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三章 湖底擒敌
        阴青龙、阳青龙、阴白虎、阳白虎、阴朱雀和三位崆峒派弟子手中长剑之上顿时被白霜笼罩住。白霜覆上剑刃之后,竟继续一路向上攀爬,很快过了剑身,到了剑柄处。

         阴青龙和阳青龙二人感到一股刺骨寒气顺着剑身传来,二人见这白色霜冰来的甚是诡异,下意识脱手扔掉手中长剑。

         阴白虎、阳白虎、阴朱雀和三位崆峒派弟子六人却在霎那犹豫之间,依旧握着各自手中长剑,顿时让白霜爬上六人手掌。

         白霜及身的一霎那,一股透骨奇寒传来,手掌瞬间麻木,阴白虎脸色陡然一变,急忙低头看向自己手掌。

         只见白霜此时早已经越过手掌,一路沿着手臂向上攀爬,阴白虎感到手臂也在霎那间麻痹,失去了知觉,骇的跳了起来,拼命运功想甩脱那层白霜。

         可此时已经于事无补,白霜过了手臂之后,很快顺着阴白虎躯体向上和向下蔓延,眨眼之间就将阴白虎笼罩在一层厚厚的冰霜之中,至死阴白虎都保持着持剑站立的姿势。

         阳白虎、阴朱雀和其他三位崆峒派弟子的情形如出一辙,几人如同被冰封起来的人一样,当场冻毙。

         其实“水星大将”蓝烟雨布下的寒冰阵不在阵法威力强大,却在这冰筒所盛千年寒冰的致命一击,竟然将威力无比的崆峒派“两仪四象剑阵”一举攻破,击杀了阴白虎、阳白虎、阴朱雀和三位崆峒派弟子,仅剩下呆若木鸡的阴青龙和阳青龙二人。

         此时十二位杀手却没打算放过二人,挥舞手中寒冰剑攻了过来。

         在一旁观敌瞭阵的阳云汉、赵破空、少林派降龙罗汉灵智、丐帮武长老姜皓霸、华山派五云剑北堂轩、落雁掌南宫昂、上清派素净真人七人不约而同抢了出来,冲向十二位杀手结成的寒冰阵想救出阴青龙和阳青龙二人。

         七人展开身形之后,轻身功夫高下立判,阳云汉一马当先,少林派降龙罗汉灵智、丐帮武长老姜皓霸在左,华山派五云剑北堂轩、落雁掌南宫昂在右,赵破空和上清派素净真人居后。

         这寒冰阵威力最大的就是刚刚千年寒冰的凌厉一击,十二位杀手组成的剑阵却是稀松平常,“水星大将”蓝烟雨对此心知肚明。

         眼见武林正道一众高手冲了过来,蓝烟雨急忙挥动手中寒冰剑迎了上去,恰好挡住了阳云汉去路。

         阳云汉毫不客气,运起内力,手中龙雀宝刀之上骤然泛起两寸长的刀芒,狠狠劈向蓝烟雨,正是雷霆刀法第三式“雷惊电绕”。

         蓝烟雨见到刀芒心中虽然暗暗吃惊,却并不慌乱,手中寒冰剑疾如闪电般刺向阳云汉手腕,竟是要抢在阳云汉宝刀之前,击落阳云汉手中龙雀宝刀。

         阳云汉见状,心中微凛,一抖手腕,龙雀宝刀滑行之际,陡然凌空变化方位,划过一个“之”字形,迎向来袭的寒冰剑。

         蓝烟雨眼看阳云汉变招迅疾,手中寒冰剑也是一抖,疾如闪电般的寒冰剑在空气中留下一道白痕后,紧贴着阳云汉的龙雀宝刀划过,依旧削向阳云汉手腕。

         阳云汉口中高喝:“鸟翔式。”体内真气奔流不息之下,身形变幻若晴空一鹤冲天而起,掠空飞行之际,手中龙雀宝刀仿佛幻化成无数的鸟儿环绕在身体周遭,方圆三丈之内全被龙雀宝刀刀锋笼罩住。

