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百零九章 火星大将
        阳云汉手中龙雀宝刀向身前挥出之后,他身前尘土之中突然有个杀手破土而出。原来这个杀手甚是机警,在泥土之中潜伏之时,发现有劲气来袭,急忙抢先破土而出。

         阳云汉却早料到他会有此一招,体内真气运转,手中龙雀宝刀之上骤然泛起两寸长的刀芒,狠狠劈向跃出的这个杀手。

         阳云汉使出了自创雷霆刀法第三式“雷惊电绕”,龙雀宝刀滑行之际,陡然凌空变化方位,划过一个“之”字形。强劲的刀芒在空气中发出“嗞嗞”的破空之声,将那逃窜的杀手拦腰斩断。

         阳云汉毙敌之后,没有丝毫犹豫,再次伏于地上。只见他的眉头微微一蹙,手中龙雀宝刀竟是脱手飞出。

         宝刀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猛地插入地下,落地之时,带起一蓬血花,显是插中了躲藏在泥土之中的另外一位杀手。阳云汉跟着掠出,一挥手将龙雀宝刀重新抄到手中,又纵身跃回。

         阳云汉连毙三名杀手,再次伏于地上。一旁的赵破空和武长老姜皓霸见状,深受启发,立刻依样画葫芦,跟着伏身于地。

         赵破空仔细倾听之下,察觉到地下有两股暗流向自己立足之地蠕动过来。赵破空吃惊之下,急忙移形换位,向一旁掠去。

         那两个潜伏于地下前来偷袭的杀手侦听到赵破空的动静,赶忙一齐破地而出,手中铁飞铊一前一后飞扑赵破空。

         赵破空此时早有防备,手中匕首在空中一挥,准确无误地将身前的铁飞铊砸飞,跟着赵破空凌空一个扭身,手中匕首再次挥出,冲他身后袭来的那只铁飞铊也应声飞开。

         两个杀手见一击不中,立刻一跺脚,再次潜伏进地下。赵破空急忙再次伏于地上,倾听两个杀手的动静。

         与此同时,伏于地上的武长老姜皓霸也听到了地下的动静,同样有两股暗流从地下向他涌来。

         武长老姜皓霸猛地起身向其中一股暗流方向跃去,落地之时舞动水磨镔铁伏魔杖,使出“开碑裂石”招式,向地下猛砸下去。躲在地下的杀手察觉不妙,立时破土而出,想要避开武长老姜皓霸的这招攻势。

         武长老姜皓霸眼看自己手中的伏魔杖离这位杀手尚有一段距离,突然凌空变招,化“开碑裂石”为“石破天惊”。只见他手按杖柄机关,伏魔杖的水磨镔铁杖身凌空飞出,直扑杀手而去。

         杀手大吃一惊,赶忙飞出手中铁飞铊迎击来袭的水磨镔铁杖身。可就在水磨镔铁杖身出手的同一瞬间,武长老姜皓霸已经挥动杖中藏剑直刺而出,正中杀手的前胸,将这杀手当场格杀。

         毙敌之后的武长老姜皓霸正待收回自己的水磨镔铁杖身,在他身后不远处的地下,突然又有一人破土而出。

         此人晃动双手,右手之中的两个铁飞铊一前一后,左手之中的两个铁飞刺一左一右,飞袭武长老姜皓霸。出手刺杀姜皓霸的正是“土星上将”昆地目,他一出手就是自己的杀招“四面楚歌”,将武长老姜皓霸的前后左右去路全部封死。

         武长老姜皓霸面色骤变,不及取回自己的水磨镔铁杖身,急忙舞动手中杖中藏剑,使出“飞砂走石”招式,连封身前铁飞铊和左右铁飞刺,可身后飞来的那个铁飞铊他却无论如何再也抵挡不住。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斜刺里突然跃过来一人,手中长刀挥出,将昆地目的铁飞铊猛地磕飞。紧要关头,出手救下武长老姜皓霸的正是阳云汉。

         阳云汉击退铁飞铊之后,身形陡然拔地而起,挥龙雀宝刀向昆地目一斩而下。阳云汉使出了自创“雷霆刀法”第四式“雷霆万钧”。

         昆地目感受到这一刀之威仿佛有万钧之力,不敢正面相抗,一个跺脚,瞬间遁入地下。阳云汉手中龙雀宝刀却没有停下,“轰隆”一声,正击中昆地目刚刚潜入的地方,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可偏偏不见了昆地目的身影。

         就在阳云汉救下武长老姜皓霸的同一瞬间,另外五名杀手也同时发动。他们从地下悄悄潜行到五名丐帮弟子脚下,陡然窜出,手中铁飞铊飞袭五名丐帮弟子。

         五名丐帮弟子早就围成一圈凝神戒备,眼看铁飞铊袭来,连忙各自施展手中兵器抵挡飞袭而来的暗器。就在五名丐帮弟子出手之际,五名杀手突然同时晃动另外一只手臂,陡然五名丐帮弟子站立的脚下各冒出一支铁飞刺,分别扎中一位丐帮弟子的脚掌。

