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七章 大禹神功
        阳云汉正待使出“蛇蟠式”绝学,一旁的凌孤帆和上官碧霄二人早已经按耐不住,拔出长剑冲了过来,就要加入战团。

         萧郎君一直在偷眼旁观,眼见凌孤帆和上官碧霄上前,心知今日在此讨不到好处。这萧郎君也是果决之人,一见情势不对,当机立断,低声一喝:“风紧,扯乎。”说罢,舞动左手,甩出一把金钱镖,罩向对面的阳云汉。

         萧曷和萧不吕二人听到大师兄召唤,也跟着甩出金钱镖,从左右罩向阳云汉。阳云汉见状,只得闪身后退,避开三面袭来的暗器。

         趁着这个空当,萧郎君,萧曷和萧不吕三人各自施展轻功窜上屋脊,狼狈逃之夭夭。阳云汉顿足不已,正待展开轻功追上前去,却被智者阿莫一把拉住。

         智者阿莫冲阳云汉缓缓摇头道:“穷寇莫追,大契丹国在西州(高昌)城内势力庞大,非大宋可及,就你们几人贸然追上去恐要吃亏。”

         凌孤帆在一旁接道:“四弟,总有一日我们会寻到这三人,为武陵真人他们报仇。”阳云汉听到二人相劝,只得作罢。

         智者阿莫正想请五人到经图堂休憩,不料又有一名摩尼教徒仓皇跑了进来,高声通禀道:“师父,又有大契丹上使前来求见。”

         听到这话,智者阿莫暗暗诧异,难道前面三人这么快就去而复返,他正欲请阳云汉五人再次回避,没想到这次来的两位大契丹国使者已经急不可耐直接闯了进来。

         这二人身着绯袍,身材高大。阳云汉和凌孤帆看到这二人觉得极为眼熟,仔细辨认之下,阳云汉和凌孤帆心中一惊,原来这两个大契丹国使者正是十余年前澶州之战和阳云汉交过手的那两个绯袍大汉。

         这二人当年各自使出寒冰掌和烈火掌,威猛无比,曾重伤过杨千山,若不是凌孤帆千辛万苦找到了神医徐问真,杨千山当年差点就重伤不治。

         此刻再见这两个绯袍大汉,这二人除了眼神之中多了几丝深邃之外,相貌竟和当年没有太大变化,是以很快被阳云汉和凌孤帆辨认出来。

         这二人显然也认出了阳云汉和凌孤帆,二人心中吃惊不在阳云汉和凌孤帆之下,忙冲着智者阿莫怒叱道:“回鹘智者,我们大契丹皇帝查得我大契丹宝物落入了你的手中,故而特派我们二人为使者前来取回,没想到你胆敢勾结宋人,你是想将那宝物交给宋人么?”

         智者阿莫听到这话,心中甚是诧异,开口回问道:“你们二位也是大契丹国使者?刚刚来过三人也自称是大契丹国使者,你们何必几次三番前来,不如一次做个了结。”

         听到智者阿莫这番话,两个绯袍大汉面面相觑,面露震惊之色,其中一人狐疑说道:“大契丹国除了我们二人,竟然还有人在寻找这宝物么?”另外一人接着问道:“回鹘智者,那宝物可被前面之人取走了?”

         智者阿莫轻轻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你们说的是何物件。”听到这话,两个绯袍大汉异常恼怒,其中一人说道:“看来你铁了心要勾结宋人,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让我们抓你回去。”

         眼看二人就要出手,阳云汉闪身而出,拔出“绕指柔”宝刀,挡在智者阿莫身前,冲两个绯袍说道:“你们二人想要拿人,也得问问我是否同意。”

         两个绯袍大汉当年曾和阳云汉、杨千山交过手,武功远在阳云汉之上,这十余年二人跟着师父勤学苦练,武功又是精进,哪里会将阳云汉放在眼里。

         其中一个绯袍大汉开口说道:“我乃大契丹国大于越的大弟子乌利,这位是我二师弟曲利,我们师兄弟几人在大契丹可是威名赫赫,手下从不斩无名之徒,你快快报上名来?”

