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章 封后大典
        伴随着这声暴喝,只见阳云汉身形变幻若晴空一鹤冲天而起,体内真气奔流不息,掠空滑翔之际,手中宝刀刀式笼罩住方圆三丈之地,竟同时将对面五僧团团包裹住。

         仁和寺五僧大惊失色,还欲变幻‘大日如来阵法’阵型,可偏偏身形被阳云汉刀势如天罗地网般封死,只得各自举刀封挡。

         阳云汉手中宝刀或似雄鹰,或似麻雀,闪电般连击五僧。这一来五僧实则成了各自单独面对阳云汉,再也无法形成合力。

         只听五声清脆的响声之后,五僧手中太刀齐齐折断。最地、最水和最火退后三步,三人嘴角一齐溢出鲜血,最风和最空二人则是连退五步,各自喷出一口鲜血,身形摇摇欲坠。在“龙甲神诀”之“鸟翔式”之下,仁和寺五大长老一齐受伤,最风和最空更是直接失去战力。

         日本国被奉若神明的仁和寺“地水火风空”五大长老竟一齐败于阳云汉手下,这一下真的是石破天惊,围观的藤原家武士和藤原家仆人全都倒吸一口凉气,个个呆若木鸡。唯有一人轻声喝彩,这喝彩声虽然非常弱小,却哪逃得过阳云汉的耳朵。

         阳云汉心中颇觉意外,侧脸看去,见一女子独自站在众人身后,身着彩装,手中拿着杉木衵扇,遮挡住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美目,凝视着阳云汉,眼中满是流光溢彩。阳云汉却对那女子这双美目甚为熟悉,知道此女正是藤原威子。

         仁和寺五僧却没留意到这声轻微的喝彩,此番五人合力围攻阳云汉,却落了个大败而归,让在日本赫赫有名的五僧声名扫地。

         最水和最火分别扶住最风和最空,最地领头,五僧灰溜溜地逃窜而去,再也没胆撂下任何狠话。藤原家仆人们也跟着散去,一众武士重整队形,齐刷刷看着阳云汉,全都敬若神明。待阳云汉教习“雷惊电绕”之时,一众武士个个鸦雀无声,用心操演。

         到了第四日、第五日阳云汉传授一众武士“雷霆刀法”第四式“雷霆万钧”。

         第六日一早,阳云汉正待将“雷霆刀法”四式融化贯通演示给一众武士,却不料藤原赖通匆匆赶来,遣散一众武士之后,请出了藤原道长,又邀请阳云汉一起上了牛车,三人一路向皇宫赶去。

         牛车之上藤原道长这才向阳云汉解说今日是三条天皇的皇后册立大典,藤原道长特地邀请贵客阳云汉一同前往观礼。

         藤原家宅邸毗邻皇宫,不多时牛车就来到皇宫的朱雀门外。下了牛车,三人步行入皇宫内,穿过层层叠叠的宫殿,一直来到建礼门外,透过门廊,远远就能看到一座飞檐斗拱的大殿。

         待三人步入建礼门内,阳云汉见大殿前有一个宽广的庭院,庭院两旁左樱右桔。此刻正值深秋之时,右边数棵桔树之上结满了累累橙黄果实,再凝神看那大殿之上挂着一个竖匾,上书“紫宸殿”三个大字。

         大殿门口站满了武士,见藤原道长走过来,齐齐躬身施礼。藤原道长昂首带着藤原赖通和阳云汉走入紫宸殿。

         此时殿内两侧早已经站满了身着盛装的各色人等,藤原赖通悄然领着阳云汉站在了人群最后面,藤原道长则一路向前走去。殿内之人见到藤原道长,纷纷弯腰施礼,脸现谄媚笑容,藤原道长却是脸色木然,一直走到众人的最前面稳稳站定。

         过得片刻,鼓乐声起,一男一女步入大殿,那男子身着黄栌染盛装,头戴御金巾子冠,四十多岁年纪,那女子则穿着紫色十二单衣,年纪看起来比那男子还要大上几岁。

         这二人身后跟着三名僧人,豁然正是最地和尚、最水和尚和最火和尚。那一男一女进了大殿之后,直接向大殿北边的高御座和御帐台走去,沿途那些臣子肃然垂首而立,也不看这二人,脸上全然没有藤原道长走过之时浮现的谄媚之色。

