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am id="E6TOm"><cite id="LSFTI"><source id="lSp6vrJaeu"><canvas id="PMZAXE"><samp id="8974263"></samp></canvas></source></cite></param><rp id="38026457"></rp>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 契丹青牛
        好在上官一鹤上前的时候,阳云汉和凌孤帆已经警觉,二人不约而同跟着上官一鹤冲了上来。

         眼见萧郎君、萧曷和萧不吕三人同时挥刀招呼向上官一鹤,阳云汉赶忙挥刀迎向萧曷的弯刀,凌孤帆则挥剑挡住萧不吕的契丹刀,上官一鹤自己则在百忙之中使出白猿剑法,紧守门户,抵挡住萧郎君的弯刀。

         萧郎君、萧曷和萧不吕三人眼见没能一举击杀上官一鹤,竟在同一瞬间,移动身形,只是这次是萧郎君跨步向前,萧曷和萧不吕则退步向后守在两侧,三人站位变成了一个正品字形。

         萧曷和萧不吕分别挥刀攻向阳云汉和凌孤帆,拖住二人,萧郎君则完全不必顾忌自身防守,全力挥刀向上官一鹤斩来。

         这一刀大开大合,凛然生风,上官一鹤若是独自一人招架恐怕就要伤在此招之下。恰在这个时候,上官碧霄和大姐也已经赶到,二人赶忙举剑,和上官一鹤一起架住萧郎君的弯刀,这才堪堪化解了萧郎君的这式杀招。

         此时,若是三对人马各自打斗,阳云汉武功自可稳胜萧曷。而凌孤帆十年来武功精进,白猿剑法已经修炼的身随意动,残虹剑法也早已大成,武功也是稳稳胜过萧不吕。上

         官三姐弟中上官一鹤用残虹剑法主攻,上官碧霄和大姐用惊鸿剑法主守,三人合力,珠联璧合,也是不输于萧郎君。

         只是萧郎君、萧曷和萧不吕三人结成的阵法甚是奇异,三人步伐闪动之间,或进或退,不停组成各式品字形状,其中两人或一人主守,一人或两人主攻,竟是威力倍增,一时间和阳云汉、凌孤帆、上官三姐弟斗了个旗鼓相当。

         凌孤帆心中也是暗暗纳罕,边斗边暗暗查看萧郎君、萧曷和萧不吕的阵法,这才发现原来每每自己几人进击的时候,都是有先有后攻上前去,而这破绽总被萧郎君识破,在他的运转调度之下,萧郎君、萧曷和萧不吕的品字阵型总是能形成合力,猛攻先犯之敌,待迫退对手之后,再战后来之敌,这样竟每每被三人占得上风。

         凌孤帆略一思討,想出破敌之策,他大声招呼道:“四弟,师弟,师妹,我们同进同退,让敌首尾不能兼顾,你们且听我号令。”

         听到这话,萧郎君脸色大变,心知今日在这里再难讨到好处,于是不待凌孤帆喊出号令,当机立断,口中大喝道:“突围!”人跟着猛地前窜,手中弯刀划过一条诡异弧线,向身前的上官一鹤砍去。

         在他身边的萧曷和萧不吕亦步亦趋,紧紧守护在萧郎君的两侧,不过这次他们听到萧郎君突围的号令,不再全力防守,而是跟着从左右两侧挥刀分别向上官碧霄和她的大姐砍去。刀剑相交之下,上官三姐弟哪里是萧郎君三人的对手,都被震退开来。

         就在这个当口,凌孤帆和阳云汉同时攻了上来,萧曷和萧不吕才刚迫退上官姐妹,不及运全力迎敌,只能挥刀到身后勉励抵挡凌孤帆的长剑和阳云汉的长刀。只听“当、当”两声,萧曷和萧不吕两人竟都不约而同一口鲜血喷出,双双负伤。

         只是二人早就做好逃脱打算,竟同时借力向前猛冲,瞬间甩开了和凌孤帆、阳云汉的距离。在他们身边的萧郎君见状,插刀在腰间,左右手各撒出一大把金钱镖,罩向凌孤帆和阳云汉。

         趁着凌孤帆和阳云汉挥兵器击落金钱镖的当口,萧郎君纵身追上萧曷和萧不吕,扶住两人,片刻不做停留向武陵道观大门猛冲而去。

         这时众人还未合围过来,就趁这么眨眼间的空当,萧郎君、萧曷和萧不吕已经冲出武陵道观大门。

         凌孤帆、阳云汉、上官三姐弟和了一小道士一干人赶忙追了过去,那萧郎君见状,又是两大把金钱镖撒出,笼罩住武陵道观大门,也是这契丹人甚是阔绰,才用得起这等奢侈的暗器。

         趁着众人拨打金钱镖之际,萧郎君、萧曷和萧不吕三人冲下岩石平台,跨上马匹,打马狂奔而逃,众人追之不及。

         此战阳云汉和峨眉众人以多对少,可还是未能为武陵道观众人报仇,虽是伤了两个契丹人萧曷和萧不吕,但终究让三人成功逃脱,一干人都是懊恼不已。

         众人回到道观内,见了二还蹲在地上,怀里抱着武陵真人。如儿和阳梦溪此时也从石洞内走出来,守在了武陵真人身边。了二小道士眼见众人归来,高声招呼道:“了一师兄、阳施主,师傅招呼你们。”

