杨德忠快马奔行到谷口,帝洛巴看到此地地势突然由草甸变化为山谷,心中一惊,连忙勒住马匹。一旁杨德忠见状也连忙勒紧缰绳,停住马匹。

     此刻叛军一万一千多大军,只有两千多骑兵追入谷内,其它人马还跟在帝洛巴和杨德忠身后。

     帝洛巴在马背上细细打量此处山谷,见此山谷内地势依旧甚是宽阔,想要设伏困死叛军人马也是不易。

     帝洛巴再看大宋骑兵,见大宋军中诸多士卒仓惶丢弃掉手中长刀,正催马抱头逃窜。那丢弃在地上的“狄”字战旗更是早已被马蹄踏的不成样子。

     帝洛巴看到这里心中再无犹豫,运起内力,高声呼喝道:“给我冲,杀光这些宋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