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六章 平安京都
        那百里狐和百里雀在一旁也被阳云汉施展出的神功所震慑,眼睁睁看着百里龙使出“灵蛇吐信”扑向阳云汉。

         阳云汉的“蛇蟠式”神功正是蛇拳的克星,见百里龙扑上来,阳云汉想也没想,口中高喝一声:“蛇蟠式。”手中宝刀犹如腾蛇逰雾般挥了出去,“绕指柔”宝刀弯曲之下,一瞬间将百里龙伸出的右臂斩断。

         这一下疼的百里龙一声惨叫,一个纵身后跃,脱出阳云汉宝刀的笼罩范围。可不待阳云汉上前追击,百里龙突然跌倒在地,一边满地打滚,一边大声惨嚎。

         阳云汉心中诧异,武林中人争斗中断腿脚失胳膊的极多,虽多有哭嚎,却也少见百里龙如此大动静的。

         阳云汉忙收刀凝神观看,只见倒地打滚的百里龙右臂发黑,接着迅速蔓延到全身,整个脸膛更是漆黑一片。就在转眼之间,百里龙躺在地上动也不动,再也听不到他的惨嚎声。

         这百里龙竟是中剧毒而亡,阳云汉心中更加诧异,仔细思討,这才想起自己刚刚用“绕指柔”宝刀砍杀了万蛇之王,定是那万蛇之王的毒液留在了“绕指柔”宝刀之上,自己刚刚又用宝刀砍断百里龙的右臂,那万蛇之王的毒液恰好进入了百里龙的血液中。

         这百里龙的内力远不及阳云汉深厚,抵抗不了万蛇之王的剧毒,迅速中毒倒地而亡。阳云汉想通此关节,心中暗自感叹,没想到这百里龙最终竟死于自己所豢养的毒蛇之手,也算是命数注定。

         一旁的百里狐和百里雀眼看着百里龙中毒而亡,百里狐心中惊惧,没想到多日不见阳云汉的武功突飞猛进,精进如斯。

         百里雀却是和百里龙一母同胞,不仅长相相同,感情更是深厚,眼见弟弟百里龙当场惨死,百里雀心痛万分,毫不犹豫地从怀中取出一只形状特异的铁制哨子,放在嘴里吹了起来。

         只见那漫天飞翔的海鸟好似听到了指令般,不再自由盘旋翱翔,纷纷掉头鸣叫着冲阳云汉扑来。一时之间,万鸟齐鸣突飞,声扬数里,遮天蔽日地笼罩住阳云汉。

         一旁的凌孤帆、上官碧霄、伊采、藤原赖通和藤原威子五人刚刚见阳云汉大展神威斩杀了血红小蛇,都是欢欣鼓舞,此刻眼见万鸟围攻阳云汉,又禁不住心惊肉跳起来。

         凌孤帆和上官碧霄正待挥剑上前相助阳云汉,却听万鸟群中的阳云汉一声暴喝:“鸟翔式。”

         只见阳云汉手中“绕指柔”宝刀绕身体飞舞着,仿佛幻化成无数的鸟儿环绕住阳云汉周遭。那飞扑而来的海鸟到了阳云汉身边方圆三丈之时,仿佛遇到了一堵无形的墙一般,竟都被“绕指柔”宝刀斩落地上。

         这一刻旁观众人看到了壮观的一幕,只见万鸟虽是笼罩住阳云汉,却如中了魔咒,在阳云汉身体三丈外统统坠地而亡。只是过了片刻,围绕阳云汉身体周围一圈已经堆满了海鸟的尸体,层层叠叠的数不胜数。

         百里雀眼见群鸟攻击也不凑效,心急之下,口里吹着哨子,却悄悄展开身形,几个起落靠近阳云汉后,混在群鸟中,向阳云汉攻来。

         阳云汉此时完全沉浸在施展“鸟翔式”武功之中,只感到有东西来袭,哪管它是海鸟还是人,挥“绕指柔”宝刀快如雨燕般扫过。百里雀身首异处之时,口里还在吹着哨子,直到身躯倒地之后,口里哨子声方才停了下来。