         最地、最水和最火三僧跟着二人进了大殿之后,直接留在了门口。藤原赖通见状,蹙起眉头,轻身走了过去,用日本话和这三僧低声交谈起来。

         只见那三僧边听藤原赖通说着话,边抬眼偷瞥阳云汉。恰好阳云汉看了过来,三僧赶忙侧转头去,脸现无奈之色,回身出了紫宸殿大门,悄然离去。

         此时那一男一女才走到高御座和御帐台上落座,藤原赖通走回阳云汉身边,撇了撇嘴轻声对身边的阳云汉说道:“阳兄台,那高座上端坐之人就是我日本三条天皇,还有今日要册立的皇后藤原娍子。只是这藤原娍子有什么好,哪里赶得上中宫藤原妍子之万一。”

         说到这里,藤原赖通脸现得色:“阳兄台,那藤原妍子可是我的妹妹,论相貌论才情,都是和威子一样的万里挑一,而且今年才二十二岁芳龄,比这人老珠黄的藤原娍子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去,这三条天皇太不识抬举,竟忤逆家父意愿,执意要立这藤原娍子为皇后。”说着话,藤原赖通鼻子里冷哼了一声。

         阳云汉本就是被强拉着来观礼的,对这天皇和藤原家事并不感兴趣,闻言不置可否。藤原赖通见状讪然一笑,不再继续絮叨。

         恰在这个时候,鼓乐声再起,又有两个六十几岁的老人伴随着乐声走进大殿,其中一位老人神色冷峻,另外一位则是红光满面。

         二老走到大殿中央停下,伴随着鼓点声,二人翩然起舞,口里低声吟诵着咒语。渐渐二人身体扭动幅度越来越大,头发也披散开来,状若疯癫。如此良久,突然鼓乐声骤停,二老也陡然停住舞姿,各自从怀中取出一物掷于地上,口中念念有词。

         站在后面的藤原赖通此刻也是一脸肃然,悄声向一旁的阳云汉解说道:“以言者尚其辞,以动者尚其变,以制器者尚其象,以卜筮者尚其占。阳兄台,这二老在行龟甲占卜仪式,推演三条天皇册立皇后之吉凶。那神色冷峻的老人,名叫安倍吉平,红光满面老人则是贺茂光荣。贺茂有光荣,安倍有吉平,这二老可都是我日本国最富盛名的大阴阳师。”

         此时,安倍吉平和贺茂光荣二人作法完毕,取起龟甲,细细查看。大殿之上,顿时鸦雀无声。

         良久之后,安倍吉平才缓缓开口叽里呱啦朗声说了起来。藤原赖通听着听着脸上浮现笑意,侧脸轻声向阳云汉解释道:“两位大阴阳师龟甲占卜推演出藤原娍子不宜册立为后,此乃天意,想来三条天皇不敢违抗。”说罢,藤原赖通转头看向三条天皇。

         那身居高御座上的三条天皇则是脸色大变,朗声说起话来,阳云汉虽是不懂日语,可看那三条天皇的样子,当是不满占卜结果。

         果然一旁的藤原赖通听到三条天皇的话,脸色越来越难看,鼻子中再次冷哼一下道:“这三条天皇真是疯了,竟然不顾两位大阴阳师的占卜结果,执意要立藤原娍子为后。”

         这时,大殿内的群臣十之七八突然齐齐跪倒,高声劝谏起来,除了藤原道长、藤原赖通和阳云汉依旧站立着外,只有寥寥不足十人没有跪倒。

         高御座上的三条天皇见到此情此景,脸色越来越惨白,在一旁御帐台上端坐的藤原娍子也是脸色煞白,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那藤原赖通脸上浮现出得意之色,显然对此情况早有预料。只是没想到三条天皇却猛然从高御座上站了起来,高声斥责起来,声音尖锐凄厉,响彻整个紫宸大殿。

