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移天换日
        了一小道士却对溶洞内的情景见怪不怪,专心趴在石门上,透过缝隙向道观内张望。过了一会,了一小道士悄声招呼道:“来了,来了,他们进来了,施主快来看。”

         阳云汉和如儿忙回转身,阳云汉凑到石门的缝隙上,向道观内看去。只见武陵真人背对着自己这边,了二小道士和一众道童站在他的身后。

         武陵真人正对面站着三人,头前两人正是百兽山庄的老大百里豹、老二百里狐,第三人看面相却不知道是孪生兄弟中的老三百里雀还是老四百里龙,阳云汉仔细辨认衣角上的字,认出是个“雀”字,料定来人定是老三百里雀。

         这三人身后还高高矮矮站着十来个彪形大汉,都是百兽山庄庄丁的装扮。

         只听大厅内百里狐大声说道:“武陵真人,我们来自百兽山庄,这位是我大哥百里豹,另外一位是我三弟百里雀,我是老二百里狐。我们兄弟三人一路追踪逃匿出百兽山庄的一家三口来到此地,这附近方圆几十里山区之内只有你们这处道观,想必这一家三口一定会路过你们道观休憩。武陵真人你还是速速将这一家三*出来为妙,免得我们刀兵相见。”

         伴随着百里狐的大声喊话,道观外面传来豹子和群狼呼啸嚎叫的声音,阳云汉脸上微微色变,看来这百兽山庄定是带来了猛禽走兽将武陵道观团团围困了起来。

         武陵真人缓缓问道:“你们百兽山庄是何用意,搞了一堆野兽将我道观围困起来,是想用强么?”

         百里狐听到这话,脸上浮现狡黠的笑容,答道:“这三人我们百兽山庄是志在必得,若武陵真人乖乖将人交出来,我们一切好说,否则少不了要用强了。”

         武陵真人听到这话,不急不缓接着问道:“敢问你们要搜寻的三人究竟是何来头,让你百兽山庄如此大动干戈?”

         百里豹在一旁早就不耐烦了,听到这话,插口大声说道:“这三人来自杭州阳家,是玄古帮下令追杀的。可笑这阳云汉还自称凌云汉,以为可以骗过我们几兄弟,却没料到我二弟早就看过他的影像,识破了他的真面目。我百兽山庄一向奉玄古帮号令行事,自是要全力追杀这一家三口,谁若阻拦,遇神杀神,遇佛*。”

         阳云汉听到这番话,才恍然大悟明白过来为何百兽山庄几兄弟一定要强留自己一家三口,原来这百兽山庄竟然是玄古帮在武林中的一处秘舵,早早就得到了号令,要截杀自己一家三口。

         武陵真人听到百里豹插话,也是惊诧地“咦”了一声道:“没料到你百兽山庄竟也做了玄古帮的走兽,玄古帮这几年真是好大的威风,遇神杀神,遇佛*,端的是好大的口气。”百里豹听到武陵真人侮辱到百兽山庄,火冒三丈,跳着脚就要上前邀战。

         百里狐对大哥百里豹这个莽夫随意透漏了百兽山庄的底暗暗恼怒,眼见百里豹又要坏事,赶忙上前一把拉住百里豹,接着说道:“武陵真人,你不交出阳云汉一家三口,难道你真的不怕你武陵道观遭遇灭顶之灾么?”

         武陵真人慨然回道:“我根本就没见过什么阳云汉一家三口,到哪里给你百兽山庄交人呢?”百里狐听到这话,也变了脸色,说道:“既然如此,看来我们百兽山庄只能用强了。”

         眼见百兽山庄众人就要动手,阳云汉心中暗暗着急,正想让了一小道士开启机关打开石门,冲出去助战,却听到武陵真人大声说道:“既然你们百兽山庄想在我武陵道观动粗,我也不加阻拦。只是在你们动手之前,还是让本真人先展示几样武陵道观的小法术,若是入不得百兽山庄的法眼,你们想再动手也是不迟。”

         说到这武陵真人顿了顿,看了看对面百兽山庄三兄弟,接着说道:“此次你们百兽山庄来的是三兄弟,那我就展示三样功夫,请尔等一观。”

         说完这话,武陵真人回头说道:“了二,去取本真人的剑来。”了二小道士应了一声,跑到一边取来一把长剑交到师傅手中。武陵真人握剑在手,陡然拔出长剑,口中爆发一声大喝。伴随这大喝声,那长剑之上骤然泛起剑芒。看那剑芒吞吐之间,竟有三寸之长。

