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一章 蛰龙剑诀
        西门宇也不答话,使出“莲花剑法”的“巨灵式”直刺陈正逊下盘。陈正逊运气调息,以“朝阳掌法”的“丹凤朝阳”招式应对。

         西门宇见自己长剑攻势被陈正逊掌势封死,急忙变换招式,使出“莲花剑法”的“莲花式”。只见他手中长剑抖动,化出莲花蜂窝,点点剑光罩向陈正逊。陈正逊见状,跟着变招,使出“朝阳掌法”的“鸣凤朝阳”掌法,封挡住来袭长剑。

         二人斗在一起之后,西门宇一招一式展开“莲花剑法”将陈正逊困在当中。西门宇此路剑法以奇险著称,招招都是刺向陈正逊要害。陈正逊却是异常沉稳,以“朝阳掌法”见招拆招,间或回攻几招。二人此番相斗,看的一众围观华山弟子心惊肉颤。

         陈正逊刚刚封挡了西门宇一式剑招,接着以“朝阳掌法”的“灼灼朝阳”回攻向西门宇。西门宇见状,施展出“翠云式”,剑若美妇发丝,丝丝缠绕,封住陈正逊的掌势。

         紧接着西门宇运起“太华内功”的真气运转法门“转似轮旋”,身体骤然旋转一圈,真气凝聚贯长剑,人腾空而起,持剑如钢钉般刺向陈正逊,正是莲花剑法中威力最大的一式“舍身式”。

         陈正逊知道此式厉害,赶忙施展出“朝阳掌法”之“霞光万丈”应对。二人剑掌交错,原本陈正逊可抵挡住此招,可他刚刚经历三场车轮大战,尤其是第三场和南宫昂相斗,耗费了他颇多精力,此刻他的“霞光万丈”竟无法封挡住西门宇的“舍身式”。

         西门宇的长剑突破陈正逊的掌势之后,直刺陈正逊心脏。危急之时,陈正逊急忙侧身闪避,虽避开了心脏要害,可胳膊处还是被长剑划破,鲜血飙出。

         在东峰华山弟子的齐声惊呼声中,陈正逊一个后跃,来到一位东峰华山弟子身边,反手一抓,那华山弟子腰间长剑直接窜入陈正逊手中。接着陈正逊又一个纵跃,回到西门宇身前,举剑就刺。

         盛怒之下的华山派掌门陈正逊早忘了不可使用“蛰龙剑诀”的承诺,这当头一剑正是“蛰龙剑诀”中的招式“降龙式”。

         “蛰龙剑诀”是华山派的镇派剑法,为陈抟老祖所创,讲究的是剑气合一,以气驭剑,以剑导气,剑气交融之际,发挥出剑法的最大威力。

         陈正逊依剑法要诀“龙归元海,阳潜于阴。人曰蛰龙,我却蛰心。默藏其用,息之深深……”调息运气,心息相依,大定真空之际,手中长剑直刺西门宇。

         长剑还未及身,对面的西门宇已经感到剑气笼罩全身,西门宇的“莲花剑法”竟施展不利,原本奇险的剑势略显凝滞,再难出奇出险。两三招过后,西门宇已经是叠遇险招。

         西门宇心中气恼陈正逊堂堂一派掌门竟然食言,可他受陈正逊“蛰龙剑诀”压迫,竟无法开口喝骂。在一旁围观的西峰华山派弟子却瞧出了事情变故,开始鼓噪起来。

         陈正逊只做充耳不闻,全力展开“蛰龙剑诀”攻向西门宇。陈正逊的剑法虽然看起来不急不缓,实则劲力无穷。西门宇身上衣襟被陈正逊剑气掠过,犹如被狂风横扫,飘浮不定。

         眼见陈正逊又是一式“亢龙式”斜刺而来,此时西门宇的“莲花剑法”已经无以为继,一众华山弟子以为西门宇就要落败。

         不料,西门宇身法突变,身形移动速度陡然加快,竟在一瞬间脱离陈正逊的“亢龙式”笼罩范围。紧接着,西门宇状若鬼魅般,飘忽之际身形若隐若现,让人难辨虚实,手中长剑不时从匪夷所思角度刺向陈正逊。