         藤原赖通脸上惊诧之色越来越浓,万万没想到三条天皇此番如此刚烈,铁了心要立藤原娍子为皇后。

         阳云汉见那三条天皇高声训斥完之后,举目向大殿门口梭巡,猜想三条天皇当是在寻找皇家御寺仁和寺的最地、最水和最火三僧支援。三条天皇满大殿找寻不到三僧,脸现失望之色,可他眼中旋即现出决然之色,仍是伫立在高御座前,不再坐下。

         如此一来三条天皇和跪倒的群臣形成对峙局面,大殿之中气氛异常凝重,再次静悄悄的鸦雀无声。

         过了片刻,只听站在最前面的藤原道长,轻咳了一声,开始缓缓说起话来。那些跪地的群臣,听到藤原道长的话,纷纷站起身来。而那三条天皇听到藤原道长的话,脸上浮现狂喜之色。

         藤原赖通无奈摇摇头,轻声向阳云汉说道:“阳兄台,这是家父妥协了,同意三条天皇立藤原娍子为皇后。”藤原道长如此做法,封后大典这才得以继续。随着大阴阳师安倍吉平和贺茂光荣的齐声高喝,各种繁缛仪式陆续上演。

         仪式进行当中,藤原赖通向阳云汉轻声告退,转身出了大殿,只是不一会又返身回来,手中端着一个台盘,台盘上摆着一个精美的铜壶和两个酒盅。恰在这个时候,那安倍吉平走了过来,伸手从藤原赖通手中接过台盘,两人相互对望一眼。

         此时大殿之内,众人都全神贯注于封后大典上的三条天皇和藤原娍子,唯有阳云汉百无聊赖,恰好侧头看到藤原赖通和安倍吉平交接铜壶的一幕,只是他没能看到藤原赖通眼神中转瞬即逝的恶毒之色。阳云汉心中颇为诧异,不解藤原赖通为何要亲自去端一壶酒。

         只见安倍吉平接过台盘,返身回到大殿中央,恭敬地给三条天皇和藤原娍子斟满酒,请二人对饮一杯。看到此幕,阳云汉心中泛起一丝不安的感觉,可又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意外。

         又过了许久,冗长的封后大典终于结束,藤原道长这才带着藤原赖通和阳云汉施施然离开皇宫。

         第七日,阳云汉照旧如约来到藤原家教习一众武士。阳云汉将“雷霆刀法”四式融会贯通演示给一众武士之后,有心考校一众武士,让众人个个独自上前演示。

         第八日和第九日,又让一众武士捉对厮杀。第十日,胜者捉对再战,最后源赖义力挫众人,独占了魁首。此番实战,一众武士对阳云汉自创的“雷霆刀法”领悟更多,知道“雷霆刀法”四式融化贯通之下,更增威力。

         教习完毕,阳云汉离开藤原家往客栈赶去,盘算着和二哥凌孤帆、上官碧霄、伊采会和之后,寻处馆子共进晚餐,再收拾好行囊,隔日便到藤原家辞行,而后离开平安京返回大宋。

         正当阳云汉独自漫步街头之际,突然一辆华丽的牛车停在身侧。阳云汉停下脚步,见那牛车之上一只玉手半挑开帘子,耳畔传来一阵温柔的话语声:“阳大哥,请上车一叙。”

         阳云汉听出那说话的女子是藤原威子,正待开口拒绝。

         藤原威子已经接着柔声说道:“借问江潮与海水,何似君情与妾心?相恨不如潮有信,相思始觉海非深。阳大哥,威子知道今生我们无缘,只是阳大哥你不日就要返回天朝,从此我们天各一方。威子只求能与阳大哥片刻同游,权当是威子替阳大哥践行吧。”

