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 万针神功
        盗拓柳玉堂心中暗暗叫苦,果然百里狐接着说道:“我们要柳大侠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请柳大侠速速离开,不要再管我百兽山庄的闲事,我们自会好好款待凌壮士一家三口的。”

         百里雀听到二哥百里狐开出的条件,心中着急,暗道自己绞尽脑汁想出一条妙计胜了盗拓柳玉堂,就是为了万一将来百兽山庄有难的时候,能有一个强援,没想到二哥百里狐开出的条件竟如此简单。

         百里雀刚要张口阻拦,话还没出口,却被百里狐截道:“三弟,你听二哥的,我们就请柳大侠遵守诺言,速速离开我百兽山庄就好。”

         盗拓柳玉堂心中责怪自己不该草率打赌,口中却冲百里狐说道:“按理说你们要我离开,我也无话可说,可我看你们百兽山庄对凌兄弟一家三口不怀好意,定是想干那伤天害理之事。若我坐视不理,那就是违背侠义之道,因此你们要我做的这件事情,我不能答应。”

         一旁的百里豹听到盗拓柳玉堂说出这番话,大怒骂道:“姓柳的,你这是出尔发尔,好不要脸。”

         盗拓柳玉堂脸色一沉,说道:“我今日定要带凌兄弟一家三口离开,至于我答应帮你们百兽山庄做一件事情,我堂堂盗拓岂会出尔发尔。只要这件事情不违侠义道,将来我自是帮你们完成。”

         百里雀这个时候开口说道:“柳大侠,你此话可不能再反悔了。”盗拓柳玉堂回道:“断无反悔之理。”

         百里雀听到这话,突然冲着大门方向喊道:“三哥,那你还是先进来说话吧。”随着喊声,从门外走入一人。众人定睛一看,这人豁然和百里雀长的一模一样,头大耳长,滚金的袍脚边绣着一个“雀”字,竟是活生生另外一个“百里雀”。

         盗拓柳玉堂万分诧异,大声斥问道:“这是怎么回事情?”百里狐笑道:“想必这是我两位弟弟想出来的妙计吧。”先进大厅的那个百里雀说道:“二哥真是聪明,不错,这正是我和三哥二人想出来的妙计。”

         说到这里,他掀起袍脚,在滚金的袍脚上动了几下,那个“雀”字竟瞬间变成了一个“龙”字,此人接着说道:“柳大侠,我是百兽山庄四庄主百里龙,我和三哥百里雀一母孪生,长得一模一样。刚刚比试轻功,我提前赶到山顶的小亭候着柳大侠,却由我三哥百里雀向柳大侠约斗,这场文斗不用比早已经是柳大侠输了。”

         盗拓柳玉堂听到这话,不仅没有恼怒,反而脸色释然,哈哈笑道:“我道你真是轻功远胜于我呢,原来如此,看来不是我的轻身功夫不到家。虽然你们比斗耍诈,可文斗本来就是斗智不斗力,这比试的结果我盗拓还是认了,将来你们百兽山庄照旧可以要求我做一件事情,但现在我一定要带凌兄弟一家三口离开。”

         百里豹插口道:“姓柳的,你真是欺人太甚,你真当我百兽山庄怕了你么,三位弟弟,我们各自召集孩儿们,和这姓柳的好好斗上一场。”

         百里雀和百里龙点头称是,唯独百里狐冲着阳云汉说道:“凌壮士,你就安心当个缩头乌龟,眼看柳大侠和我百兽山庄反目么?”

         阳云汉向前走了两步,昂首说道:“承蒙柳大侠垂爱,不过百兽山庄想强留的是在下一家,我自当向百兽山庄几位庄主讨教一二。”

         说罢,阳云汉拔刀在手,喝问道:“哪位上来比试?”百里狐用的本就是激将之法,眼见阳云汉中计,他又转头冲盗拓柳玉堂说道:“柳大侠,凌壮士自己要和我百兽山庄比斗,这下你不能再阻拦了吧?”