         听到对方自报家门,阳云汉五人还倒罢了,智者阿莫却是脸色微变,原来大契丹国大于越地位十分显赫,爵位在大契丹国百官之上,与帝位平等,亦称并肩王。

         在大契丹帝国,大于越仅授予功勋最大和武功最强的契丹贵族。此时大契丹国的大于越耶律曷质,出生高贵,武功卓绝,韩德让生前对此人也是敬畏有加。智者阿莫暗想,眼前这两人自称大契丹国大于越的弟子,武功定然不凡。

         阳云汉却不知道大于越的底细,晒然一笑,昂首说道:“在下杭州阳云汉,当年你们二人在瑕丘伏击,害的我大哥杨千山重伤,今日让我来领教二位高招。”

         绯袍大汉乌利听到这话,不再多言,闪身上前,运气自左手劳宫穴,经外关、曲池、肩髁至右臂,一股阴寒之气经肩髁曲池外关、劳宫穴从右掌透出,铺天盖地的寒冰之气向阳云汉当头罩去。

         阳云汉身受其中,整个人仿佛骤然掉入了冰窟窿般,只感到一股寒气侵袭全身。阳云汉赶忙默运内力,一股暖流自他的丹田升起,瞬间流转全身,阳云汉凭借过七十载的雄浑内力立刻将乌利的寒冰掌攻势消融掉。

         阳云汉立刻展开“雷霆刀法”的四式刀法“雷奔云谲”、“雷鸣瓦釜”、“雷惊电绕”、“雷霆万钧”一招一式攻向乌利。

         乌利暗暗惊心阳云汉多年不见,武功竟然变得如此高深,若是寻常武人和自己争斗,用不了多久,那武人手中兵器自是凝结成冰,再过得片刻,至阴寒冰之气会再侵入那武人体内,致敌死命。

         乌利没想到阳云汉不仅不惧怕自己的寒冰掌力,还用凌厉刀法反击向自己。乌利赶忙打足精神,使出寒冰掌法的精妙招式一招一式拆解阳云汉的“雷霆刀法”攻势。

         二人这番争斗端的是精彩绝伦,只是乌利的寒冰掌受制于阳云汉的雄浑内力,很快落了下风。只听阳云汉口中高喝:“蛇蟠式。”身颤步转之间,手中宝刀若腾蛇逰雾般攻向乌利。

         乌利看出此招精妙,自己退路全被阳云汉招式封死,着急之下,赶忙运足寒冰掌力想封住阳云汉攻来的宝刀攻势。只是阳云汉手中“绕指柔”宝刀骤然弯曲,犹如灵蛇吐信般砍向乌利的手腕,眼看着乌利就有断腕之灾。

         紧要关头,另外一位绯袍大汉曲利闪身上前,他运气自右手劳宫穴,经外关、曲池、肩髁至左臂,一股炽热之气经肩髁曲池外关、劳宫穴从左掌透出,遮天蔽日的至刚炙热之气汹涌直扑阳云汉手中宝刀,堪堪封挡住阳云汉的攻势,正是曲利使出了烈火掌法在关键时刻救下乌利的手腕。

         二人这时顾不上身份,合力双战阳云汉。乌利和曲利二人这十余年武功也是突飞猛进,只是阳云汉屡有奇遇,这才让乌利束手束脚。此刻二人以二敌一,顿时各自全力展开身手。

         只见乌利出掌之时,阴寒之气越来越浓,周围的空气仿佛都凝结成霜了般。而曲利掌力所至,炙热之气越来越甚,周围的空气仿佛都要燃烧起来。阳云汉身处冰火两重天之中,只能靠着雄浑内力和精妙龙甲神诀招式应敌。

         一旁观战的马遥先生和宁玛拉姆早就退到了中间小厅中躲避。不一会,上官碧霄也忍受不了退了过去。再过得片刻凌孤帆也是默默向后退了几步,一边全力运功相抗,一边凝神观看场内,万一四弟有何闪失,他好出手相救。