         西门宇竟在瞬间扳回了劣势,和陈正逊“蛰龙剑诀”斗了个难分难解。

         一众华山派弟子都不识得西门宇的这门武功。北峰峰主北堂轩,中峰峰主东方芸瑶,和南峰峰主南宫昂三人互看了一眼,均从对方眼神中看出了纳罕神色,他们三人也不知道西门宇这门武功出自何处,竟能和华山派的镇派绝学“蛰龙剑诀”相抗衡。

         此刻唯有阳云汉和凌孤帆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原来二人认出这西门宇施展出的剑法竟和玄古帮圣魔叶培天的“疾影灭绝神功”如出一辙,只是用长剑替换了匕首而已。二人赶忙凝神观战,静观其变。

         此刻西门宇身形前驱后退,捉摸不定之间,身法一个鬼魅转折,手中长剑阴气森森从侧面直刺陈正逊肋部。陈正逊急忙使出“蛰龙剑诀”之“潜龙式”,心息相依,神定虚空,一剑反撩向西门宇。二人双剑相交,空中剑气交错,竟是不分胜负。

         陈正逊晃动手中长剑,运气调息,心息相忘,神气合一之时,手中长剑刺出,正是“蛰龙剑诀”之“见龙式”。西门宇见状,身形又变,鬼魅之气竟陡然少了几分,却多了几分魔气,身形剑法合二而一,重重叠叠,竟幻化出许多身剑叠影来。

         陈正逊的“见龙式”骤然失了目标,正在陈正逊心中凛然之际,猛然觉得身体肌肤微寒,一股剑气袭来。危急关头,陈正逊苦练“蛰龙剑诀”神功终于起了功效,堪堪将“见龙式”使全,在千钧一发之际,险险封挡住西门宇的凌空一剑。

         只是双剑相交,陈正逊被动应招,向后退了一大步,胸口血气上涌,而西门宇却是纹丝不动。

         二人此招交手,西门宇竟然占得上风。陈正逊脸如土色,愣在当场,握着长剑的右手微微颤抖起来。他万万没想到自己使出“蛰龙剑诀”之后,武功竟然会略逊于西门宇。

         旁观的阳云汉和凌孤帆互看了一眼,眼中各自露出狐疑之色,这西门宇最后施展出来的功法,二人前番在圣魔叶培天那里也未曾见过,这不禁让二人心存疑惑。

         西门宇此刻得意忘形,仰天打了个哈哈道:“二师兄,你们东峰‘朝阳掌法’不敌我们西峰‘莲花剑法’,你本就该让出掌门之位。不料你却违背约定,使出了‘蛰龙剑诀’。可如今即便你使出镇派剑法,也一样不是我西门宇的敌手,你还有脸面继续霸着华山派掌门之位不放么?”

         听到这话,华山派掌门陈正逊脸色变得惨白,身子颤抖,手中长剑“咣当”一声跌落地上。

         西门宇又扫视了一眼一旁的其他三位峰主,高声说道:“北堂峰主、南宫峰主和东方峰主,你们三峰在我接掌华山掌门之后,统统都可修炼我华山派的‘蛰龙剑诀’。”

         听到这话,三峰峰主喜出望外,连忙躬身向西门宇施礼,自是全都认可了西门宇接任华山派的新任掌门。

         眼见大局已失,陈正逊喃喃说道:“西门宇,你刚刚用的可不是华山武功,你从哪里学来的这门神功?”

