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七章 云垂风扬
        阳云汉绕着石像转了一圈,很快发现这石像有一特异之处。在这尊石像的右手之上,捧了一卷由石头雕刻而成的书卷,这可是普通石像没有的东西。

         阳云汉连忙细细查看这特异之处,见书卷里面布满青苔。阳云汉伸手将青苔除去,顿时石头书卷里露出一个四四方方的凹槽。阳云汉心中一动,赶忙从腰间包袱中取出龙甲神木,塞到凹槽之中。

         随着龙甲神木不偏不倚恰好嵌入到凹槽之内,大地陡然颤抖起来,地下更是传来机括响动的声音。

         阳云汉心中大惊,举目四望,眼前石像后的那块巨石和环绕四周的硕大石块纷纷出现裂纹,无数的石屑扑簌落下,砸的地面灰土扬尘。阳云汉赶忙舞动手中龙雀宝刀,砸开飞溅而来的碎石块,护住全身。

         大地颤动片刻之后,很快安定下来,阳云汉定睛再看四周情形,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眼前巨石和周围硕大石块在瞬间变了一个摸样,巨石之上露出一块巨大无比的石壁。

         石壁之上书写着几列鸾翔凤翥的大字:“风神而不殆于心,顺势而不滞于物,冥情而不撄其天,故可与世事推移,与日月争辉。余于不惑之年到此秦岭深处,于苍山之巅,观云垂,感风扬,以余偶得秦岭神木,雕其为刀,再创龙甲神诀又两式云垂风扬。余以此两式重返中原十载,以一柄木刀,尽破当世绝顶高手。二十二载后,余已老矣,故地重游,留吾木刀,刻下刀谱,待有缘人取之。”

         看完这段大字,阳云汉见石壁之上有个刀匣状的凹槽,凹槽之内放着一把无鞘木刀。阳云汉早已对这位前辈心悦诚服,虽是知道时间紧迫,依旧恭恭敬敬跪倒在地,向着石壁行了三叩首之礼,以示对这位前辈的尊重。

         叩拜完毕,阳云汉起身上前去取那无鞘木刀。谁料木刀刚一入手,竟在瞬间化为齑粉。阳云汉吃了一惊,旋即明白过来,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这柄无鞘木刀早已化为粉末,和那风华绝代的前辈一样湮没于红尘之中。

         阳云汉心中唏嘘,接着抬头查看石壁。这石壁之上竟再无其他图案,并未雕刻武功图谱。阳云汉心中暗暗纳罕,这才想起查看环绕在巨石周围那些硕大石块。这些石块外表的石屑剥落之后,露出了里面的真容。

         阳云汉细看之下,陡然发现这些硕大石块竟幻化成一座座手持石刀的石像模样。每尊石像姿势各不相同,连贯起来,竟成为一幅幅武功图谱。如此巨大规模的武功图谱,令阳云汉心中莫名震骇,再次折服于这位前辈的鬼斧神工之能。

         阳云汉急忙逐个查看这些石像,发现环绕在石壁周围的石像共有六十四尊。每三十二尊为一组,共有两组。

         阳云汉先顺着第一组石像看去,只见第一组三十二尊石像所雕刻之人,身形波谲云诡,变幻莫测之际,手中长刀舒卷写意,萦流带空,有形不滞,无形随风,瞬息天地,遮星蔽月。

         阳云汉取出自己的龙雀宝刀,按照石像雕刻模样,演练起来,只见他人刀合一,犹如云能晦异,有形不滞,实实挨挨,遮星蔽月。

         阳云汉演练完一遍,意犹未尽,再次使出这龙甲神诀第五式“云垂式”,此番他人刀合一之际,犹如云附於天,无形随风,虚虚空空,瞬息天地。同样一式使出,竟是有千万种变换,或舒卷写意,或萦流带空,端的是变幻莫测,精妙绝伦。

         阳云汉虽还想再多演练几次,却也知道时间紧迫,赶忙收刀,再查看起第二组三十二尊石像所雕刻之人。

         这组石像身形忽而云淡风轻,忽而风卷残云,手中长刀或如猎蕙微风,去来无迹,或如长风破浪,动息有情。

         阳云汉看完石像,握紧手中龙雀宝刀,展开身形,一气呵成将那龙甲神诀第六式“风扬式”使了出来。

         只见阳云汉御空而行,人刀合一之际,或身如柳絮随风摆,或大风起兮云飞扬,一轻一重,一疾一缓,一有一无,一虚一实之间,招式变化多端,妙到极处。

         阳云汉演练完“云垂风扬”两式,收刀而立,心中暗自揣摩这两招的精妙之处。

         云始则无形,千变万化,风无正形,万物绕焉,“云垂风扬”两式均是精妙绝伦不滞于物的武功招式,无论自己手中所用的是家传龙雀宝刀,还是自己手中用的是一柄普通木刀,这两式都是威力无穷。

