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天道无情
        来人正是手持合欢双刀的刀魔冯问道。刀魔在保叔塔下和阳云汉相斗所受内伤此时已经痊愈,但他知道此刻阳云汉武功胜于自己,不过若是自己和鬼魔楚怀天二人合力夹击阳云汉,却仍能稳稳胜过阳云汉。

         果然,三人一交手,刀魔冯问道用“合欢双刀”使出鸳鸯刀法,鬼魔楚怀天则用鬼头刀使出搏杀绝招,二人一前一后困住阳云汉。阳云汉心中万分焦躁,想早点脱离战团去解救两个侄儿,却屡次被二魔逼回。阳云汉心浮气躁,一时间叠遇险招。

         这边剑魔乌师道见自己故意拖长音调,给足杨千山考虑时间,可杨千山仍是丝毫没有投降的意思,心中不禁大怒,伴随着最后一声“一”字的喊声,剑魔乌师道又一剑刺出。可怜小杨福也命丧太常剑下。

         剑魔手中长剑却又瞬息转到林州的胸口。阳梦溪见杨福哥哥惨死,心中恨透了这拿剑之人,眼见这坏人又要杀害林州哥哥,阳梦溪就想冲上前去,却被如儿一把抱住。

         如儿此刻也是心如刀绞,但她知道阳梦溪上前也只能是白白送命,自是死死抱住儿子。林州眼见哥哥惨死,剑魔乌师道手中那泣血的太常剑指向自己的胸口,心生惧意,大声呼唤道:“爹爹,救我,爹爹,救我。”

         杨千山此时已经是双目赤红,目眦尽裂,他冲着林州大声喊道:“州儿,男子汉生亦何欢,死亦何惧。”说罢,杨千山挺枪上前,毒魔铁灌英在一旁见杨千山状若疯狂,完全不顾自己最后一个儿子的身死,鼻子中冷哼了一声,闪身上前,截住杨千山的去路。

         二镖头郑柏砚一直唯杨千山马首是瞻,此时见杨千山不顾一切冲了上去,立刻也从兵器架上抽出一把长枪冲了过去。剑魔乌师道见状,不再犹豫,手中太常剑再次刺下。林州至死嘴巴都是大张着,仿佛还想再呼喊“爹爹,救我。”

         剑魔乌师道残杀林州后,迎住攻上来的郑柏砚,二人战在一起。郑柏砚原本武功不及剑魔乌师道,加上平日里惯用的是奇门兵器流星锤,但今日里来参加大镖头寿宴,自是没带流星锤在身边,此时改用长枪和剑魔乌师道比斗,更是尽落下风。剑魔乌师道则是剑势凌厉,招招进击,杀的二镖头郑柏砚步步后退,险象环生。

         毒魔铁灌英的毒功比十年前更加深厚,全力运功之下,周身毒雾竟扩充到一丈之地,笼罩住自己和杨千山的身形。而十年后的杨千山武功也是越发精纯深厚,金刚护体神功更是修炼到炉火纯青心随意动的境界。

         杨千山见四周皆是毒雾,一边运起金刚护体神功护住心脉,一边施展出少林罗汉夺命枪法的“猛虎出笼”扎向毒魔铁灌英。毒魔铁灌英见杨千山竟丝毫不受自己毒雾的影响,心中暗惊,忙一边躲避杨千山的长枪,一边暗暗加紧运起毒功。

         只见周围的毒雾竟然渐渐由薄转浓,毒雾之中黑气滚滚翻腾。杨千山虽是用金刚护体神功护住心脉,但那毒气仿佛能浸入皮肤血脉中,若是仔细观看,杨千山的皮肤上竟泛起一层淡淡的黑色。

         可杨千山此刻却是不管不顾,仍是全力进攻,只求杀死毒魔。他又一招“四夷宾服”,枪尖直指毒魔铁灌英胸腹刺了过去。

         毒魔铁灌英见长枪刺来,也是不敢怠慢,忙侧身闪避开来。只听得杨千山一声怒喝:“纳命来。”

         他猛地使出少林罗汉夺命枪法中威力最大的一式“万法归宗”,只见杨千山登山跳步而进,只是这一招“万法归宗”却不是扎向毒魔铁灌英的,而是迅猛扎向了另外一个战团的剑魔乌师道。

         此时剑魔乌师道刚刚一剑削向郑柏砚头颅,二镖头郑柏砚慌乱之下,横枪招架,却被剑魔乌师道手中沾满鲜血的太常宝剑直接斩断枪杆。长剑继续削下,眼见郑柏砚就要命丧在太常剑下,剑魔乌师道心中不由得踌躇满志得意洋洋。

         却冷不防背后冷风突袭而至,剑魔乌师道心中一惊,忙想要闪身避开,可偷袭的长枪来势太快太猛,剑魔乌师道只来得及略微挪开了些身形,却没能完全避开来袭的长枪。剑魔乌师道感到腰部一阵剧痛,口中忍住不一声惨嚎。