         听到询问,西门宇仰天哈哈大笑道:“二师兄,师弟自创的这门神功可还要得么?比之‘蛰龙剑诀’也不遑多让吧。我看你还是乖乖让出华山掌门之位,让华山派在我西门宇手中发扬光大,震烁武林吧。”

         听闻此言,陈正逊一口鲜血喷出,在一旁的陈景元赶忙上前扶住他,焦急问道:“爹爹,你没事吧。”

         阳云汉和凌孤帆看到这一幕,虽觉西门宇接任华山派掌门极为不妥,可二人无凭无据,又见西门宇最后挫败陈正逊之时施展的招式比之圣魔鬼魅身影略有不同,二人也不敢妄自揣测。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大喝传来,震慑全场:“华山派岂可落入你这宵小之徒手中。”伴随着这声大喝,一人从“天人合一”的大匾之后飘然落下,话音未尽,此人已经站在了西门宇的身前。

         众人一看来者六十七岁年纪,身着麻衣道服,神态飘逸,面色红润,双瞳凝碧,颜若童稚。阳云汉和凌孤帆低声惊呼:“无梦道人。”

         原来来人正是二人十余年前在东京会仙楼酒家曾见过的“风尘四友”老大无梦道人陈正拨。无梦道人听到二人低呼,朝二人微微点头示意。

         阳云汉心中暗自惊叹,这无梦道人看来早已藏匿在“天人合一”的大匾之后,直到紧要关头方才现身,可自己兄弟二人和满大殿的华山派弟子竟毫无察觉,可想而知这无梦道人功力高深之极。

         北堂轩、南宫昂和东方芸瑶三人这时却向无梦道人躬身施礼道:“大师兄。”听到这声招呼,阳云汉和凌孤帆颇为错愕,转而恍然大悟,原来“风尘四友”中的老大无梦道人就是二十余年前华山派的弃徒。无梦道人冲三人微一点头,举目扫视向对面的西门宇。

         西门宇只觉得无梦道人双目光芒四射,好似一把利刃扫过自己身体,竟是遍体发凉。西门宇不由自主向退后一步,这才站定,开口说道:“大师兄,怎么会是你。你……你竟破誓返回华山派了?”

         听到这话,无梦道人神色一黯道:“西门宇,我此番破誓返回华山,全是为你而来。你想问我缘由么?只因……”

         西门宇听到这话,急忙插口说道:“无梦道人,你早已不是我华山派弟子。我喊你一声大师兄,那是敬重当年的你。今日我华山派发生的一切,都是我派自己的家事,你无梦道人哪来的资格过问?”

         正在此时,只听旁边传来一声长叹:“大师兄,这么多年,你终于肯回来了。”

         开口说话之人正是陈正逊:“大师兄,当年我连做三件错事,栽赃你盗取‘蛰龙剑诀’,诬陷你对梅姑始乱终弃,嫁祸你残杀无辜六口。先逼你失掌门之位,再逼你离开华山派,从此只能以无梦道人自号。师弟我大错已铸,这二十年来心中倍受折磨。

         那一家无辜六口的身影总是浮现在我眼前,让我夜不能寐,寝食难安。可是我没有勇气说出自己当年犯下的大错,得过且过一直挨到了今日,最终还是让西门宇将当年之事揭发了出来。真是天道冥冥报应不爽,可笑我还欲盖弥彰,妄图做垂死挣扎。”

         陈正逊亲口承认西门宇说的三件往事,大殿之中华山派弟子尽皆哗然,其他四峰的诸多弟子开始低声喝骂。西门宇插话道:“陈正逊,你终于承认当年做下的勾当了,还不快快让出掌门之位。”

         陈正逊却没搭理西门宇,转头冲无梦道人接着说道:“大师兄,当年根本就不是你做的错事,你本不该被迫离开华山派。你依旧是我华山派的大师兄,既然如此,华山之事大师兄尽可问得。”

         西门宇在一旁冷冷接道:“大师兄终于沉冤得雪,不过此事我居功至伟,这华山派掌门之位非我莫属。”

         无梦道人摆手说道:“西门宇,你揭发陈正逊,恐怕不是为了帮我洗脱冤屈吧?你此番举动只是因为你觊觎华山派掌门之位。可惜你暗地里勾结玄古帮,这华山掌门之位万万不能落入你的手中。”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阳云汉和凌孤帆心中揣测得到证实,互相看了一眼对方。西门宇却不容无梦道人继续说下去,突然身形晃动,魔气森森,幻化出无数叠影,身剑合一攻向无梦道人。

         无梦道人见状口中高喝:“来得好。”说着话,无梦道人运起掌法封向来袭长剑。无梦道人运气调息之下,掌力所至,初始犹如旭日初升,清清冷冷,旋即变得炙热起来,很快就如万道霞光一般倾泻向西门宇。