         众人赶忙围拢过去,此时的武陵真人早已经是气若游丝,眼见了一小道士和阳云汉走近,他的双眼突然迸发出夺目的神采,只听他喃喃说道:“了一,这武陵道观,还有你的师弟了二就托付与你了,你们切记不必替为师和众师弟报仇,冤冤相报何时了。”

         了一小道士和了二小道士听到这话,早已经痛哭失声。

         武陵真人又艰难抬手,指了指自己怀中,了一小道士赶忙伸手到武陵真人怀中掏出一物。武陵真人接着低声说道:“了一,将此物交给阳施主带下武陵山吧。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留下此物,我武陵道观终究不得安宁,只能拜托给阳施主了。”说罢,他双目紧盯向阳云汉。

         阳云汉见状,伸手接过了一小道士递过来的东西,放入怀中,毫不犹豫点头道:“我自当替武陵道观保留此物,请真人放心。”

         听到这话,武陵真人脸现释然,眼神陡然涣散,脑袋一垂,沐然而逝。了一小道士和了二小道士见状,放声嚎啕痛哭,其余众人在一旁也是默默垂泪黯然神伤。

         众人忙碌着帮助了一小道士和了二小道士安葬了武陵道观众道士,这才辞别下山。凌孤帆直到此时方才有空和如儿、阳梦溪相见,他又接着替峨眉上官三姐弟和阳云汉一家做了介绍。众人这才相互认识,阳云汉此刻方才知道上官碧霄的大姐原来名叫上官福熙。

         众人互相认识的时候,那上官碧霄看到阳云汉的妻子如儿容颜绝美,两人更是神态亲昵,不由得眼神一黯。

         不过上官碧霄转眼见到唇红齿白犹如瓷娃娃般的阳梦溪时,心中一阵喜爱,上前拉过阳梦溪嘘寒问暖。阳梦溪对如仙女般的上官碧霄也甚有好感,一大一小两个人竟聊的甚是投机。

         阳云汉直到此时才想起武陵真人托付之物,伸手取出怀中之物,放在手心里仔细观看,只见此物好似一枚符印,正面雕刻着一头惟妙惟肖的青牛,牛角弯环,牛尾秃速,两眼圆睁,背面则雕刻着“楮特”二字,不知是何意思。

         阳云汉反复查看,只知此物看上去甚是古朴,却不知为何物打造,也不知有何用途。阳云汉又将此物交给二哥凌孤帆。凌孤帆仔细看了半天,上官三姐弟也跟着看了看,大家都是不得其解,不知道萧郎君三人为何如此看中此物。阳云汉只得将这枚契丹青牛符又重新收入怀中。

         阳云汉一家三口和峨眉凌孤帆、上官三姐弟一路骑行离开武陵山脉后,向西而行,到了涪陵水边,众人寻到一处渡口,租了一条歪屁股船。

         只见此船船体圆滑缓曲,但尾部歪斜,是故被人戏称为“歪屁股船”。此船前后舱有舱板,堆集着货物马匹,中舱有竹鹏拱盖,供乘客栖息,甲板上有外伸的边走道,供船夫摇橹撑篙之用,船上舵、边橹、篙等各色设施一应俱全。

         到了大船上,众人这才放松下来,安心座在船上顺江而下。只是沿途流急、滩多、谷狭,阳梦溪第一次见到这般江水,每每到了一些险要之地,都是提心吊胆,忍不住惊呼出声。

         峨眉众人却早已经习惯这般水道,如儿生长在巴蜀之地,也是见怪不怪,阳云汉走南闯北,同样不以为意。

         众人见阳梦溪惊慌失措,不时拿小家伙开着玩笑,特别是上官碧霄总是不忘调侃阳梦溪几句,气的小家伙嘟囔着嘴巴,不愿意说话。

         船愈行到后来,岸边悬崖绝壁连绵,滩多水急愈发难行,许多险滩之地只得靠着岸边的纤夫拉船而行。只见这些纤夫们皮肤黝黑,打着赤膊,屈着身子,背着僵绳,一瘸一拐迈着沉重的步伐在河滩乱石中艰难前行,口里还高喊着节奏有力的号子:“

         内江的号子哟嗨嗨嗨嗨嗨哟喂,震天响嗨!

         行船的汉子哟嘿嘿嘿嘿嘿哟喂,走内江嘿!

         嗨哟,嗨哟,嗬嗨,嗬嗨,拖呀,拖呀,走内江罗!”