         几人之中唯有智者阿莫稳如泰山般站在原处,好似全然不受寒冰烈火的影响。

         乌利和曲利合双人之力共斗阳云汉,虽是稳处上风,却还是久战阳云汉不下。二人觉得颜面无光,斗着斗着,只见二人对望一眼,突然齐声大喝,乌利出左掌,曲利出右掌,二人双掌互抵。

         接着乌利出右掌,曲利出左掌一左一右攻向对面的阳云汉。阳云汉感到左右两侧至阴至阳之气袭来,赶忙运功挥宝刀封挡。

         可乌利和曲利二人双掌互抵之后,各自体内真气生生不息,攻向阳云汉的至阴至阳之气威力竟好似加倍了般。阳云汉虽以“绕指柔”宝刀封挡,可那至阴至阳之气还是突破封锁,顿时让阳云汉左边身子变得冰冷无比,而右边身子变得如烧炭一般。

         阳云汉吃惊之下,体内真气全力周流运转,竭力运功相抗。这时,乌利和曲利的至刚烈火和至阴寒冰突然互相转换,乌利攻来的变成了炽热之气,而曲利攻来的变成了阴寒之气。

         这下轮到阳云汉大惊失色,此时他已然来不及使出精妙武功招式破敌。只听阳云汉口中大喝一声,猛地将“绕指柔”宝刀插在身前,跟着伸出自己的左右手掌,抵住乌利和曲利攻过来的右掌和左掌,三人直接以硬碰硬。

         顿时阳云汉左右两侧手掌之上,忽而炙热,忽而寒冷。旁边几人看到阳云汉左右两侧的身子时而凝结成冰,时而皮肤火红,正在经历着冰火两重天交替煎熬。

         凌孤帆心知四弟不敌乌利和曲利二人合力围攻,正待拔剑上前,智者阿莫已经抢先一步挪到阳云汉身后,伸出双掌抵在阳云汉后背上。

         接着阳云汉听到智者阿莫在耳边轻声叙说起运功口诀:“洪水滔天,浩浩怀山襄陵,下民昏垫。禹乘四载,随山刊木,决九川,距四海,浚畎浍距川……”

         阳云汉心中凛然,知道这是智者阿莫在传授自己引导内功的神功绝学,赶忙边凝神倾听,边按照智者阿莫所说,运功调息起来。顿时阳云汉感到攻向自己的至阴至阳之气犹如找到了泄洪渠道般,朝身后的智者阿莫滚滚涌去,阳云汉身上压力瞬间消失。

         乌利和曲利此时也察觉到情况不对,急忙轮转内力,改为至阳至阴之气攻向阳云汉,可汹涌攻势依旧犹如石沉大海一般。二人几次三番轮转内力,却是毫无起色,不禁吓得魂飞魄散。

         此时阳云汉体内真气已经运转调集完毕,从左右手分袭乌利和曲利二人。这下,乌利和曲利只有被动挨打的份,二人心知今日无法取胜,互看一眼,陡然同时撤掌。

         乌利和曲利二人虽然脱身,可阳云汉浑厚内力岂是轻易能够消解的,二人瞬间被阳云汉雄浑内力侵袭入体内,各自体内的五脏六腑仿佛掉了个般,血气翻腾,显是受了不轻的内伤。

         二人此时手掌相连,不敢分开,任凭真气在二人之间流转渐渐治愈体内伤势。乌利勉强开口说道:“阳云汉、回鹘智者,你们真好武功,今日我们师兄弟认栽了。”说罢,二人返身离去。阳云汉此时也在运功调息,未强加阻拦,任凭二人离去。

         这一日里颇多周折,到此刻方才消停下来,智者阿莫引着几人到经图堂中。他命教徒在大红桌子上摆满日月状的糕点,又在三足金盘中放上晶莹剔透的葡萄、甜嫩多汁的西瓜、甘甜可口的甜瓜、皮厚肉美的哈密瓜等各色水果,请几人食用。