         这哨声一停,一众海鸟好似突然摆脱了催眠般,不再飞扑向阳云汉,而是鸣叫着四散飞开,顿时小岛之上重新展露出碧蓝的天空。

         就在阳云汉和围观的凌孤帆几人看那万鸟齐飞之时,百里狐突然趁乱欺近几人身边。

         百里狐生性狡诈,一眼就从几人中选中了最柔弱的藤原威子,上前一把抓住藤原威子胳膊,用匕首抵在藤原威子的后心处,这才开口说道:“阳云汉,你们放我离去,我才放了这女子。”

         阳云汉和凌孤帆几人这时才惊觉百里狐抓了藤原威子,藤原赖通紧张地大叫道:“以摸脱。”阳云汉毫不犹豫,几个闪身奔到百里狐和藤原威子对面。

         百里狐见状一把扯掉藤原威子头上的斗笠,大声喝道:“阳云汉,你给我停下,否则我杀了她。”

         阳云汉闻言,只好在百里狐和藤原威子面前站定,恰好看到被掀掉斗笠的藤原威子面容。

         映入阳云汉眼中的是一张清秀绝伦,精致典雅的脸孔,配上她的单眼皮,竟是个绝色女子,只是她的脸色是那样的苍白,好似终日不见阳光般。此时藤原威子的面孔上全是受惊吓的表情,圆睁着双目盯着对面的阳云汉。

         阳云汉冲藤原威子微微点了点头,以示鼓励。紧接着,阳云汉陡然冲着对面的百里狐一声暴喝:“蛇蟠鸟翔式。”

         这一声暴喝吓的对面的百里狐一个哆嗦,手中匕首颤了一颤。那藤原威子更是可怜,被这声暴喝吓的当场跌坐在地上,却无意中避开了百里狐抵在背心的匕首威胁。

         阳云汉见机不可失,身形变幻若晴空一鹤冲天而起,掠空飞向百里狐,其气势好似雄鹰般凶狠,手中“绕指柔”宝刀却又轻盈的如麻雀般扫向百里狐的胸腹要害。

         百里狐大吃一惊,顾不上伤害藤原威子,身形后纵想要逃到自己驯服的狼群中,召唤群狼来抵挡阳云汉。

         阳云汉哪里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展开身法,快如雨燕般欺近百里狐身边,手中宝刀如飞龙乘云腾蛇逰雾般挥了出去,其刀式虽不如阳云汉自创的“雷霆刀法”之“雷霆万钧”威猛,却更多了几分柔弱飘逸,不着行迹。

         深处其中的百里狐只感到自己被阳云汉无尽的刀势包裹住,竟是避无可避退步可退,心中不禁一阵绝望,刚想开口求饶,却感到胸腹处一阵剧痛,低头一看,自己竟被阳云汉手中宝刀开膛破肚。

         百里狐只感到天旋地转,至死也不相信自己会命丧在这小岛之上。百兽山庄四兄弟横行江湖久矣,坏事做尽,没想到今日竟尽皆伏诛在这东海神岛之上。

         诛杀了四兽的阳云汉默默伫立在那里,细细回味着自己使用“龙甲神诀”之“蛇蟠式”、“鸟翔式”诛杀强敌的情景,不禁对“龙甲神木”之上雕刻的那首“东海神岛、蛇蟠鸟翔、飞流之后、柔弱于水”的最后一句“柔弱于水”了然于胸。

         原来武功可以不一味追求刚猛,而是如那柔水一般,刚不可折,柔不可卷,故可以弱制强,以柔制刚。想通此关节的阳云汉武功自此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恰在这个时候,阳云汉听到脚下传来一女子的惊呼声,阳云汉这才醒悟过来,低头一看,正是先前跌坐地上的藤原威子回头见到被开膛破肚的百里狐,吓的差点晕厥过去。