         号子声声,空谷回荡,船上众人早失去了开玩笑的心情,都静静座在那里,默默凝视着岸边的纤夫们。

         歪屁股船一路顺水直下来到渝州(今重庆),只见渡头之上百货山积,帆樯如林,真正是白日千人拱手,夜里万盏明灯的繁荣之地。

         船家在岸边牂柯上系好绳缆,泊好船只后,众人取了厕筹下到岸上分头如厕。此时出恭之地被称为“雪隐”,在渡头之处分设了男女两处。原来当时有位高僧,名曰雪窦明觉禅师,在杭州灵隐寺掌便所役三年而大悟,世人将雪窦明觉禅师的“雪”和灵隐寺的“隐”,合而为一词,便成了出恭之地的代替说法。

         阳云汉、凌孤帆、上官一鹤三人去了男子一侧雪隐,如儿、上官福熙和上官碧霄则带着阳梦溪去了女子一侧雪隐。

         少顷,几位女子带着阳梦溪往回走到岸边。如儿走在最后面,看着走在前面和上官碧霄腻在一起的阳梦溪,心中充满了爱意。

         正在这个时候,如儿突然听到岸边传来一阵喧哗声,赶忙转头看去,只见岸边停着一艘窄而长的客船,船上配着人字桅杆和平衡舵,舱室看上去宽敞整齐,显是一艘奢华的客船。

         客船边有个粗壮的汉子,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年纪,一身船夫打扮,满脸横肉,正在粗言秽语辱骂对面一位女子,旁边还站着几位船夫嘻嘻哈哈看着。这女子身着破烂不堪的粗布衣服,脸上满是污垢,显是一个穷家的村妇。

         船夫骂骂咧咧道:“快滚,快滚,没钱还想乘船。”那女子苦苦哀求道:“船家,你就行行好载小妇人一程吧,你们这客船是今日最后一班了,小妇人在渝州无处可居,急着赶回成都。求求船家载我一程吧,到了成都,我自筹钱归还船家。”

         那船夫听到这话,异常的不耐烦,接着骂道:“你这女子好不耐烦,若是都像你这般,我们岂不要喝西北风去。快滚,快滚,别烦着老子去喝花酒。”

         那女子听到这话,心中异常焦急,忍不住伸手拉住那船夫的左胳膊,就想继续苦苦哀求。那船夫看那女子还想接着死缠烂打,勃然大怒,伸出蒲扇般的右手向那女子劈头盖脸扇去,只打的那女子哀嚎不已。

         如儿再也看不下去,几步走了过去,冲那船夫大声呵斥道:“快住手。”船夫听到有人说话,停止了殴打,转头看到走过来一个绝色女子,不由得看直了眼。

         如儿接着说道:“船家,这女子差多少船资,我来付,你让她上船。”那船夫却只是直勾勾看着如儿,好似完全没听到如儿在说些什么。如儿心中一急,忍不住看向那船夫的双眼,想提醒那船夫自己是在和他说话。

         恰在这个时候,那船夫双眼之中精光闪动,竟如同初升的旭日般,光彩夺目。如儿只感到对方瞳仁如漆,眼白似蓝,双目深不可测。如儿一下子被这眼神所震慑,呆呆地忘记挪开自己的眼光。

         双目对视之间,那船夫的双眸渐渐地发生了奇异的变化,变得诡异魅惑,犹如一汪汪洋大海,浩瀚无边,让人有种挣扎不脱的感觉。如儿只感到自己的心就好似一艘在大海中飘荡的小舟,起起伏伏,无依无靠,意识渐渐模糊起来。

         那船夫见如儿已经入套,嘴角挂起一抹邪笑,双眼直视如儿,缓缓开口说道:“跟我走吧…跟我走吧…走吧…让我带你去那极乐之地。”船夫边说边向那客船移步走去,如儿心中一阵迷惘,情不自禁亦步亦趋跟在那船夫身后。

         眼看如儿就要踏上舢板,突然身后传来一声清脆的喊上:“母亲,你去哪里啊!”正是走在前面的阳梦溪偶然回头看到母亲如儿竟朝另外一艘客船走去,心中奇怪,松开抓着上官碧霄的手,边朝客船这边跑过来,边大声喊着母亲。

         阳梦溪的这声喊声,犹如刺破漆黑夜空的一道闪电,又如响彻九重云霄的一声惊雷,将处在混沌之中的如儿惊醒过来。如儿猛地发现自己竟跟在那船夫身后,站在了奢华客船前,不由得万分诧异,赶忙转头四顾。

         船夫眼见好事将成,却被阳梦溪无意中破坏,心中一阵懊恼,正待出手强抓如儿,却没料到站在一旁的那位穷家村妇猛地窜了过来,凄厉地喊道:“小鬼,纳命来。”边喊边挥掌向阳梦溪一掌击去。

         如儿万万没想到自己一心要救助的农家女子竟会向儿子阳梦溪骤施毒手,心中大惊,母亲的天性让她毫不犹豫向阳梦溪猛扑过去,舍身挡在了儿子的身前,那穷家村妇这一掌结结实实印在了如儿的前胸上。

         只见如儿一口鲜血混杂着破碎的内脏喷出来,瞬间染红了衣衫,人也跟着结结实实倒在了地上。只听得一声惊吼传来,一人从远处闪电般扑了过来,一把抱住倒地的如儿。