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一十六章 幻清宫殿
        桑青身为十一曜星将之“木星大将”,也不是易与之辈,眼看圣云禅师陀罗尼神功接连攻来,桑青一边运功护住心脉,一边闪身而退,双手之中却接连飞出两枚天珠暗器。

         其中一枚天珠暗器旋转着靠近圣云禅师,猛地在半空中爆裂开来,喷射出的绿色液体向圣云禅师当头罩下。

         圣云禅师早已见识过这绿色液体的厉害,哪里还敢沾惹上分毫,急忙一个大鹏展翅向后纵身跃开。

         第二枚天珠暗器此时却突然凌空加速,迅速穿越过第一枚暗器的绿色粘稠液体,直扑圣云禅师的面门而来。

         圣云禅师吃惊之下,急忙运功念出四十二字观门:“阿多波左那邏……”

         圣云禅师陀罗尼神功一出,面前的空气随之波动,那凌空飞来的第二枚天珠暗器身形好似陡然间遇到了阻碍一般,奔速缓慢了几分,赶不上圣云禅师后跃之势。圣云禅师竟是以真言之力,阻挡住来袭的第二枚天珠暗器。

         就在圣云禅师心中稍宽之时,第二枚天珠暗器突然凌空爆开,粘稠绿色液体喷薄而出,飞速扑向圣云禅师。

         圣云禅师心中大惊,知道情况紧急,顾不得峨眉派长老形象,扭转身体,斜刺里就地一个翻滚,虽是摔的狼狈不堪,却终于堪堪躲过了第二枚天珠暗器的绿色液体。

         桑青岂会错过此等良机,闪身而回,挥拳攻向圣云禅师,瞬间扭转了场上二人战局。

         另外一边,凌孤帆施展出峨眉派白猿剑法,在三名杀手的围攻之下,守的滴水不漏。只是凌孤帆忌惮三名杀手手中那威力无比的天珠暗器,也不敢过分紧逼三人。

         好在这天珠暗器颇为珍惜,三名杀手也不愿轻易使出,凌孤帆守了一阵之后,见三名杀手一直没使出杀手锏,连忙变幻手中剑招,使出了峨眉派残虹剑法全力攻了过去,三名杀手身形顿时吃紧起来。

         眼看凌孤帆一招“日气抱残虹”刺向其中一位杀手,那杀手急忙纵身后跃,可他身后是一株大树,已经退无可退,眼看他就要丧命在凌孤帆长剑之下。可那杀手依旧全力后跃,就要活生生撞到大树之时,他的身体却神奇地窜进了大树之内,转瞬间竟隐身不见了。

         凌孤帆眼看着杀手从眼前消失不见,心中大吃一惊,手中的“日气抱残虹”剑法再也刺不下去。另外两个杀手见状,一左一右各出一拳攻向凌孤帆。凌孤帆手腕一抖,赶忙使出“残虹不映天”逼退两个杀手。

         就在这个时候,先前隐身于大树之内的杀手突然从大树之中现身窜出,手中猛地掷出一枚天珠暗器飞袭凌孤帆。

         凌孤帆早就心存戒备,岂会如此轻易中招,急忙侧身闪避,手中使出“残虹拂马鞍”招式,斜刺里飞挑向来袭的那个绿色球球。眼看剑尖就要挑飞那天珠暗器之时,绿色球球却突然凌空爆开,绿色液体洒向凌孤帆。

         凌孤帆早见识过天珠暗器的厉害,眼看天珠暗器爆开,想也不想,一个侧身倒地扑开,其中几滴粘稠绿色液体却沾到了凌孤帆的袖口之上。

         倒地翻滚的凌孤帆急忙挥动手中长剑斩断袖子,又接连在地上几个翻滚,这才逃过一劫。三名杀手见状,急忙从三个方向包抄上来,围住凌孤帆继续厮杀。

         武功高强如凌孤帆尚且身处险境,更别提上官碧霄和剩下三位峨眉弟子了,阳云汉赶到之时,正看到上官碧霄和三位峨眉派弟子身处绝境之中。

         眼看和上官碧霄缠斗的三名杀手,有两位继续挥拳踢腿攻向上官碧霄,第三位却突然侧扑隐身于右侧一株大树之内。就在上官碧霄错愕之际,那名杀手竟突然又从左侧一株大树内现身,脱手飞出一枚天珠暗器攻向上官碧霄。

         上官碧霄猝不及防之下,眼看就要中招,阳云汉急忙纵身跃起,一把扶起上官碧霄腰肢,带着她急速向一旁掠去。

         就在上官碧霄身形离开的一瞬间,天珠暗器已然扑到,凌空爆开,绿色粘稠液体险险沾到上官碧霄。

         上官碧霄此时看清是阳云汉出手相救,心情激荡之下,忍不住轻咳起来。阳云汉轻轻将上官碧霄放下,身形丝毫没有停留,口中呼喝:“龙飞式。”