         蓝烟雨手中寒冰剑仿佛在瞬间被凝滞住一般,骤然减缓了速度。这下蓝烟雨才大吃一惊,急忙运足全身内力,拼命向后掠去,强行从阳云汉刀锋劲气笼罩之下挣脱出来。

         阳云汉岂会让“水星大将”蓝烟雨如此轻易逃脱,挥动手中龙雀宝刀追了上去。

         紧跟在阳云汉身后右侧的华山派五云剑北堂轩全力施展轻功扑向寒冰阵,几个纵跃,恰好落地踏上脚下一块大石。

         五云剑北堂轩正想借大石之力再次跃起,没想到脚下大石突然裂开,石块之下钻出一人。此人双手晃动,右手之中的两个铁飞铊一前一后,左手之中的两个铁飞刺一左一右,飞袭五云剑北堂轩。

         正是“土星上将”昆地目再次出手偷袭,使出“四面楚歌”招式,想置五云剑北堂轩于死地。

         五云剑北堂轩不愧是华山派一峰之主,险要关头使出五云剑法的仙油式,全力封向来袭的铁飞铊。只见五云剑北堂轩手中长剑轮转之下,连封身前铁飞铊和左右铁飞刺,可他身后的铁飞铊依旧狠狠扑向他后背要害。

         在五云剑北堂轩生死一线之间,紧随在他身后的落雁掌南宫昂眼看同门北堂轩身处绝境,当即使出“落雁掌法”最后一式“箭穿孤雁舌”疾拍向五云剑北堂轩身后的铁飞铊。

         这一掌不偏不倚正拍在铁飞铊之上,带的铁飞铊斜刺里飞了出去,救下五云剑北堂轩一命。

         惊魂未定的五云剑北堂轩气恼之下,使出华山派镇派剑法“蛰龙剑诀”,全力猛攻向“土星上将”昆地目。

         而就在落雁掌南宫昂出手救人之时,一旁的土坑之中,突然又窜出一个身着火红大氅之人。此人破土而出之后,立刻挥动手中火红色长刀砍向落雁掌南宫昂。

         落雁掌南宫昂惊觉身旁劲风来袭,心知还有敌人埋伏,想也不想,又是一式“箭穿孤雁舌”疾拍向来袭长刀的刀背。

         就在掌刀相交之时,前来偷袭之人口中呼喝:“破!”伴随着这声呼喝,火红色长刀凌空爆开,三昧真火瞬间携裹住落雁掌南宫昂的右掌。

         前来偷袭的人正是“火星大将”紫飞焰,他先借“土星上将”昆地目之力藏匿于土坑地下,一直隐匿不出,直到落雁掌南宫昂救人之后力尽之时才现身一击而中。

         身在落雁掌南宫昂左侧的少林派降龙罗汉灵智见状,大喝一声:“贼子敢尔!”手中霸王枪猛扎“火星大将”紫飞焰,二人转瞬之间斗在一起。

         丐帮武长老姜皓霸跟着跃了过来,看到三昧真火正沿着落雁掌南宫昂右臂向上迅速漫延。武长老姜皓霸见识过三昧真火厉害,心知再不施救,落雁掌南宫昂转瞬之间将化为灰烬。

         武长老姜皓霸毫不犹豫拔出杖中剑,一剑将落雁掌南宫昂右臂斩断。落雁掌南宫昂吃痛之下,当场晕厥过去。

         紧随其后的上清派素净真人吃了一惊道:“武长老,你这是干什么?”