         阳云汉向智者阿莫拱手施礼道:“阿莫智者,谢谢你刚刚出手相助,还传授了神功绝学于我。”

         智者阿莫摆手说道:“阳施主,此番比斗因我而起,何谢之有。若要言谢,也该当是由我谢你。我刚刚传授于你的内功传导法门,乃我自创,其要义在疏,而不在堵,与一般的内力运转法门迥然不同。我以你们中原帝王大禹命名之,称之为‘大禹神功’。

         此番机缘巧合,让我的这门功夫得一传人,我心甚慰。望阳施主日后勤于练习,定可传导对手内力于大地,化敌攻势于无形。”

         阳云汉听到这话,心中明白,自己已经掌握“大禹神功”精要,只是此刻自己还不能操控自如而已,是以前面迎战乌利和曲利之时,还需智者阿莫出手相助,但只要自己日后勤于练习,定可达到像智者阿莫一样的炉火纯青境界。

         日后若是单纯比试内力,除非碰到内力通天之人,用“大禹神功”疏通之法都无法化解对方内力攻势,除此之外,只怕是碰到内力绝顶之人,也不再是自己敌手。想到这里,阳云汉心中一阵欣喜。

         智者阿莫接着说道:“我这里还有一物要交与阳施主。”说罢从怀中取出一物递到阳云汉手中。阳云汉、凌孤帆和上官碧霄三人看到此物,都是莫名惊诧。

         原来此物和当初武陵真人交托给阳云汉的契丹青牛一模一样,好似一枚古朴的符印,正面雕刻着一头惟妙惟肖的青牛,牛角弯环,牛尾秃速,两眼圆睁。

         阳云汉好生奇怪,翻看契丹青牛背面,只见上面雕刻的却是“乌隗”二字。阳云汉依旧不解其意,忙从怀中取出那枚雕刻着“楮特”二字的契丹青牛,将两枚契丹青牛并排放在手心中,抬头看向智者阿莫。

         智者阿莫看到阳云汉取出了另外一枚契丹青牛,不待阳云汉开口发问,微微笑道:“原来阳施主你早有另外一枚符印,看来此物真的是与阳施主有缘,我将它送于阳施主是没错了。此物确如大契丹国来使所说,事关大契丹国国运。阳施主是有缘人,此中奥妙来日定可自己破解,就无需我来告诉阳施主了,但请阳施主收好此物。”

         阳云汉原本有满腹疑问想要询问智者阿莫,可听了智者阿莫一席话,心知他不想说出此中奥秘,只得将两枚契丹青牛又收入怀中。

         当天夜里,阳云汉五人就留宿在摩尼寺院中。夜半时分,阳云汉突然听到窗外有人走动之声,心生警觉,从床上一跃而起。

         阳云汉担心有大契丹国敌人去而复返,赶忙推开房门朝那走动声响起之处追了过去。

         不知不觉阳云汉来到一处庭院之中。当夜天空繁星点点,借着满天星光,阳云汉看到智者阿莫独自一人站在庭院当中,他手中拿着一物,昂头仰望星空。

         阳云汉心中好奇,缓步走了过去。智者阿莫没有回头,却突然开口说道:“你来了。”

         阳云汉心中诧异,不知道智者阿莫是否从脚步声中猜出是自己,开口应道:“是的,我来了。”

         智者阿莫依旧没有回头看阳云汉,仍然专注仰望着浩瀚星空,口中喃喃说道:“即是有缘人,就请和我一起夜观星象。”

         二人正说着话,突然有一道像烽火似的巨星出现在天际,巨星的周围环绕着一大圈黑色,好像将巨星装在了一个洞穴之中。巨星透过黑暗向外照耀,闪烁发亮,光芒四射。

         紧接着巨星冒出一根非常粗大的尾巴,远远望去,好似一团火焰的浓烟出现在西方的天空中,久久不灭。

         天现如此异兆,看的阳云汉目瞪口呆。智者阿莫仰望着天空,口中喃喃有词:“异相既生,大难将临。”

         二人就这样一直仰望着夜空中璀璨夺目的巨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