         阳云汉内力周流运转,五心相印,全身内力奔腾速度陡然加快三成,身刀合一之下,龙雀宝刀犹如神龙游空般向当先一名杀手兜头斩下。

         那杀手哪里料到阳云汉刀式如此之快,想要纵身跃开却已然来不及了,被阳云汉手中龙雀宝刀兜头劈死。

         阳云汉刀式不变,刷的一刀,凌空向一旁的另外一位杀手斩去。这位杀手眼看同伴惨死,早就吓的心惊肉跳,不待阳云汉刀式变幻,就已经向一旁逃窜,狠狠扑入一株大树之内,消失不见了踪影。

         阳云汉见状,刀式丝毫没有停顿,龙雀宝刀一刀斩在大树之上。那两人合围粗的大树在龙甲神诀之“龙飞式”威力之下,竟被齐腰一斩两段。

         大树倾倒之时,带起了一蓬血花,那身着树皮状衣物的杀手正准备从这株大树后面逃窜,哪里料到阳云汉刀式会如此迅疾,眼睁睁跟着大树一起被阳云汉一斩两段,当场毙命。

         阳云汉一上来就气势惊人,连毙两名杀手,第三位杀手吓的心惊胆颤,急忙使出自己的杀手锏,飞射出一枚天珠暗器,想阻挡一下阳云汉,自己紧接着向身侧的一株大树扑去,就欲遁入树中。

         阳云汉眼看暗器来袭,高喝一声:“风扬式。”手中龙雀宝刀好似猎蕙微风,去来无迹般挥向来袭的天珠暗器。

         疾飞而来的天珠暗器碰到龙雀宝刀带起的云淡风轻,好似恰好碰到了克星一般,被带的斜刺里飞了出去,凌空爆开之时,却早已经远离了阳云汉。

         阳云汉的“风扬式”却丝毫没有停歇,人刀合一之下,犹如大风起兮云飞扬一般,手中龙雀宝刀恍如长风破浪,动息有情般掠向第三位杀手。就在第三位杀手将要窜入大树之前,龙雀宝刀已经悄然划过他的后脖颈,将第三位杀手人头斩落。

         阳云汉连毙三敌,惊动了一旁和三位峨眉派弟子对战的一众杀手们。六名杀手立刻抽身而出,围向阳云汉,剩下三名杀手则继续和三位峨眉弟子对战。

         这六名杀手配合的异常默契,三人上前攻击,三人退后隐匿。攻击之时必有一人施展天珠暗器,其余两人或是侧面出拳相助,或也以天珠暗器夹击。另外三人则隐身到一旁的大树之内,待前面三人攻势将尽之时,才从大树之内悄然现身发起出其不意的攻击。

         六人攻势虽是凶猛,阳云汉却是岿然不动,只是全力展开龙甲神诀之“风扬式”破敌。

         上官碧霄却是对阳云汉武功充满信心,她见自己同门正在和玄古帮杀手浴血而战,急忙持剑加入另外一个战团之中,和一位峨眉弟子合力共斗一个杀手。

         那杀手在峨眉派“惊鸿剑法”和“残虹剑法”双剑合璧夹击之下,只得依仗着诡异身法遁入树中,或是紧要关头施展天珠暗器逼退二人。

         就在众人一团混战之时,树林之中突然又出现了纷沓的脚步声,交战双方人等心中都是各自凛然。

         很快又一拨人马出现在众人眼前,这批人马却是武林正道中人,昆仑派掌门师弟残月上人领着猴护法跃展和昆仑七剑盘日、盘光、盘璀、盘璨、盘月、盘影、盘疏赶了过来。

         “木星大将”桑青偷眼瞥清来人,心中大惊,知道此时不逃,再无逃遁机会。只见桑青猛地脱手扔出三枚天珠暗器,成品字形攻向圣云禅师。

         圣云禅师没想到桑青会突施杀手锏,祭出如此凌厉的攻势,赶忙继续念出四十二字观门:“柂奢佉叉娑多……”其中一枚天珠暗器应声被阻住凌空爆开,剩下两枚天珠暗器依旧继续袭来,在圣云禅师身前爆裂。

         圣云禅师无奈之下,只得接连退后侧跃闪避,险险避开两枚来袭天珠暗器四撒而出的致命毒液。

         桑青要的就是这样一个空档,立刻向旁边一棵大树窜去,转眼间身形淹没于大树之中,待圣云禅师追近之时,“木星大将”桑青早已经逃之夭夭而去。玄古帮主将一逃,剩下的十二位杀手军心动摇,赶忙各自作鸟兽散。

         眼看和自己比斗的六位杀手想逃,阳云汉大喝一声:“云垂式。”手中龙雀宝刀有形不滞,无形随风,瞬息天地,遮星蔽月般罩向其中三人。

         这三个杀手原本有另外三个杀手掩护,尚可射出天珠暗器阻挡阳云汉,可此刻人人思逃,另外那三个没有被阳云汉刀锋笼罩的杀手各自四散而逃,哪里还顾得上这三位杀手的死活。

         这三位杀手眼看阳云汉刀式变幻莫测,心中骇然,正待各自使出天珠暗器,可惜阳云汉刀式实在精妙绝伦,在空中掠过一道匪夷所思的弧线,正中三位杀手要害,将三位杀手当场格杀,至死这三位杀手手中握着的天珠暗器都没能射出。