         此时阳云汉还不知道自己的武学在不知不觉之中,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龙甲神诀前两式“蛇蟠鸟翔”以柔克刚,内力招式缺一不可。再两式“虎翼龙飞”以拙胜巧,重在内力运转和内力强弱。第五第六两式“云垂风扬”以精破敌,却是重在招式之妙。

         单以招式精妙程度而论,此两式远超“龙甲神诀”前四式,更遑论与阳云汉家传“奔雷刀法”和阳云汉自创的“雷霆刀法”相比,更是高明的不可以道里计。

         此时半个时辰已过,阳云汉虽知自己对“云垂风扬”两式还不够纯熟,可已无心再练。他走过去,从最先看到的那尊身材伟岸的石像手中取出“龙甲神木”放回腰间包裹中。

         只听大地之下机括声再次响起,阳云汉心知机关再次启动,急忙展开轻功离开石阵。在阳云汉奔行之际,巨石壁和六十四尊石像纷纷垮塌下来,“龙甲神诀”第五第六两式“云垂风扬”图谱再也不复存在。

         阳云汉离开乱石阵之后,一头扎进松林之中,开始搜寻起众人来。松林虽大,可阳云汉已知其中奥秘,过得半个时辰,终于发现了众人的踪迹。

         阳云汉急忙从一旁兜转过去,凌空落在凌孤帆、赵破空和上官碧霄三人身后,挡住了“天龙玄花”四人的去路。

         此时距阳云汉离开已过去整整一个时辰,凌孤帆挑头不停变换逃遁方位,好不容易才保着三人在阴阳八卦阵中左逃右避,没被“天龙玄花”追上。可三人之中的上官碧霄却在后面之人穷追不舍之下,已近樯橹之末,被“天龙玄花”四人越追越近。

         阳云汉此时出现,让“天龙玄花”四人吃了一惊,旋即大喜,以为阳云汉四人再也逃不动了,天印上人开口喝道:“阳云汉,有胆莫逃。”

         凌孤帆、赵破空和上官碧霄三人在前面听到身后动静,回头看见阳云汉归来,齐齐心中大喜过望。凌孤帆急忙招呼赵破空和上官碧霄二人返身而回,站到阳云汉身边。

         阳云汉手握龙雀宝刀,遥指天印上人道:“天印上人,可敢与我独自对战一场么?若是我败了,自会将龙甲神木交予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阳云汉说出此等话,凌孤帆和赵破空面面相觑,上官碧霄在一旁花容失色,三人心中担忧,不知道阳云汉为何不顾自身安危,独自挑战天印上人。这时只听阳云汉接着说道:“但若是我阳云汉侥幸胜了,天印上人,你待如何?”

         听到阳云汉说完这话,天印上人仰天哈哈大笑:“阳小子,你真是口出狂言,若你能胜得了本上人,我立刻带着‘天龙玄花’离开,再也不打你身上‘龙甲神诀’的主意。就怕我手下立马又要多出一个游魂来,阳小子,你放马过来受死。”

         阳云汉心知自己面对的是当世绝顶高手,先手何其重要,哪里还会再客气,高喝一声:“鸟翔式。”体内真气奔流不息,龙雀宝刀绕身体飞舞起来,幻化成无数的鸟儿环绕在身体周遭,方圆三丈之内全被刀锋笼罩住,阳云汉抢先发动,全力攻向对面的天印上人。

         天印上人在寒风扑面的刀锋之中,却是不慌不忙,施展出“天印掌法”的“天各一方”,双掌从容不迫虚空挥击两下,在一瞬间破开阳云汉刀锋笼罩。

         接着天印上人双掌陡然上下翻飞,施展出“天印掌法”的“天高地厚”,下掌堂堂正正拍向阳云汉胸腹,上掌却化拍为斩,凌厉攻向阳云汉咽喉要害。

         阳云汉见状再次高喝一声:“蛇蟠式。”身颤步转之间,手中龙雀宝刀犹如灵蛇吐信般封挡向天印上人攻向自己咽喉的上掌,在行于不得不行之际,迫退了天印上人的凌空一斩。

         紧接着阳云汉手腕一抖,手中龙雀宝刀一个下劈,若腾蛇逰雾般砍向天印上人拍向自己前胸的另外一掌。

         天印上人若是不撤掌,自己的一支手掌就要被阳云汉的龙雀宝刀砍断,迫于无奈,天印上人只得撤回自己下掌,收起“天高地厚”的攻势。

         阳云汉一招抢回先手,口中断喝:“龙飞式。”手舞龙雀宝刀,宛若飞龙乘云腾龙游雾般,凌空迫近天印上人。御空而行的阳云汉内力周流运转,五心相印,全身内力奔腾速度陡然加快三成,身刀合一之下,犹如神龙游空般向天印上人一斩而下。