         话已至此,阳云汉不忍心再拒绝藤原威子一番心意,跨步上了牛车。这牛车之中布置的甚是华丽,相对安置了两个软榻,藤原威子正座在左边软榻上。

         看到阳云汉进来,藤原威子喜形于色,低声用本国话吩咐车夫驾车。阳云汉本是武林中人,也没太多的繁文缛节,直接盘膝座在右边软榻之上。

         伴随着辚辚车声,阳云汉鼻息中全是藤原威子身上的香味,可他却是正襟危坐,目视脚下。藤原威子只是痴痴看着阳云汉,二人竟是一路无语。

         良久之后,牛车停下,阳云汉挑帘下了牛车,藤原威子跟着走了下来。阳云汉见牛车停在了一处长长的木桥边,桥的那头是一座小山。

         小山之上遍布枫树,树上皆是满满的枫叶,有的霜红、有的黄褐、有的翠绿,层林尽染之下,汇成一片片一簇簇的缤纷色彩,楼、台、亭、塔掩映其中,恍若蓬莱。

         二人缓步走到桥中央,藤原威子凝视着河面,柔声向阳云汉说道:“阳大哥,此桥名曰法轮桥。遇佛法轮,一切邪见、疑悔、灾害皆悉消灭。来到此桥,威子但求从此一生,阳大哥都能平平安安逢凶化吉。”

         说完这番话,藤原威子眼圈陡然一红,突然接着说道:“阳大哥,若是我藤原家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只望阳大哥谅解。”说到这里,藤原威子撇过头去,不让阳云汉看到点点泪珠从自己眼角坠落。

         恰在这个时候,落日余晖笼罩住远山近河和脚下*桥,一切如梦如幻,犹若仙境。阳云汉叹了口气,远眺着落日美景说道:“藤原威子,明日我们就要返回大宋了。我对藤原家,不求任何回报,你们大可放心。”

         听到这话,藤原威子眼中泪珠更是扑簌落下,却又怕阳云汉听到,不敢放声抽泣。二人在桥上伫立良久,这才默默返回牛车,往回赶去。

         牛车才到平安京内,就被一人拦住,正是藤原赖通寻了过来,执意要请阳云汉再回藤原家小酌一番,说是关白藤原道长一定要亲自给恩公阳云汉践行。

         阳云汉本欲拒绝,却被藤原赖通死死拉住,又以派人去寻访凌孤帆、上官碧霄和伊采三人同到藤原家小酌为由,堵了阳云汉退路。无奈之下,阳云汉只得又随着藤原赖通和藤原威子返回藤原家宅邸。

         很快酒席摆好,藤原赖通请出藤原道长,又嘱咐仆人们去寻访凌孤帆、上官碧霄和伊采三人,四人则先行开席,藤原威子在一旁替三人把盏斟酒。在给阳云汉斟酒之时,藤原威子双手颤动,酒水竟溢出了几分。

         藤原道长一改先前肃然的神情,哈哈一笑,举杯向阳云汉说道:“阳壮士,我以杯中酒给阳壮士践行,来,我们同饮一杯。”说罢藤原道长一饮而尽,阳云汉也是举杯回礼,一饮而尽。

         藤原赖通见状,忙嘱咐藤原威子给阳云汉满上酒,接着举杯向阳云汉说道:“阳兄台,我也敬你一杯。你在神岛救我兄妹在先,又于贼子之手救下家父,最后还教习我藤原家武士,此等大恩大德,我藤原赖通没齿难忘。”说罢一饮而尽杯中酒,阳云汉又陪着喝了一杯。

         藤原道长在一旁眼见阳云汉两杯酒下肚后仍是神色无恙,悄悄向藤原赖通使了一个眼色。藤原赖通赶忙嘱咐藤原威子再给阳云汉斟满酒,而后吩咐藤原威子上前向阳云汉敬酒。

         二人对饮之时,藤原威子双目不敢直视阳云汉,眼角泪珠滴落。阳云汉不以为意,举杯又是一饮而尽。

         三杯喝完,藤原道长再次开口说道:“阳壮士,你武功盖世,我欲以小女威子许配于你,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阳云汉闻言,看了一眼藤原威子,断然摇头道:“我已经答复过藤原威子,我阳云汉心中早已有一女子,今生断然不会再娶,谢谢关白好意,请原谅我阳云汉恕难从命。”听到阳云汉回复的如此决绝,藤原道长和藤原赖通对视一眼。

         正在这个时候,阳云汉突然站起身,高声质问道:“这酒中有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