         已经逃窜的那三位杀手,正待隐身藏入大树之中,冷不防耳边传来一人的大喝声:“哪里逃。”紧接着一人抖动手中长剑,幻化出七朵剑花罩向三位杀手。

         来人正是昆仑派残月上人,他一上来就使出了昆仑派镇派祖勒剑法的绝命杀招。三位杀手逃命要紧,哪里愿意和残月上人缠斗,急忙一边各自展开身形想要避开来袭长剑,一边各自悄悄取出天珠暗器想要发动暗器偷袭。

         只是三位杀手万万没有想到,昆仑派祖勒剑法幻化而成的七朵剑花均是实招,若他们全力以赴接招,说不定还能抵挡一二,可三人却一心想逃,无意中犯了生死大忌。

         只见第一位杀手堪堪躲过一朵攻向自己关元穴的剑花,却不料第二朵剑花不偏不倚正中他的天枢穴,当场将其击杀。

         第二位杀手全力避开刺向他梁门穴的剑花之后,冷不防被另外一朵剑花刺中他的任脉,这第二位杀手跟着倒地而亡。

         第三位杀手武功稍强一些,他接连施展身法,先是避开一朵攻向他中极穴的剑花,接着又成功避开另外一朵攻向他水道穴的剑花,就在他自以为成功脱身,急着想侧身窜入一旁的一株大树之时,没想到残月上人施展出的最后一朵剑花却在悄无声息之间,正中他的命门,将第三位杀手当场格杀。

         这昆仑派残月上人果然是武林邪道的煞星角色,对玄古帮徒出手之时毫不留情,一上来就痛下杀招。

         另外六位和凌孤帆以及三位峨眉弟子缠斗的玄古帮杀手,也各自作鸟兽散。可此刻已容不得他们轻易脱身,阳云汉众人已团团围了上来。六位杀手困兽犹斗,分别撒出各自保命的天珠暗器,想借机逃遁。

         孰不料其中二人被阳云汉以龙甲神诀之“龙飞式”击毙,另外二人被昆仑七剑阵围困后击杀,第五人被昆仑派猴护法跃展和峨眉派长老圣云禅师联手击毙,最后一人则被凌孤帆、上官碧霄和三位峨眉弟子合力击杀。

         此次峨眉派和昆仑派联手破了玄古帮“木星大将”桑青的阻杀,将其手下十五位杀手悉数击毙,峨眉派虽然也折损了六位弟子,武林正道却也算是取得了惨胜,只是依旧让敌首桑青成功逃脱。

         阳云汉赶到树林外接了温无鬼和众人相见,峨眉派和昆仑派众人得知对面这其貌不扬,满脸憔悴之人就是“风尘四友”中的盗墓贼温无鬼,均是心中纳罕,暗自奇怪为何温无鬼会在消声匿迹这么多年之后,突然在这玄古帮太白峰顶现身。

         只是众人均久仰“风尘四友”名头,谁也不敢对温无鬼缺了礼数,特别是峨眉派圣云禅师、昆仑派残月上人和跃展几人对温无鬼当年叱咤江湖,翻山盗墓的事迹耳熟能详,急忙各自上前和温无鬼通名寒暄。

         温无鬼原本性格孤傲清冷,除了对自己“风尘四友”其他三兄弟稍加辞色外,极少搭理其他人等,待阳云汉的父亲阳凝已经属于特例。

         可这几年的牢狱折磨,早让温无鬼看破生死,苟延残喘只为报仇而已,而他一朝得阳云汉解开心锁,更是勘破红尘。此刻见峨眉派和昆仑派众人依旧对自己热忱有加,温无鬼也就和颜悦色和众人一一相见。

         众人寒暄之后,未做过多停留,急急向太白峰顶赶去。

         穿过这片林子,太白峰已然近在眼前。从下往上看去,峰顶一座巨大宫殿凌空而建,锷刺蓝天,气势恢宏。

         等阳云汉众人攀爬上峰顶之时,齐齐为这座大殿的气势所震慑。只见峰顶宽阔的平台之上,一座恢弘无比的宫殿拔地而起。

         这座大殿有三层汉白玉围栏平台,正面平台极为宽阔足以容纳万人。穿过平台,迎面大殿高大挺拔,气冲霄汉。

         绿色的琉璃瓦顶,廊壁雕梁画栋,殿门上高悬一匾,上书“幻清宫”三个大字。这大殿面阔九间,两侧东西挟殿各五间,东西廊各六十间,殿庭广阔。

         此时已近黄昏时分,落日余晖,薄雾彤彤,绿色幻清宫殿在万道金光笼罩之下,一片金绿色,看起来绮丽壮观。

         如此绝顶之上,玄古帮竟建起了如此气吞山河的幻清宫殿,如何能不让一众武林正道中人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