         武长老姜皓霸头也不回,一边猛扑向十二位杀手组成的寒冰阵,一边大声回道:“我是为了救落雁掌。”

         此时素净真人也看清落雁掌南宫昂被砍断的右臂被三昧真火迅速吞噬掉,顿时明白了武长老姜皓霸的用意,急忙跟着跃向寒冰阵。而原本在二人身后的赵破空此时已经反超过二人,挥动掌中剑抢先攻向十二位杀手。

         十二位杀手组成的寒冰阵在众人内外夹击之下,顿时散乱,其中三位杀手围住赵破空厮杀,另外三位杀手围住武长老姜皓霸,还有三位杀手围住上清派素净真人,最后三位则和阴青龙、阳青龙二人放对厮杀。

         再说“水星大将”蓝烟雨逃脱阳云汉刀气笼罩范围之后,一心想施展轻功摆脱阳云汉的追杀,无奈她几次变幻身法,身后的阳云汉总是如影随形。

         二人几个纵跃之后,不知不觉来到破裂的冰湖边缘。蓝烟雨眼见陆地之上无法逃脱,想也不想一个纵身跃入冰湖之中,意欲借助冰湖逃遁。

         阳云汉有和“天龙玄花”花神仙子先前在另外一个冰湖之中缠斗的经历,依靠着神功傍身,自是不惧冰湖险恶。只见阳云汉紧随在“水星大将”蓝烟雨之后,一个纵跃跳入冰湖之中。

         “水星大将”蓝烟雨自认为水下功夫了得,没料到阳云汉竟敢跳入水中追杀自己,心中一喜,立刻如鱼儿一般向湖底游去。

         阳云汉发力向蓝烟雨追来,他身形虽不如蓝烟雨灵动,却也颇是矫健。蓝烟雨在前面游动,偷眼瞥见阳云汉欺近,一抖手撒出三片薄薄的冰锥暗器直扑阳云汉。

         阳云汉早就提防着蓝烟雨暗器偷袭,一边在冰水之中游动,一边运起内力探视周边情形,当即察觉到冰水之中有水纹波动,心知有暗器来袭,于是不慌不忙使出“万针神功”,脱手飞出的金针,不仅连封三片来袭的冰锥暗器,更有两枚金针反扑向蓝烟雨。

         “水星大将”蓝烟雨没料到阳云汉暗器功夫如此了得,一边闪身躲避飞射而来的两枚金针,一边再次连发几枚冰锥暗器攻向阳云汉。

         阳云汉虽是身处冰水之中,却依仗高深内力,对周身水纹波动了如指掌,不急不缓再次金针出手,将来袭冰锥暗器一一击落。

         此时蓝烟雨方才明白过来,自己的暗器功夫和阳云汉相差不可以道里计,阳云汉在这冰湖之中尚且能以暗器破暗器,而自己不过是靠着极佳水性方能避开阳云汉手中暗器回击。

         想到这里,“水星大将”蓝烟雨不愿再和阳云汉比斗暗器,悄然游回阳云汉身边,手中寒冰剑犹如水蛇一般,凶狠刺向阳云汉咽喉要害。

         常人武功到了水里面,已是大打折扣,更别提此刻是在这彻骨寒冷的冰湖之中。可偏偏蓝烟雨有特制鳄皮水靠防身,全然不惧这冰冷的湖水,而她的出剑速度更是丝毫不逊色于在陆地之上,动若脱兔一般刺向阳云汉。

         阳云汉眼见对方招式凶狠,急忙使出“龙甲神诀”之“蛇蟠式”,体内真气循十二正经奔流不息,手中龙雀宝刀若腾蛇逰雾般封向来袭的寒冰剑。

         若是在平地之上,阳云汉这式“蛇蟠式”绝学自是完全可以从容应对蓝烟雨的突袭,更是大有反击余力,可此刻在冰湖之中,阳云汉明显感觉自己出刀速度比之在平地之上慢了两分。

         也幸而阳云汉武功高过蓝烟雨甚多,方才在寒冰剑堪堪要刺到自己咽喉之时,龙雀宝刀及时赶到,在止于不得不止之时,将寒冰剑磕开。

         蓝烟雨一招不成,紧接着在冰水之中一个轻盈扭身,又是一招寒冰剑法,直刺向阳云汉肋部要害。

         阳云汉刚刚行险退敌,此刻不敢再有丝毫大意,全力使出“龙甲神诀”之“龙飞式”,内力周流运转,五心相印,全身内力奔腾速度陡然加快三成,身刀合一之下,犹如神龙游空般向蓝烟雨兜头反斩下去。