         五名丐帮弟子吃痛之下,纷纷踉跄倒地,五名杀手岂会错过如此良机,各自甩出手中铁飞铊,正中五名丐帮弟子要害,竟在转眼之间将五名丐帮弟子刺杀。

         刚刚被阳云汉救下惊魂初定的武长老姜皓霸瞥见丐帮仅剩五名弟子也被刺杀,惊怒之下,大喝一声猛地朝五名杀手扑了过去。五名杀手见状,就欲再次潜入地下。就在这一时刻,五名杀手突然觉得自己脚下金光一闪,各自感到脚下一阵剧痛,竟无力跺足潜入地下。

         原来失去昆地目行踪的阳云汉瞥见远处五名杀手又刺杀了五位丐帮弟子,不及出手相救,心中异常悲愤,他眼见五名杀手又要遁走,心念转动之下,猛地从怀中取出金针。

         阳云汉料定若是直接以金针袭击这五名杀手,定有杀手能躲避逃遁,不如出手一举封死五人去路,于是阳云汉使出“万针神功”,朝那五名杀手准备逃遁的地下撒去一把金针,恰好趁五名杀手不备,伤到了五名杀手的脚掌,封死了五名杀手准备逃遁的去路。

         武长老姜皓霸此时已经扑到五名杀手身边,杖中藏剑猛地向其中一名杀手刺出。那名杀手的脚掌被伤,不及闪避,只得硬着头皮挥动铁飞铊回击武长老姜皓霸。

         武长老姜皓霸见铁飞铊飞来,却毫不闪避,手中长剑猛地加速刺出,正中那名杀手的咽喉。那名杀手手中铁飞铊眼看也要砸中武长老姜皓霸肋部,却陡然失去了动力,铁飞铊委顿掉落在地。武长老姜皓霸兵行险招击毙了那名杀手。

         阳云汉金针出手之后,人跟着飞扑向另外四名杀手,口中高喝:“云垂式。”手中龙雀宝刀有形不滞,无形随风,瞬息天地,遮星蔽月,变幻莫测,精妙绝伦。四名杀手只感到眼前一柄宝刀划过一道不可思议的弧线,竟是避无可避,四名杀手几乎在同一瞬间中刀而亡。

         另外一侧,赵破空依旧在和两位杀手缠斗。两位杀手武功不及赵破空,却屡屡仗着诡异身法遁入地下躲过赵破空的凌厉攻势。眼看两位杀手再次一前一后破土而出攻向自己,赵破空闪身避开前后来袭的铁飞铊,接着揉身欺近身前来袭的那位杀手。

         那杀手见赵破空来势迅疾,急忙一跺脚想要遁入土中,就在他身形下落到土中一半之时,突然觉得前胸一痛,整个人顿时卡在了半截土中,低头看时,只见一把匕首正插在自己的前胸之上。

         杀手只感到一阵剧痛传来,抽搐一下,就此毙命。原来赵破空早就起了杀心,不愿再和这两个杀手缠斗,脱手飞出自己左手的兵器匕首击毙一敌。

         另外一位杀手见同伴毙命,心中吃惊,可杀手的本能还是让他从身后欺近赵破空,手中铁飞铊飞击赵破空后背心。

         赵破空早料到身后杀手有此一招,头也不回,右胳膊突然反背到身后,右手之中的另外一把匕首恰好砸飞来袭的铁飞铊。

         赵破空一招克敌之后,人一个轻盈转身,紧接着一个纵跃,闪电般靠近杀手,手中匕首猛地刺了过去。

         杀手手中所使的铁飞铊善于远攻,却不利近战,眼见匕首刺来,急忙一跺脚想遁入地下。可赵破空这次将身法运到极致,来势极快,眼看杀手避无可避就要被匕首刺中。

         突然,赵破空身旁的地下,有一人破土而出,晃动双手,右手之中的两个铁飞铊一前一后,左手之中的两个铁飞刺一左一右,飞袭赵破空。正是昆地目再次使出“四面楚歌”杀招欲刺杀赵破空。

         赵破空面临险境,只得放过眼前那位杀手,任由其遁入地下之后,挥舞手中匕首,连挡左右两个铁飞刺,接着拼尽全力晃动身形,避开身后来袭的铁飞铊,可身前的铁飞铊却直扑赵破空腹部而来,眼看就要砸中赵破空。

         就在此时,击毙四名杀手的阳云汉赶到,手中龙雀宝刀挥出,将那铁飞铊砸飞,紧要关头又将赵破空救下。

         “土星上将”昆地目见偷袭不成,就欲跺足遁入地下。阳云汉见状,左手之中六支金针出手,其中三支成品字形直扑昆地目身躯,另外三支成品字形飞向昆地目脚下欲封住他的去路。

         昆地目察觉金针来袭,吃惊之下就地一个翻滚,狼狈不堪避开阳云汉的六支金针。就在昆地目准备再次遁地之时,阳云汉手中金针再次出手,又三支金针直扑他的脚下,再次封住他的去路。昆地目无奈之下,又是就地十八滚,狼狈逃窜开来。