         石室内的阳云汉看到这一幕,心中莫名震骇,自己机缘巧合之下,此刻也不过能使出一寸刀芒,没想到武陵真人竟然是如此绝顶高手,内力深厚至厮,能轻易间使出三寸长的剑芒来。

         受到震惊的远不止阳云汉一人,百兽山庄三兄弟见到武陵真人展示的这手绝活,也被当场镇住,百里豹和百里雀面面相觑,百里狐的脸色一时间也变得阴晴不定。

         武陵真人运剑完毕,将长剑插回剑鞘,交回了二小道士手中,又开口说道:“了三,去取出本道观的法印摆在案台上,且看本真人运功施法。”

         了三闻言,赶忙跑去侧厅取来法印放到案台上。阳云汉他们藏匿的石室就在案台的旁边,阳云汉将那法印看的一清二楚。只见这武陵道观的法印是一块四四方方汉白玉,通体洁白无瑕。

         武陵真人见了三小道士放好了法印,缓缓向前踱了几步,走到百兽山庄三兄弟近前,回过身来,冲众弟子说道:“你们闪到一旁。”一众道童赶忙站到案台两侧。

         只见武陵真人站在那里默运玄功,过了片刻,只听武陵真人猛地伸出右手,口中大喝一声:“来。”摆在案台上的武陵道观汉白玉法印竟“腾”地从案台上窜起,直接扑入武陵真人手中。

         这一幕看的阳云汉目瞪口呆,十年前阳云汉见过丐帮帮主伍飚扬施展隔空取物的绝技,当时伍飚扬顺手抓起了地上的竹棒,可那也不过是隔了三尺的距离,而此刻武陵真人隔空取法印却足足离开有一丈的距离,而且这汉白玉法印可比当年的竹棒沉了许多,想来这武陵真人的内力真称得上是惊世骇俗了。

         了一小道士看到阳云汉目瞪口呆的模样,扑哧笑出了声,轻身说道:“师傅又在装神弄鬼了。”

         阳云汉听到这话,觉得很是奇怪,赶忙轻声问道:“了一道长,你师傅的武功可真是震古烁今,你说什么装神弄鬼?”

         了一小道士轻声答道:“我家师傅演示的,可不是真实功夫。那长剑之上涂有磷粉,内力稍一激发,便会发出光芒,不过那光芒可不是真正的剑芒,是万万伤不了人的。至于那隔空取物,真正的机关在案台上,师傅这边一声大喝,了二马上在案台边轻触机关,案台上装置的弹射器自会将汉白玉法印弹射向我家师傅。”

         阳云汉这才恍然大悟,心里不禁哭笑不得。了二小道士接着轻声说道:“我家师傅靠这些招数可吓退了不少打我武陵道观主意的劲敌,不知道此番怎样。”

         只见道观内武陵真人抓住汉白玉法印后,缓缓回过身来,冲百兽山庄众人说道:“怎么样,众位施主,本真人的武功还过得去么?你们是否还想再见识见识我最厉害的绝学呢?”

         此时百兽山庄三兄弟见武陵真人施展出隔空取物绝技,不知其中有诈,个个面如死灰,心道自家武功离武陵真人的差距不可以道里计。

         百里豹摇了摇头,颓然说道:“真人神功盖世,我们自叹弗如,比试就不用了,两位弟弟,我们走吧。”说罢,百里豹转身欲走,百里雀也是跟着转身,却听百里狐喊道:“且慢。”百里豹和百里雀闻言,只得又回身看向百里狐。

         只听百里狐接着说道:“武陵真人的确神功盖世,若是比试武功,怕是我三兄弟一起上,也不是你的对手。只是一来我们要追杀之人是玄古帮志在必得之人,二来此次我们百兽山庄来到武陵道观的可不止我们三兄弟,我大哥的金钱豹,我的狼群,还有我三弟的雀阵,也并非徒有虚名。若我们一拥而上,恐怕武陵真人你的这帮弟子也不能幸免于难。我看武陵真人你还是再显露一下你的旷世绝学,好让我们三兄弟死了这份心。”

         武陵真人听到这话,不由得仰天哈哈大笑道:“好,好,看来你们是不见亲棺不落泪,不撞南墙不回头,就让你们见识一下本真人的‘移天换日’神功。”武陵真人吩咐道:“了二,去把窗户打开。”

         了二小道士应声去打开了道观内的那扇窗户。这武陵道观临渊而立,众人透过打开的窗户向外看去,只见远处有一石峰从深不可测的沟谷中冲天而起,仿若刀劈斧削般巍巍屹立于众人眼前。这座石峰在无边无际的云海中时隐时现,恍若南天一柱,岿然屹立于云瀑之中,蔚为壮观。

         武陵真人冲百里三兄弟说道:“众位施主看到外面那超凡脱俗的石峰了吧,且看本真人施展大神通将这山峰移走。”百兽山庄众人一干人听到这话,全都瞠目结舌,个个觉得匪夷所思。