         阳云汉赶忙扶起藤原威子,却没留意到藤原威子苍白的脸孔上陡然泛起一圈红晕。她将自己的手从阳云汉手中抽出,匆匆到一旁取过斗笠戴在头上,将自己的容颜再次遮掩起来。

         凌孤帆、上官碧霄、伊采、藤原赖通则聚拢过来,伊采兴奋地拉住阳云汉的胳膊说道:“阳云汉,你的武功真是高强啊,这些坏人全都被你杀死了。”

         上官碧霄不如伊采那么大胆,不敢上前拉住阳云汉,可她看向阳云汉的眼神同样充满着崇拜之色。

         凌孤帆在一旁微微点头,冲阳云汉说道:“四弟,你的武功又有大幅精进,刚刚看你斩杀百兽山庄几人的招式极为精妙,难道在这瀑布之后,真的别有玄机么?”

         阳云汉正待向二哥详加解释,却不料脚下一阵剧烈的颤动,整个山坡都好似抖动了起来。阳云汉回头一看,只见悬挂瀑布的那处绝壁正在轰然塌陷。

         阳云汉猛然想起自己在瀑布后平台的四方孔洞中取出“龙甲神木”的时候,听到的“咔嚓咔嚓”之声,想来这定是那位留下神功图案的前辈早就设计好的,待有缘人取走宝刀学成两式神功之后,再将这处石洞彻底毁掉。

         阳云汉不由得对这位前辈心生敬畏,他忙扭头招呼凌孤帆几人道:“二哥,几位,我们速速离开此地。”说罢头前带路,其余几人紧跟在他的身后,一行人匆匆返回自己的海船之上。

         众人站在船头甲板上抬眼看去,只见那小岛中间的山峰竟坍陷了下去,原先好端端的一座东海神岛豁然一分为二。众人暗自咂舌,不知道是何力量竟会让这小岛产生如此变化。

         阳云汉则在心中一边钦佩这位前辈鬼斧神工之能,一边暗自感概石洞中雕刻的绝学再也不见踪迹,只是幸而自己已经领会通透两式神功,倒也不至于让绝学湮没。

         就在众人观看之际,藤原赖通突然跪倒在地,操着生硬的官话对凌孤帆和阳云汉说道:“凌兄台、阳兄台,我有一事相求。”说罢,藤原赖通瞪大眼睛祈求般地看着二人。

         凌孤帆摆了摆手道:“藤原赖通,你快起来,有何事情,你但说无妨。”

         藤原赖通却是跪地不起,接着祈求道:“几位恩公,我们流落到贵国小岛之上,此刻无船可回,有家不得归。但求几位恩公能送我们兄妹一程,待我们回到日本,一定重金相谢。”

         听到这话,凌孤帆和阳云汉面面相觑。阳云汉复仇之心迫切,本不欲再多事,可又一想若是自己几人不送二人一程,恐怕这二人只能跟随自己一行人回到大宋,那就要身在异乡为异客了。

         想到这里,阳云汉看了看凌孤帆,从二哥的眼神中他也看出了凌孤帆的想法,两兄弟早已经是心有灵犀。

         于是阳云汉开口冲藤原赖通说道:“藤原赖通,我们不反对送你们兄妹回日本。至于你说的酬劳,我们几人是不需要的,可你要和我们这船家商量一下,看他们是否也应允送你们到日本,还有该支付多少酬劳给他们。”

         听到阳云汉这番话,藤原赖通喜形于色,忙不迭地起身找船老大商量去了,最终许以三倍重金才打动了船家,远航一趟日本。那船老大还担心航线问题,藤原赖通忙取出自己贴身藏着的日本周边航海图,和船老大仔细计较了一番,议定了航线。

         不久海船再次扬帆起航,众人也不再去管另外一侧载来百兽山庄四兄弟的那艘大海船了。

         海船一路行来,竟是风平浪静,众人无不感叹此番运气真是出奇的好。终于有一日,海船在一处候风港靠岸,藤原赖通向众人介绍说此处名为“奥巴马”【音译,即今日本小滨市】,自日本大和时代起就是一处重要港口。

         众人本欲将藤原赖通和藤原威子送到此地就立刻返回,可藤原赖通却说身边银两不足以支付船资,一再邀请阳云汉、凌孤帆、上官碧霄、伊采四人到自己京师的家中做客,然后再请他们将银两带回交给船家。