         阳云汉却借金针出手之机,凌空飞扑昆地目,口中暴喝:“龙飞式。”手中龙雀宝刀宛若飞龙乘云腾龙游雾般,凌空迫近昆地目。

         昆地目不及起身,就地又是几个翻滚,想要再次躲开。御空而行的阳云汉内力周流运转,五心相印,全身内力奔腾速度陡然加快三成,身刀合一之下,犹如神龙游空般向昆地目一斩而下。

         昆地目哪里料到阳云汉刀式会陡然加快,速度完全出乎他的意料,眼看就要成为龙雀宝刀的刀下之鬼。

         斜刺里突然有一人从地下钻出,横身挡在阳云汉和昆地目之间。阳云汉的龙雀宝刀转瞬之间将此人一劈为二,这斜刺里杀出来的人正是和赵破空缠斗的那位杀手,他见首领昆地目遇险,不惜以身相代,生生挡住了阳云汉的龙雀宝刀。

         趁着这些许的耽搁,滚在地上的昆地目右掌一拍地面,身体跟着陷落入地下,转瞬之间消失了踪影。

         这时重新拾回自己水磨镔铁杖身的武长老姜皓霸也围拢了过来。眼见昆地目逃遁,武长老姜皓霸恼怒成羞,挥起伏魔杖,使出“开碑裂石”招式,向地下猛砸下去。

         姜皓霸犹如发疯了一般,连砸十余下,一时之间地上尘土飞扬,却始终不见“土星上将”昆地目的身影。

         在一旁的阳云汉高声喊道:“武长老停手,昆地目已经逃了。”听到呼喊,武长老姜皓霸方才住手。

         三人清点战场,经此终碛堤一战,丐帮南舵头张禹德和二十位丐帮弟子悉数生亡,仅剩武长老姜皓霸一人而已,来袭的十一位杀手也全部被杀,可惜头目昆地目却成功逃遁。

         三人强忍住心中悲痛,掩埋了张禹德和丐帮弟子尸体,这才继续向太白峰进发。

         太白峰山势起伏不定,三人往上攀爬一段之后,又开始向下而行,不知不觉中来到一处陡峭山梁的谷底。

         此处谷底呈锯齿状,两旁石峰如巨大石柱,傲然挺立,直插云端,山谷之中同样也是石峰林立,巨石嶙峋,重重叠叠,千姿百态。

         三人正行走间,突然听到前面传来呼喝之声,阳云汉、赵破空和武长老姜皓霸三人赶忙展开轻身功夫,全力向前赶去。

         三人赶到一处山石峥嵘之地,见前面有两伙人对面而峙。其中一伙人正是少林派降龙罗汉灵智、伏虎罗汉灵丘和十八武僧,以及上清派素净真人携四名弟子。

         另外一伙人中领头一人五十来岁年纪,身着火红大氅,就连胡须都是紫红色的,右边腰间跨着一把无鞘火红色长刀,刀背极厚,看上去沉重无比,左腰却别着一个奇异的火红色大葫芦。

         在他身后站着十三位弟子,也是全身火红,右腰跨刀背极厚的无鞘火红色长刀,左腰跨火红色葫芦,只是葫芦个头比领头之人小了三分。

         此时只听领头那人高声说道:“我乃玄古帮十一曜星将‘火星大将’紫飞焰,来者报上名来?”

         听到询问,降龙罗汉灵智沉声回道:“老衲乃少林派降龙罗汉灵智,这两位是老衲师弟伏虎罗汉灵丘,和上清派素净真人。”

         “火星大将”紫飞焰闻言哈哈大笑:“原来是少林派和上清派,你们两派竟敢到我玄古帮总舵来撒野,真是自寻死路。灵智秃驴,你可敢派人和本大将的三昧真火大阵比试一番么?”

         听到紫飞焰出言不逊,伏虎罗汉灵丘忍不住插口回道:“有何不敢,老衲来领教三昧真火大阵的厉害。”

         说罢,就要纵身跃出,却被降龙罗汉灵智一把拉住:“师弟,且慢。既然玄古帮摆的是一门阵法,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少林派当派十八罗汉阵迎战。”

         降龙罗汉灵智见识过玄古帮的厉害,听到“火星大将”紫飞焰摆出的这门阵法取名三昧真火大阵,猜测此门阵法必定极为厉害,岂敢让自己的师弟伏虎罗汉灵丘孤身犯险,立刻出言以少林派成名的十八罗汉阵迎敌。

         此番少林派前来征讨玄古帮秦岭总舵的,除了降龙罗汉灵智和伏虎罗汉灵丘二人外,还有十八位武僧,这些小罗汉平日里勤加操练十八罗汉阵,迎敌之时威力巨大,是以此刻降龙罗汉灵智放心让十八武僧出战。

         “火星大将”紫飞焰听到灵智回话,脸上泛起一阵诡异笑容。双方人等各自退开一些,留下紫飞焰的十三位火红服饰弟子和少林派十八武僧站在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