         阳云汉虽知其中有诈,但也是满心不信,微微摇头。一旁的了一小道士看到了,却笑嘻嘻地轻声说道:“又有好戏看了。”

         此时,武陵真人又冲了二小道士说道:“关窗,且看本真人施法。”了二小道士又上前将窗户关上。

         只见武陵真人双手中指和无名指屈收于掌心,大指屈压在中指无名指第二节指背,食指和小指自然伸直,双手食指小指尖微微相触,双掌心向上,手握金光指诀,口中念念有词道:“天地玄宗,万炁本根。广修亿劫,证吾神通。三界内外,惟道独尊。体有金光,覆映吾身。视之不见,听之不闻。包罗天地,养育群生。受持万遍,身有光明。三界侍卫,五帝司迎。万神朝礼,役使雷霆鬼妖丧胆,精怪忘形。内有霹雳,雷神隐名。洞慧交彻,五炁腾腾。金光速现,覆护真人。急急如律令!”

         全场众人都目不转睛紧紧盯着武陵真人施法,只听武陵真人念完真言后,大喝一声:“开窗。”

         了二小道士赶忙打开窗户,百兽山庄众人向窗外看去,霎那间个个惊得呆若木鸡。只见窗户外面云海依旧铺天盖地、飞滚直泻,唯独那南天一柱却踪影全无,偌大的山峰竟是转瞬即逝。

         石室内的阳云汉看到这一幕,也被当场震住。突然,他听到阳梦溪轻声呼唤道:“爹爹,溶洞不见了。”

         阳云汉赶忙回头看去,只见石室后面连着的硕大溶洞竟不见了踪影,豁然变成了一堵石壁,这石室也成了真正逼仄的小室。如儿也跟着回头,看到了这番情景,不由得一声低低惊呼。

         阳云汉见了一小道士似笑非笑看着自己,仔细思討了一下,脑子中陡然灵光一现,低声说道:“我想明白了。”如儿赶忙追问:“汉哥,这是怎么回事情?”

         阳云汉低声回道:“如儿,这整个道观,连着我们这间石室,定是都悄悄转动了一个方位,所以外面的石峰从同一扇窗户看去却不见了踪影,而原本与我们石室相连的溶洞也被转到了一旁,自然也看不到了。”

         听到这话,如儿也恍然大悟,阳梦溪却还是似懂非懂,了二小道士却为阳云汉的机智频频点头。

         道观内的武陵真人扫视一眼泥塑木雕般的百兽山庄众人,又大喝一声:“待我将这石峰再移回来,关窗。”

         了二小道士再次关闭窗户。武陵真人继续手握金光指诀,口念金光神咒。这次石室内的阳云汉几人留了心眼,果然察觉到石室在微微颤动,那溶洞口也渐渐由小到大重新出现在几人眼前。

         阳梦溪这时才真正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刚想鼓掌叫好,却被阳云汉一把抓住小手,没让他发出大的响动。

         此时只听道观内武陵真人大喝一声:“急急如律令!开窗。”待了二小道士这次重新打开窗户,百兽山庄众人向外看去,只见那南天一柱再次重现在众人眼前。

         不明就里的百兽山庄众人此时已经完全折服于武陵真人的大神通。百里狐率先拱手施礼道:“真人好本事,这‘移天换日’真乃旷世绝学,我百兽山庄心服口服,请恕我等扰山之罪,我们这就速速退去。”

         武陵真人哈哈一笑:“那本真人也就宽宏大量,既往不咎了吧。了二,了三,你们代为师送客。各位施主,恕不远送。”

         了二小道士和了三小道士引着三兄弟和百兽山庄众人退出武陵道观,再过了一会,外面渐渐没有了猛禽走兽嘶鸣之声,想必是百兽山庄众人退了个干干净净。了一小道士这才打开石室内的机关,引着阳云汉一家三口回到道观中。

         阳云汉赶忙向武陵真人躬身施礼道:“感谢真人相救之恩。”武陵真人连连摆手回道:“施主切莫客气,我只不过施展了些招摇撞骗的小把戏而已。”

         阳云汉忙接道:“武陵道观这‘移天换日’可是极精巧的机关制造了。”武陵真人听到这话,脸有得色,呵呵笑道:“这可是我武陵道观的看家本事,施主切莫泄露出去了。”阳云汉连连点头称是。

         众人正在攀谈着,却见了二小道士又气喘吁吁跑了回来,还未迈进大门就大声嚷嚷道:“师傅,师傅,不好了,山下又来了三个带刀客,凶狠的紧,这次点名要见师傅你。了三正带他们慢慢上山,我先回来报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