         盗拓柳玉堂见状,心知自己无法再强行阻拦双方比武,只得开口说道:“即是凌兄弟想和百兽山庄比试,我当然不能再阻拦。可是你们比武也得立下规矩,我们这是在你们百兽山庄的地头,你们不得以多欺少。我看这样,你们百兽山庄挑选出一人,和凌兄弟比试,若是凌兄弟胜了,你们不得再纠缠于他,放他们一家三口下山离去。”

         百里狐听到盗拓柳玉堂的话,眼珠子转了一转,回道:“既然柳大侠开口了,我们自然照办,只是若我们百兽山庄胜了,柳大侠可不能再阻拦我们留凌壮士一家在百兽山庄做客。”

         说到这里,百里狐抬手招呼百里龙道:“四弟,就由你出马向凌壮士讨教几招吧。”原来这百兽山庄四位庄主之中,以老四百里龙的武功最高。百里龙听到二哥的话,应了一声:“好,只是这里太过憋屈,我们到外面演武场去比试。”

         一行人来到外面的演武场,阳云汉和百里龙面对面站定,阳云汉抬手说道:“请了。”百里龙不再答话,展开身法,只见他身颤步转,脚尖点,虎爪进,竟使出了蛇拳,向阳云汉攻来。

         阳云汉见状,喝了一声:“来的好。”身随刀动,挥动手中长刀如雷奔行,如云翻卷向百里龙横扫过去,正是“雷霆刀法”第一式“雷奔云谲”。

         百里龙见阳云汉这招威猛无比,不敢近身缠斗,使了一个“腾蛇跃涧”,向后跃开,避开阳云汉的刀锋。

         阳云汉大喝一声:“休走,看招。”手中长刀抖动,气势如虹一刀向百里龙侧劈而下,只听那长刀在颤动之间发出轰轰之声,刀势逼人,正是“雷霆刀法”第二式“雷鸣瓦釜”。

         百里龙心中一惊,赶忙使出“卧蛇伏草”,身体下卧躲避阳云汉的刀锋。只是这招用的甚是狼狈,阳梦溪在一旁看到,为自己的爹爹阳云汉鼓掌叫好道:“爹爹,你把他打趴下了。”

         百里龙听到小孩子这话,心中又气又急,不待起身,猛地揉身向前,使了一招“灵蛇吐信”,双指并拢点向阳云汉眼球。

         阳云汉见百里龙使出这招退中求进的招式,心中暗自叫好,体内真气却是周流运转,长刀之上刀芒闪动。这刀芒比之第一次在保叔塔顶创立雷霆刀法之时,仿佛又明亮了一丝,只是这一丝光芒肉眼却是轻易察觉不到。

         阳云汉待刀芒出现,一刀挥出,狠狠劈向对面的百里龙。一旁掠阵的盗拓柳玉堂眼见阳云汉年纪轻轻,竟能使出刀芒,大声喝彩道:“好。”

         百里龙眼见阳云汉刀芒扑面而来,心中大惊,知道自己若不变招,这招“灵蛇吐信”还没等取了阳云汉的眼球,恐怕自己早已经被劈成两半了。百里龙赶忙使了一招“灵蛇转身”,身体猛地侧转躲避阳云汉的刀锋。

         阳云汉却早就料到百里龙的躲闪线路,长刀凌空变化方位,划过一个“之”字形,刀芒在空气中发出“嗞嗞”的破空之声,气势惊人斩向百里龙,正是“雷霆刀法”第三式“雷惊电绕”。盗拓柳玉堂见阳云汉这招一出,又是一声高声喝彩:“好刀法。”

         百里龙没想到阳云汉一招里面竟然还藏有如此厉害的后招,大惊失色之下,赶忙使出“腾蛇走雾”,向侧旁猛地窜去,身上锦袍却被阳云汉手中的刀芒划开了一条大口子,险险才避开阳云汉杀招。