         天印上人见此招再现,双掌之上金光闪过,依旧使出“天印掌法”的“天地合一”招式,双掌一左一右拍向阳云汉的龙雀宝刀。

         阳云汉的“龙飞式”曾被天印上人使出此式“天地合一”破解,阳云汉心中早有准备,口中暴喝:“虎翼式。”身形凌空变幻,犹如猛虎出柙啸傲山林般,手中龙雀宝刀变换方位,大开大合砍向天印上人。

         天印上人见阳云汉凌空变招,心中暗暗冷笑,手中“天印掌法”跟着变换,使出“天衣无缝”招式,准备封挡住阳云汉的攻势。

         就在此时,天印上人猛然发现阳云汉调息运转内力,真气骤停骤起,整个人好似猛虎加翼,翱翔四海,刀随身动,重若千钧般凌空加力攻向自己。

         一股无比强烈的劲风直扑天印上人面门,天印上人心中凛然,暗道此式虽不如上一式那般迅疾,刀势之上却要更胜一筹,自己若是还用“天衣无缝”招式,实是没有全盘接下的把握。

         想到这里,天印上人双掌晃动,犹如行云流水,天马行空一般变幻掌法,化为“天印掌法”的“天差地远”招式。

         只见他右掌之上金光连续闪动,恰好在阳云汉龙雀宝刀下劈到身前之际,猛地从侧翼一拍。天印上人右掌之上的强劲内力带起一股劲气,正卷在阳云汉龙雀宝刀刀身之上,带的龙雀宝刀向一旁略偏开了一分。

         阳云汉见自己“虎翼式”被破,龙雀宝刀已然砍不到天印上人,只得撤刀收式。天印上人岂会错过如此良机,猛地施展出“天印掌法”绝招之一“天罗地网”笼罩向阳云汉。

         天印上人曾凭此式“天罗地网”擒杀过无数武林高手。只见他双掌从天而降,牢牢将阳云汉困在当中。掌力所至,带起飞沙走石,端的是威猛无比。

         阳云汉见状,不敢大意,口中呼喝:“云垂式。”身形变幻,波谲云诡,手中龙雀宝刀犹如云能晦异,有形不滞,实实挨挨,遮星蔽月,竟在转瞬之间破开天印上人的“天罗地网”招式。

         天印上人哪里料到阳云汉会突然使出如此精妙的招式,猝不及防之下,眨眼间被阳云汉破了自己的“天罗地网”。

         阳云汉接着人刀合一,犹如云附於天,无形随风,虚虚空空,瞬息天地,一招了无痕迹,变幻莫测般攻向天印上人。天印上人大吃一惊,万万没料到阳云汉的刀法会如此精妙绝伦。

         “天印掌法”的各式绝学招式在天印上人脑海中一闪而过,竟没有一式能克制住阳云汉这舒卷写意萦流带空的“龙甲神诀”之“云垂式”。

         天印上人无奈之下,只得展开学自二弟龙眠道长的轻功绝学“流星赶月”,双袖飞舞之下,人一个横移,就想避开阳云汉的龙雀宝刀。

         天印上人反应虽快,轻身功夫“流星赶月”更是一经施展,比之龙眠道长还要高明三分,可惜他这次碰到的却是旷世武功绝学“龙甲神诀”。

         只听“呲剌”一声,天印上人那只宽大的僧袍袖子被龙雀宝刀一刀斩断,幸而他手掌缩的极快,才没被斩到,却也只是差之毫厘而已。

         天印上人自从成名之后,几曾在后辈面前吃过这样的亏,那张宝相庄严的老脸之上露出尴尬之色,旋即转为腾腾杀气。

         天印上人身在空中,凌空一个徘徊,回旋转到阳云汉身边,双掌疾拍,正是“天印掌法”的杀招“天崩地坼”。一时之间,松林之中地动山摇。

         阳云汉首次施展“云垂式”对敌,而且还是和当世绝顶高手相抗,“云垂式”千变万化,最为精妙之处阳云汉还未能悉数领会,否则此刻他还可以继续施展“云垂式”破解天印上人的凌厉攻势。

         眼看天印上人的“天崩地坼”威势极盛,阳云汉口中呼喝:“风扬式。”身形犹如风卷残云,手中龙雀长刀好似长风破浪,动息有情之间,猛地脱出天印上人“天崩地坼”掌势的笼罩范围。

         紧接着阳云汉身形忽而变得风轻云淡,手中龙雀宝刀犹如猎蕙微风,去来无迹之际,反劈向天印上人。

         阳云汉使出的龙雀宝刀看似轻飘飘的,全不着力,和天印上人“天崩地坼”的威力相比,判若云泥之别。可偏偏就是这样风轻云淡的一式,却让天印上人心头莫名一紧,双掌疾速翻飞,幻化出无数的重叠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