         杨千山见长枪扎中了剑魔,可仍是没能伤到他的要害,又是一声断喝:“死。”手中长枪横扫,这下可最终要了剑魔乌师道的命。

         剑魔低头一看,只见鲜血从自己的腰间如泉水般涌出。剑魔心中一阵凄惶,直到扑地毙命,都不相信自己会毙命于此。剑魔背后那剑篓里长长短短的宝剑更是散落了一地,徒然是无可奈何花落去,玄古帮又一魔当场伏诛。

         杨千山用少林罗汉夺命枪法最凶狠的招式“万法归宗”指东打西,将剑魔乌师道一枪扎死,为妻儿报了仇,心中万分激动,可他用的这招是有去无回的招式,完全将自己后背的空门留给了毒魔铁灌英。

         毒魔铁灌英自是不会错过这样的大好机会,挥毒掌就向杨千山后背狠狠拍去。眼看杨千山也要中掌而亡,斜刺里突然冲出一人,正挡在杨千山身后,毒魔铁灌英这掌结结实实打在了那人的胸膛之上。

         这斜刺里杀出的人正是刚刚被杨千山救下的二镖头郑柏砚。郑柏砚眼见杨千山诛杀了剑魔乌师道后无力自保,想也没想就冲了过来替杨千山挡了这招。只见郑柏砚中掌之后,浑身上下瞬间变得漆黑,毒气立时侵入五脏六腑。郑柏砚摇晃了几下,倒地而亡。

         杨千山回过身来,眼见郑柏砚替自己身死,一声怒吼,挥枪就向毒魔铁灌英猛扎过去。毒魔铁灌英刚刚没能杀掉杨千山,也是心中怒极,将浑身毒功运到极致,只见那周身的毒气竟由黑色变得五彩斑驳起来。

         杨千山惊觉自己的金刚护体神功这时再也抵挡不住这斑斓毒气的入侵,心脉瞬间受损,身上皮肤也比刚才更黑了一层。只是此时的杨千山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眼见毒魔又一掌拍来,杨千山使出“灵猕护脑”向上招架。毒魔铁灌英一掌拍在枪杆上,杨千山手中的长枪出人意料“嗖”地脱手飞出。

         毒魔铁灌英见状心中大喜,欺身上前,一掌向杨千山胸口印去。杨千山眼见毒魔的手掌到了胸前,却没有闪避,反而猛地摈指急点毒魔的掌心。

         原来长枪脱手是杨千山的诱敌之计,这十年来杨千山除了加紧修习少林金刚护体神功和少林罗汉夺命枪法外,还修炼了另外一门少林神功“维摩罗诘指”。

         少林罗汉夺命枪法讲究远战,不利近身搏斗,因此杨千山十年前才特意开始修习少林派近身搏杀的绝学“维摩罗诘指”。这门指法共有三十三式,实为近身克敌保身的不二法门。

         毒魔铁灌英没料到杨千山长枪脱手原来是诱敌之策,正被杨千山的维摩罗诘指正点中掌心的劳宫穴。毒魔顿时感到全身一麻,浑身内力运转竟然受阻,通行不畅起来。围绕在周边的毒气失去毒魔内力的控制,四散开来,众多毒气随着毒魔的鼻息飘入到毒魔肺腑。

         那侵入肺腑的毒气失去了毒魔自身内力的掌控,迅疾从肺腑又扩散往毒魔周身。这五彩斑驳的毒气本就是毒魔的绝学,平常之人沾到即死,即便是内力高强者也不易抵挡,而此刻毒魔被自己的毒气反噬,更是比一般人凶险了几分。

         毒魔铁灌英大吃一惊,心知自己必须赶快找地方打坐调息,才能压制反噬的毒气。毒魔眼看杨千山又贴近身前,一指点向自己的曲池穴,赶忙纵身后跃,直接窜出后堂大门,竟逃之夭夭去了。

         杨千山打跑了毒魔铁灌英,侵入心脉的毒气也开始发作,身形晃了几晃,脸上黑气弥漫,肌肉一阵痉挛,可他没有打坐调息,反而纵身向阳云汉的战团扑去。

         阳云汉此刻以一敌二,面对刀魔冯问道和鬼魔楚怀天,早已是左支右拙,只是他所有的招式都是鱼死网破有去无回的打法,刀魔和鬼魔二人爱惜自己身体,都不愿身受重伤,竟被阳云汉苦苦支撑到现在。

         杨千山欺近鬼魔楚怀天身后,运起维摩罗诘指点向楚怀天三焦俞穴。鬼魔楚怀天身经百战,察觉到身后有劲风欺近,忙侧身闪避。这次杨千山手中没有长枪,偷袭的招式险险被鬼魔楚怀天避过。

         鬼魔回身一看,见毒魔铁灌英竟然不见了踪影,心中暗暗吃惊,又见杨千山双手食指翻飞,连点向自己,鬼魔忙晃动手中鬼头大刀,施展出自己的武功绝学凝神迎战杨千山,二人立刻战在一起。