         没待百里龙惊魂初定,站稳身形,阳云汉大喝一声:“看招。”人就要凌空拔起,挥长刀使出“雷霆刀法”第四式“雷霆万钧”将百里龙斩于刀下。

         紧要关头,却听一人大声喊道:“住手。”阳云汉听到这大喝声,收刀而立。对面的百里龙险险捡回一条性命,惊出了浑身冷汗,站在那里,呆呆看着阳云汉。

         一声断喝的正是百里狐,一旁的盗拓柳玉堂见状,开口问道:“怎么,你们百兽山庄想喊停认输了么?还是你们想出尔反尔,来场群殴,那我盗拓可不能答应。”

         百里狐嘿嘿笑了笑,回道:“柳大侠此言差矣,我百兽山庄当然不会出尔发尔,只是这场比斗有些不公平,凌壮士可是手持兵器,而我的四弟却赤手空拳,我看还是让我四弟也召来他的‘兵器’,二人来一场公平对决的好。凌壮士,你说呢?”最后一句话,百里狐却是冲阳云汉说的。

         阳云汉听到百里狐问话,朗声回道:“自是没有问题,尽管取来兵器,我们再比试一场。”百里龙这个时候惊魂已定,听到二哥百里狐和阳云汉的对话,也不接话,却从怀里掏出一支长笛。

         这长笛与普通长笛绝然不同,不是笔直的,却有两三处弯曲。阳云汉静等百里龙上前比斗,却没想到百里龙拿起长笛后,没有上前邀战,而是将长笛放到嘴边吹了起来。那长笛发出的声响也和普通长笛决然不同,甚是古怪,呜呜呀呀长短不一,听起来甚是尖锐刺耳。

         阳云汉心中奇怪,不知道百里龙搞什么名堂,盗拓柳玉堂却突然喊道:“不好。”阳云汉好奇地看向盗拓,只见盗拓柳玉堂几步跨到阳云汉身边站定,冲阳云汉说道:“你仔细听听。”

         阳云汉赶忙侧耳倾听,只听得周围的树林之中传来阵阵的“纱纱”声响,阳云汉不明所以,疑惑地冲盗拓柳玉堂摇了摇头。

         盗拓柳玉堂神情严峻,说道:“那是蛇的爬行声。”阳云汉听到这话心中一惊,周围的树林里都是这“纱纱”声响,那该是多少条蛇爬了过来。阳云汉这才想到原来百里龙所谓的兵器就是这庞大的毒蛇群,不由得微微色变。

         盗拓柳玉堂见阳云汉明白过来,接着说道:“凌兄弟,这毒蛇阵上来可不是闹着玩的,你可有克制之法?”

         阳云汉从没有对敌毒蛇阵的经验,听到盗拓柳玉堂询问,只得摇了摇头。盗拓柳玉堂接着说道:“我见你刚刚施展的武功甚是高明,内力更是不弱,我这里有一套功法,当可以克制这毒蛇阵,凌兄弟若不嫌弃,我将这套功法传于你。”

         阳云汉听到盗拓柳玉堂这么说,忙向盗拓拱手施礼,连声道谢。盗拓柳玉堂从怀中掏出一个包裹,交到阳云汉手中,说道:“我这套功法是当年我自创的,名叫‘万针神功’,这包都是金针,你先收着,我将功法口诀教给你,你仔细听好了。”

         盗拓柳玉堂一边向阳云汉讲述口诀,一边比划演示出针的手法和技巧给阳云汉看。

         这时毒蛇已经从周边的树林中汹涌而出,向演武场汇集过来。阳梦溪第一次看到如此多色彩斑斓的毒蛇,吓了一跳,紧紧抓住母亲如儿的手道:“娘,蛇,蛇,好多蛇啊。”

         如儿心中对毒蛇也是异常害怕,更何况是漫山遍野的毒蛇游了过来,可如儿见到小梦溪害怕的样子,自是要鼓励儿子,她用力搂了搂阳梦溪,说道:“溪儿不怕,有娘在。”