         华山众人看出无梦道人竟使出了东峰的“朝阳掌法”,前面陈正逊刚刚用这路掌法挫败北峰、中峰和西峰三位峰主,只是这路掌法此刻被无梦道人施展出来,威力却大不相同。

         陈正逊是接连施展几招之后,方可将“朝阳掌法”最大威力发挥出来,而无梦道人不过在一招之内,就催动了“朝阳掌法”最强威力,而且掌力之中蕴含的力道更远非陈正逊可比。

         大殿之中功力稍弱的二代三代弟子无不觉得旭日临空,胸闷不已,只得纷纷向后退避,靠到大殿角落里。

         被无梦道人掌力笼罩的西门宇,犹如被万道霞光包裹住,原本魔幻无比的叠影竟凝滞起来,在一瞬间露出了真容。

         无梦道人仅用了一式“霞光万丈”就破了西门宇的神功,趁西门宇呆若木鸡之时,无梦道人劈手一把夺过西门宇手中长剑,接着用那长剑在转瞬之间指到西门宇的咽喉。

         这次轮到西门宇面如土色,不可思议地看着无梦道人,他万万没想到自己苦修十年神功,却还是敌不过当年的大师兄。

         无梦道人制服西门宇之后,接着说道:“西门宇,我四弟盗拓在长安无意中发现你勾结玄古帮,图谋不轨,所以飞鸽传书于我,约好一齐赶到华山救难。我心系华山派安危,这才破誓悄悄潜回华山派。西门宇,我想问你,玄古帮许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心甘情愿背弃华山派?”

         西门宇冷哼一声,回道:“无梦道人,空口无凭,你有何证据说我勾结玄古帮?”

         无梦道人听到这话怒道:“就凭我‘风尘四友’的名头还不够么?难道我会诬陷于你。”

         正在这时,阳云汉闪身而出,高声说道:“诸位,我和二哥峨眉护法凌孤帆在崆峒派之时,恰逢玄古帮恶贼前来攻打,那玄古帮中原分舵舵主圣魔用的是一门名曰‘疾影灭绝神功’的武功,西门宇所使功法和此门武功如出一辙。”

         听到阳云汉这番话,西门宇心知无法抵赖,无奈垂下头道:“不错,我所用的就是玄古帮传我的‘疾影灭绝神功’。”此言一出,大殿之内的华山派弟子个个目瞪口呆,西峰的华山弟子也是一片哗然,没想到本峰峰主竟真的会勾结玄古帮。

         只听西门宇接着说道:“你们问我为何要背弃华山派,那是因为我自认无论德行与天资均不差于这东峰的陈正逊,却偏偏要居于其下。更何况以我天资,若是能修炼‘蛰龙剑诀’的话,定可在盖过陈正逊,可偏偏华山派门规只能由掌门修习此门武功,掌门之位又偏偏只能传于东峰峰主,你说这百年的门规何其可笑。

         玄古帮却大为不同,不仅许给我玄古帮十六魔的‘天魔’位置,更传我玄古帮绝学‘疾影灭绝神功’。这门绝学分为三层境界,一层身法飘忽,犹如鬼魅,二层身法虚幻,好似魔影,三层身法无痕,宛若仙人。只可惜我才初窥第二层的门径,今日败在无梦道人手下也是无话可说。”

         说到这里,西门宇喘了一口气,这才接着说道:“原本圣魔与我约好,等他们一举铲平崆峒派后,再到华山来助我夺取华山派掌门之位,可几日前我却收到书信,他们在崆峒山上受挫,已然退回中原分舵,让我耐心在华山派等候。

         他们哪里知道我苦苦等候了这么多年,如何愿意再看到华山派在陈正逊这等无德无才之人手中继续没落,因此我不顾一切想独自一人夺了华山派掌门之位。殊不知人算不如天算,被无梦道人搅了我的好事。”

         西门宇说到这里,大殿内众人都在凝神倾听,西门宇却趁机骤然后跃,脱离无梦道人手中长剑,往大殿门口飘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