         虽然此时二人身处冰湖之中,“龙飞式”颇受水流阻滞,可依旧是威猛迅疾无比。

         蓝烟雨心知自己武功和阳云汉相差甚远,眼看阳云汉在冰水之中竟还能使出如此迅疾猛烈的刀法,心中骇然,急忙收回自己的寒冰剑,尽全力施展出自己的水中功夫,向一旁拼命游去。

         阳云汉手中龙雀宝刀带过一道水纹,堪堪从蓝烟雨身侧滑过。蓝烟雨心中明白即便在这透骨奇寒之地,自己依旧占不到任何便宜,在侥幸避开阳云汉“龙飞式”攻势之后,立刻就想晃动身子,向湖底游曳。

         阳云汉岂会轻易放她离去,立刻施展出“龙甲神诀”之“云垂式”。手中龙雀宝刀有形不滞,无形随风,竟好似丝毫不受湖水的影响一般,瞬息之间,遮星蔽月,将蓝烟雨团团笼罩住。

         阳云汉也万万没料到“云垂式”竟会精妙至厮,一经施展,丝毫不受水流阻碍,反而借着冰水细微的流质,愈发地变幻莫测。

         “水星大将”蓝烟雨哪见过如此精妙绝伦的招式,避无可避之下,只得硬着头皮猛地激发手中寒冰剑的剑身脱离剑柄,直扑阳云汉。

         阳云汉此时已然对在冰湖之中施展“云垂式”信心满满,手中招式不变,长刀舒卷写意,萦流带空。

         那飞扑而至的寒冰剑剑身还未靠近阳云汉,就已经被“云垂式”搅成几段四散飞开。紧接着龙雀宝刀犹如云能晦异,又似云附於天罩向蓝烟雨。

         蓝烟雨上下左右前后被死死封住,好似缠萦蚕茧一般,无处可逃。阳云汉手中龙雀宝刀恰好停在蓝烟雨的咽喉之处,蓝烟雨吓的动也不敢再动一下。阳云汉接着伸出左手点了蓝烟雨的麻穴,将她生擒活捉。

         此时岸上依旧是一片混战,五云剑北堂轩使出的华山派镇派剑法“蛰龙剑诀”威力无比,“土星上将”昆地目却依仗着一身诡异功夫周旋,二人斗的难分难解。

         少林派降龙罗汉灵智施展的霸王枪法刚猛无双,可“火星大将”紫飞焰浑身邪功,灵智也不敢过于欺近,二人斗了个难分伯仲。

         赵破空、武长老姜皓霸、上清派素净真人、崆峒派阴青龙、阳青龙依旧在和十二位杀手争斗,不过此时众人早已占得上风,杀的十二位杀手连连后退。

         阳云汉拖着蓝烟雨一路游回岸边,纵身而出,大声喝道:“水星大将已经为我所擒,贼子们还不上来受死。”说罢,阳云汉将蓝烟雨重重地扔在地上。阳云汉这一声暴喝,吓的在场玄古帮众魂飞魄散。

         “土星上将”昆地目见情况不妙,急忙双手闪动,连使一对铁飞铊和一对铁飞刺疾风骤雨般攻向五云剑北堂轩。趁五云剑北堂轩侧身闪避之时,昆地目一跺足,陷入地内,再也不敢露头,逃之夭夭而去。

         同一时刻,“火星大将”紫飞焰也按动身体上机关,喷射出一团三昧真火逼退降龙罗汉灵智,紧接着紫飞焰也跺足陷入地坑之中,借着昆地目早已助其掘好的地道溜之大吉。

         玄古帮两大高手弃“水星大将”蓝烟雨不顾,分头逃窜。这一来剩下的十二位杀手更是乱成一团,各自夺路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