         眼见这漫山的毒蛇就要涌入演武场,百里狐冲阳云汉和盗拓柳玉堂说道:“柳大侠现在才传授凌壮士武功,不嫌太迟了么?莫等我四弟的蛇群近前,凌壮士还是早早认输了吧。”

         阳云汉正待开口反驳百里狐,盗拓柳玉堂说道:“凌兄弟,别中了此人计策,他是故意想扰乱你学‘万针神功’。”阳云汉听到这话心中一凛,不再理会百里狐,继续静兴揣摩“万针神功”的功法要诀。

         这时,那群毒在百里龙的长笛驱使下,向演武场上的阳云汉包抄过来。盗拓柳玉堂招呼如儿和阳梦溪回到大殿,百里豹、百里狐和百里雀三人也紧跟着快步走回大殿内,一时间演武场上只剩下百里龙和阳云汉二人。

         眼见群蛇越游越近,阳云汉大喝一声:“看我‘万针神功’。”说着话,手中一把金针出手,向游在最前面的群蛇撒去。

         只见满天的金针璀璨异常,在空中划过一道道诡异的弧线,直扑各色毒蛇的七寸而去,一时间游在最前面的毒蛇竟被金针钉死了七七八八。

         不过还是有两成左右的金针没有扎中毒蛇的要害,残存的毒蛇继续向阳云汉游去。在大殿观战的盗拓柳玉堂轻轻点头道:“凌兄弟真是学武奇才,第一次使出我的‘万针神功’就能领会个七八成,着实罕见。”

         阳云汉这时又再次出手,又一把金针撒出,这下刚刚漏网的群蛇在劫难逃,又是一片死伤。百里龙眼见自己的毒蛇伤亡在阳云汉的金针之下,心中大急,加紧催动长笛。那蛇群受到刺激,游的速度陡然加快了许多,包围阳云汉的蛇圈迅速缩小了很多。

         阳云汉心中暗道:“若是没有盗拓柳玉堂传授自己‘万针神功’,自己定然无法破解这群蛇之阵。”阳云汉边想边双手如飞般向外撒着金针。越到后面,阳云汉的手法越是纯熟,金针出手的速度也越来越快。

         眼见阳云汉周边方圆三丈的蛇群死尸遍地,渐渐形成了一圈密集的死蛇堆。后续的蛇群虽依旧在百里龙的催促下,源源上前,可始终无法越过阳云汉“万针神功”形成的三丈防护圈一步。

         渐渐的,阳云汉对“万针神功”领会的越来越深,那金针覆盖的范围也渐渐扩大,蛇群死尸堆渐渐从三丈扩展到四丈,又扩展到五丈。

         直到最后,庞大的蛇群竟只剩下寥寥几条毒蛇。百里龙眼见自己一败涂地,颓然放下长笛,那残余的几条毒蛇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控制,掉头朝树林迅速游去,转眼消失不见了踪影,百里龙的庞大蛇阵竟被阳云汉使出的“万针神功”破的一干二净。

         见到此景,盗拓柳玉堂鼓掌大笑着当先从大殿里面走了出来,冲百兽山庄几人说道:“怎么样,凌兄弟可是胜了么?”

         百里龙脸如死灰,却又不甘心地说道:“我还有宝贝没有出场,要再和凌壮士斗上一场。”

         百里狐等众人此时也从大殿内走了出来,听到这话,百里狐赶忙接口说道:“四弟,休得缠斗,你那宝贝还差最后一点火候,岂能此刻出战,否则十年功夫怕是要功亏一篑,这场比斗我们认栽了。”

         盗拓柳玉堂说道:“好!凌兄弟,你先把金针收回来,我们随后就下山去了。”

         阳云汉听到这话,迈步到周围蛇群死尸堆中去收回金针,盗拓则招呼如儿和阳梦溪牵过马匹,准备离开。

         站在一旁的百里狐眼珠子左转右转,突然开口说道:“且慢,柳大侠,我还有话要说。”盗拓柳玉堂听到这话眉头一皱,说道:“怎么,你们又反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