         留下刀魔冯问道独自面对阳云汉,形式立刻逆转。刀魔见情形不妙,使出一招“破镜重圆”,趁阳云汉后退避让的当儿,大喝一声:“老鬼,走。”

         鬼魔楚怀天那边却逃的比刀魔还快,刀魔的话才刚刚说出口,鬼魔已经一招逼退杨千山,从后堂大门窜了出去。

         刀魔心中暗骂鬼魔楚怀天不顾自己死活自行逃走,也跟着想窜出后堂大门。阳云汉见状,猛地凌空拔起,挥长刀向刀魔冯问道一斩而下,正是使出了“雷霆刀法”的第四式“雷霆万钧”。

         刀魔冯问道忙举合欢双刀招架,只见三刀相交,火星四溅。刀魔冯问道竟再次借阳云汉刀势之威,向后纵身跃去。落地之时,刀魔咽喉一甜,一口鲜血差点喷出。刀魔心知自己再次伤在阳云汉手下,哪敢再有半分犹豫,返身窜出后堂大门就逃。

         阳云汉正待招呼大哥杨千山一起追赶出去,却听杨千山喊道:“四弟,慢。”阳云汉扭头看去,却见大哥杨千山脸色赤黑,身体猛地摇晃了几下,仰面跌倒在地上。阳云汉大吃一惊,赶忙奔到大哥身边,一把将大哥抱住。如儿和阳梦溪也赶了过来,围在杨千山身边。

         杨千山伸出漆黑的手抓住阳云汉的手道:“四弟,大哥毒气攻心,已经不行了。我死之后,你记得将我和你大嫂,还有两个侄儿葬在一起。”

         阳云汉听到大哥的话,泪流满面,他紧紧抓住杨千山的手,泣不成声道:“大哥,都是我害了你啊,我不该来永兴镖局。都是我害了你,害了嫂子,还有两个侄儿。大哥,是我对不起你。”如儿和阳梦溪在一旁也是泪如雨下。

         杨千山艰难地摇了摇头,缓缓说道:“四弟,你错了,阳家遭遇惨祸,即便你不来找大哥,大哥也会去寻你,永兴镖局之祸责不在你。可叹天道无情,众生皆苦,红尘六欲,岂甘沉浮,死又有何惧哉。”

         杨千山说到这里,眼神突然明亮了许多,他急促说道:“四弟,残杀阳家和我永兴镖局众人的是玄古帮,你要记得为阳家和永兴镖局报仇雪恨。只是靠你一人之力无法和玄古帮抗衡,你马上去找你二哥,借助峨眉派的力量联合武林各大名门正派,共同讨伐玄古帮。想来玄古帮这些年倒行逆施,武林各大派怕再也不能坐视不理了吧。”

         一口气说完这段话,杨千山眼神骤然黯淡下来,他抓住阳云汉的手紧了紧,怅然说道:“四弟,你要听大哥的话,不要自责,记得为我们报仇,大哥要去了。”

         说完这话,杨千山抓住阳云汉的手松了开来,不自觉地向天空中抓去,口中喃喃不清地说道:“赛男、福儿、州儿,我来了…….”突然,杨千山脑袋一垂,双手坠落,沐然而逝。

         阳云汉这段日子,先失去父母双亲、叔父和阳家众人,接着连累建州农舍两个无辜老人惨死,此刻再次痛失义结金兰情同手足的大哥杨千山,一连串的打击让他痛不欲生。

         阳云汉紧紧抱着大哥杨千山的尸体,当年四人义结金兰的一幕幕涌上心头,“今杨千山、凌孤帆、赵破空、阳云汉,虽然异姓,既结为兄弟,则同心协力,救困扶危,匡扶武林正义。我四人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四人当年的誓言一直在阳云汉耳边回荡着。

         阳云汉边流泪边细细回忆着光阴荏苒十年里和大哥杨千山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痛彻心扉的感觉一遍一遍侵袭着他。

         如儿看到阳云汉悲痛欲绝的模样,走了过来,紧紧抓住阳云汉的肩头,边哭边道:“汉哥,你一定要振作起来,为大哥和家人报仇雪恨只能靠你了。我们听大哥的话,一起去峨眉山找二哥。”

         寅时,郊外,两座孤坟,三道人影。

         天空中的月亮是那样的浑圆惨白,被月色笼罩的两座坟包,一座巨大,一座稍小,大坟包里埋葬的是杨千山一家四口,小坟包里埋的是永兴镖局二镖头郑柏砚。

         阳云汉默默伫立在坟前,突然想起十年前东京会仙楼酒家里无梦道人给大哥的判词:“不会当时作天地,刚有多般愚与智。到头还用真宰心,何如上下皆清气。大道冥冥不知处,那堪顿得羲和辔。义不义兮仁不仁,拟学长生更容易。”想来大哥杨千山一生仁义,生死之间,不离不弃,终得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