         藤原赖通游说道,京师已经离此地不远,而且日本国京师繁荣昌盛,一定要请四人前往游玩一番。

         阳云汉本不欲前往,可伊采听说日本国京师繁华无比,又离此处不远,动了心思想要前往游玩一番,于是紧拉着阳云汉嚷嚷着要前去看看,阳云汉无奈之下只得看向凌孤帆。

         凌孤帆生性淡泊,本就无可无不可,于是几人最终答应随藤原赖通和藤原威子前往日本国京师一趟。众人安顿好船家,让他们在奥巴马港口休憩,又雇了一辆大牛车,一路向南而行。

         藤原赖通一边赶路一边向众人解释道:“从我日本国往北和往西南诸地都还是蛮荒之地,皆是野蛮人的天下,至今还没纳入我日本天皇的版图之中。”看到藤原赖通说起野蛮人那不屑的神情,伊采暗暗生气,扭头不理藤原赖通。

         只是一路之上,众人见这日本地广人稀,农家之人衣着褴褛破旧,每每还在刀耕火种茹毛饮血,沿途更是连一座稍微像样一点的城池也没有,反而有野兽时常出没伤及无辜,哪里及得上大宋农村之富庶。

         这一来不仅阳云汉、凌孤帆和上官碧霄,就连伊采也是大失所望。藤原赖通慌忙解释道:“这沿途皆是鬼地,诸位恩公看到的也皆是庶民,等到了我日本京师那是万万不同的。”四人都是将信将疑,和藤原赖通,藤原威子二人一起继续向南进发。

         这一日众人终于远远看到一座城郭的身影,藤原赖通向众人骄傲地说道:“我日本国京师名曰平安京,乃是当年桓武天皇所建,迄今建成已有两百余载。你们看此城的东面有一条名曰贺茂川的大河,此乃左青龙。城西则有山阴山阳两道,此乃右白虎是也。往南有巨椋池沼泽,是为前朱雀。北边则是船冈山,是为后玄武。平安京实乃四神相应之地,定为京师最相宜不过了。”

         待一行人乘牛车来到巍峨的平安京外,藤原赖通指着城墙向众人说道:“平安京东西长约一千五百丈,南北长一千七百余丈,人口足有二十万之多。”说到这里,他冲阳云汉洋洋得意地说道:“阳兄台,你们大宋可有此等大城么?”

         阳云汉听到这话,不禁晒然一笑:“我大宋五十万人口的城市足有四十个。至于我们的京师东京,更是有百万人口之众。若是说到城池大小,你们日本这平安京还不足我大宋东京一半大小。”

         一席话说的藤原赖通面红耳赤,即为自己坐进观天而羞惭,更对大宋之富庶心驰神往。

         不知不觉中众人入得城来,行走在宽阔笔直的朱雀大道之上,藤原赖通偷眼观看阳云汉四人,只见阳云汉、凌孤帆和上官碧霄神色自若,好似对周围熙熙攘攘衣装华丽的人群,以及街道两边恢弘的唐式宫廷建筑司空见惯般。

         藤原赖通不禁暗暗失望,熄灭了最后一丝自大之心。好在他见那伊采眼中放光,对看到的一切都无比好奇和羡慕,终于重拾了一点信心,接着向几人介绍道:“平安京以朱雀大道为中轴分为东西二京,东京建筑仿大唐之洛阳,而西京建筑仿大唐之长安,所有的道路呈棋盘状分布。由东西向大路将左右京各划分为九条,由南北向大路将左右两京各划分为四坊。条坊相交,全城共被划分成了七十二坊。每坊内又由纵横三条小路交叉,构成十六町。天皇的皇宫位于平安京的中央北部,占地十八町。”

         如数家珍般说到这里,藤原赖通顿了顿,脸上再次泛起一丝得色:“至于我们藤原家,那是紧挨着皇宫,占地足有八町之多。”说到这里,藤原赖通扭头用日语吩咐车夫驾车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